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叶翎南宫珩 > 272.大年初一,得喜讯(一更)

272.大年初一,得喜讯(一更)

手机阅读
  爆竹声中一岁除。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虽然在隐居的山谷中,宋清羽也提前准备了鞭炮,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就起来,陪着宋茳放鞭炮。

  被吵醒的苏棠,一想到不能立刻回到蒙婧身边,就觉得很是烦躁,可他双腿都没有知觉,动不了,不能下床,一急就气,大吼了一声“小白脸儿给老子过来”

  下一刻,门吱呀一声开了。

  温敏端着一盆温水送进来,笑意温柔慈祥“小苏,你醒了”

  苏棠神色一僵“伯伯母好。”

  温敏微笑点头“你的事阿羽都跟我们说了,你是为了救尘儿才出事的,受了这么多的苦,真是难为你了。”温敏也许久没见叶尘,很是想念。

  苏棠嘴角微微扯了扯“没没事,孩子最重要”

  “真是个好孩子。”温敏笑着放下水,这句是夸苏棠的。

  苏棠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突然感觉鼻子一酸。从小到大,没有人夸过他是个好孩子,温敏的温柔和善让他有种被母亲疼爱的感觉,好陌生,却好喜欢。

  温敏拧了手巾,给苏棠擦脸。这些日子苏棠昏迷不醒,瘫痪在床,都是温敏照料的。虽然在宋清羽归来之前,他们都不知道苏棠到底是什么人。

  当时温敏和宋茳在水潭边携手漫步,发现的苏棠,救上来的时候,气若游丝,人都快冻僵了。

  可能是好人,也可能是坏人,但不论如何,要先尽力相救,万一是个好人,他们就没有救错。万一是个坏人,也残了,到时候再处理掉就是。

  当时宋清羽带着家人来这里隐居,南宫珩给他们准备了许多药物,有些日常可能会用的,也有些救急的,以备不时之需。

  这边宋茳一家安安稳稳,没出过什么事,大部分药物都没动过,正好在苏棠这儿派上了用场。

  否则,当时他那种情况,被别人所救,真不一定能救回来。

  等几日前宋清羽归来,得知这是宋清羽的朋友,宋茳和温敏都是高兴的。

  温敏给苏棠擦了脸,擦了手,柔声说“你身体还虚弱着,不要乱动,这几日给你好好补补,等小叶那边接到消息,派人来接你,你再回家去。”

  苏棠昨夜还跟宋清羽大吼大叫说要立刻送他走,但这会儿温敏跟他说,让他过些天再走,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眼圈儿泛了红。

  不知道为何,他就是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小时候,长大后,所有的梦里,他幻想的母亲,就是这个样子的,美丽温柔。

  苏棠是六岁的时候,被苏湮买回去的。他到现在都记得,他亲生爹娘把他卖掉后,迫不及待开始数钱的兴奋样子。

  因为他出生的那个家里很穷,却生了九个孩子,他行六,生得异常漂亮,无意中被苏湮看见了。

  苏湮说,他没有儿子,想收养苏棠,可以给苏棠的爹娘一笔钱,改善生活。

  没有犹豫,没有不舍,没有一滴眼泪,苏棠当时就像是个货物,被他亲生爹娘交给苏湮,然后,银货两讫。

  后来,苏棠回去过一次。

  在他摆脱苏湮,又落入虞天手中,当上安乐楼楼主,得知有转生蛊这种东西存在之后。回去的目的,只是想知道,他何时出生的。

  可笑的是,苏棠的亲生爹娘见到他,第一反应是,哭穷。说当年他们为了让苏棠过上更好的日子,忍痛把他送了人,早就后悔了,一直在找,却怎么都找不到。家里日子过不下去,苏棠回来就好了。以后一家人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可明明当年也没有人问过苏湮要把苏棠带去哪里,那时更没有人问苏棠离开十年过得怎么样,都以为苏棠被带走的时候,没看到他们数钱时那丑陋的嘴脸。

  苏棠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并没有杀掉那些人,反倒真给了他们一笔钱。

  然后,苏棠就躲在暗处,看着他的亲生父母,他已经成年的那些亲生兄弟姐妹们,为了争夺那笔钱财,打得头破血流,像极了苏棠曾经在荒原中见到的一群饿狼争夺猎物的样子,原始,野蛮,恶心。

  当时苏棠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去过。

  苏棠想过,若是当年他没有被卖给苏湮,日子会不会好一点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家里穷,爹好赌,娘懦弱,养不起还非要生。可苏棠不怕贫穷,不怕辛苦,怎么样都行,怎么都比跟着苏湮好。但他,甚至都没有选择的机会。

  “小苏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温敏见苏棠像是要哭,连忙问。

  苏棠摇头“没有,伯母你对我太好了。”

  温敏微叹,对苏棠说“你的事,阿羽跟我们讲了一些,真是苦命。但老天开眼,你大难不死,定是后福深厚的。你的腿也不要担心,小叶和小风都是神医呢,定能让你恢复如初。还有,尘儿已经被阿珩他们救回去了,你不要担心。”

  “那就好。”苏棠点头,突然乖巧起来,让进门的宋清羽觉得很惊奇。

  温敏出去了,临走说早饭很快就好,等会给苏棠端过来。

  “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宋清羽问。

  “没感觉,死不了。”苏棠撑着上身,拖着没有知觉的双腿,坐起来,宋清羽拿了枕头垫在他身后。

  “今日吃过午饭再走吧。”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说,“我还没有跟我爹娘说要走,希望你对我爹娘客气一点,要走的事,等吃过饭再讲,先不要扫兴。”

  苏棠皱眉,宋清羽以为他不乐意,结果苏棠问了一句“你昨夜是不是说,你见到我的时候,就派人给叶翎传信了”

  宋清羽点头“是。在你回去之前,这两日他们应会就收到消息,知道你还活着。”

  “那就明日再走吧”苏棠说。

  宋清羽愣住了“为何”昨夜他说今日走,苏棠很生气,不乐意,怎么现在又改主意了。

  “反正不是为了你这个小白脸儿”苏棠给了宋清羽一个白眼。

  大年初一,一家团圆的时候,若是宋清羽离开,想必他的爹娘会觉得难过吧。这是苏棠改主意的原因,为了温敏。

  不过转念苏棠又想到一件事,压低声音问宋清羽“话说,你现在的爹娘知不知道你的芯子其实不是宋”

  宋清羽面色一沉“住口苏棠,胡闹也要有个度你若是敢在这里胡言乱语,我杀了你”

  云尧和宋清羽的事,就是虞天以及她掌控的安乐楼做的。因为不是苏棠下的手,中间又发生了很多事,所以宋清羽可以不把苏棠当做敌人。但有些事有些人,是宋清羽的逆鳞,不能碰。

  三个老人家之所以隐居在这里,就是因为那件事。

  苏棠撇嘴“激动什么我就是问问你,你爹娘又不在这儿。好了好了,不说了,我知道了你娘厨艺肯定很不错,大过年的,我要吃肉”

  温敏送早饭过来,进门听到苏棠的声音就笑了“好好好,今日有肉吃。不过你才醒来,身体虚弱,早饭给你煮了清淡的粥,先喝些粥垫垫。”

  “好,谢谢伯母。”苏棠瞬间乖巧。

  “你能自己喝吗不然伯母喂你。”温敏笑意温柔。

  苏棠正想点头,宋清羽把碗和勺子拿了过去“娘,我来。”

  “也好,娘这几日给小苏做了一身新衣服,今日过年呢,我去取过来,阿玥你帮他换上。”温敏话落出去了。

  苏棠嘿嘿一笑“咱娘真好。”

  宋清羽很想把手里的粥盖在苏棠头上“是我娘,谢谢。”

  “我们是兄弟嘛,一样的。”苏棠觉得挺开心,“赶紧的,喂我喝粥饿死了饿死了”

  “你手又没断,自己喝。”宋清羽把粥递给苏棠。

  苏棠唉声叹气“唉,我要跟伯母告状,某人欺负我这个残废。”

  宋清羽怕苏棠这个神经病真喊温敏来,皱眉在床边坐下,舀了一勺粥,喂到他嘴边。

  苏棠把粥喝完,温敏送了一套新衣服鞋袜过来。

  这是宋清羽归家,温敏得知苏棠是他的朋友,又专门做的。因宋清羽说苏棠喜穿红衣,温敏就做了一身红色的锦袍,很精致。

  温敏放下衣服就出去了,苏棠问宋清羽“你不给老子洗个脚”

  宋清羽很想拍死苏棠“昨日洗过了你能闭嘴吗”

  宋清羽归家之前,宋茳每日会给苏棠擦拭身子,昏迷的苏棠让他想起当初活死人时期的宋清羽。

  最近几日就是宋清羽给苏棠擦身子。所以他身上和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

  宋清羽拽着苏棠,给他换衣服。里里外外都要换,脱光之后苏棠大咧咧地躺着,反正他不尴尬,谁尴尬谁知道。

  换好了新衣服,穿好新鞋袜,苏棠双腿垂在床边坐着,靠在宋清羽肩头,抱着宋清羽的胳膊说“阿羽,我想出去看看你的家。”

  宋清羽无语,还是把苏棠背起来出了门。

  先前下过几场雪,谷中银装素裹,如冰雪仙境。

  苏棠吸了一口凉风,咳嗽两声,活着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在苏棠的要求下,宋清羽背着他,在山谷里面走了一圈,还去看了苏棠漂进来的那个水潭。

  然后,苏棠见到了薛氏和宋茳,以及云修。

  苏棠跟云修是有过节的,云修的手臂就是苏棠砍的。但云修服用过逍遥丸,早已不记得过往了。见到苏棠,云修还客气地叫了一声“苏大哥”。

  薛氏知情,但当初那件事,跟叶翎有关,固然一开始是苏棠找云修麻烦,但云修自己要负主要责任,他的手臂,是他让苏棠砍的。因此,便也真的过去了。

  没有人提曾经的事,也没有人对苏棠态度不好,这样反倒是让他自己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中午温敏和薛氏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佳肴。

  “小苏,先喝碗汤。”温敏给苏棠盛了一碗汤。因为照顾他的身体,原本定下要做的汤,改成了现在这道更清淡些的。

  苏棠坐在一个带靠背的椅子上,笑得那叫一个乖巧“谢谢伯母。”

  尝了一口,清清淡淡的味道,暖暖的很好喝,就是家里的味道。

  苏棠竖起大拇指“伯母的手艺是这个”

  温敏笑着给苏棠夹菜。

  住在山谷里的日子宁静和乐,难得有客人来家里,苏棠绝对是上宾。

  吃了一顿团圆饭,太阳出来了。

  午时没风,苏棠靠在宋茳平日晒太阳的躺椅上面,舒服地眯着眼睛,温敏在旁边陪他说话,被他逗得笑不拢嘴。

  “小苏你跟蒙家小姐可真是让人羡慕。”温敏笑着说,“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缘分来了挡不住的。不像我家阿羽,这些年,就没见他对哪个姑娘上过心,真是愁人。”

  苏棠瞬间嘚瑟“我跟我家媳妇儿,那绝对是命定的缘分。你们家阿羽吧,就是太矜持了,不好不好,男人要主动,才能娶上媳妇儿他得跟我学”

  “你们是兄弟,你要教教他。”温敏笑容满面地说。

  苏棠拍了拍胸脯“伯母放心他的亲事包在我身上,保证完成任务”

  走近的宋清羽很想把苏棠扔出去。

  大年初一,西凉城宁王府。

  叶翎昨夜生产,太累了,醒转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睁开眼,就对上了南宫珩满是血丝的双眸。他还是回来时的装束,因为寸步不离地守着叶翎,没有离开过。

  “小叶子,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饿不饿”南宫珩问。

  叶翎点头“饿了。”

  南宫珩没动,高喊一声“小叶子饿了”

  很快,叶缨端着一盅炖得香浓的鸡汤上来了。看她气色,比昨日好很多。

  “小妹,感觉怎么样”叶缨问。

  “挺好的。”叶翎被南宫珩抱着坐起来,靠在南宫珩身上。

  南宫珩喂叶翎喝了一碗鸡汤,叶翎问孩子在哪儿。

  “在下面,你睡着的时候,她吃了三回奶,现在睡了,要抱上来吗”南宫珩问。

  叶翎听到下面传来叶尘的声音,便微微摇头说“让宝宝看妹妹吧,等她饿了再抱过来。”

  叶尘一早起床,穿上了叶缨给他做的新衣裳,跑去大雪人那里玩了一会儿,认识了另外一个妹妹小傲月,吃了早饭,就开心地跑过来看妹妹了。

  这会儿快到正午了,除了在准备饭菜的,其他人都在下面坐着。

  晚晚在摇篮里睡,秦易小包子在隔壁摇篮里睡,叶尘和小傲月就趴在旁边看着。

  “妹妹好爱睡呀小叔叔也爱睡”叶尘说。

  “妹妹叔叔睡睡”小傲月笑嘻嘻地说。

  “什么时候妹妹和小叔叔才能跟我们一起玩儿呢”叶尘问。

  如意笑着说“再过一年吧。”

  “那妹妹学会走路之前,我可以抱着她”叶尘很有当哥哥的自觉。

  过了一会儿,叶尘跑到蒙婧身边来,依偎在蒙婧身旁,笑得乖巧“蒙姑姑,好开心呀,等小弟弟来了,我又可以当哥哥了到时候,我就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叶尘昨夜才认识的蒙婧,但叶缨跟他说,蒙婧的丈夫苏棠为了救他出事了,让叶尘好好陪陪蒙婧。

  蒙婧神色微怔,浅笑温柔,轻抚了一下叶尘的小脑袋“还不知道是弟弟妹妹呢。”

  “我猜是弟弟”这是叶尘的直觉,也是他的希望,他已经有两个妹妹了,现在想要弟弟。

  蒙婧笑着点头“好,希望是弟弟。”这也是苏棠的希望。

  不过想到苏棠,蒙婧眸光黯然了些。

  正在这时,开阳带着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出现在竹楼门口。

  “属下有要事禀报”

  听到开阳的声音,秦徵开口让他进来。

  蒙婧正有些神思不属,心里难过的时候,就听到开阳说“宋公子派人传信来,苏公子被他父母所救,现在在他家中养伤,性命无碍”

  蒙婧神色一震,身子微微颤抖,瞬间泪流满面“真的他他还活着”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