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薛东篱卫一南 > 第68章 西南第一人

第68章 西南第一人

手机阅读
  “这次算那个小贱人运气好。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她根本不相信薛东篱有那个本事救出贺大树,以为只是巧合。

  她目光阴毒,发狠道“下次她就没这么好运了”

  而秦安然这边,已经拿到了薛七玄的信息。

  “什么你们居然查不到她的来历”秦安然很不爽,怒道。

  秦方跃和几名部下都低着头,说“这个薛七玄很神秘,我们唯一能查到的就是一个月前的中国乐浪交流会的事情。对不起,大小姐,是我们无能。”

  “废物”秦安然骂了一句,心头恨到了极点。

  这几天她用尽了关系,想要从灵组手中拿到那颗虎心,却被告知虎心早就被宋凌的弟弟宋轩给吃了。

  她气得摔碎了一只汝窑的茶盏。

  让她就这样灰溜溜回上京,她当然不甘心,就将主意打到了薛东篱的身上。

  她见薛东篱有不少珍贵的灵药,如果能从她手中夺取灵药,甚至拿到药方,她这次也算是立了大功。

  秦安然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忽然,她微微眯起眼睛,道“什么破军这个薛七玄居然是破军的女人”

  “是。”秦方跃道,“听说破军与她颇为亲密。”

  代老皱起眉头,道“这就有些麻烦了。西南地区是破军的地盘,要在这里动他的女人,只怕没那么容易。”

  秦安然沉默了许久,忽然想到了什么,道“方跃,你说今晚楚子易和薛七玄要约会”

  “是,这是我们在灵组内的暗探给出的情报。”秦方跃说,“消息很可靠。”

  秦安然眼底露出一抹兴奋的神情,说“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她对男人太了解了,自己的女人敢给自己戴绿帽子,任何男人都受不了,何况破军这样的绝顶强者。

  “你们说,如果今天的事被破军知道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秦方跃笑了,笑得阴狠“她敢三番五次坏了我们的好事,这次一定能让她付出代价。”

  秦安然笑道“真有意思啊,破军会怎么对付楚子易呢”

  她抬头看向面前的几个手下,道“你们,立刻想办法将今天的事情传递给破军知道。做得隐蔽一点,别让他察觉。”

  “是。”

  薛东篱在路边叫了一辆车,来到一家环境清幽的餐馆,这是楚子易精心挑选的,店铺虽然小,却很有档次,雕花窗外有一丛翠竹,配着淡淡的灯光,很是风雅。

  薛东篱穿着一身很普通的t恤牛仔,一头长发全都束在了脑后,很平常的打扮,却仍旧美得惊心动魄。

  楚子易看见她迎面走来,感觉心脏都仿佛停滞了一秒。

  “薛,薛小姐,你来了。”他虽然二十多了,还没谈过恋爱,脸一下子就红了。

  薛东篱在他对面坐下,他立刻殷勤地说“这是桐光市最好的私房菜馆之一,老板娘做的饭菜可是一绝。”

  薛东篱微微点头,道“有心了。”

  楚子易连耳根都有些发红“你看看喜欢吃什么菜。”

  “你点吧。”薛东篱无所谓地道。

  饭菜摆上了桌,薛东篱尝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今天也算不虚此行。

  楚子易一边吃一边偷偷打量她,太好看了,连看她吃饭都是一种享受。

  离他们那一桌比较近的一桌,是两个地产商,正在谈生意,两人身边有不少人作陪,怀里还搂着妖娆的小情人。

  但薛东篱二人一进来,他们的目光就被吸引过去了。

  他们并不是急色的人,但薛东篱太极品了,令他们心痒难耐。

  “怎么,张总也看上那女人了”

  “陈总也有兴趣”张总笑道,“可惜她身边有男人了。”

  “那个小白脸”陈总笑道,“这种男人不过是银样镴枪头,怎么能满足那么美的女人”

  张总嘿嘿一笑,说“既然如此,不如把她叫过来,陪我们喝上一杯怎么样”

  “正有此意。”陈总点头。

  张总喝了点酒,乘着酒劲,端起一杯酒,来到薛东篱的桌前,笑道“小姐,你们就两个人吃饭有什么意思不如过来和我们一起用餐。”

  平时只要那些女人看到他手上戴的百达翡丽就会凑上来,本以为薛东篱会上赶着来献殷勤,谁知道她只是静静吃饭,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张总有些下不来台,脸色立刻就不好了,伸手就来抓她的手腕。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

  动手的,自然是楚子易。

  楚子易冷冷地看着他,说“她没兴趣。”

  张总大怒,将手一挥,想要将酒泼在他脸上,骂道“你个小白脸,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但是这杯酒泼空了。

  楚子易的反应很快,侧身轻松躲了过去。

  张总更加生气,一拳就朝他的脸上招呼。

  忽然一把椅子飞了过来,打在张总的身上,张总痛得惨叫一身,倒在地上,骂道“特么是谁用凳子扔我”

  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大步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戴着黑色的面具,眼神锐利如刀。

  “你是什么东西”张总还想骂,被陈总冲上来捂住了嘴。

  “你疯了,知道这是谁吗”陈总骂道,转头看向戴面具的男人,赔笑道“破军先生,我朋友灌了两口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您别跟他一般见识,就把他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破军身后还跟着老袁和一众手下。

  破军没有说话,老袁对饭店里的所有食客道“请各位出去,今晚的所有花费,由我们请客。”

  食客们根本不想惹事,纷纷起身离开,陈总松了口气,拖着张总屁滚尿流地逃了。

  张总觉得身上疼痛难忍,骨头跟散了架一样,骂骂咧咧地道“老陈,那戴面具的到底是谁,你竟然这么怕他”

  “闭嘴”陈总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那可是大名鼎鼎的西南第一人破军”

  张总一下子就被吓得酒醒了,结结巴巴地说“什,什么他就说传说中的西南第一人”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