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孤龙之声(十三)

番外:孤龙之声(十三)

手机阅读
  炎阳城门口。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昂!!!”

  一头巨大的炎阳龙于怒吼中显露真身,遮天蔽日,宛若烈焰组成的龙鬃随风飘舞着,鳞片上的红焰直冲天际,烧得空气都在震荡,阳光黯然失色。

  相比之下,面前的一群人显得无比渺小,似树前的蜉蝣,象前的蚂蚁。

  “啊,这群傻龙,除了吼之外还会做些什么?”

  看着草地被烧成灰烬,迎面扑来的热风席卷脸颊,此次进攻中降妖坛的领导人秦长歌面不改色地擦了擦手中妖艳的长剑,鄙夷道。

  “虾兵蟹将就早点解决了吧,待会来的才是正主。”

  那伏龙宗高层顾朝凤漫不经心地撇了一眼那几只炎阳龙:

  “到时候计划被耽误,可就麻烦了。”

  “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会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炎阳临风,也就是那显露真身的皇族,看到他们竟在下方有说有笑,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张开布满利齿的龙口,一阵猩红妖力瞬间汇聚成一枚硕大的红球。

  “呼!”

  尔后,伴随他愤恨的目光,滔天巨焰从那凝实的妖力中喷薄而出,挟夹着毁灭的气息,笼罩向两位领导者及其身后的一众弟子。

  虽是攻破了无数大城,看过不少次这样的景象,但驻守第三道的皇族无一都是精中之精,他们攻伐之术之绚丽恐怖,使得众人之心不禁有些惶惶。

  “这火用来烤烤龙肉还不赖。”

  秦长歌停下了手中擦拭的动作,微一挑眉。

  炎阳临风闻此大怒,口中火焰汹涌澎湃,转瞬之间已至众人眼前。

  “踏!”

  蓦地,秦长歌往前踏了一步,身侧血色灵力缠绕于剑身。

  随后,只听“嗖”地一声软绵绵的轻响,妖艳长剑就这么从他的手中飞出,迎着火焰而去。

  “笑话,炎阳之火连极冰之地的北寒铁都能融化,就凭你这一把破剑能奈我何!”

  炎阳临风的话语回荡在天地之间,充满了浓浓的不屑。

  然而,就在火焰与剑锋碰撞的刹那,似野兽咆哮的烈焰竟被刹那间冲散,爆炸开来的火花像是被长剑吸收了一般,消失在扭曲的空气之下。

  更为诡异的是,在吞噬那烈焰后,飞剑的速度顿时加快,化作一道血色的光芒,从炎阳临风惊惧的瞳孔中一闪而过。

  “噗嗤!”

  一道血痕自炎阳临风的脖颈附近浮现,紧接着,似箭的鲜血从那伤口中飙射而出,染红了天际。

  “昂——”

  他痛吼一声,身躯被那力量带得不住向后倾倒,露出了柔软的咽喉。

  “不……不!”

  待他再次睁眼时,顾朝凤不知何时脚踏虚空,手中血色灵气匕首闪烁着猩红的光泽。

  “噗!”

  人影闪过,血花四溅。

  在剩下四位皇族瞪大的双眼中,一颗巨大的龙首抛天而起,“轰”地砸在了漆黑的大地上,扬起一片土尘。

  而那一抹大意的悔恨和对那血色灵力的惊恐……永远地……留在了炎阳临风的眼中。

  “呼呼啦!”

  顾朝凤散去手中的血匕,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轰!”

  无首龙尸没了控制,身躯在空气中晃荡了几下,骤然倒地。

  宛若泉水喷涌,红色的血液从断口处浸染了整片大地。

  鸦雀无声。

  “不想像这头蠢龙一样的话,那就乖乖地退回去吧。”

  秦长歌接住飞剑,擦了擦上面的龙血,邪魅笑道。

  “你你你你们别嚣张!龙帝已经派两大龙族前来助阵,再过不久,你们通通得和炎阳临风陪葬!”

  一炎阳龙退后一步,装腔作势般放下狠话。

  “求之不得。”

  秦长歌哼了一声。

  “若是两条一起前来,恐怕要麻烦了。”

  顾朝凤微微一皱眉。

  “看那!”

  有人忽然惊叫起来。

  “轰!噼啪!”

  就这么片刻功夫,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依然笼罩了苍穹,其中更是有紫色雷蛇涌动,暴戾无比。

  “轰隆!”

  霎那间,只见一道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巨大紫雷从天而降,轰向了站在地面上的秦长歌与顾朝凤。

  “来了啊,这气势比那些蠢龙强多了。”

  秦长歌仰头,眯起双眸。

  再一次掷出妖艳长剑,直指雷霆。

  “轰!”

  只听一阵巨响,气浪扩散,狂暴的雷弧似落雨般到处飞溅。

  好在顾朝凤早有准备,手中抛出一枚蓝色的石块,形成一道灵力结界,将余波抵挡在外。

  “唰唰唰唰!”

  令人惊讶的是,那剑与紫雷对抗了仅仅几秒钟,就被一股巨力反弹了回去,飞过秦长歌的身畔,插入地中,竟裂开了一道深深的缝隙。

  “噼里啪啦!”

  被削弱了不少的紫雷继续向下,直奔秦长歌头顶。

  “哈哈哈哈,是个对手啊!”

  秦长歌依旧面色不改,反倒大笑了起来。

  右手握拳,猛然攥紧,血色灵力再度浮现,面对这毁天灭地的雷霆,秦长歌义无反顾地轰出了这一拳。

  “砰!”

  又是一次可怕的爆炸。

  “好好好,好一个怒雷道啊!”

  可惜硝烟散去,秦长歌仍然生龙活虎地伫立着,除了右手上跃动的雷蛇,脚下的大坑和衣袍上的土尘证明着他的狼狈。

  顾朝凤面色严肃地望向天空。

  在滚滚乌云中,一紫衣女子持剑指着下方的众人,金色的纹路在她的衣袍上交织成一种种奇异的花纹,配上那轻轻飘舞的银发,好似从九天归来的仙女,不可侵犯。

  “只来了一只么。”

  见此,顾朝凤松了一口气,冷冷一笑:

  “那便留下吧。”

  ……

  落日城。

  相对炎阳城的高层汇聚,落日城的攻伐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等到逆乾来到落日城上方时,城门之前,五位皇族的手下便已和那些小型宗门修士杀成一片。

  而在其中,最引龙注目的就是那几个伏龙宗和降妖坛的弟子,手持缚妖索,困妖链,封妖剑以及他未曾见过的乱妖琴这几种最普通的克妖器物,和那些凡龙打得有来有回。

  “就这些?”

  逆乾眉头紧蹙,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袖珍小剑从衣袍中飞出,化作一柄长剑,落入他的手中。

  “咦,居然还真来了。”

  城墙上,一皇族感受到突然出现的陌生妖力波动,惊叹一声:

  “只不过现在来了也作用不大啊!”

  话落,却见逆乾的身形刹那消失在天空中。

  再往下看时,只能看见一道快到极致的残影穿行在人影之间,伴随着血箭的飙射和尸体的应声倒地。

  血在剑上流淌,却无法染红他的衣袍和洁白的发丝。

  听着耳畔的风声,不知为何,逆乾的心中浮现出一抹不详的预感,这令他越发地暴躁和焦急。

  “糟了!居然来得这么快!”

  手持封妖剑的弟子沐晨看到前方的状况,面色一白:

  “快!分散注意的任务已经完成,赶紧撤退!”

  言罢,另三位弟子立马从缠斗之中脱出身来,不顾其余人的死活,一个个脚踏清风,朝后暴退。

  “嘶啦!”

  几乎在同一时刻,长剑已以摧枯拉朽之势撕裂最后一位普通修士。

  逆乾看着远处逃窜的四人,眯了眯眼睛。

  左手弯曲成爪,骤然撕开一条缝隙。

  只消片刻功夫,逆乾便如鬼魅般,瞬间来到四人面前,拦住他们的逃路。

  “该死,逃不掉了。”

  沐晨骤然刹住脚步,朝后一退,咬牙切齿。

  “怎么办?”

  其中唯一的女弟子,负责弹乱妖琴的洛施雨问道。

  “没有路,那便杀出一条路!”

  拭了拭手中之剑,沐晨眼光一寒:

  “敌人实力强大,以阵破之!”

  话落,四人纷纷心有灵犀地幻变步伐,形成一个类似于十字的三排站位。

  而这短短的片刻,逆乾已持剑转瞬杀来,速度快到只剩下残影。

  “施雨!”

  一声怒喝炸响,伴随袅袅琴声响彻天地。

  只见面前袭来的白影瞬间一滞,身侧沸腾的白色妖力骤然崩散。

  “零零!”

  铁环碰撞,鸣声清脆,一索一链似长蛇游动,在丝缕血色中咬上了他的手臂,限制了他的行动。

  “啧,极富盛名的时空白龙似乎也不过如此啊!”

  主攻伐的沐晨穿行于锁链之下,看到此景,顿时嗤笑一声。

  猩红的斩妖剑劈下,直指逆乾头顶。

  ……

  城墙上。

  “话说,真的不必去帮忙么?”

  一皇族悠闲地晃动着杯中的酒,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下方的场面。

  “帮个头!你可忘了,前几天那一纸书信上怎么说的。”

  另有人没好气地吼道:

  “死了就死了,打不过大不了就弃城,龙帝也不会怪罪。”

  ……

  逆乾撇了撇嘴。

  这血色的封妖之力他确实还没感受过,所以就先卖了个破绽,感受感受,待会去助紫琴好有些准备。

  这些血气就像一只只贪婪的寄生虫,一旦碰到他的手腕,就迫不及待地与他的妖力交融在一起,然后将其分解,直至呈一比数倍地相互抵消。

  包括那乱妖琴之声,也不负乱字之名,竟能使他体内的妖力有那么一刹那的躁动和絮乱。

  “咻!”

  有了小小的接触之后,手中之剑眨眼间迸射而出,化作银光撞上了封妖剑刃。

  “咔擦咔擦!”

  “噗嗤!”

  小小剑刃怎能和他的伴生妖器相比?仅仅一次碰撞,红色的碎片便已满天飞舞,夹杂着喷涌出的血液。

  一颗大好头颅抛天而起。

  看到这血腥的场面,洛施雨弹琴的动作一缓,瞳孔中倒映出那如星辰闪烁的璀璨光芒。

  银光穿过十字中央,挟夹着白绫似的剑气。

  “呼——”

  等到负责牵制的两位弟子僵硬地回过头去时,那琴早和它的主人随风散去,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啊!”

  只听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一条条白色的小蛇瞬间盖过血色灵力,顺着寸寸锁链快速爬行,转眼探入剩下两位弟子的身体中,所过之处,带出一粒粒被岁月磨成的粉尘。

  在五位皇族惊讶的目光里,逆乾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土,看了地上的粉尘一眼,使起腾云驾雾之术,朝着远方飞去。

  边上,刮过一阵风。

  那是飞剑追逐着远去主人的身影。

  ……

  “千万别出事啊……”

  几乎催动了全身妖力,把腾云驾雾之术发挥到了极致的逆乾喃喃自语道。

  无论多大的冷风,都无法掩盖他心中越发越强烈的不安感……

  ……

  炎阳城。

  一座狰狞的祭坛不知何时浮现于地表,五根柱子似龙的指爪,直插天际。

  “顾老家伙,好久没看到你这么狼狈了哈哈哈哈。”

  秦长歌擦擦嘴角的血迹,看着边上遍体鳞伤,衣袍破碎的顾朝凤,一边咳着血,一边大笑道。

  “有时间在这里说笑,倒不如好好疗伤,到时候杀上帝都。”

  顾朝凤撇了他一眼。

  附近,偌大的战场上,兵器的碎片洒了一地,远远看去,就像一条银色的地毯。

  鲜血流淌成河,天空阴云密布。

  幸存的弟子们一个个走了出来,犹有畏惧地扫视着一道横贯数百米的巨大身躯。

  “考虑一下这东西的分配。”

  长舒一口气,顾朝凤的语气依旧是那么波澜不惊:

  “说好了,龙丹,血,鳞,归我们伏龙宗,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

  秦长歌似乎想要再讨个价。

  但看到那巨大的祭坛,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些什么。

  ……

  数千里外。

  御水辰南坐在窗前,望着阴沉沉的天,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些压抑。

  “紫琴……”

  默默地从袖中摸出一片紫色的鳞,看到其上的丝丝裂痕,瞳孔狠狠一缩……

  ……

  快了,就快到了。

  凝视这看不见任何阳光的苍穹,逆乾的手不禁有些颤抖。

  空气中弥漫着让他有些心悸的气息。

  还有浓浓的血腥味。

  “这血的味道……”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握住了似的,根本无法喘过气来。

  树林渐渐在眼前消逝。

  满目疮痍的大地逐渐浮现。

  一小山大小的龙躯横贯整片战场,倒在沾满鲜血的祭坛旁边。

  “啧啧啧,顾老家伙,你这次可真是赚了啊,居然是个九纹的!”

  仿佛是为了证实他的猜想,下方传来一阵惊叹声。

  循声望去,秦朝凤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枚镌刻着金色纹路的紫色圆球,如同欣赏艺术品般打量着。。

  逆乾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这一去,可能就是生死离别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