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第二百八十二 羁绊与情(下)

第二百八十二 羁绊与情(下)

手机阅读
  “龙末……”

  听到这里,他的心头忽然一颤,连忙大声呼唤。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但此时此刻,那头黑龙的双眸已经被妖艳的红所侵占。

  “呼!”

  血色的腥风刹那间向他袭来,吹得他衣袍猎猎,几乎睁不开眼睛。

  待到一切平息,龙末身旁戾气不断汇聚,开始越来越浓重,像是一道屏障,把它重重包裹在了正中央。

  在这样的异变中,它那头顶的灰色龙角开始分叉,背上的骨质物尖似匕首,双翼弯折处生出了三只龙爪,末端骨刺毕露,更有第二对翅膀显露在血色的空气下,狰狞可怕。

  就连那灵活如长蛇的龙尾,也逐渐如剑龙般,灰黑相间。

  “为什么,他们都不信任我……就连你也不相信我……”

  翅膀拍打着,卷起血珠和风暴。

  “别这样!龙末!”

  涌动的气流几乎要使他无法站稳。

  “别这样?”

  两行泪飘洒在空中,反射着刺眼的红芒:

  “你们都这么说,你们都这么做,你们都认为错的是我,疯的是我!

  “你以为我真的想吗!

  “可是从我失手开始,我真的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一句句话敲打着凌简的内心。

  “不过既然你来了,那也便好……”

  龙末冷冷地看着它,两枚獠牙露出口外,嘴角上扬。

  “嗖!”

  从遥远的虚空中,一道紫芒迅速飞掠而来,划破昏暗的天际,悬浮在了龙末的身旁。

  细看才知,那是一柄紫色的长剑,仿佛包含了亿万星辰,璀璨夺目。

  凌简呆呆地看着那锃亮的剑身,一道埋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瞬间涌出。

  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空中的它忽然抓住了那把神异长剑,化作了一道黑色的残影。

  “噗嗤——”

  艳红的血线飙射而出,染红了紫剑。

  “龙末,你……”

  他只觉得心口一痛,低头看时,却见它站在自己的面前,爪中之剑俨然已经刺入他的心脏。

  “你我注定陌路,把炼辰给我吧……”

  凝视幽幽紫剑在他心血的洗涤下,逐渐变成了暴戾的猩红色,它落寞地叹了口气:

  “就当是你最后再帮我一次……

  “对不起……”

  ……

  “诶,凌简,你在想什么?”

  银狼的疑惑把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啊,抱歉,走神了——”

  凌简猛地一抖,苦笑一声。

  似乎是有些担忧,他看了趴在桌上仍在睡觉的龙末一眼。

  只是一个梦而已……

  想到这里,刚才所看到而引发的一切惆怅和忧虑统统被抛到了脑后。

  一场梦能说明什么呢。

  冰冥静静地躺在凌简怀里,神情复杂。

  究竟是何事,连它都不准窃听?

  再望阳台,也只见龙城主趴在栅栏上,眺望天边的那一轮圆月,看上去心事重重,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醒了?”

  听到众人起身的动静,他才回过头来,隐去脸上的神色。

  只是,当他看到只有龙末还在沉睡时,轻轻叹了口气。

  “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都睡着了?”

  意识到不对劲的亡城问道。

  毕竟醒来后,也就看到剑凌一人站在阳台上好好的,也就只能向其询问。

  “有些事情,你们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他缓缓走了进来,给凌简和银狼递去眼色。

  “诶说的对,既然不是什么危险,过去的就别谈了。”

  银狼终止了这个有关插曲的话题。

  当然,这句话事实上只是对于三只怪物来说。毕竟一些事情,三人还要等散场之后再细议。

  “只是……”

  凌简郁闷地看着还在睡觉的龙末一眼。

  剑凌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看起来那家伙对它有点儿针对的意味。

  ……

  把酒言欢过后,它依旧还趴在桌子上安详地沉眠着。

  大概是预料到龙末可能得明早才醒,今夜也就只好在此留宿。

  “哒——”

  将近午夜,两个影子踏着木板,悄悄从两侧登上了遡东风的屋顶。

  银色的月光轻悠悠地洒落,在昏暗的空气中织起一方明亮。

  “睡不着么?”

  走到屋顶中间,剑凌轻声问道。

  “我现在一闭上眼睛,总会想起一些噩梦。”

  凌简看着天上圆如玉盘的月亮,停在了他的身侧。

  静默了半秒后,两个身影静静地坐了下来。

  夜已入深,运转了一天的龙城已似盘踞下来休养生息的长龙,安静而深远。

  远远眺望,黑暗中只有永不熄灭的路灯和巡城队伍的火把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像是天边的繁星,闪烁不止。

  “如果一直过这种闲适的生活,也还算不错。”

  细细的交谈声在晚风中飘荡着:

  “要是这次计划可以成功……或许……真的能得到持久的安宁。”

  剑凌只是静静地看着,什么也不曾说过。

  话中所述是对的,但这只是一个幻想。

  他来之后,龙城主就知道这次计划不可能进行到圆满了,甚至还会成为一把打开更可怕的生活的钥匙。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也一起看过月亮……”

  凌简躺了下来,将手臂枕在脑后:

  “那时候,也算是只有你和我。”

  “现在也是如此。”

  剑凌回应了一句。

  漫天璀璨星光倒映在两人的眼中,仿佛要融入他们的瞳孔中一般。

  “但那个时候的思念,到了现在却成了对未来的忧患。比起现在,我居然有点儿怀念那个无知懵懂的年纪。”

  过往终究不是现在,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同。

  “凌简……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话锋一转。

  “嗯?”

  他回过头来,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提问。

  “如果有一天,龙末会被世间所有的一切所憎恶排斥,你打算,怎么做?”

  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问出来的却不是平平淡淡的问题。

  “这话是你问的第二次。你想想我上辈子是怎么做的。”

  凌简面色不改地回答:

  “踏碎一切障碍,负尽天下之灵。这样的事情,我做过的还少吗?”

  “但在这个问题里面,情况不一样了。”

  剑凌摇了摇头:

  “前一次是因为它真的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却被世道玩弄戏耍。

  “但在这个问题里,它走了一条不归路,与全世背道而驰,包括我们。。

  “它代表了杀戮,毁灭,罪恶。

  “到了那时……你,又该怎么办?”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