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番外:孤龙之声(五)

番外:孤龙之声(五)

手机阅读
  “哒!哒!哒!”

  两龙的脚步声在一片白茫茫中交织着,轻灵无比,令逆乾逐渐忘却了对过往的叹息。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la

  看着前方那一点点拔高的身影,他的眼中有光芒在闪烁。

  是的,和现在的两大龙族一样,曾经的龙帝也是挣扎于汹涌洪流之中,受尽冷眼,受尽欺凌。

  但他从来不甘束手就擒,任凭命运摆弄。明知前方长途漫漫,痛苦孤独,他依旧选择了前进。

  虽然逆乾不明白他的天赋为什么会在十年中慢慢增加,甚至到最后超越九之极数,可这种永不放弃,不甘平庸的精神的确给他好好上了堂课。

  “哒!”

  在他反刍着自己的所见时,前面的龙帝,却已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紧接着,逆乾发现,他似乎,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

  刹那间,他的身后,一片广阔的天空骤然浮现,如同一条巨大的毛毯,一直延伸向看不到尽头的远方。

  只不过,这毯子……是阴沉的黑色。

  “噼啪!”

  蒙蒙黑暗中,金色的雷电翻滚着,好似一条栩栩如生的雷龙,不断地咆哮,长吟,想要撕碎一切不甘拜倒在它爪下的生灵。

  “化形劫……”

  逆乾凝视着天上的雷龙,感到无比地压抑。

  化形雷劫,对于普通妖族来说,想要成就人族之躯,以便与这一大族打交道,是必过的一道考验。

  然而对于龙族,便不是如此了。

  传闻在龙帝以前,龙族走的流程和普通妖族无异,不过龙帝之后,情况便大有不同。

  一切只是因为万变法术的出现。

  如今以龙族来说,渡化形劫并非只是为了塑人形那么简单了,而是成为激活万变法术的一种捷径,随后便可以化作任何一妖族乃至人族的形态。

  唯一不足的一点,就是这劫罚太过厉害,相较那些平庸的凡龙来说,这辈子还是别打这主意好,用用其中最简单的缩型术再选个普通的化形劫,就够活个几百年了。

  可惜,对于那些龙族天才,缺点也并非为零。眼下的万变法术没有记录最初的精髓,也就是最实用也最神秘的一门——换元术。

  传闻可改变妖力属性甚至本体属性的换元术。

  简史上曾有记载,龙帝的鳞片可以变色,所以曾经有个“变色龙”的玩笑似的绰号。

  但等那些开玩笑者看见一条青龙能喷火,御水,引金等等之类后,估计也就傻了眼。

  说到底,换元术自那以后,终究还是没能被记录下来。

  或者说,本来就有,只是没龙能学会。

  逆乾对此也是有所猜测:那大概是因为龙帝的十纹天赋,加上一身可比灵丹妙药的龙血吧?

  “昂——”

  发愣之时,只见云层中再次传来一声龙啸。定睛一看,云层竟又多出了一条白色和一条黑色的雷龙。

  “轰隆隆!”

  三种颜色的闪电交织其中,炫目,缭乱,给龙的不是华丽,不是赞叹,而是浓浓的恐惧。

  “还有道劫。”

  看到这里,他不由得佩服起龙帝的胆色。

  分析现在的情况,恐怕就是要特殊化形劫和两个道劫一起渡过了。

  先不说常龙只能身怀一种道义神通,单单一个道劫就能让无数天才过早夭折,更不用提现在是两倍道劫加一个特殊化性劫一起的威力啊!

  “呼!”

  狂风肆意地拨动着龙帝银色的龙鬃和长长的龙须,像是在挑衅和嘲笑他的弱小。

  “砰!”

  面对如此艰险情形,他却只是龙尾一抽地面,扬起一阵土尘,击飞数粒石块,随后龙爪朝下猛地一撑,腾空而起,化作巨大本体,眨眼冲入漆黑一片的云层!

  逆乾愣愣地注视着那青色的身影消失在一片黑暗里,瞳孔轻颤。

  “昂——”

  “吟——”

  “吼!!!”

  龙吟交错,电闪雷鸣。

  “滴答!”

  温热的水花溅在逆乾头上。

  下雨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张开掌心,才发现这是一滴青色的血液,其中有金色星光流转不止。

  “这……”

  不等他反应过来,那滴血液竟如同一颗石子沉入水底,消失在了他的爪心中,似乎是进入了他的身体。

  雨下大了。

  只不过,这是一场血雨。

  ……

  现实中。

  “噗通!”

  又一粒石子沉入水底,水面上浮出几串五色的气泡。

  “开始了啊……”

  察觉到一丝细微的变化,紫琴扭过头去,目视周围逐渐翻滚起来的白色妖力,粲然一笑:

  “不知道,你会选择什么答案呢?”

  ……

  “昂!!!”

  不甘的吼声震破了云层,黑暗的天空像是被龙爪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缕暖阳,从那蓝色苍穹中,斜斜地射了下来,驱散着笼罩大地多时的黑暗与绝望。

  待到逆乾回神,乌云早已散去,只有一道娇丽的七彩长虹横跨空中。

  “叽叽喳喳!”

  鸟鸣悦耳,蝴蝶飞过身侧。

  定睛环顾四周,却见荒凉山岗,不知何时,已是百花齐放,春光烂漫。

  这都是因为那场甘露。

  想到这里,他不禁开始急切地寻找起那个孤独的身影。

  “呼——”

  和煦的微风吹过,摘下花瓣,送走蝴蝶,带来芳香。

  摇曳的草片间,一个人影正静静地躺着。

  见此,逆乾用爪子拨开茂密的草丛,轻轻地走到了他的旁侧,打量着他的脸庞。

  这是一位俊秀的少年,身着青底金纹长袍,长长的发丝在阳光下反射着丝丝银光。

  或许是因为刚度过雷劫,受伤不轻,年轻的龙帝像是睡着了一般,双眼紧闭着,呼吸微弱,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简史上记载得不错,龙族化为人形时,以鳞为衣,以鬃为发,颜色不曾更改。

  “你打算黏我多久?”

  猛地,他睁开了眼眸,翠绿色的瞳孔平静地盯着正好奇地观察着他的逆乾。

  “啊?我……”

  听到这虽然还未成年,可声音中的稚气早已被时光消磨殆尽的龙帝的声音,逆乾顿时被吓了一跳,慌乱地退后了几步。

  难道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自己?

  “在你能动弹之前,我就一直待在你边上了喽!”

  很快,另一个声音使他意识到,龙帝根本不是在和他说话。

  低头,只见一条草蛇大小的白龙趴在他的身上,懒洋洋地挥着龙尾巴。

  说完此话,在逆乾的眼底下,这条小白龙伸出龙爪,在龙帝的衣袍上比划着,找到一处微微有些破损的地方,猛然扎下。

  触及伤口,他很明显地看到他的手颤抖了一下,但想动却动弹不得。

  “这附近有魔道修士哦,你渡劫选的地方不太好诶,动静又太大,我估计他们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那龙就像只蚊子似的,舔了舔他伤口处溢出的青色血液:

  “唉,你说,要是被他们发现你是龙族,而且血液还有如此奇效,你说他们会做些什么?把你扔进魔池?把你圈起来抽血?或者刨了你的龙丹炼器?

  “总之下场似乎都不会很好啊!我也是龙族,看到咱们的族人被这些人类欺负也不好受……”

  白龙一面吸着他的血,一面满脸愁容:

  “可是我能咋办呢,我也打不过他们啊!”

  听到此处,龙帝皱紧了眉头。

  逆乾也是心头一紧。

  虽说知道面前这位就是时空白龙族的老祖,不过……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若真照他那么说,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

  “唉呀,刚才那雷声老远就听着了。你说,是哪个不识好歹的,在我们朔月门前面渡劫?”

  “管他是谁,历经如此雷劫,估计也伤得不轻,跑不了多远。”

  “嘿嘿,说得有理。如果是个人,咱就给他抢了,揪回门内去,如果是只妖,咱们这几天的伙食可就有着落了啊!”

  “别老想着吃吃吃,这妖也得分个品级。是大妖得好好留着,门主少只坐骑,杀伐机器数量也不够,还有护门兽缺着呢!喂,缚妖索你可曾带着?还有现形粉和封妖剑。”

  “放心,准备充足,就算是条龙来,我也能给他制伏!”

  一阵谈话入耳,只见远处山坡后人头耸动,竟是身着黑衣的一瘦一胖两位人族修士。

  “咦,奇了怪了,我记得这里明明被试过毒,本该寸草不生,怎么如今都是些花花草草?”

  那胖子看着下方的场景,挠了挠头。

  草丛中,听到愈来愈近的脚步深,龙帝欲要爬起,脸色却骤然变得痛苦。

  “诶诶诶你可别乱动,虽然我知道你的自愈能力挺强,不过这内伤可不是那么好养的,估计不躺个一两天还是动弹不得啊!”

  白龙无奈地摊了摊爪子:

  “认命吧,你要是现在挣扎,搞不好会伤了你的根基,倒不如任凭他们抓去,说不定还有逃跑的机会。”

  龙帝只是咬牙,并未回答他的话。

  一边的逆乾也是急得不得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更何况,他似乎根本看不到他。

  “哟,终于找着了,原来藏在这里啊!”

  一声轻笑,终究还是打破了这紧张的局面。

  “零零零零!”

  沾过不知多少妖族鲜血的红色铁链化为一条凶狠的毒蛇,瞬间从草丛中探出,缠住了他的脖子。

  出击者只消一拽,便把无力动弹的他拉至面前。

  “嘿,妖气?能化形的妖族?居然是只大妖!胖子,现形粉,让我看看这家伙的本体是什么。”

  “好嘞!”

  话落,不顾龙帝身上开始涌血的伤口,一把灰色的粉末顿时撒了下来。

  现形粉乃是为了防止妖族混入某些重要会议而专门运用各种草药及妖血配置的,分低中高三等,对应不同血脉等级的妖族。一旦碰到此种粉末,一身妖力便会有瞬间的絮乱,从而解除化形状态,露出真身。

  当然,对于龙族最起码也得用高级现形粉,且最多只能让中等龙显出龙角,或者衣袍上出现龙鳞。

  “咳咳咳!”

  在一团灰色的粉尘中,他剧烈咳嗽着,身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乍一看,除了瞳孔不是黑色外,其余的和人类相差无几。

  “咦,居然没什么用?那些老不死的不会配错了吧!或者说,胖子,你是不是拿了十多年前的那一批?”

  “啊啊啊啊?我出门的时候挺急,没仔细看……”

  “你这猪脑子!算了,先带回去再说吧。对了,你这头肥猪,去把封妖剑插上,免得出什么意外。”

  “哦哦哦……”

  紧接着,只见那肥大的背影抽出一把猩红色的长剑,毫不留情地刺入了他的背部。

  “噗!”

  青色的血溅在长长的剑身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股猩红色的血雾逐渐弥漫。

  在逆乾的瞳孔中,那雾将他周边的青色妖力全部压制了起来,无法动弹。

  而本就重伤的龙帝,被这么一折腾,再一次昏了过去。

  “完事。嘿嘿,你说咱们干了这么一桩大事,晚上能喝酒不?”

  胖子拍拍手,一点也没注意到龙血的颜色。

  “整天就知道吃吃吃喝喝喝,也是受够了你了!”

  “人是铁,饭是钢嘛。”

  逆乾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似乎是有些害怕。

  简史里对人族的评价,几乎都是残暴,贪婪和邪恶。

  他们是令时空白龙和紫灵雷龙两族堕落的罪魁祸首,就连当年的龙帝,也曾经遭过他们的毒手。

  “我天!他的血怎么还能强化兵器?!这不是作茧自缚吗!”

  躲在草丛里的白龙祖等到两人走远后,这才惊慌失措地大叫一声: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要是这厮被忘久了,他身上本不致命的剑和索反而会成为杀害他的利器啊!”。

  说罢,原本胆小怕事的白龙祖顿时从花丛间窜了出去,“咻”地一声,冲向两人离去的方向。

  看到此景,逆乾欲要动身,却发现,自己的爪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束缚住了,动弹不得……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