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叶翎南宫珩 > 274.神经病欢乐多,娃娃亲成不成?(一更)

274.神经病欢乐多,娃娃亲成不成?(一更)

手机阅读
  “我儿子嘿嘿”

  “我要给他取名字哈哈”

  “就叫苏小糖糖果的糖让他一辈子甜甜的,多好听”

  苏棠把脑袋贴在蒙婧肚子上,傻笑连连。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蒙婧抱着苏棠,破涕为笑“相公,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儿子呢。不过尘儿说,他觉得是弟弟。”

  “那肯定是儿子我的种我知道”苏棠说。

  “万一是女儿,相公不喜欢吗”蒙婧必须要跟苏棠把这件事说清楚,不可以重男轻女。

  “我当然是更喜欢女儿”苏棠嘿嘿一笑,“儿子的任务,就是把我干闺女拐回来如果这次是女儿,那接着生儿子,就是女大三抱金砖,哈哈哈哈”

  蒙婧哭笑不得“这件事,阿珩和小叶怕不会同意的。”

  “那个鬼丫头都答应我了她敢反悔我死给她看”苏棠摇头。

  “相公,咱们晚点再说话,先去让小风给你看看腿吧。”蒙婧说。

  “晚点再看,先亲个嘴吧”苏棠说着,朝着蒙婧扑过来。

  正好带着风不易走到门口的蒙璈,把里面苏棠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脸一黑,对风不易说“先不用管他神经病”

  快正午的时候,蒙婧才推着苏棠的轮椅出门来,她的气色好了很多,面上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红晕。

  这轮椅是十天前接到消息,得知苏棠活着,但腿伤了,叶翎吩咐专门给他准备的。

  却说苏棠曾经在西凉城宁王府住过挺长时间,住的是牢房,上回离开跟他这次回来,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阶下囚摇身一变成了这个家的主人之一,苏棠瞬间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很爽。

  “苏棠叔叔”叶尘跑过来。

  苏棠见叶尘,眼睛一亮“你就是那个我本来要去救的小鬼吧”

  “是啊”叶尘笑容灿烂地点头,“谢谢苏叔叔”

  “谢什么我半路被人害了,都没救你,不用谢等下次你再被抓走的时候,我一定救你”苏棠一本正经地说。

  蒙婧闻言,连忙捂住苏棠的嘴,对叶尘说“你苏叔叔就喜欢开玩笑。”

  叶尘嘿嘿一笑“我知道苏叔叔真幽默”

  叶尘话落跑走了,蒙婧放开苏棠“相公,不要乱说话,不吉利的。”

  “啊我只是说点心里话,那小鬼是个香饽饽,那种事,很可能还有下回啊”苏棠说。

  “没有不准胡说”蒙婧敲了一下苏棠的脑门儿。

  “好嘛好嘛”苏棠乖巧点头。

  苏棠是专门过来看晚晚的。

  一进竹楼,他就大吼了一声“我闺女呢”

  楼上叶翎正在喝汤,吓了一跳,差点把碗摔了。

  孩子在南宫珩怀中,他面色微沉,就听叶翎说“那神经病来了,把孩子抱下去给他瞧瞧。”

  南宫珩抱着孩子下楼去,苏棠见南宫珩,嘿嘿一笑“南宫老七,你之前都是装的吧怎么说好就好了”

  “苏棠好好说话”蒙婧真是哭笑不得,这人一回来,又闹腾个没完。

  “怎么没把你舌头冻掉。”南宫珩面无表情地说。

  “老子就喜欢你这种看不惯老子,但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哈哈哈哈”苏棠一脸嘚瑟。

  苏棠跟南宫珩,和如今的宋清羽,都是十几年前就相识,并且“交情”不浅的。当年苏棠想跟他们做朋友,结果又出事,没成功。

  时隔多年,也算如愿以偿。过程是曲折离奇的,结果是越来越好的。因此,苏棠对南宫珩和宋清羽很特别,在他们面前,特别的嘴贱

  苏棠眼巴巴地看着南宫珩怀中那个襁褓,南宫珩也没管苏棠的胡言乱语,抱着孩子过来,微微俯身给苏棠看了一眼。

  真就一眼。

  苏棠才刚看到晚晚粉雕玉琢的小脸,眼睛一亮,还没看清楚,下一眼,只能看得到南宫珩潇洒转身的背影了。

  苏棠脸上的笑,和他伸出去的手,全都僵硬了。

  “混蛋把我闺女抱回来老子还没看够呢”

  在苏棠的怒吼声中,南宫珩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轻哼了一声,他还治不了苏棠这个神经病开玩笑

  蒙婧坐在旁边,一直在笑,觉得男人幼稚起来,真是跟孩子一样。

  叶翎就听苏棠在下面乱喊乱叫,说要看他闺女。对此叶翎很无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苏棠有一腿呢,这货真是脑子进水。

  饶是周围吵吵闹闹,晚晚依旧睡得香甜。

  南宫珩把她放在叶翎身旁,她小拳头微微握着,南宫珩小心翼翼地伸了一根手指进去,被晚晚软软的小手抓住。

  然后,南宫珩对叶翎神色认真地说“你让我把孩子给他看,我给他看过了。”

  叶翎唇角微勾“晚晚四个干爹,你最喜欢哪个”

  南宫珩摇头“都不喜欢。我才是唯一的爹,他们想要孩子自己生去。”

  “阿珩,笑一个。”叶翎说。

  南宫珩偏头,亲了叶翎一口,然后看着叶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

  这是如今夫妻俩的日常。

  南宫珩刚回来的时候虽然表面如巍然不动的冰山,只是冷了些,但叶翎知道他情绪很不稳定,只是没有表现出来。他的冷,是在压制内心升腾的狂躁。

  虽然男人成熟稳重些好,但叶翎还是喜欢原来在正事上面霸气果决,在家人面前跳脱欢乐的那个南宫珩。

  不过,叶翎并不想逼他。

  过去一年的经历累积起来的心伤,他需要时间来慢慢消解愈合,他在叶翎面前很温柔,很细心,很体贴,并不冷,事实上比之前更暖了,事无巨细都要亲力亲为,对孩子也一样。

  叶翎不能说希望原来的南宫珩立刻就回来,希望他的笑容如曾经一样明媚灿烂。因为这种话,对南宫珩来说并没有好处,只会给他更大的压力。

  因为总体来说,南宫珩如今只是沉默了,不爱笑了而已,但他把叶翎和孩子捧在手心,对家里其他人也都有话必应,该做什么做什么,并不冷漠。

  叶翎偶尔说,让南宫珩笑一个,他总要亲一下叶翎,然后再笑。

  叶翎想,他这是需要吃点“糖”才能笑出来,有救。“糖”管够,等甜到了一定程度,心里自然就不苦了。

  苏棠赖在下面不肯走,非要看晚晚抱晚晚。但他腿残了,上不了楼,叶翎在坐月子,南宫珩也不可能让别的男人上来,不方便。

  叶翎没觉得聒噪,反倒挺喜欢家里热闹一些。因为之前很长时间的安静已经够了。

  最后蒙璈过来,提起苏棠的轮椅就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儿”苏棠没好气地问。

  蒙璈面无表情地说“姐夫,我带你去找小风,让他给你医治。”

  “我要先看我闺女”苏棠大吼。

  蒙璈把事先准备好的一块布塞到了苏棠嘴里“小风脾气不好,我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你说错话得罪他。”

  苏棠气死了,瞪着蒙璈,说不出话来。

  蒙婧轻抚着自己的小腹,笑得很开心。她的小家,终于圆满了。

  风不易给苏棠看了腿,说好在时间不算太长,还有救,但想要恢复如初,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

  “让他说话。”风不易一边给苏棠施针,一边说。

  蒙璈拿出苏棠嘴里的布,苏棠喘了一口气,怒骂“你这个混蛋等老子好了一定好好修理你”

  话落,苏棠神色不满地看着风不易“你不是神医吗为什么需要那么久一个月都不行竟然需要半年”

  “你再敢瞎叨叨我现在把你扔出去,你另请高明,行吗”风不易冷声说。

  苏棠瞬间蔫儿了,过了一会儿,又转头对蒙璈说“我要看着我媳妇儿,不然我怕疼。”

  风不易轻哼了一声“腿都残了,不会疼,给我闭嘴”

  苏棠无语望天,南宫珩不让他看晚晚该打蒙璈堵他的嘴该打风不易不让他说话该打等他好了,要给这些人好看

  转念,苏棠嘿嘿一笑,他要当爹了,到时候让他家苏小糖,把南宫珩的宝贝女儿晚晚拐走气死南宫珩

  风不易看着苏棠傻乐的样子,很无语,这神经病

  蒙婧怀孕了,苏棠行动不便,于是他的小舅子蒙璈主动提出,他来照顾苏棠。

  听起来挺好的,结果蒙璈做的第一件事是,给蒙婧的房里多放了一张床,说让苏棠跟蒙婧分床睡。

  苏棠当时就怒了,怎么可能山无棱天地合,都不能分床睡

  不过蒙婧倒是赞成的。苏棠的腿需要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保护,还是分开安全一点。

  苏棠闹腾,最后风不易给他灌了药,让他不用想那种事了。苏棠只能要求蒙婧每晚睡觉前过来给他一个香吻,依旧甜蜜蜜。

  回来的第二日,苏棠到地牢中,见到了金渚。

  虽然苏棠腿残了,但想报复金渚,有的是办法。

  只听地牢里鬼哭狼嚎,苏棠过了一个时辰才从里面出来,感觉神清气爽,又想起晚晚来了。

  这回苏棠再过来,叶缨在,上去把晚晚抱下来给他看。

  苏棠小心翼翼地抱住了襁褓,晚晚正好醒着,跟曾经的南宫珩一样,天生就很爱笑,眸子黑亮亮如宝石一般,看一眼就让人心都化了。

  苏棠抱着晚晚傻乐,心想这个小鬼丫头比他想象的更漂亮,好想抱回家啊。

  于是,苏棠更加坚定了要让他家苏小糖,把晚晚拐走的信念。

  南宫珩下来抱孩子走的时候,苏棠不乐意,而且说有正事要跟南宫珩谈谈。

  “说。”南宫珩坐在了苏棠对面。

  苏棠轻咳两声,看着南宫珩说“当初可是鬼丫头求我去救叶尘那个小鬼的,我媳妇儿还怀着身孕,我不得不跟她分开,现在还被搞成了残废,让我媳妇儿流了那么多的眼泪。我说这些,就是想说,鬼丫头当时说的,无条件答应我一个要求,必须兑现。”

  “你有什么要求”这件事南宫珩听叶翎提过,叶翎一直很好奇苏棠想要什么。

  苏棠低头,看着怀中的晚晚,嘿嘿一笑说“让我儿子苏小糖,跟晚晚宝贝订个娃娃亲”这样以后这小鬼丫头就是他家的人了,咩哈哈

  南宫珩闻言,只说了两个字“做梦。”

  “南宫老七,你讲讲道理好不好这是你媳妇儿答应我的,晚晚是你媳妇儿生的,我不是跟你商量,只是通知你”苏棠看着南宫珩说,“你看看我,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竟然要出尔反尔,翻脸不认人吗今儿你要是不答应,我死给你看”

  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蒙婧这胎未必生儿子。”

  “下一胎是儿子也一样”苏棠说。

  “信守承诺,合情合理。”南宫珩看着苏棠说。

  苏棠瞬间开心“这还差不多”

  “不过,”南宫珩起身,朝着苏棠走过来,神色淡淡地说,“你当初跟小叶子说的是,若你把宝宝救回来,小叶子无条件答应你一个要求。你忘了前面半句话,我们可没忘。你根本没有做到,还有脸来抢我女儿”

  苏棠神色一僵,南宫珩把晚晚抱了过去,伸手抽了一下苏棠的后脑勺,把他拍到了一边儿去,轻哼了一声说“听好了,让你儿子苏小糖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不然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话落,南宫珩抱着晚晚扬长而去。

  苏棠要气死了握拳锤了一下桌子,又抽了自己一巴掌“坏了坏了这下不仅娃娃亲没了,那混蛋还把我儿子当成了重点盯防对象苏小糖,爹对不起你啊”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