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千纸鹤(十五)

番外:千纸鹤(十五)

手机阅读
  “啊欠!”

  正在步量并用铲子挖沟的陆北羽打了个喷嚏。

  “唔不会感冒了吧”

  一旁画完图后负责送水送饭的凌晓春从他身后冒头,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

  “嗯应该不是吧可能有人在骂我”

  陆北羽揉了揉鼻子,弹弹身上的土尘。

  正好,此时的洛忆霖已经从另一头围了过来。

  只是可能是因为太久没配合的缘故,两人围的圈圈好像对不上

  “咳嗯洛忆霖啊,你还是去帮幺幺吧这东西我有经验,让我来就好”

  陆北羽尴尬地愣了一阵,连忙推了推他的肩膀,直直指了指直上云天的两根酒店高框

  “让我去帮那个小妖精怎么可能!”

  洛忆霖一脸高傲:

  “我就是挖土也不会帮她滴!”

  “那随你便”

  陆北羽翻了个白眼。

  结果没过五分钟,当他把池塘线围上后,再回头看时,这厮已经没有了踪迹。

  抬头望望,只见第三根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巍然屹立,然后上面一个黑色的小团正不断地跳跃着。

  “幺幺等等我!”

  一个声音远远地从天上飘来

  “好厉害”

  凌晓春仰头瞅瞅那为了追求女神而飞速拔高的石柱:

  “这就是仰慕的力量吗”

  “七十,七一”

  刚刚到顶的上官幺幺擦了擦头上的汗,弯着身子,一手扶着脚下的方块,免得被上头的大风吹得重心不稳。

  “幺幺!幺幺!我来啦”

  风送来了寒冷,送来了清新,同时也送来了洛忆霖那鬼畜的声音

  上官幺幺呆滞地看着下面火箭发射般叠上来的某人。

  “嘿嘿嘿,我来帮你啦!”

  洛忆霖很快就到了与上官幺幺齐平的高度,一边挂着笑容朝前奔跑,一边右手不断地往下堆叠着,飞速造出一架连接向她脚下的长桥。x

  “你这”

  “哈哈哈哈哈你别说,我知道你很感激我但是捏,男孩纸就应该对女孩纸好一点!”

  他的一头银发在狂风里不断地抽打着虚空,配上那如花的笑容,显得异常俊朗。

  “怎么样你是不是看呆了我是不是特别的帅!”

  没过半分钟,带着坏笑的洛忆霖已经凑到了她跟前,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朝她挑挑眉,伸出手欲要拉她起来。

  “我想说”

  依旧弯着腰的上官幺幺一脸漠然。

  “说什么”

  洛忆霖一脸期待。

  “上头风大,小心摔下去。”

  上官幺幺一字一句地吐露道。

  “咔嚓”

  某人带着他的笑容当场石化

  “呼!”

  也就在同一瞬,高处无情狂风自侧面吹来,好似一头猛牛撞在他的身上。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

  呆滞的洛忆霖心里一惊,反应过来时不由得趔趄了一步,退到边缘,身体向后倾斜而去。

  “拉拉拉拉拉拉我一把啊啊啊啊啊!”

  “你的手太脏,我才不想碰呢。”

  话落,努力挥舞手臂保持平衡的洛忆霖“biu”地一声,从上头摔了下去。

  “唔,应该不会真的摔死吧”

  等到他的惨叫消失后,闭着眼睛的上官幺幺才好奇地往下看了一眼。

  “哗啦!”

  工地中心绽放出一朵巨大的水花。

  洛忆霖湿漉漉地飘在水上,咸鱼般地仰望天空,感觉自己失去了梦想x

  “好啦,快起来,你要再不帮忙,这几天熬夜都来不及!”

  陆北羽没好气地舀起地上蔓延的水,倒入一众高级们越挖越深的坑里。

  “北羽啊我觉得我的心碎了”

  洛忆霖爬了起来,语气无力目光无神

  “我觉得我好无望”

  “你说的是上官幺幺吗你喜欢她”

  陆?直白?北羽“唔”了一声,直戳要害地问道。

  “是啊,大概有四五年了吧”

  洛忆霖叹了口气,走来时发丝还不断落着水滴,居然丝毫没有遮掩地回答:

  “但是感觉她对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啊我好难过呜”

  “砰!”

  也就在此刻,最后一批材料工具成功运达施工地点。

  “汪!汪汪!汪!”

  拜月叼着装死中的小苍云,咬断脖子上的绳子,背着木箱“哐当哐当”地飞奔而来。

  “咔嚓!”

  “唔拜月,你把人家小苍云玩坏了啦!”

  凌晓春见状,蹲下来摸了摸拜月的狗头,携掉装着材料的大箱子,然后取出他嘴里的鹦鹉。

  介于小苍云可能在途中被拜月舔了几下她很细心地跑到后勤处生火架锅烧水,准备给它洗个澡。

  “我好像听到了关于爱情的事情”

  等到自家主人走后,大白狗才露出了自己身为野狼的真正模样,伸出爪子,搭在交谈着的两人身上。

  两人的动作顿时一滞然后冒出一阵冷汗

  “需不需要我拜月帮忙啊”

  拜月裂开嘴,牙齿锋锐:

  “哦,忘了给你们说了,咱小姐和这个木头疙瘩的红线就是我牵的”

  说罢,爪子盘了盘陆北羽的短发好像是在为自己装狗时为了帮凌晓春讨好感被老是搓狗头而报复

  “呃哈哈哈哈还是算了吧哈哈哈哈哈”

  洛忆霖看了看那锋利的爪子,咽了口唾沫。

  乖乖,这看起来很呆萌的狼真特么可怕

  要是爪滑往脖子上来一下,咱估计就没了

  “噫,真没劲。”

  拜月无趣地吹了口气,撩动着额前的狼毛,放下爪子,仰面伸了个人性化的懒腰。

  “哦对了,小伙砸,我提醒你一句,坚持就是胜利。”

  打算蹓跶去的拜月起身后给洛忆霖补了几句话。

  “啊嘞”

  洛忆霖不明其意。

  “你想想啊,如果别人真的懒得理你,还和你天天斗嘴废话而且我远远地看见你掉下去的时候上头那位还看了一眼。”

  他不禁为这些建筑师的情商而担忧:

  “所以说,人家还是在意你的。但是每对人磨合情感的时间都不一样,而且因为性格缘故,表现当然会不同。比如说表面上漠然,心里想法却是另一面。”

  “有时间多读点关于情感方面的书吧,你们这些男性建筑师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傻”

  最后一句嘀咕让两人感觉心口中箭

  “外,忆霖,我家有爱情指南,信物解说,爱情大全还有一些零散的玩意你要不要”

  “要我竟然被一只狗嘲讽了”

  “那是狼,而且比一般的智商要高,挺正常的。毕竟以前我天天被他说来着”

  两人合力把池塘搞完后,上官幺幺的框架也正好完成,十二楼划分出的层次异常分明。

  接下来就是浩大的填充和装饰,摆放工程。

  三位速建师均参加过赛事,熬夜一两天自然不在话下。那些娇贵一点的高级就不行了,也只能分成两队,一队负责白昼,一队负责黑夜。

  在秦天涯担忧憔悴的目光下,对照着图纸,苍云建筑团开始有条不紊地运转着。

  “各位幸苦了,来来来,都休息休息。”

  叶独孤那边,已有十楼建好的房子傲然挺立面前,周旁鲜花盛开,绿草如茵,喷泉吐水,是个标准的以陆地为主的旅馆。

  还有八层的框架正光秃秃地立着,等待被填充。

  从外归来的叶独孤看到这一幕,脸上堆满了笑意,好声好气地招待着这些自两个公会来的建筑团队。

  不巧的是,这边天工公会的代表正是被陆北羽在晋优赛淘汰的承泽瑞。

  “对面是怎么回事”

  揉了揉手腕,不禁意间看到前方若影若现的框框,承泽瑞目露疑惑之色。

  “哦,没事,只是在下的手下败将而已。”

  叶独孤笑了笑,漫不经心地回答:

  “只是这人有些冥顽不灵,这次竟然选择再一次到我对面开业,公然挑衅。”

  “那边的建筑师团队是哪家公会的”

  若影若现的人影闪动于他的眼中。

  “唔,似乎是不久前名声鹊起的苍云”

  想了想后,叶独孤回答道。

  “苍云有意思。听闻这个公会只有三位速建,这么大个工程估计全派来了吧。”

  承泽瑞露出一丝冷笑:

  “估计为了面子,对面会加钱吧

  “但是这次,你们打算怎么力挽狂澜”

  “啪嗒啪嗒啪嗒!”

  木块在陆北羽手中有节奏地相互撞击着,组装成一条简易的木桥。

  不远处,上官幺幺和洛忆霖分别负责一楼招待厅,餐厅和二楼娱乐厅。

  酒店背后,五位高级不断地朝土地上种树,种花,种草和开垦林间小路。

  骨粉迎风洒落,埋入地底,片刻就传出一阵植物扎根疯长的轻微声响。

  这一夜看起来很平静。

  但实则不然。

  不远处临时搭建的休息场所

  “拜月你真的要走了吗”

  抱着洗了个热水澡又被喂了几颗糖的小苍云,凌晓春捏了捏拜月的耳朵。

  “是的,小姐。我与您家父的约定的二十五年时间已到,再过两三天,我该回去了。”

  拜月仰起头来,蹭了蹭她的脸。

  “对了,小姐,最近不久,这片大陆可能会有危险的事情发生。”

  看完简史又结合自己最近几天感受的他提醒道:

  “所以,我想向您询问一下你的选择。”

  “选择什么选择”

  “我要回去了您是打算和我一起回去,还是留在这儿”

  拜月的神色凝重了起来,仰头看着眼前的凌晓春。

  “我为什么要回去”

  她皱了皱眉。

  “因为我所说的那件危险之事。”

  大狼的目光锐利万分:

  “但是恕我不能直言,否则会被这里的检察者发现。”

  “危险”

  “是的,危险。”

  拜月的爪子于地板上来回踱着,显得有些焦躁不安,脸上神情逐渐变得狰狞:

  “我有预感

  “这次,会死很多很多的人”

  沉默

  无比的沉默。

  小苍云不知是害怕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而直接强迫自己入睡,还是假装睡着,待在凌晓春手里一动不动。

  虽然很多人猜测凌晓春是不是大城的居民,经营了很长时间,才拥有这么多钱财。

  实则不然。

  她到这里不过一年。

  这么多钱都是变卖身上带来稀奇的玩意得来的。

  但为了隐藏身份,放一些小道消息出去,那是必要。

  “如果我选择离开我能带他一起走么”

  很久过后,她才很小声很小声地问了一句。

  “不能。”

  拜月决然摇头:

  “首先,我的妖力快不够了,带您一个人走已经足够费力,再带一人,要是在海里遇到大妖,肯定九死一生。

  “其次,小姐,您回去之后,肯定会被家族里的人发现,届时如果他们看到您带这么一个家伙回去,您猜猜他们会怎么想

  “到时候会有两种可能,一,您的地位会被长老们落石,从此一落千丈,他跟着您一同遭殃。二,那些仰慕您的家伙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他使绊子,把他赶出去甚至诬陷害死。

  “待在这儿虽然危险,但起码还有一线生机,可是您带他一起走,那生还几率为零。

  “更何况,他是一个很重视梦想和公会的人,是不会抛下苍云独自离开的。”

  他看出来了。

  一牵扯到了陆北羽,她的满腹经验,运筹帷幄,那便全部抛了光光。

  “那我选择留在这里。”

  得到答案,凌晓春坚定地回答。

  “何必呢,小姐。在这样一座小城里,您会把自己赔进去的”

  拜月依旧继续苦劝着:

  “您要是有个好歹,下黄泉后,我给如何和恩人交代”

  “拜月,别劝我了,我意已定。”

  她把小苍云放在一旁的柜台上,爬上床沿,钻入被窝,右手放到红石灯的拉杆上:

  “我累了,有其他事情,明天再说吧”

  “小姐!”

  “咔哒!”

  拉杆拉下,彻底熄灯。

  “唉”

  拜月蹲到了门口,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自然,他可以选择留下,帮助她一起度过这道难关。

  但是,一旦这样做,他就会彻底暴露,被他们抓住把柄,失去回家的能力及机会。

  他也有着自己所牵挂的东西,有着自己守护的一切。

  若不是因为这报恩的二十五年之约,他现在或许,还在当着威风凛凛的狼王吧

  天工公会,住宿区。

  “春天到,春天到,喜事临门红花摇”

  “红花摇,红花摇,炮竹声声人儿笑”

  “少年郎,娶新娘,清风带雨婚袍扬”

  “走大道,入洞房,杯酒长烛烟花放”

  “小道消息!黄家易主的前一晚,黄家内院富韵小姐和皇家内院无极公子要成婚啦!”

  “真的嘿嘿嘿,这对情人恐怕是为了沾沾新旧家主交替时的喜气吧”

  “哈哈哈,不管了,到时候有喜酒喝那就对喽!”

  那一晚。

  s:我没说这是古代场景

  “哗啦!”

  红金色的地毯从远处铺卷而来。

  鲜红的玫瑰花瓣自天空中飘落而下,于一阵隆重的音乐声中斑驳了空气,闪烁着柔和的灯火光芒。

  木轿之中,她轻轻地揭开柔软的帘幕,凤头形金簪别于乌发,一袭红衣上的凰纹被身侧的烛火衬得异常刺眼。

  面前,皇无极静静地站立着,眼中倒映她的绝世容颜,金绣的线条游走红袍,组成一条条飞舞的长龙。

  大道之旁,酒席之间,两家的亲戚客人纷纷静默着,凝望这一切。

  “往后余生,你就是我的人,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他轻轻地勾住她的脖子,悄然凑近。

  与此同时,两人的手指缠在一起,慢慢地握紧,握紧。

  所有人都瞪大着眼,望着属于两人的幸福时刻。

  黄富韵闭上了眼睛。

  那一刹那,时间仿佛定格,似要定格这美好的瞬间。

  然

  “快跑!快跑!那余孽叛变了!快跑啊!!!”

  “砰!”

  声声惨叫自大厅外炸响,震得乐队的演奏骤然一滞。

  几个浑身是血的人撞开大门,慌乱地将其合上,放下门闩。

  新郎新娘的动作微微滞停,不满而厌恶地冷视外面闯入的不速之客。

  “放肆!何事值得如此慌张,成何体统!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地方!”

  被破坏了气氛,两人的亲戚愤怒地拍桌而起,指其而斥。

  “大人,大人您听我们解释啊!”

  “咔擦咔擦!砰”

  此话刚出,一阵白光自大门上闪过,撕开无数蛛网般的裂缝,彻底炸裂。

  那逃窜的几人刚好背靠门口,跟那一片木渣飞了出去后,便没了声气。

  全场寂静。

  “呼啦啦”

  腥风吹过门口,不断倒塌的房屋,墙院与扑天的烈火相互映衬,勾勒出那被血染红的身影。

  “滴答!”

  一粒鲜血顺着剑身轻轻滑落,砸落于地,绽放象征死亡的彼岸之花。

  翻腾的煞气令所有的人微微一滞,不约而同地站立起来。

  就连刚才那几位愤怒的各家之人,此刻也是缩回手去,脸色苍白地退后一步。

  “谁”

  皇无极冷冷地扫视了门口一眼,把她护在身后,右手缩回,搭在身侧的剑柄之上。

  他没有回应。

  一袭长发伴随血袍轻轻舞动着,站在那儿,却散发出无尽的威压。x

  “这里共有黄家内院嫡系三十七人,外院四十二人,算上新娘,正好八十,估计剩下的全在这里了。”

  幽幽而无情的声音似从地府而来,向人索命:

  “你看着办吧。”

  蓦地,那人缓缓抬了抬头,黑色的眸子中闪过一种极为暴戾与仇恨的血光,如同走到了末路的野兽

  “滴答!”

  血,滴落。

  “轰!”

  撕裂苍穹的月牙骤然自剑尖凝聚而出,将整个大厅一分为二。

  在绝望的痛斥声里,银亮的剑光于两人眼中不断放大,放大

  “噗嗤”

  。

  最后一刻,她轻轻推了他一把

  div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