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羁绊与情(中)

第二百六十四章 羁绊与情(中)

手机阅读
  “你做了什么?”

  剑凌眉头一簇,回想到红灵说过的话,隐约有欲要拔剑的架势。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诶诶诶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北冥吟月感受到他那有点儿莫名的敌意,连忙从栅栏上跳了下来:

  “我和你有急事要商,没想到这儿这么热闹,也就只好弄得清净点了。”

  “再说只是睡个半会儿,可不会出什么问题。”

  走到桌子边上,也就把这小小的误会尽量说了个清楚。

  “想说什么。”

  直白,一点儿也不拐弯抹角,即使他如此解释,龙城主却并未放下那警戒。

  “好歹以前咱们也见过,别那么冷淡嘛。”

  北冥吟月环顾四周,缓缓道:

  “其实这事你也知道,几年前我和你说过。

  “但今天来,我想问你。”

  他俯下身子,双手撑着桌面,目光一凛:

  “你们最近到底干了什么?”

  “你们界主还管这人间之事?”

  剑凌问道。

  “我本不想管,但这改变了此处原本的命运。”

  他叹了口气,自顾自地拿起一个空瓶。

  说来也奇怪,那瓶子刚入掌心,便成了一个宽口的杯子,里面盛满了清澈的液体,飘散出一股浓郁的香气。

  那是一杯酒。

  这个世界本没有的东西。

  听到此番,剑凌沉默片刻,也只好把会议一事全盘托出。

  “不过,就算是这样,你有何打算?阻止这一切的进行?”

  他看着默默品酒思索的北冥吟月,等待他的答案。

  “为什么要阻止?”

  然而北冥吟月的反问却是让他感到奇怪:

  “问你这个问题只是让我们了解一下形势,好有所准备罢了。该来的还是会来,一昧地躲避,那是不可能的。”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昏睡的龙末与凌简一眼。

  “当然,别忘了我当年和你说过的话,如果真的到了那种时候,而你们恰巧在旁边的话。

  “希望你们能做到斩断那些被吞噬的情和羁绊。

  “否则,到时候,受罪的便是这万灵。”

  酒水已尽,杯化白烟。

  他抬头看着他,忽然感到那白袍有点儿白得刺眼。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剑凌的声音还是那么波澜不惊,除了那藏在深处的沉重和迷茫。

  “有。”

  北冥吟月微微一笑:

  “要不,我现在便帮你斩了这份情?以绝后患?”

  说罢,一柄小剑从袖中飞出,环绕在他的身旁,剑光冷冽,令人心惊。

  但回应他的只有桌下闪过的一缕紫芒。

  “看来你也无法接受这个办法。”

  双方对峙了一番后,北冥吟月将袖珍小剑重新握于手中,静静把玩:

  “我要说的便是这些,既然这里似乎不是很欢迎我,那我便先走一步了。”

  退到阳台之上,猛地,他回过头来,再次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不过你要知道,如果你们不愿去做,那么我们便会代替你们,把这麻烦办了。”

  夜风吹过,那一袭白衣在月光下猎猎作响。

  “只是话说回来,没有向你通知便出现在此,打扰了你们的雅兴。这东西就算作赔偿了。”

  随后,北冥吟月爽朗一笑:

  “当年那杯酒,如今算是还你们的。”

  那凝重的气氛瞬间被化解于无形之中。

  剑凌站起来,正欲开口,却见阳台上空落无比,不见人影。

  只有一只白蝴蝶从栅栏上飞起,飞向夜空,飞向那轮升起的明月……

  而在桌上,一座小小的酒坛,静静伫立,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清香……

  “唉……”

  龙城主伫立于阳台上,许久无言,最终千言万语,只剩下了一声叹息。

  只是,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巨龙那看似紧闭的双眸,实则悄悄睁开了一条缝隙,静静地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一缕血芒闪过,在闭上眼睛前,它的嘴角竟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

  盘龙谷。

  北冥吟月忽地出现在桌子边上,把昏昏欲睡的夜凰吓了一跳。

  “怎么样了?”

  旭阳开口问道,却是目光停留于书籍之上。

  “如你所见,我回来了,也就说明成功了。”

  北冥吟月吐出一口气。

  “为什么不顺道把那东西宰了?”

  “你觉得单凭我一个,打得过它嘛?”

  他翻了个白眼:

  “如今我身上唯一能制服它的东西也还被封着,这叫我怎么干它?

  “我还特意把这命令块留在了这里呢,就怕到时候回都回不来了!”

  说完,似乎还有点儿后怕:

  “要是我当时把这东西带去了,啧啧,说不准儿我就交代在那儿了。”

  “看起来他们也没有多难为你。若是那天来临,它边上的人都不愿协助我们,你说该如何?”

  记起那时看到的五道冲天剑芒,旭阳合上了手里的书籍。

  “那就只剩你和我了。”

  沉吟片刻,他微微颔首看向了漫天璀璨的星辰,仿佛在追忆当年那几个潇洒却又萧瑟的身影:

  “就算他们反对,那又如何呢。没了跃泉,炼辰,他们也就只能算是几条潜伏的龙,这辈子都无法出渊而已。”

  ……

  遡东风。

  “嘶——”

  北冥吟月走后不久,扶着被撞疼的额头,两人三怪皆是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银狼郁闷地揉着脑袋:

  “莫不是我这几天熬夜整理事物太累了,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凌简没有发话,却是一头冷汗。

  刚才他做了一个梦。

  他看到自己身处一片尸山血海中,而在那血海的正中央,是背对着他的龙末。

  ……

  “对不起……对不起……”

  它颤抖着转过了身来,爪子上沾着粘稠的鲜血: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看着它的样子,听着它的话,他的心一沉。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绝望,可怜,无助,迷茫,害怕……让他感到一阵心疼。

  “凌简……”

  含着染血的泪珠,龙末向前跨去了一步,像当年那只懵懂的幼龙般,带着哭腔:

  “救救我……救救我……”

  他顿时有一种束手无措的无力感。

  亿万生灵在它的爪下伏尸,无数冤魂围绕在它的身边嘶吼。

  到了这时,他居然发现,自己竟没有任何话可以安慰它。

  或许因为这是一种根本无法被赦免的罪恶。

  “为什么,为什么……”

  看到他的无动于衷,看到他的犹豫,龙末的语气逐渐变得失望,恐惧,甚至绝望,到了最后,只剩一声凄厉的咆哮:。

  “连你也不相信我……连你也不愿意帮我吗!?”

  血气在它的身侧浮现,如同一条蜿蜒的巨龙,要把它给拉进那血色的雾气中。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