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千纸鹤(十三)

番外:千纸鹤(十三)

手机阅读
  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清香,陆北羽吓得一个激灵,熬三天夜的困意全都一扫而空。

  等到她退后一步后,他才反应过来,脸颊悄悄爬上一抹红霞。

  “呀哈,你小子害羞了”

  拜月偷偷摸摸地笑道:

  “还没醒悟啊榆木疙瘩,小姐把初吻给你了哦,你要对她负责”

  被这么一说,陆北羽感觉自己更加懵逼了。

  我发烧了我发烧了

  我好烫好烫好烫

  “走走走晚上去我们家吃饭!”

  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自己被人一拉,然后直接坐到了拜月宽大的背上。

  “啊啊啊啊啊”

  于是乎,在苍云公会成员呆滞的目光和不明真相群众的附和声中,陆北羽被困在了大白狗的背上,随着狗狗的蹦跶和边上的凌晓春一起跳入人群,转眼就不见了身影

  “会长陆北羽哥他,被上次那个雇主拐跑了”

  几分钟之后,两位高级建筑师才反应过来

  “不会吧”

  苍云公会会长嘴角抽搐:

  “我不是让这小子把人家姑娘拐到公会里来么怎么反被人家拐走了早知道我就不贪这个心了啊!”

  “他他他他他这个骗子!”

  爪子下面还抓着个小花圈的小苍云“啾”地一声就哭了:

  “臭懒虫,你不爱我了啾咪咪咪咪”

  台上的皇无极亲眼目睹这一切,嘴角微微翘起,仿佛找到了当年自己的模样。

  “有点意思。”

  收回目光,重新审视面前的人群,他抖了抖肩膀,身上掉落一片片鲜艳的花瓣。

  台下早有准备的天工公会会长了解到他的厌倦,率领一众成员围了上去,纷纷帮忙取下他身上的花环和怀中的花束。

  待他下台,却已是一身清香

  夜晚。

  还是那一口大锅,还是那一张方桌,但不同的是,几天前那略微尴尬的气氛早已不复存在。

  望着倒影在锅里的残月,回想起那唯一替她解围的女孩和白昼时的经历,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化开来了,伴随着心跳汹涌地澎湃着。

  一旁的大白狗见他不知在想什么,干脆跳下石凳,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扒着草坪,惬意地伸了伸懒腰。

  “契机已到,剩下的就看你喽,小姐。”

  苍云公会大厅。

  “啊啊啊啊啊啊陆北羽他人呢!他真的不来了啊啊啊啊”

  会长痛心疾首地敲着桌子,看着满桌破费买来的食材,一脸悲伤。

  “估计北羽哥约会去了,没时间陪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吃饭呢”

  参赛的其中一位高级建筑沫晓生打了个哈欠。x

  “不行!我还没把他绑到一条船上呢!我们怎么能活生生地看着我们的希望之星就这么不见了!”

  会长猛然拍桌而起,指着沫晓生和他的另一位同伴墨轻云:

  “你,还有你,去去去,把陆北羽那小子请来”

  “啊嘞”

  听闻此言,两人脸上满是呆滞

  就这样,沫晓生和墨轻云忐忑地快速跑到了凌晓春家门口。

  “额,我觉得,如果打扰大佬度过美好时光会不会不太好啊”

  墨轻云额头上冷汗涔涔

  “可是没有完成任务回去你就完蛋了”

  沫晓生做了个鬼脸。

  “砰!”

  下文未出,只见大门突然打开,里面“嗖”地刮出一阵白色的阴风。

  “卧槽!”

  “啊!!!”

  当陆北羽迷迷茫茫地思考着人生的时候,拜月已经把自己的“猎物”丢到了地上。

  “怎么是你们”

  大眼对小眼,双眼对四眼,一种莫名其妙的滑稽从空气中蔓延开来

  “那个”

  “咦你们是北羽的朋友么既然来了,要不一起喝汤吧!”

  “咕唧”

  半小时后,苍云会长的脸阴沉似乌云。

  “莫无锡,彭飞云,靠你俩了!”

  “哈”

  “你们给雇主打过工,关系更好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砰!”

  无疑,这次的俩人又被扔进了院子,看见围着大锅的四个人,一头黑线。

  “那个,喝汤不”

  “卧槽,人呢!人呢!怎么一个人都没回来啊啊啊啊!”

  会长搓着头发,感觉自己的思绪炸了满头皮皮龙专属爆炸

  “不行!剩下的一半人跟着我!另一半驻守公会!这次我亲自出马!”

  这一次众人来到门口时,拜月可不敢再出去了

  哼唧!你们这些人多欺狗的家伙!

  “咚咚咚!”

  苍云会长敲了敲面前的大门,一脸严肃地等待着答复。

  许久过后,凌晓春才怯生生地从门缝里探出头来,眨巴眼睛,一副可爱的模样看得人心醉

  “唔,这么多人啊,一起喝汤不”

  他话还迟迟未出口,却被这小姑娘抢先一步问道。

  “对呀,会长,要不庆功宴就在这开吧!”

  先前四人探头,同时附和。

  “喝汤”

  会长准备好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

  十分钟后。

  “会长叫你们带上所有的食材,前往目的地。”

  一脸颓丧的小苍云回到了公会大厅里,清了清嗓子。

  众成员:

  “诶,好像人有点多呢”

  看着面前的百来号人,凌晓春不解地挠了挠头。

  “拜月,上大锅。”

  “汪!”

  所以,今晚的月色中就多了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

  一口方桌大小的黑锅被建筑师们搭起的架子所架着,十来个人负责烧火,十来个人负责倒水,加食材,倒盐。

  然后边上一堆人捧着个碗在那儿喝汤吃肉吃菜

  “好像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陆北羽看着这些似乎从来没有吃过饭的建筑师们狼吞虎咽,嘴角一抽。

  “今晚好热闹哦”

  凌晓春悄悄给他倒了几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莞尔一笑。

  午夜。

  “以前他喂我吃糖,现在我自己吃糖”

  小苍云站在屋顶上,一只鸟孤独地看着残月,往嘴里塞了一口糖:

  “他的糖好甜我的糖好酸”

  “啾咪咪咪咪”

  吃着吃着,小苍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哭得老伤心了,渺小,脆弱,无力

  “诶诶,小苍云,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猛然间,一双温暖的手把小肥啾捧了起来,面朝月光,正对灯火。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鹦鹉瞬间就不哭了,只是红着眼睛,哆哆嗦嗦地缩成一团,不想去看他的眼睛。

  “唔不理我啊谁惹你生气啦”

  陆北羽困惑地抚了抚它的羽毛。

  “哼!陆北羽你个大坏蛋,大懒虫!大骗子!”

  小苍云激动地挣扎着。

  “啊唔”

  陆北羽不明其意:

  “是我吗我什么时候欺负你辽”

  “你你你你居然和那个雇主关系那么暖昧我”

  小苍云不说话了。

  “敢情你是吃醋了啊。”

  开窍了不少的陆北羽“哦”了一声,坏坏笑道:

  “你放心好啦,就算这样,我肯定不会抛下你滴,脚踏两条船也不是不行啊哈哈哈哈哈”

  小苍云老脸顿时一红。

  “谁谁吃醋了啊!”

  鹦鹉狠狠瞪着他,但在默默地注视里却再一次流下了眼泪。

  “诶诶诶,你别老是哭啊,有话咱们好好说,不然被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我我,我怕你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就不来公会了啾咪咪咪咪”

  “啊啥我不去公会了”

  “是的哇咱们好多速建师都是这样的呜呜呜他们有了恋人之后一个个办了辞退手续,归还了建筑师证明,然后然后全部都走了”

  小苍云此时已经哭成了狗:

  “我怕你和他们一样,一个个消失在我的身边本啾真的真的第一次这么不想一个人走掉过啾咪咪咪”

  “你想什么呢。”

  陆北羽上来就是一顿“怒搓鸟头”:

  “你也不看看我才进来才几年,两年不到啊喂。建筑师是我滴梦想,我才不会轻易放弃呢。”

  “可是”

  “没啥可是的啦,你们刚开始不是要我把人家姑娘拐公会里来嘛,你看,现在我完成任务了哦”

  “唔把我拐进苍云公会”

  话刚说完,凌晓春就坐到了他的边上,嘻嘻一笑:

  “可以啊,你们想怎么把我拐进去呢派这个卧底来么”

  “所以你就没啥好担心的啦。”

  陆北羽拿出一块糖糖,塞到小苍云的嘴巴中。

  小鹦鹉呆滞地“咕嘟”一声把糖吞到了肚肚里

  小苍云:卧槽,卧槽,好甜啊啊啊啊!我现在好幸福!我要幸福炸了啊啊啊啊啊啊

  安抚了公会里的鹦鹉后,陆北羽就把它交给了边上的拜月,接着一鸟一狗就很“愉快”地玩耍了起来。

  “啊啊啊啊”

  在小苍云一边怀疑鸟生一边被糖甜到炸掉的声音里,两人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屋顶上赏月,观看夜景。

  “那个”

  一旁的陆北羽忽然很轻声地吱了一句:

  “今天谢谢你,帮我解围哈。要不是你,我一个人站在台上还怪尴尬的。”

  “唔,其实这些千纸鹤,本来是结束后就要送的你的,没想到刚好赶上了这个时候。”

  凌晓春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他没有接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她那被月色笼罩的脸庞。

  说实话,仔细审视,其实她真的很普通,相貌平平,唯一不同于人的就是她的外陆居民身份。

  但在他的眼里,她很不平凡,因为她改变了自己的赛事,推动了他的梦想,给了他荣誉,名声,还有尊重。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成功地走进了他的心。

  还是那句话,爱情真的是一种神秘的东西,有的人一见钟情,有的人守到天荒地老。

  所有的所有沉淀,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

  而他们俩之间的这个契机,就是这个赛事,或者说,就是这落幕仪式。

  蓦地,陆北羽黯淡的眼神亮了亮,搂住了她的脖子。

  “谢谢”

  无形的银纱之下,他一把将她抱入怀里,在她的耳畔轻声嚼着字语:

  “谢谢你”

  凌晓春很快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往他身上缩了缩,枕上他的胸膛,静静聆听着他的呼吸和心跳。

  屋檐上抱着小苍云耍来耍去的拜月停下了爪间的动作,眯着眼睛。

  哎呦喂,作为红线狗,我终于成功了!

  不容易啊不容易

  没过多久,陆北羽便放开了凌晓春。

  两人相顾无言,只是互相一笑,旋即再次一同望月,数着星星。

  突然,凌晓春的动作微微一滞,似乎是记起了什么,于是从衣服中轻轻地扯出一条链子,捏住那只小小银色纸鹤的尾巴。

  陆北羽一愣,很快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同样拿出一直挂在脖子上,藏在衣服里的项链。

  “啪!”

  两只千纸鹤的喙部碰撞于一起,脖子之间的空隙组成了一个棱角分明的心形,包裹着那轮下坠的残月

  柔光泛动,鹤的翅膀上无声亮起纯质的银芒

  第二日,日出之时。

  由于昨日最后的落幕仪式和晚上的观月已经彻底掏空了陆北羽的精力,再加上前三天不眠不休的浩大工程量,他真的是熬不住了。

  当太阳的第一抹金辉洒落到人间的时候,凌晓春这才发现,他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屋顶上,呼吸平稳,睡了过去。

  暖暖的阳光照到了他清秀的面容上,衬托出眉宇间的那种浓厚的疲惫之意。

  “拜月!”

  她轻唤了抓着鹦鹉熟睡的大白狗一声。

  几分钟之后,一人抱起鹦鹉,一狗驮着另一人,沐浴着初升的暖阳,沿着翘起的屋檐,一步一步向下走去

  “嘚嘚嘚!嘚嘚嘚!”

  这天正午,一白一黑两匹壮马带领着马群,自西方和北方奔驰而来。

  “嗯”x

  白马上的女子眺望着面前的城墙,忽然勒马,一伸手臂,接住一只红色的带信鹦鹉。

  “呀,不错嘛,没来得及赶回来,居然还得了个第二。”

  打开卷曲的纸张,粗略浏览,她不禁笑了笑,笑得妖娆而妩媚,就连最鲜艳的花朵和她比较,都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第二么,这个陆北羽有点本事啊,看来公会总算不用一直隐忍下去了。”

  黑马上,银发男子同样收到了来自公会的喜讯。

  “嘚嘚嘚!嘚嘚嘚!”

  马蹄踩踏于翠绿的草坪上,炸起一阵烟尘。

  “会长,会长!上官幺幺和洛忆霖,带着那些成员回来啦!”

  “会长!会长!这次接到大单子啦!他们一共带了一百二十金回来,有二十四金会上交公会!”

  “会长,会长!有大雇主下单啦!三天之后开工!只要七天内内完成一栋十二层酒店并刻字装饰,会付我们六十金噜!而且材料他们自付!”

  “会长,会长!还有好多中小型单子相继发放!这下子那些高中级有事干啦!”

  比赛结束的第二天,公会大厅内做了一个玻璃框,装着陆北羽捐给公会的第二豹子铁雕。

  自那之后,冷淡的苍云公会便热闹了起来,相继有客户抛出邀请。

  相对从前,霸占豹城的其他四大公会生意都是被分走了一部分,令被冷落了多年的苍云重新进入世人的视角。

  比赛结束的第四天。

  公会大厅。

  “亏死了亏死了啊呜!”

  苍云公会会长脸埋在桌上,彻底瘫倒:

  “没拐回来一个富婆制图师不说,还把本会招牌速建师和小苍云赔进去了啊啊啊啊”

  “砰!砰!”

  说完,他后悔地用头砸着桌子,颓丧不已。

  “会长这是怎么了”

  刚从公会二楼下来的上官幺幺看到这一幕,娇呼一声。

  “不知道。”

  洛忆霖懒懒地靠在大门口晒着太阳:

  “回来后看到他就这样了,估计赔了本”

  “啊啊啊啊啊是赔死掉了啦!”

  会长抬起头来,不断抓着头发。

  “发生了啥,有什么人能让身为豹城五大狐狸之一的你吃那么大的亏”

  上官幺幺调笑着,蹦到了他边上。

  “是的啊,还从来没看过会长你这个样子。”

  洛忆霖好奇地凑了过来,双手撑着桌子。

  会长苦逼地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遍。

  “唔你的意思是不久前一个大雇主是个罕见的画图师,因为是女孩子而且陆北羽赶工的时候产生了误会,结果有了好感,你就派他去搞关系,然后没把人家拐过来反而被人家拐跑了”

  上官幺幺语气里满是无奈。

  “哇唔,这叫那啥偷鸡不成蚀把米”

  洛忆霖看着会长吃瘪的样子,笑得前俯后仰,不过很快又正色起来:

  “按照正常套路,这种年轻的速建师一旦堕入爱河就拉不回来了,具不完全统计,这十年来辞职的有百分之五十以上是因为想和爱人过二人世界。”

  “小苍云也没得了啊!啊啊啊啊啊他已经三天没上公会了,不会真的准备辞职了吧”

  沉默好久后,会长最终还是顿悟般地叹了口气:

  “算了,帮助公会重获荣光已经是他最大的贡献了,算是报答了公会对他的造就之恩

  “他的幸福,我也无权插手,也只能祝那小子有一个美满的人生吧。”

  边上的两位速建师跟着点了点头。

  一小时后,睡了整整一天,心情愉快的陆北羽肩上站着小苍云,和鹦鹉一起哼着小调,漫步到了公会门口。

  “会长,我”

  刚进大门,看见坐在桌前的会长以及回来的两位速建师,他正欲开口,说自己回来复工了。

  但没想到

  “哎哎哎,北羽啊,你先别说话,会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苍云公会会长一脸不舍,盯得陆北羽浑身发毛:

  “来,这里是退会手续,签了之后,你就不用天天上公会了。”。

  陆北羽:

  我做错什么了我div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