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关于两位界主间那些破事(四)

番外:关于两位界主间那些破事(四)

手机阅读
  “啥”

  听到这句话,他的脸色顿时定格,变成茫然

  “嗖!”

  果不其然,那鹦鹉吃力地抓着小块,拍拍翅膀,一个旋转冲刺,非但没有任何要俯冲下来的意思,反而猛地向龙城更内部爆射而去。

  “”

  两人现在觉得自己头上可能正缓慢飞过一只乌鸦,然后留下一串点点x

  “它居然欺骗我的感情”

  鹦鹉飞吹一段距离后,北冥吟月恨恨地拿下负在背后的大木弓,从衣袖里抖出一支箭矢:

  “他嗷更何况那不是它的东西啊!”

  “冷静些”

  旭阳刚说这话,他已经把弓拉了满弦,泛着银光的箭头指着远处的黑点。

  劳资跑了一天一夜的路哄了大半个上午的鹦鹉就给我看这玩意!

  一旁路过的人见边上这位神情癫狂,一个个吓得连忙躲远,生怕那箭射偏掉下来被误伤。

  “那边那位,根据城法规定,城内不准随意放箭,请把你的弓放下。”

  正当他准备松手之时,城头上,一声清喝骤然荡开四处喧嚣:

  “违反规定无伤人者,罚款五金;伤人者,拘禁一至十月;故意杀人者,送入龙潭;非故意杀人者,关押十五年。”

  “唔”

  感觉这声音有那么丢丢印象,北冥吟月蓦地回过头去。

  视野之中,银狼一手持羽毛笔,一手摊着本书,仿佛是在做笔录。

  看着这逐渐与记忆重合的身影,他默默地将箭头自天空移向脚底的地面,放开箭羽。

  “咔嚓!”

  箭尖没入地面,炸出一片片尖锐的碎石。

  “呀,有虫子。”

  干完这一切后,某人还不忘记惊叹一声,拔出地上有些磨损的箭,收回衣袖。

  旭阳:

  银狼:

  各位旁观者们:

  “啥,不管有没有射到人,放箭就要罚五根金条”

  踏着脚下龟裂的地面,北冥吟月望着面前的龙城管,一头黑线。

  “是的,请缴纳罚款。”

  站到两人面前的银狼很认真地回答。

  “唔”

  他吱了一声,摸摸宽大的衣袖,半天过后只找到昨晚随心意所出现的一根金条:

  “噫,没钱。”

  于是朝边上的旭阳使了个眼色。

  但是人家依旧沉默,一副“我没钱你也别看我的样”。

  再调四根

  不会真被雷劈吧

  “没钱的话可以拿东西抵押。”

  看着面前这两人互相对眼的模样,银狼叹了口气,羽毛笔点了点笔记。

  “呃”

  北冥吟月扔下背上的附魔弓,瞅瞅他的表情。

  龙城管摇了摇头。

  于是他又扔出一大捆箭矢,大约有十多支的样子。

  面前这厮依旧摇头。

  北冥吟月:

  然后他抖了抖身子,宽大的衣袍下掉出一堆杂乱的玩意。

  “哐当!”

  其中最多的当属铁剑铁斧这类攻击型铁器,满满地叠了有半人高,其中不乏闪烁紫光的附魔物品。

  一旁的旭阳郁闷了。

  这不就昨晚那群无脑反派尸体上的东东吗

  “够了么”

  丢了东西一身松,要是还不够,他估计就得把自己抵上去了

  “够够了”

  望望面前这些杂乱的器具,随便挑一把剑都是锋利之类的属性,银狼擦了擦头上的汗。

  看不出来这两位还是怪物猎手

  根据市面价格挑掉几把附魔铁剑,发现还差一铁,他便在这里头翻了翻,最后拿出一个小装饰品。

  “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

  等到龙城管走远后,旭阳才碰了碰边上的北冥吟月。

  “不瞒你说这些东西是用来孝敬老人家的”

  北冥吟月捂脸道:

  “他老人家喜欢吃各种奇怪的东西比如某些材料制成的武器”

  说到这儿,他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等等他老人家哪去了”

  至于逆乾此时此刻还不知道自己被卖了,而且还在傻乐着。

  空间中,白龙面前,一大堆断掉的金色锁链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无力垂落。

  “果然断器这玩意就应该用他的血啊哈哈哈哈”

  大约十分之一的链条尽数裂成两段,被逆乾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嚼着,使得他腾身的空间大了不少。

  最后一粒冷却的血液砸落铁环,被他加之龙爪一扯,直接不堪地破碎开来。

  “可惜了要是还有多点估计很快就能出去玩”

  看了看空荡荡的妖力瓶,逆乾无聊地趴于地面,深深吸气,吐息,晃动链墙。

  “碎觉碎觉。”

  “啊啊啊啊烦死了烦死了,丢哪了啊。”

  跟着蝴蝶深入城中心,一想到不见的逆乾,北冥吟月就有些心慌。

  不知道是因为契的缘故还是轮回千转真有感情,一想到逆乾丢了,那种担忧和惶恐便油然而生。

  总述起来就是小剑一秒不伴身,那就一秒没有心思去管别的事情。

  “不就是一个装饰品嘛,从哪买的,到时候再制定一个不就成了。”

  一旁不知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的旭阳斜视着他的神色,疑惑道。

  “制定一个”x

  他失神落魄地停下脚步,口中喃喃:

  “说得轻松

  “老爹的爱,难道还能复制不成最重要的朋友,难道还能再重找一个不成”

  小剑是可以召回的,但前提是在一定范围之内。

  若是放在巅峰时期,落到天涯海角都能找回来。

  至于现在只能变成玲珑吊坠伴他左右的前提下还是别想了,四处感应都没有任何线索。

  听了此话,他便明白面前这个看起来整天都嘻嘻哈哈的家伙有故事。x

  而且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说不准是上缴罚金的时候被狼城管拿走了”

  一阵无声后,旭阳提出了一个猜测:

  “这装饰品长什么样”

  “就我经常拿手里转的那把啊。”

  北冥吟月理了理几近散乱的长发。

  “就那把可大可小还会飞看起来特别锋利的剑”

  “对啊。”

  “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会丢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城中心,杂物兑换处。

  “虽然骗人不好但是想不用每天都饿着肚子,还是得这样”

  小鹦鹉难过地落到窗台上,第一次干这事显得有些不安。

  一想到他们对自己的信任,它就更加难过了,不断啄着自己的翅膀:

  “坏鹦鹉!要是这个东西能换到一块铁锭,以后你就坚决不能再做这样的事了!”

  “你好,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柜台处按照惯例依旧是个小姐姐,看到这鹦鹉当即便是眼前一亮。

  一些懒惰的主人经常会懒得处理家中的杂物而派出鹦鹉,猫,狗这些宠物代替他们本人,对于这她早已见惯不怪。

  “这个东西”

  看到面前的服务员,它推出爪下的命令块,眼神躲闪:

  “它会发光而且还挺好看,请问能卖多少钱”

  “让我看看。”

  她接过摆在面前的命令块,欲要细细打量。

  不曾想刚看到这东西的正面,整个人的动作忽地一滞。

  命令方块是代表身份的象征,最典型的就是住在龙城蜘蛛林负责这一片区域管理的傲弑风。

  但管理员的颜色通常是肉色,青色没见过不说,更不必提这看上去就很华贵的紫色了。

  小姐姐想到这,冷汗如雨落下。

  该不会

  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界主身上的吧

  “啾!”

  蓦地,一只有力的手从鹦鹉背后探出,握住了它的身体,任它如何挣扎,硬是将它拉出了柜台口。

  “东西呢。”

  旭阳紫色的瞳孔映入它的眼帘,淡淡威压席卷四方。

  看到窗口两位陌生的男子,她吓得直接把命令块丢到了窗口,无助地缩到角落。

  “为什么不守约”

  看了看窗台上完好无损的紫块,他那冷淡的语气里终于带上了点其他的意味。

  “对对不起”

  小鹦鹉凝视着那幽深的眼眸,缩了缩脖子,颤声道:

  “我,我只是不想以后以后一直饿着”

  “要不算了吧,看这家伙的样子也蛮可怜的。”

  北冥吟月趴在窗台口,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命令块,连忙给自己设上奉还。

  旭阳一脸无语。

  是谁当时要射它的来着

  “走,去城主住所看看。”

  他依旧抓着鹦鹉,但力度已没有刚开始那么大。

  “城主住所”

  偷偷摸摸顺过来并抛着命令块的北冥吟月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大实话:

  “为什么不叫城主府啊,用住所这两个普通的词形容太土了吧”

  旭阳:心口中箭2

  暂时称为城主府的房子里。

  “太小了吧,没有那种威严意境!不是,怎么连张地图都没有牌匾呐”

  因为要等龙城管回来才能问个清楚,所以北冥吟月就开始了满房乱跑参观的工作:

  “什么,人家城主的房子还得自己造送城不送城主府的

  “安全系数有点低啊。”

  院子里,两位品茶的正望着某个观念被大大小小起码一百个城所巩固的家伙这儿瞅瞅哪儿瞅瞅。

  “界主他谁”

  剑凌无奈地看着那有点熟悉却又偏偏想不起来的背影。

  “某个新来的看起来阅历很足的家伙。”

  虽然被指出缺点会挺难受,但身为一个没有多少关于大城记忆却想要治理一界的界主,旭阳其实也没多在意:

  “估计以后是副界主”

  “什么副的,是正嘚,你我平起平坐。”

  北冥吟月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旭阳背后,勤奋地做着笔记:

  “不信你可以问它。”

  说完,抛起手里的命令方块,一只彩色的长尾鹦鹉刹那幻化,站在他的掌心里。

  “他说得不错,你,你,以后不准再吵架打架,否则我就不理你们了。”

  鹦鹉高傲地抬起翅膀,把两人通通指了一遍。

  “我很怀疑你把自己的想法写进了里头。”

  听完鹦鹉的话,旭阳瞥了他一眼。

  “咳嗯,不要拆穿嘛,就算是我自己的想法你综合一下之前遇到的事,其实也很符合诶。”

  北冥吟月合上笔记本,把一套逆乾给的说辞解释了一遍:

  “然后捏,我和你讲啊,这个东东暂时放在我这,等我有时间了我要给这个世界来一次改革。”

  “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发动政变”

  晃荡着杯中的茶水,旭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喂,我说我给你找个地方养老,剩下的交给我做难道不好吗”

  某人撑着他的肩膀,倒过来凝视他的眼睛:

  “放心吧我会让你感受到十足的快乐滴!而且我会把这儿打理得特别好嗷”

  “吱呀”

  也就是在此刻,赶回来吃晚餐的银狼从门缝里探了个头出来,恰巧看到三人围坐于圆桌。

  “这是”

  不等银狼认出上午见到的两人,一道疾风忽地从眼前刮过,挡住了他的视野。

  “嗷嗷嗷嗷,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剑有没有看到我的小剑是不是上午你拿的”

  然后龙城管便被揪起来摇了个七荤八素

  “什什什什什么”

  不明所以的银狼只觉面前一片小星星在那儿转啊转啊

  光阴流转

  “啊你说罚款啊里的那个装饰品啊。”

  他揉了揉太阳穴,面对对方这可怕的眼神,擦擦虚汗:

  “应该是,在城库里吧。”

  “我能赎回来不”

  北冥吟月拍出一把接一把的铁器。

  “可是这些都不等价,我们没有零钱”

  银狼很小声很小声地回答。

  寂静无声。

  “唔稍等片刻”

  沉思之后,北冥吟月一溜烟地跑进城主府。

  半小时后,他又捧着一块还热乎的铁锭跑了出来。

  “你把那些东西都烧了”

  “是啊,反正看起来普普通通平平凡凡。”

  “但是如果卖出去的话”

  “可是我没那么多时间呐。”

  “财大气粗”

  处理完命令方块失踪事件后,两人便在龙城附近立起了盘龙谷来定居生活。

  没过几天,当人族五城的城主都接到一封莫名来信后出门办公的那一晚,城中央就此变了样。

  中心建筑修整之后挂起了城主府的牌匾,添上禁制。

  周围的建筑则是被转移向外扩张,一栋栋附属建筑伫立而起。

  处罚院,判恶庭,户口查询处,藏书阁,会议大厅等等等等方便生活的建筑就此呈现,以命令方块分裂为主,辅佐城主城管管理大城,并留下一本手册定义新的法律,各类建筑用途,注意事项和城内格局分布整改。

  至于贸易城

  他只好偷偷摸摸地跑进去更改城中心的格局。

  干完这一切,新上任的北冥吟月还觉得不够,于是又开始着手管理员守则住所,更替战规则,闲着抽空翻书找找历史。

  撒手度假期间,旭阳也不禁为这厮的勤奋和博学而叹惋。

  实际上

  “逆乾逆乾,能不能搞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历史”

  “不能,我现在出都出不去。”

  “啥!你的意思是说我只能埋头苦读!”

  “差不多”

  “那好歹给我点建议嘛!”

  “唔,我的建议就是继续加油,好好学习。”

  “”

  一直到现在

  “唰唰唰唰唰!”

  和平城城主府之中,北冥吟月头痛地看着面前一堆文书报告,奋笔疾书。

  “帮个忙啊喂!我要被这些玩意压死啦”

  看着山一样的纸张本子,他欲哭无泪地推了推一旁的旭阳。

  “这个”

  拿起一张纸,旭阳一脸为难:

  “抱歉,我的确不擅长处理这些东西。”

  “砰!”

  北冥吟月一头栽到在面前的纸张上

  所以,就在这个七天轮流管制制度轮了不到半年后。

  “不行不行必须找个借口”

  挑着一支蜡烛,夜色之下,他摊开手里那张四米多长的狭长羊皮卷,把火光凑近上方字迹:

  “奇了怪了,按理来说界主可以册封管理员,也应该可以册封护界者,只是怎么这么多年了,怎么没看见过一个青色的命令块”

  目光移过重洋,指尖摩挲粗糙的纸面,北冥吟月默默点了点这块陌生的大陆。

  “或许,那儿会有这个世界真正的答案也会有它那么快就遭劫的原因

  “唔,以旅游的名义出去玩玩似乎也不错”。

  未完待续,详情尽在大陆篇div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