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帝储神机 > 20、孤有分寸

20、孤有分寸

手机阅读
  凤储住在城主府,期间除了城主凤梨过来,也就李公侯和凤梨的两个儿子来了一趟,凤储对他们还算客气。m.hjaju.com

  李公侯品德良好,人也是忠心耿耿,凤梨虽说在她面前小心翼翼,但论血缘也是她皇姑,他们的两个儿子也是她的表弟。

  因此,凤储和李家人还算相处轻松。

  在城主府休息了一天,次日她就和李公侯去了鹿鸣关。

  “太子殿下,这便是鹿鸣关了!”

  李公侯指着前方说道,昏黄的阳光照在他脸上,如同渡了一层金芒,那刀疤也变得清秀起来。

  遥望鹿鸣关,凤储低眸微烁。

  “五皇弟,李公侯!”

  “驾!”

  突然,一道悠长有力的呼唤自前方而来,耳边响起马儿哒哒的蹄声。

  凤储抬眼去看,一黑铁战甲的年轻男子策马扬鞭,威风凛凛朝她而来,面带笑容如火如风,俊朗清颜。

  这年轻男子,凤储老远就看清楚他是凤钦,东凰帝国的四皇子,她的四皇兄。

  意气风发一少年,策马呼唤朝她而来,脸上带着真切而欢快的笑容,眼里仿佛亮光乍现。

  这一幕,将永远留在凤储印像中,深切如刀刻,久久不能忘!

  马儿奔跑到凤储前面停下。

  “吁!”

  “四皇兄!”

  凤储微笑,淡漠的面容在此刻有了些变化。

  她和四皇子关系一向不错,虽然没有跟长帝姬那样熟稔,但也是真情实感的好兄弟。

  她让噬铁嘤嘤往前走了几步,语气关切,“四皇兄在边疆可曾安好,可有负伤?”

  四皇子有些喘气,他见到凤储,脸上的笑容真心实意,他高兴地道,“好好好,一切都好,至于受伤,倒是受过一点,不过不严重。”

  “对了,我听说你路上遇到好些死士和刺客,可有碍?”

  他露出担心的表情,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这担心的情绪也非常真切。

  凤储心里微暖,温和浅笑,“孤也安好。”

  她向前方视了眼,眸子有些讳莫如深,朝凤钦轻声问,“四皇兄,孤听闻今日尹长风底下能人异士居多,我们这边战况如何?”

  这才是她来暮城的目的!

  说起战况,凤钦眉间愁容尽显,有些头疼,唇瓣干涩道,“情况不好!”

  言简意赅,毫不犹豫,这话说的太绝对,但也是如今的真实情况。

  凤储皱了皱眉,“可是那狼牙占了上风?”

  凤钦苦笑地摇头,“占了上风倒不至于,但这几天咱们确实不好过,那尹长风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天赋神通可以隐身的人,让咱们这边的将士苦不堪言。”

  现在,他只是能堪堪守住城罢了。

  今天战况升级,要是李公侯再不出现,他快顶不住了。

  好在他们回来了。

  凤储再道,“我们这边就没有可以抵挡的天赋神通者?”

  凤钦摇头,“他并不只是普通的隐身,难搞的是还可以隐藏自身修为元力,让我们找不到任何破绽,我们这边暂且对付不了。”

  要只是普通的隐身,他们也可以感应到空气中的元力变化,感受到空气中的元力变化,就可以准确找到目标一击必杀。

  可那人实在难对付,竟然有办法隐藏元力。

  他这般手段,仿佛与空气融为一体,实在让他们难搞!

  凤储思索片刻,道,“四皇兄带孤去观战一番,或许孤有办法呢?”

  她能十几年隐瞒女儿身,靠的可不是普通的手段。

  以假乱真,她也做过,说不定那人和她同一原理。

  “好,五皇弟,跟我来!”

  凤钦本来有些犹豫,可看到凤储那双沉静的眸子,不知为何,他答应了。

  他当即决定相信凤储,他的五皇弟可是聪慧绝顶之人,说不定还真有办法呢。

  扬鞭策马,凤钦转了个方向,驾驭马儿奔跑起来,凤储见此,也让噬铁嘤嘤跟上去。

  李公侯也拍打了下马儿,紧随其后。

  他们来到城墙上,凤储跟着上了城墙,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居高临下往下看,眼前豁然开朗。

  下方,两军交战之主场,荒芜而苍茫浩瀚的战场,有她从未见过的广袤和震撼!

  占地三千里,里里有士兵,雄师百万,气势磅礴,这一幕,真可谓针锋相对之态!

  争权夺利乱世为王,掌权者的游戏,拥护者的战场,众神博弈,一眼苍茫辽阔!

  东凰与狼牙相互对峙,旌旗肆意飘摇,元魂凶恶咆哮,疯狂的野心者派遣了最贪婪的将领来攻略别人的领土。

  士兵们手执兵刃,眼神坚毅而视死如归,面无表情,眼里却充斥杀气,腾腾如熊熊烈火!

  他们,杀红了眼!

  万万人大军,天下争霸的征兆,大义凛然而勇猛矫健的东凰士兵对面,望不到尽头的狼牙大军凶神恶煞,如同要闯入羊群的苍狼,疯狂咆哮,嘶吼示威。

  只是,他们错算了,东凰士兵不是温顺的绵羊,不会任由他们欺辱。

  他们是最骄傲的帝国战士,如同扶摇直上的凤凰,这场争夺战,他们不惧!

  凌厉而危险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中,空气中那浓烈的烽火味说明了这片苍茫的荒芜之地已经进行了不止一场大战!

  “五皇弟,可看到那个骑着无峰驼的削瘦男人了?他就是我说的那个天赋神通者。”

  凤钦指着目标给凤储说。

  凤储站在城墙,朝凤钦指的方向居高临下遥望而去。

  看到那人,她眼神不变。

  敌军阵前,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他骑着的,应当是他的元魂吧?

  凤储一眼看出了,那是只羊驼,长的不憨,面露凶光,一看就是沾了血的!

  “他平常如何参战?”

  凤储微微侧首,墨色眸子微眯,轻声问凤钦。

  凤钦脸上露出为人不耻的鄙夷,“他在两军交战时,专门偷袭东凰这方的士兵,就是我,也在他手上吃了一次亏。”

  他暗暗摸了摸腹部,那里还有一道没有好全的伤疤,思及此,他眼里露出狠意,不报此仇,他凤钦决不罢休。

  凤储自然看到了他的动作,她勾唇,似笑非笑,“他还能隐藏元力?”

  凤钦点头,“也不知道他哪里学来的邪魔歪道。”

  凤储呵呵一笑,“是吗?”

  “出城,孤亲自会会他!”

  按照凤钦的说法,这么个人留着,对东凰这边确实不利,身边有个随时神出鬼没的敌人实在膈应。

  “殿下万万不可,今日那尹长风也在,他诡计多端,心狠手辣,若是殿下出事,臣无法跟帝君和帝太后交待!”

  李公侯一听,立马急切地反对。

  凤储摇头,“孤有分寸。”

  再说了,帝君的意思是让她震慑一下狼牙,若不出城应敌,如何达到震慑的目的?

  当然,凤储也清楚,狼牙铁了心要与东凰为敌,只要狼牙不被灭国,总有敌人前赴后继而来,她的震慑或许也只能给东凰带来几天喘息的时间。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