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薛东篱卫一南 > 第38章 气吞万里如虎

第38章 气吞万里如虎

手机阅读
  金佩恩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就是黄会长吧幸会。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两人寒暄了几句,便进了会场,金佩恩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礼数周全,但始终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

  薛家齐是暴脾气,心中很不痛快,眉目之间浮起了一抹怒意。

  各自落座,金佩恩环视四周,笑道“这座会馆环境清幽,真是好地方啊,让黄会长费心了。”

  黄老爷子颔首笑道“这座会馆有三百多年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用来接待远道而来的客人,最合适不过了。”

  这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是纯正的乐浪语“这地方虽然好,可惜被这些装饰品给糟蹋了。那门口的香炉是现代的赝品吧”

  众人的心头咯噔了一下,这些乐浪人一来就发难,好嚣张啊。

  那香炉本来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只可惜百年前倭寇入侵,占领桐光市的时候,一炮弹把香炉给打碎了,现在这尊香炉,是建国后桐光市的市民们集资铸造,虽然不是古董,却象征着桐光市人不屈的精神。

  这乐浪人提起这事,简直就是在揭桐光市人的伤疤啊。

  那年轻人继续道“还有这幅字。恕我直言,这字写得徒有其表,毫无精气神,把它挂在这里,简直是玷污了这座会馆。难道炎夏就没有好书法了吗”

  会场之中悬挂着不少字画作为装饰,都是书画家协会会员们的作品。

  薛家齐闻言大怒,拍案而起,道“小子狂妄”

  那乐浪年轻人惊讶道“难道这是薛副会长的墨宝实在是抱歉,我这人说话口无遮拦,还请薛副会长恕罪。”

  金佩恩也道“成孝,不得无礼”

  众人心中恼怒,要阻止早就阻止了,那年轻人敢这么嚣张,肯定是他纵容的。

  薛家齐脸色铁青,道“我才疏学浅,字写得不好,让大家见笑了,但我炎夏书法造诣高超的人比比皆是,不说别的,就是我们协会里面,我的字也是最差的。”

  金佩恩道“我们来炎夏本来就是为了交流文化,不如你我双方切磋一下,如何”

  薛家齐立刻道“请金先生赐教”

  金佩恩微微一笑,刚才那年轻人道“在下李成孝,愿意和薛副会长切磋一下书法。”

  炎夏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那李成孝不过二三十岁的年纪,是晚辈,让他来跟薛家齐切磋,这分明是看不起来薛家齐啊。

  薛家齐气得脸色发红,一怒之下道“好,既然如此,我就来看看李先生的书法得了几分金先生的真传。”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拿来了上好的宣纸和笔墨,薛家齐拿起一只羊毫,在砚台中一扫,蘸饱了墨汁,便在宣纸上奋笔疾书。

  他写的是草书,笔走龙蛇,气势恢宏。

  李成孝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鄙夷,蘸墨下笔,竟然也是写的草书。

  薛家齐写字,一气呵成,众人看去,宣纸上赫然是“万邦来朝”四个字,笔势流畅、奔放不羁、气势万千,有人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好”

  薛家齐最擅长草书,对自己这幅字也很满意。他得意地看向李成孝,心中想你才多大年纪,也配和我比

  李成孝收笔,面色微微有些发白,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薛家齐更是鄙夷,这么一幅字就写得这么艰难,居然也敢对他的字大放厥词

  李成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对薛家齐笑道“薛副会长,我的字好了,还请您品评一番。”

  薛家齐心中不屑,但面子还是要做的,他走过去一看,心中便吃了一惊。

  这个李成孝果然有两把刷子,这幅字写得极好,整幅字状似连珠,绝而不离,笔意奔放,竟然一点都不输给他。

  这幅字写的是一句诗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李白的侠客行。

  薛家齐看着看着就被字里的气势所吸引住了,特别是看到那个“杀”字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字中杀意顿起,仿佛一柄锋利的剑,直刺他的胸膛。

  他喉头一甜,哇地一声,竟然吐出一大口鲜血。

  “不好”葛四爷大惊,一把拉住薛家齐,将他拖开,在他身上几个穴道用力拍下,才将他体内翻滚狂暴的气息给压了下来,否则他今天必受重伤。

  但薛家齐脸色惨白,显然受了内伤。

  黄老爷子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会馆里骚动起来,有人不懂,低声问“这是怎么回事薛副会长看个书法也能看吐血”

  “你不懂”另外一人在书法上有些造诣,说,“别小看了书法,书法家写字之时,会将自己的情绪气势带入字中,看一个人的字,就能看出他写字时是高兴还是生气。而有些书法大家,同时又是古武高手,他们写字时,能将内力带入书法之中,就能杀人”

  “字还能杀人”那人不信。

  “我以前也只在书里看到过,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今天见了,才知道原来以字杀人,竟然是真的。”

  黄老先生脸色铁青,沉声道“金先生,今天只是切磋书法,你徒弟却以字伤人,未免太无礼了吧”

  金佩恩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笑意,说“将内力带入书法之中,是书法的最高境界,不管谁做到了,都该以此为荣。如果炎夏也有人能做到,我们绝对不会有怨言。”

  “欺人太甚”有人不满地道。

  金佩恩笑道“黄会长,难道炎夏没有人能做到李成孝不过是我手底下最实力最差的弟子。”

  这话是赤裸裸的打脸。

  堂堂炎夏,连他手底下最差的弟子都比不上,更不用说跟他金佩恩比了,这是看不起整个炎夏书法界啊

  就在这时,葛四爷开口了“既然如此,我也来写一幅字,请金先生品评。”

  说罢,他将宣纸往地上一铺,拿起最大号的毛笔,气势如虹,一行诗跃然纸上“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