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我的世界——守望星辰 > 第五十七章 败阵挟人归(下)

第五十七章 败阵挟人归(下)

手机阅读
  如猫戏老鼠般的心态已让龙末有些松懈,身处末地的一些小缺点悄悄在战斗中缓缓地显露。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la挡开熊掌的横扫,一口利齿趁势罩向和身体比起来略微小了点的熊头,试图在寒冷的雪域中尝到点温热的血液。

  “上钩了——”

  白熊眯着眼睛,本来就小的瞳孔被蓬松的厚实白毛完完全全隐藏于下。

  巨龙望见极那嘴角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忽然狠皱眉头,不详的预感浮上心头,随即喷出热气,踏地跃起,爪下爆起一团白色的雪尘。

  “咔哒!”

  可惜龙口依旧只捕捉到了几片雪花与空气。

  龙末的应变速度极快,明知自己已无法拦住末影珍珠的前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赶到它的降落点,干脆发挥全力以最快最猛的手段攻击正在拉开距离的北极熊。

  只剩一种办法阻止:在末影珍珠落地前杀死敌人!

  龙尾和前爪并用,抓住这最后且唯一的机会,划出的白气打碎雪粒,刮卷在一起,使看不清残影的进攻方式带了一种奇异的玄幻色彩,宛若席卷冰晶的剑气,吹起柳絮的旋风。

  然而一切的一切还是归根于太过松懈,导致了命运中难以避免的失误。

  明明已经触碰到熊毛的尖端,甚至感受到了它的紧张,身躯的颤抖,却最终还是没有如愿以偿所抓住豁然开悟的熊王。

  一秒不到的时间扭转了局面。

  纷纷扬扬飘飞的紫色末影粒子在被戏耍了一番的巨龙面前转化为充斥怒火的可怕龙息,灼烧融化了平地上的雪毯。

  而不远处藏在雪堆后的霄青龙打了几个喷嚏,张开眼睛就面对了迎面而来的一木棒。

  “啪!”

  只听一声闷响,某个倒霉的家伙只觉眼冒金星,头痛欲裂,像醉酒似的踉跄几步,还没摔倒在地呢,就被极一把拎住,拖着朝茫茫雪帘中狂奔不止。

  “呼哧!呼哧——”

  龙末的喘息声在它耳旁渐渐变小,似乎是没有急着追上来,又像是被自己的奔跑声和拉着霄青龙的拖动声所覆盖。

  白熊警戒起来,疑惑地回过头去,却吓得四爪着地,回归原始猛兽的行动方式,竟还收起了钻石剑,把挟持的她死死叼在口中,逐渐加速。

  原因正是失误的巨龙以怒火为动力,带着无尽的杀气化作一道黑色狂风,立即紧随其后,眨眼间的功夫便缩短了半截距离。

  该死的雪天!该死的北极熊!

  龙末脸色阴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背上沾满雪花冰珠的翅膀无法在短时间内让它重新翱翔天际,反而成为了愈来愈重的负担,自然只好以奔跑来追逐抓住霄青龙的极。

  真是够麻烦的,要不是因为需要入城,我才懒得花费如此之大的功夫把你弄回去!

  它默念着,犀利的眼神中却透露出一种淡漠且不由自主的担心,虽然仅是微弱的丝丝,一闪即逝。

  黑影和白影,一道融于黑暗,被雪花所衬出,一道隐于白尘,被夜色所笼罩。

  这是属于黑龙与白熊的矛盾,怪物和动物的赛跑。

  ……

  “吼!”

  北极熊痛叫一声,慌张地后退不止,熊掌捂住胸前的伤口,小小的眼睛中充满恐惧。

  周围的血泊里尸骨累累,光是庞大的猛兽就有数多只,野狼也早已破了二十。

  但这只是这一小团雪域幽魂的三分之一力量。

  缕阳微张狼口,明显对目前的损失情况产生了犹豫,目光在渐渐有点乏力的两人身上徘徊不断。

  “果然是总能打乱冰冥计划的家伙啊,看来这一次太鲁莽了些。”

  它咂咂嘴,叹了口气。

  极地狼王和冷针叶林狼王可算挚友,所以才知道狼城主对它们的威胁。虽说前者统领整个雪域的和平族,要比后者的地位高上不少,但身份并不能阻止两狼之间的谈笑闲聊,交流策划。

  “嗷呜——呜——”

  正当缕阳观察着两位城主的一举一动时,不知从哪个方向传出一阵微弱的狼嗥,气势竟丝毫不弱于刚才的龙啸,只是在形式上比起来还与啸声有着天壤之别。

  “冰冥?发生什么了?”

  冷针叶林狼王的耳朵直挺挺地竖了起来,接受这只有它们才了解的信号。

  不用多想,它匆匆朝下表明撤退,跃下雪丘,带着不甘的北极熊和野狼迅速消失在黑白相间的风雪中,仿佛从未出现,只有留下的尸体血迹能够证明曾经的战斗。

  战场中央的龙城主干咳几声,从雪地中拔出沾满血尘(被染红的雪)的钻石剑,擦拭几下,将其收起,看向刚刚一同并肩战斗的莫星辰。

  却看见她稍稍歇息一会儿,立马沿着地面上凌乱的爪印寻觅向远处。

  “你要去哪?”

  剑凌几步上前,问。

  “跟上去,看看能不能端了它们的老巢!”

  莫星辰眨眨眼睛,告出自己的想法。

  “能不能找到还是个未知数,况且那群熊狼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要是进入它们的聚集点,别说是将它们统统覆灭,就算是全身而退,都难以保全——”

  他貌似本就看透了她的想法,劝阻道。

  “这是一个机会,和它斗了三四年,从未见到过它的栖身之所。虽破解了雪域传说中含着的东西,可还是远远不够!”

  莫星辰摇摇头,自顾自地继续前进。

  “如果要还狼城一个安宁,我必须要尝试,哪怕只能寻找到它们的匿藏点,对于狼城也是一个巨大的帮助。”

  她的长发在风中飘舞不止,背影在雪花的映衬下格外孤独:

  “和怪物比,平手就算了,但是和这些原本为畜生的家伙,怎么可以害怕,低于它们之下!

  “人类尊严的是不可冒犯的!”

  ……

  未知地点。

  冰冥站在冰块制成的桌子前,望了眼迟迟未醒的夜枭。

  使用过恢复药水的蝙蝠看起来并无大碍,但翅膀处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大概得好好休养几天才能再次进行远程飞行。

  说实话,狼王对于这些没有攻击力的小动物还是抱有一定的尊敬,即使无法参与战斗,它们也在为和平一族摆脱人类怪物的控制而献出自己的一份力,乃至舍弃短小脆弱的生命。

  它抓住不远处的牛皮书本,拆开绑着封面的红绳,轻轻放到一旁。

  可别看这绳子无什么作用,它并不单单仅用来装饰书信,同时还代表着传达消息的等级:灰色——普通动物间的交流。黄色——一方领主间的转告。紫色——地形之主间的信息。红色——和平之王,也就是引导和平族崛起的神秘生物的命令及问候。

  刚拆开书本,一朵紫色的芬芳葱球绒掉在了冰面上,滑动着滚向边缘。

  冰冥一把按住花茎,抓到眼前,苦笑着喃喃道:

  “和平之王啊,这紫花对你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你为何把它看得如此重,并且每次都喜欢在书里捎上一支呢?”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