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s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94

Warning: SQL Server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126

Warning: ErrorCode: ### Error Severity: ### Error Message: ### Query: select top 1 id from ws_bookchapter where bookid = 42526 and id<23942649 order by id desc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248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s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94

Warning: SQL Server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126

Warning: ErrorCode: ### Error Severity: ### Error Message: ### Query: select top 1 id from ws_bookchapter where bookid = 42526 and id>23942649 order by id asc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248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s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94

Warning: SQL Server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126

Warning: ErrorCode: ### Error Severity: ### Error Message: ### Query: select booktexttitle from ws_bookchapter where bookid = 42526 and id = 23942649 in D:\bookvodtw\Book\include\db.mssql.php on line 248
飞剑问道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品书网-小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品书网
品书网 > 飞剑问道 >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对近来更新的一点说明

手机阅读

十月十六这一天,太热闹了。品书网 www.vodTw.com

先是新任郡守‘公冶丙’派遣官兵包围了秦府,要捉拿秦家人!那秦家二公子却是声音犹如天地发出,响彻全城,说是‘新任郡守诬陷’‘杀死水神大妖的是他和一位神霄门弟子’……最终秦家二公子带着家人轻易逃离,那些官兵士卒们最多只是受伤,没有一个丢掉性命。暗地里,不少士卒提到秦家二公子都啧啧称叹。

仅仅一个时辰左右,六扇门又发生了大动静。

六扇门大牢都塌了!被关押的囚犯‘秦安’被劫走,这秦安正是那位秦家二公子的兄长。

又一个时辰左右。

郡守府又发生大动静,巨大的阵法笼罩整个郡守府,绚丽的很,且也耀眼无。让无数老百姓都看到了难得一见的郡守府大阵激发场景。又有传言说……秦云的父亲‘秦烈虎’被关押在郡守府内。

……

这么多事,广凌郡城历史也难得一天发生这么多热闹事,处处都有议论。

当夜色降临时,许多酒楼等地,更是热闹非凡。

一处雅间内,几个商人在畅快喝酒,还小心命下人在门口守着。

“哈哈,痛快痛快。”

“那黑心肠的郡守,也有这样的日子。”

“逼我们时,我们当然乖乖低头,可逼到那位秦云公子身,我们的这位新任郡守可打错了算盘,捅了马蜂窝了。”

这些商人议论着。

……

另一处豪奢宅院内。

“数千官兵都奈何不得,麾下亲卫军都没用!六扇门的大牢都塌了,我们这位新郡守也只能躲在郡守府内了,哈哈……”

“真希望这黑心肠的郡守在外时,这秦云直接刺杀,杀了这老家伙,为我等除害。”

“小声,小声些。”

“放心,在我府内没事!我现在想看到新任郡守这老家伙死掉。”

“不过刺杀郡守乃是大罪,那样秦云公子也完了。”

……

燕凤楼。

“小霜,今日好些贵客想要见你。”薛姨说道。

“不见。”

尘霜姑娘冷然道,“都是想要询问我云哥哥事的,我云哥哥如今身处困境,我哪有心思陪他们多说?”

“好好好,我这便拒了。”薛姨点头。

……

全城至豪门大族,下至平民百姓乃至泼皮混混们,一个个都议论纷纷,超过九成都是站在秦云这边。

“这群贱民。”公冶丙穿着便装带着手下,在城内走了一圈,耳边听到的却让他脸色阴沉的要滴水。

回了郡守府。

“不怕花银子,你要想尽办法,给我弄臭秦云的名声。”公冶丙瞥了眼身后的随从,“特别是杀死水神大妖之事……要让老百姓们明白,杀死水神大妖的是神霄门弟子。那秦云根本没参与其。他是个和妖怪勾结的阴险小人,故意吹嘘的。”

“放心吧,大人,我这办,那些说书先生,路面的闲汉们都会乖乖听令,要不了几日,整个广凌郡城地面,骂那秦云的怕不少了。”随从自信道。

“赶紧去吧。”公冶丙挥手。

“是。”随从立即退下。

公冶丙皱眉,思索道:“名声的事倒好解决,我掌控全郡,要坏其名声颇为容易。可现在他藏了起来,一个厉害的修行人要藏起来,根本没法找。”

“怎么办?两重计划都失败了。”

公冶丙也有些苦恼。

去秦府捉拿、六扇门陷阱……尽皆失败!

“现在,只能逼他主动现身。”公冶丙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屋子,正是关押秦烈虎的屋子。

“将刑具都送到秦烈虎的屋子,我要好好伺候他!”公冶丙脸露出狰狞色。

“是。”

不远处的护卫立即应命。

******

外面虽然传的议论纷纷,好像他秦云多厉害!又是抵抗大量官兵,又是闯了六扇门、郡守府,可秦云本人却是有一种无力感。

窗外,一轮明月高悬。

秦云本来在慢慢写着毛笔字,此刻也放下毛笔,看着外面的明月。

“不知道爹现在怎样了。”秦云默默道,“郡守府的阵法,我一点希望都没有。之前幸好只是飞剑进入探一探,若是真身进去,怕死在郡守府了。”

那恐怖的大阵。

如果真身进去,面对水火之威,秦云也只能施展周天剑光护体!可护体的情况下没法冲出阵法,冲不出去,待得真元消耗殆尽,自己也会在水火之威下化作灰烬。

“这还只是第一层和第二层的缝隙,我的飞剑都没继续深入。”秦云微微摇头,“难怪整个天下,也难得听说有谁在郡守府内成功刺杀了郡守的。”

“可是……”

“爹他被关押在郡守府。”秦云心焦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去。”

又一挥手。

一柄飞剑瞬间出了这宅院,在黑夜前往郡守府,再度在郡守府外草丛悬浮,此处也能感应到关押父亲秦烈虎的屋子。

“嗯?”秦云脸色陡然变了,眼睛都红了。

“爹!”

秦云能透过本命飞剑的感应,清晰‘看到’,在那屋内,自己父亲赤裸着半身,身都是血迹,血肉翻开,父亲躺在地疼的微微哆嗦着。

“该死,该死,该死。”秦云眼睛都红了,满腔怒火在沸腾,“公冶丙,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他有一种强烈冲动,现在杀到郡守府去。

可在外游历的岁月,在北地边关多次生死间的经历,让秦云明白,头脑发热也没用!没有一点希望去拼命,完全是送死,是最愚蠢之事。自己死了,大哥他一家还有母亲又怎么办?他们如今可都是罪名在身,见不得光的。

想要去救,却又没能力去救,眼睁睁看着父亲受罪。

“爹。”

秦云在屋内,遥对着郡守府方向跪了下来,“儿没用,让你受苦!你再忍些时日,儿一定救你出来!这仇,我一定会报!”

……

后半夜。

秦云独自一人在院子内喝酒,酒入愁肠愁更愁,一想到父亲在那受尽苦难,秦云根本无法入睡,一闭眼睛‘看到’那一幕。

“云儿,你还没睡?”母亲常兰出了屋子。

“娘。”秦云看到母亲。

“烦心你爹的事呢?”母亲常兰叹息道,“人皆有生死,当初在村子里,被妖怪捉了去,杀了的同村人也有许多。如果这真是你爹的劫难,便认了吧!你尽了力行了,我和你爹也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在村子里,能活到我们这年纪算长寿了。”

“娘,别说了。”秦云低沉道,“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看自己寄出的三封信了!

三封信,是有机会让自己翻盘的!

******

第二日一早,其一封信送到了温郡守那。

钱州,在江州之南,同样颇为繁华。

钱州‘波岭郡’,波岭郡也是钱州排在前二的大郡,一郡人口有一千多万,更是州牧大人治所。

当初的温郡守,如今高升为波岭郡的郡守了!这可是一千多万人口的大郡,也是官居四品。按理说官大多了,可是,这里因为是州牧大人治所!面有州牧大人压着……温郡守也颇为憋屈,毕竟波岭郡一些豪门大族都愿意巴结州牧大人,他这个郡守有点受气了,且得经常去拜见讨好州牧大人。

州牧大人,治理整个钱州,一言九鼎。

他只能乖巧着点。

“爹,秦云兄的信。”温冲连将一封信送给正在喝着早茶的父亲。

“秦云的信?”

温郡守有些惊讶的接过,一翻看,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哼,好一个公冶丙!他说秦烈虎勾结妖怪,可秦烈虎之前是在我手下做事,是说我识人不明了?”温郡守脸色颇为难看,“秦云那可是和伊萧一同杀了水神大妖,立下如此大功劳的,他竟然也敢动手。背后定有些谋划。”

“冲儿,速速查探下,看事情是否如秦云所说。”温郡守吩咐。

“是。”温冲点头。

钱州和江州太近了,当天下午,温冲确定了详细情况。

“好,我这书朝廷。”温郡守眼厉芒一闪,“踩在我头拉屎,真当我好欺负?”

……

而在当天傍晚时分,另外两份信则分别抵达了津州谦侯府以及北地边关王老将军府。

——

三更完毕!

番茄瞪着萌萌的眼睛看着大家:“新书架第一天,需要你的订阅、月票支持啊!”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42/42526/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