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恒神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双线作战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双线作战

手机阅读
  空间囚笼内突然间出现了无数黑色的火苗,高温瞬间让周围的空间都为之扭曲。m.lnwow.org“无量业火!你是楚骁?”那“狱主”脸上浮现出一抹决绝之色,陡然间他的气息疯狂暴涨起来,显然是打算要自爆了,可此刻离他不远的地方还有大量三大邪宗的弟子呢。

  “这个疯子!”楚骁脱下“婆娑影衣”,瞬间出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然后猛的一个空间穿梭,移动到了数里之外。紧跟着便是“轰”的一声,“狱主”自爆了,一道耀眼的红光照亮夜空,冲击波仿佛飓风一样让大片区域飞沙走石,连他手下一些来不及跑远的人都受到了波及,一时间惨叫声连连,残肢断臂满天飞,场面极度混乱。

  楚骁脉气传音给慕容飞道:“扎口袋!”猛然间一队队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出现,开始了联合攻击,本已乱套的三大邪宗弟子队伍,一下子如同一群没头苍蝇一样开始四散奔逃。一场单方面的血腥屠杀开始了,双方两百多年的仇恨和不断的攻杀让四大宗门的这些弟子们下杀手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一时间尸体和残肢就像下雨一样从空中掉落,一些手下有几把刷子或是运气比较好的人,已经突出重围逃了出去,可他们不知道,在外面还有许多的内门小队就像一个个狼群一样等着他们呢。

  几个人在丛林中拼命的逃窜着,不时还停下来感受一下周围的动静,逃了半个时辰,他们似乎是感觉到安全了,这才如烂泥一般瘫倒在一棵树下,大口喘息着。陡然间,四周的藤蔓猛地如无数利箭一般向他们射来,几人躲避不及,全身被刺出无数窟窿,痛苦的在地上抽搐着,几个玄女宫身穿紫裙的姑娘从密林中走出,刀光闪烁间,几个抽搐着的人便咽了气,她们从尸体身上取下弟子徽章,这就是报军功的凭证。一个姑娘淡淡的说道:“才八个,咱们都得抓紧些了,手快有、手慢无。走吧!”话音落,她们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几道流光急速划过夜空,向大元王朝的方向飞去,猛然间前方的云层电蛇流转,几道闪电怒劈而下,直接将这些流光劈落在地,几个头发都被雷电劈焦了的人惊恐的望着四周,七八个彪形大汉将他们围在中间,紧握的拳头上还有电光在流转。“上……上清门的?”一脸焦黑的几人绝望的望着这些大汉。

  “不错,你们九渊殿的人不都是心狠手辣吗?我们多少师兄弟死在你们手里?准备好还债了吧?”一个大汉恶狠狠的说道。凄厉的惨嚎和清脆的骨碎声在夜空中回荡着。

  在一片静谧的湖边,春水和二宝领着秦风、陈登等十几个紫藤坞的内门弟子轻轻自空中降落,刚一落地,春水便释放出了自己全部的脉气,双手朝上做了一个举火烧天的动作,平静的湖面猛然间掀起一道巨大的水龙卷,密密麻麻将近二十多道人影被卷在水柱之中被抛向天空,秦风则是抽出“玄冥”剑怒劈而出,森寒冻气瞬间将水柱变成了一根冰柱。

  “咋的?还要抓俘虏啊?”沈二宝问道。

  “你要是负责押送的话,你就抓好了。”一旁的洛晓栖笑道。

  “我只想要他们的徽章,可是像我这么善良的大好青年,又不忍心残忍的对一群毫无反抗能力的人下毒手,还是让我们下毒无形无色,杀人于无影无踪的华休大夫来吧。”说着,沈二宝一脸欠揍笑容的看向旁边恶狠狠瞪着他的华休。

  “我就当他们是你好了。”华休淡淡说了一句,衣袖一挥,一片紫色烟雾直射冰柱,整个冰柱瞬间呈现出一片紫水晶般的色泽,而里面困着的人则全都顷刻间没有了呼吸。

  沈二宝顿时感到括约肌一紧,浑身一阵恶寒,颤巍巍的问道:“我现在上去取徽章,不会也中毒吧?”

  “你试试就知道了。”

  “……”

  天快亮了,宜兰带着部队来和楚骁汇合,楚骁这边也基本打扫完战场,内门的战术小队也陆陆续续回来了七七八八。经过清点,这次战役歼敌一万八千余人,己方零伤亡,首战旗开得胜,这是一个完美的大胜仗,楚骁和宜兰的脸上都难掩一丝笑意。

  “我们先不着急回去,去一趟‘洪荒城’,给妖皇增加一些信心吧。”楚骁想要趁此机会将大队人马拉过去给妖皇看看,今天他受了些惊吓,正需要有人给他打打气、壮壮胆,坚定一下他的信心。宜兰点点头,部队立即整队,如潮水般向“洪荒城”涌去。

  城墙上,楚骁和妖皇并排站着,楚骁正将这一晚的战果告诉对方,而妖皇则不时有意无意的瞟向城下黑压压的大片士兵,二人都聊了大半个时辰了,而那些士兵就仿佛石像一样纹丝不动,上万人聚集在一起竟然能安静到让人听见清晨的鸟鸣声。“楚骁小友,早听说你擅长带兵打仗,今日一见,我才真正有了一个概念啊,有这样一支虎狼之师,相信这场战争你必定是会无往而不利的。”妖皇感慨道。

  “妖皇前辈过奖了,承您吉言,希望能够尽快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还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安居乐业吧。如果没有其他事,晚辈这就带部队回宗门去了。”楚骁已经达到了目的,便要告辞离去,妖族所有贵族和有头脸的人物全都和妖皇一起送出了城外。

  上午,大军回到宗门驻地,楚骁没有想到,四位宗主竟然在军营的门口等着,他连忙上前施礼,还未开口,钟灵秀便道:“没想到你能在不伤一人的情况下全歼将近两万敌军,看样子你从练兵到打仗,还真是很有两把刷子。而且还安抚好了妖族,这回的事情干得干净、漂亮。我们四个决定要好好的奖励你一下。”

  楚骁惶恐道:“保护宗门、为师兄弟们报仇,都是我的本分,况且能取得战斗的胜利,全要靠将士用命、师兄弟们奋勇,楚骁怎敢贪天之功据为己有。”

  “嗯。胜而不骄,是个可造之才啊。”凌空子捋着胡子点头道。

  而清阳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冲楚骁点了点头。毕竟是他自己的徒弟,如果他在这里开口夸赞,其他三位宗主面前就显得有些不够谦虚了。

  战士们回营,内门小队回了驻地,管后勤的则是送上美食美酒,庆功宴从大中午就摆上了,一口气喝到半夜时分,楚骁自然是宴会上的焦点,被各宗门的宫主、殿主们轮着敬酒,都是长辈,不喝又不行,一通狠灌下搞得他晕乎乎的,不过他可是个谨慎的人,慕容飞、阿瑶和玎玲已经被他派出去组织安保警戒工作了,这个时候是最容易麻痹大意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受到袭击的时候。

  正喝着,楚骁手一翻,将通讯玉佩拿了出来,联系他的竟然是楚菲:“楚骁,探子来报,大元王朝已经开始在边境附近集结军队和辎重,目前看来大概有二十多万人的样子,不过光骑兵就有将近十万。”通讯玉佩里的声音不大,但在太初天宫里参加宴会的人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自然是能听得到的。大厅内马上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楚骁的身上。

  “我们现在军力的准备如何?在边境上布置了哪些部队?”楚骁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讨论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中州目前已经有五十五万军队了,除了原有的二十多万,还有十几万老兵,这四十万人是可以立刻上战场的,剩下十五万都是新兵,还在训练,怕是得等几个月才能用。紫菱州那边调来了十万人,全是清一色的骑兵,目前就驻扎在中州和大元的边境附近。蛮荒的骑兵还在蛮荒待命,妖族和灵族加起来的一万人已经到了南旗城,不过我还没有让他们上前线的准备,我想,这些人的象征意义比实际意义更大。边境上我已经摆了两个整编步兵师、一个重装步兵师、一个重骑兵师、一个轻骑兵师,还有我们的第一特种师,共十万人左右,加上紫菱州派来的七个骑兵师,共二十万人。此外,还有五个轻步兵师共十万人,正在赶往边境的途中。”楚菲也是一员名将,一听就知道,她已经准备好大打出手了。

  楚骁抬头看向清阳子等四位宗主,而清阳子则是和钟灵秀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后说道:“这是你擅长的领域,你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我们不会干涉你的指挥。如果需要‘道军出动’或是想要内门战术小组对敌方将领进行暗杀,你也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会全力支持你的。”

  楚骁躬身一礼,算是道谢:“普通人的战争和宗门间的战争就不要搅在一起了,我们暗杀他们将领,他们也会派人暗杀我们的将领,对于普通军队来说,修炼者的参与会是一个灾难,对双方来说都没有好处。”听到这话,众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楚骁转向通讯玉佩道:“楚菲,你听我说,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如今可以选择不靠堆人命来打仗,还记得吗?现在我们换一种战术,首先就是要先下手为强,目前双方人数相当,通常要进攻的话他们一定还会再多集结一些部队才会动手,我们要抢在前面将战火烧进对方的国境。我需要你将我们所有的小型飞行凶兽集中起来提供给特种部队,让他们成为飞行兵,配发大量‘魇雷珠’,这是对付对方骑兵最有效的方法,明白吗?等对方的骑兵阵型一崩溃,我们的骑兵便采取大纵深穿插包围的战术进行围歼。解决了大元已经集结好的部队之后,不要陷于对土地和城镇的争夺,特种部队和一部分骑兵以最快的速度直插大元都城,生擒大元的皇帝、所有皇族和重要权臣。剩余的骑兵,依靠情报在大元范围内转战围歼其他的大元军队,直到发现三大邪宗的人出现为止,明白了吗?”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楚菲是一个资深将领,自然一听就明白了楚骁的战略思想和意图。细节方面必须要根据战场瞬息万变的情况来随机应变的,楚骁不会做什么硬性规定的。

  “师尊,各位宗主、各位前辈,从明天起,我们就要开始双线作战了。越是这种时候,越容易被人钻空子,就像空中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落入陷阱、万劫不复。而且,接下来遇到对方高手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多,希望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得到诸位的及时支持。”楚骁深深一礼,众人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楚骁这是在要指挥他们的权利了。

  四位宗主小声商量了几句,钟灵秀开口道:“在座所有人的通讯标记都会给你,在打仗的时候,如果需要,这里所有的人,包括我们四个,都可以听你调遣。不过我提醒你,这仅限于打仗的时候,如果到了后期,双方的老家伙都要出场较量的时候,我们就会按照我们的方式行动了。”后面一句也是一种小小的警告,也就是说:需要时你可以调遣我一下,不过我们不会事事听命于你楚骁,更不会像你汇报我们的事情和行踪。

  楚菲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第二天佛晓,无数的飞行兵乘坐着飞行凶兽遮天蔽日的冲进大元王朝境内,一刻钟的时间便来到大元王朝骑兵的军营。“敌袭!敌袭!”警报声、呼喊声响成一片,不少士兵从帐篷里冲了出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往马厩的方向跑,不过已经晚了,等待着他们的是如雨点般落地的“魇雷珠”、和灯油瓶。大地开始震颤,爆炸声如滚滚闷雷一般连成一片,无数坐骑和骑兵被炸上了天,血肉横飞,残肢和碎骨溅射得到处都是,即便没有被炸中的人,也被爆炸的气浪震得七窍流血、东倒西歪的。惨叫和哭爹喊娘的声音与爆炸声交织在一起,让这片占地面积广大的骑兵军营变成了一片人间炼狱。

  大地的震动越来越猛烈,远处烟尘滚滚,仿佛是一阵沙尘暴席卷而来似的。顷刻间,一些侥幸活命的士兵傻眼了,沙尘中出现了无数手持长矛的骑兵,铺天盖地的如潮水般冲入了军营,那些从爆炸中活下来的士兵有的刚晕乎乎的站起身来便被马刀砍下了脑袋,有的则是连起身的机会都没有便被长矛钉在了地上。这是一场屠杀,仅仅半个时辰不到,满地尸体的军营便被付之一炬。飞行兵没有停留,带着一批重骑兵直直向都城的方向冲去,而剩下的大部分骑兵则是像海啸一样朝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大元王朝帝都,皇宫内,一个身穿明黄色内衣的肥胖中年人猛的从龙床上坐起,吓得床上三个光溜溜的美女尖叫出声。这个人便是大元王朝的皇帝廉震,此刻他面色铁青,声音颤抖的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一个宦官站在龙床旁,战战兢兢的回答道:“陛下,中州的军队已经先发制人,杀入我国境内,凌晨时分,我十万铁骑在一个时辰内被其全歼,现在对方兵分两路,一路向着我陆军兵站杀去,另外一队……另外一队则是向着都城方向杀来,先头部队全都乘坐飞行凶兽,怕是……怕是再过一个时辰就会到了。”

  “滚!都给我滚!”皇帝咆哮着。宦官和三个光溜溜的嫔妃全都惊慌的退了出去。他失魂落魄的走出寝殿,依旧是一身内衣,连鞋都没有穿。寝殿外跪着一群焦急的大臣,见到皇帝出来,一位老臣颤巍巍的起身说道:“陛下,为今之计只有让驻中州的大使赶紧联系楚菲求和,以作缓兵之计,我们同时赶紧向魔宗他们求援,如今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全是因为他们,他们不能不管我们啊。”

  皇帝一脸落寞的看了那老臣一眼:“那就这么去做吧。”说完,他继续光脚向御花园走去。他虽然昏庸,但并不是个白痴,一个时辰不到便让十万铁骑灰飞烟灭,那得是多么强大的实力,别说是人了,就是十万头猪,要杀光也得好一阵子吧?中州大军的战斗力如此强悍,都城这些卫戍部队又能撑多久?人家能够轻易的灭了你,为什么还要跟你磨牙谈判?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三大邪宗能来救援了。可他们会来吗?皇帝心里没有底,一直以来他清楚自己在三大邪宗的眼里与一条狗没有太大的差别。当初自己给他们做傀儡完全是被迫的,而现在的下场也不是他所愿,自己这个皇帝,生死都不由自己掌控,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皇帝站在御花园的湖边,看着湖水发呆。

  而同样是在这个佛晓,太初圣境之外,起了大雾,浓雾包裹着整个太初圣境和圣境外围的军营,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自浓雾中响起,四大宗主和各宗的那些头头脑脑们都出现在了军营,楚骁正在军营的边缘望着浓雾。“骁儿,情况如何?”清阳子问道。

  “雾很浓、很厚,在外面的七支巡逻队全部失去了联系,怕是凶多吉少了。看手段,怕是虚无教搞的鬼,浓雾当中全是阴气。”楚骁淡淡的说道。

  “他们打算进攻太初圣境?”钟灵秀不可置信的问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他们用这雾困住了太初圣境,那我们就没有办法驰援大元王朝前线了,而他们的援兵则肯定会出现在大元的都城。中州和紫菱洲的十几万大军危已。”楚骁依旧神色淡然的说道。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