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孤龙之声(十七)

番外:孤龙之声(十七)

手机阅读
  在血脉退化的迫胁下,整个龙朝都疯了!

  因为知道只有逆乾才能改变这一切,不管是真是假,所有的龙几乎都在寻找他的踪影。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la

  无论是认识的,不认识的,皇族,凡龙,从小到大的仇人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路人。

  ……

  无主之地。

  “那些蠢龙都在找我?”

  逆乾靠在一棵树下,叼着一根草叶,望着剑柄上一条蓝色的小龙。

  即使灵气消失,对他的影响暂时还不是很大,毕竟他的妖力储量本就超乎寻常。

  不计其他消耗,化形术和缩小术再用个五年不是问题。

  “害怕沦落到与蛇为伍,因此就变得不计前嫌了。”

  御水辰南缠在剑柄上,表情平淡。

  “我想我知道这些家伙想做什么了。”

  逆乾打了个哈欠,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躺着:

  “估计也就想靠时空道另寻有灵气的他处。”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对你的消耗会很大吧。”

  蓝龙水蓝色的眸子盯着他的眼睛。

  “啊,说得没错。如果要把整个龙朝都渡走的话,把我榨干或许都做不到。”

  逆乾回答。

  “我建议你不要答应。”

  御水辰南思索片刻,诚恳道。

  “可是,难道就这样让龙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么?”

  仰望天空,没有了灵气的苍穹没有之前的湛蓝,就连阳光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现在的龙族都成这样了,覆灭也是迟早的事。”

  作为曾经跻身在皇族统治下的高等龙族和凡龙之间的一条普通龙,御水辰南对龙朝的偏见已经让他失去了希望。

  “但至少能活一会儿是一会儿。”

  逆乾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似乎是准备离去。

  “你真要去?”

  御水辰南急了:

  “你若去了,便回不来了啊!炎阳傲一定会趁那个时候要你命的!”

  “我开路又不是单单为了他,而是为了那些凡龙。”

  逆乾叹了口气,笑了笑,让他无法读懂自己的情感:

  “再说,你以为,我拒绝了,他们就会让我活得好好的吗?”

  御水辰南沉默了。

  是的,答应,会被传颂千年。

  不答应,便是遗臭万年,甚至遭到那些绝望了的皇族的讨伐。

  对逆乾来说,现在这个格局,无解。

  横竖,都是一死。

  ……

  “匡当!轰隆隆隆隆!”

  当帝都城墙上的九十九条锁链脱落,沉睡在帝都之下上千年的巨兽,睁开了双眼。

  巨大的龙爪从地底探出,尔后是龙尾和大山般的龙首。

  那是一条土褐色的巨龙,而皇都和周围的一小块土地,全都牢牢地粘在他的背上。

  “逆爱卿,龙朝的生死存亡,此刻就靠你了。”

  身为仇敌的炎阳傲难得大方了一回,将龙朝中仅剩的龙玉全部赠给了从千里之外步行而来的逆乾。

  毕竟,若他不成功,所有龙都得玩完。

  他接过了一块块几乎所剩灵气不多的龙玉,却连炎阳傲看都没看一眼,而是望向了面前拖家带口,带着行囊的一众凡龙。

  一双双期待和害怕的眼睛映入了他的视野。

  他明白,既然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那么此刻,整个龙朝的命运,就担在了他的肩上。

  逆乾转过头来,深吸了一口气。

  “锵。”

  右手握在剑柄上,将其出鞘,他努力地使自己静下心来,一点点调动自己仅剩的妖力。

  “咻——”

  一枚枚龙玉悬浮而起,环绕在他的周身,散发出丝丝缕缕白色的灵气。

  他在回想那场梦,梦中龙帝劈出的那一剑。

  只有一次机会。

  附近,因为关乎到自己存亡,那些一个个爱唠叨爱挑刺的皇族个个都静了下来。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咔擦!”

  直到龙玉的爆裂声打破了沉寂。

  逆乾猛地睁开了双眼。

  磅礴的妖力瞬间迸发,汇聚在剑刃之上,吓了四周的皇族一跳。

  眼观此景,炎阳傲攥紧了拳头。

  抬起长剑,把记忆中的动作与自身融为一体,冷汗自他的额头滑落。

  “嘶啦!”

  好在那像是被丝绸扯断的声音终归还是响起。

  一条淡蓝色的裂缝出现在天空之中,转瞬就要淡去。

  “吟——”

  见此,逆乾迅速化作真身,咆哮一声,直冲天际。

  “嗤——”

  两只前爪深深刺入即将消失的裂缝中。

  解除缩小术,蜿蜒的龙躯挡住了帝都上空的阳光,一枚枚鳞片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成功阻止了它的消失,逆乾逐步开始用力,身侧妖力疯狂灌入裂缝之中。

  他能感受到,伴随自己力气的逐步增大,一股压力扑面而来,狠狠撞击在他的躯体上。

  一缕星光从爪子之间缓缓露出。

  “昂!”

  逆乾怒吼着,一点一点地撑开裂缝。

  星星点点的龙血开始从他的鳞片之间缓缓溢涌。

  “这也是我们的责任啊!”

  凡龙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尔后引起了无数龙的共鸣。

  那些身上鳞片所剩无几的凡龙纷纷张开龙口,吐纳出一丝丝五颜六色的妖力。

  “哗啦!”

  丝丝缕缕,千千万万,汇聚成一条斑斓的长河,径直地撞上了那道像眼睛一般悄悄睁开的裂缝。

  就连那些自私吝啬的皇族,此刻也是加入了吐纳,鲜红色的妖力在河流中涌动,好似一条条跃向龙门的红鲤。

  “即使它堕落成了现在的样子,它依旧具有龙朝建立初衷中的凝聚力,使散乱的龙族聚集起来。”

  逆乾的眼中倒映出那条斑斓的洪流。

  “给我……开!!!”

  他用仅剩的妖力催动时空道,咆哮一声,在鲜血的滴淌中,最终撑开了那条缝。

  洪流消散在了流转的光芒里。

  “砰!”

  在那一刹那,好似石子砸入水面,圈圈反弹的波动尽数在他的身上破碎。

  失去腾云驾雾之术的支撑,逆乾的身体再也无法保持悬空,抽出前爪后,庞大的躯体便从天上坠落而下。

  “啪!”

  好在,下面的众龙眼见通道开启,一条条驾着云雾,组成了一片巨大的云层,将他妥妥地接住。

  “噗!”

  一口鲜血喷出,他用四爪撑着云层,剧烈地喘息着。

  “逆爱卿干得很好,先休息吧,等离开这儿后,朕,自有重赏。”

  炎阳傲站在土龙的头道。

  “都听好了,龙帝有令,皇族先走,帝都龙族第二,再是主城居民,内城居民,外城居民!”

  一炎阳龙皇族飞至被撕裂后扩大到一成龙真身大小的通道边,卯足了力气,大声吼道:

  “都看好自家的孩子,紧跟大队,通道危险,注意安全!”

  随后,在皇族的组织下,龙群分为了好几批,一批一批地向着通道口前行而去。

  一条条形态不一,颜色不同的龙从逆乾的眼皮下慢慢经过,却没有几个抬头看他一眼。

  直到属于凡龙的队伍接近。

  “谢谢……”

  几乎每一只过去的凡龙,无论雌雄,是否带着幼龙,皆朝他低下头来,道了一声谢,随后紧赶几步,跟上大队。

  逆乾只是默默地看着,看着,看着他们没入那星光之中,隐去了踪迹。

  炎阳傲的脸色越发越阴沉。

  等到除了炎阳傲的最后一条凡龙隐入裂缝,通道已隐约有了要崩溃的趋势。

  “逆爱卿,就剩我们两个了呢。”

  站在土龙头上,炎阳傲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

  “呼啦!”

  星星点点的粉末洒在了逆乾的身上,令他的身形不断变小,抬起头来,几乎只能与化形后的炎阳傲齐平。

  一股难受的感觉刹那蔓延了他的全身。

  “爱卿可知,收尸粉的别称是什么?”

  跳下土龙头顶,炎阳傲踏着虚空,手中出现了一把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剑。

  来到逆乾的面前,他缓缓地伸出左手,提起他的龙角,红色的眸子中充满了嘲笑和讽刺:

  “它也叫僵龙粉,用在死龙身上,汇聚未消退的妖力,提供一种类似于缩小术的效果,便于收尸。但用在活龙身上,可就会使你的血冷却下来,动弹不得。”

  “逆爱卿,好好地做只平凡的龙,跪在皇族底下,当条走狗,难道不好么?”

  话锋一转,炎阳傲猛地嗤笑了一声:

  “为什么就非要和你的命运过不去呢,这样,害了他人,更害自己。

  “逆爱卿,你可真是个傻瓜。”

  “噗嗤!”

  剑锋在逆乾的胸口比划着,忽地插进了他的心脏。

  他的身子抽搐了一下,一双龙眸却死死地盯着炎阳傲那张令他恶心的脸庞。

  “呵……”

  良久,逆乾轻轻吐出了一个字,像是在讽刺炎阳傲,又像是在嘲笑自己。

  “下辈子,若再为龙,好好看清你的身份。”

  炎阳傲抽出沾满龙血的长剑,从鼻子中哼了一声,松开了左手。

  “现在的皇族,可真是嚣张啊。”

  看着他跌落云层,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的炎阳傲,却听见耳畔传来了另一阵讽刺声。

  面无表情地低头,却见那头巨大的老土龙正翘着嘴角,观望着这一切。

  “老东西,好好管住你的嘴,否则,别怪我届时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炎阳傲落在了他的头顶上,冷漠地威胁着。

  “小辈,你觉得你除掉了两大龙族,就能高枕无忧?”

  老土龙一点都不畏惧他口中的话,而是悠悠地反问道:

  “你就不怕,他回来后看到此景,拿你开刀?”

  “他?那得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命活到今天。”

  炎阳傲拉起那巨大的锁链,不屑地望着脚下的土龙。

  “好,后生可畏,勇气可嘉。”

  老土龙抬起粗壮的蹄爪,踏着虚空,一点一点走入那正在减小的出口:

  “不过,太过勇敢,那叫鲁莽。总有一天,是会遭报应的……”

  ……

  “明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为什么还要继续呢?

  “或许,我就是傻吧……”

  耳畔,风的呼啸声越发地模糊了。

  ……

  “零零零——”

  铁链击打的声音,吓得逆乾睁开了双眼。

  “看样子,你,失败了?”

  仍是熟悉的声音和白茫茫的空间。

  只是此刻,龙帝就站在眼前。

  面对疑问,他只是眼神黯淡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改变你的想法呢?”

  龙帝看着他,袖下露出两个拴着铁链的铁环:

  “感情用事,是会失去一切的。

  “就像你明明有了能力,却因一个诺言,放弃了你自己的本心。

  “况且,这个诺言,许的,太草率了。”

  说罢,似乎是想往前走一步。

  但那从迷雾深处弹出的铁链禁锢了他的行动。

  逆乾看着他,眼中充满了迷茫。

  “我就再问你一句,你,究竟想不想为自己,为你在意的人复仇?”

  放下挣扎,龙帝翠色的眼眸中露出了鲜见的严肃。

  他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想。”

  但一想起炎阳傲的脸,想起紫琴,他的眼光,便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

  “既然你对她的诺言已经实现,那便抛开吧。”

  龙帝慢慢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一次复仇的机会,但代价是,一旦失败,便不入轮回。”

  “我接受。”

  逆乾抬起头来,与他的目光相撞。

  御水辰南都能做到抛弃自由,驻守永恒,他逆乾为何就不可?

  “好。我期待你的成功。”

  一把青色的长剑,出现在龙帝的手中。

  “噗嗤——”

  随后,在青色龙血的飞溅中,一滴流转着金色星芒的血液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捏碎它,将能保你一命。但作为付出,你将沉睡万年。”

  ……

  “滴答!”

  与此同时,那狰狞的伤口处,一滴青金交汇的血液滚落了出来。

  一片龙鳞飞出,化为逆乾的伴生妖器,与那鲜血碰撞在了一起。

  那一瞬,白芒大绽。

  伤痕累累的龙躯被这光芒包裹,成为一道纤细的影子,钻入了剑身之中。

  待到光芒隐去。

  剑柄上,已多了一条小小的白龙,刻上了玄奥的纹路。

  “轰隆!”

  剑尖着地,撕碎了坚硬的土石。

  纵横千万里的沟壑好似大地的伤口,不断地向外延伸开来,直到把这块完整巨大的大陆割成了数个大小不一的部分。

  “哗啦——”

  汹涌的海水嘶吼不断,疯狂涌入,推动这一个个巨大的板块。。

  而那柄剑,则仍在往下沉着,沉着……

  ……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