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最强女装大佬 > 第六十九章 正魔之战

第六十九章 正魔之战

手机阅读
  “商兄过奖了!”吕小布无视商飞的神情和语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拱手道,好似商飞真的是在夸奖他一样。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二位,事不宜迟,商某先走一步了,此后山了一句,脚尖一点,向后急速退去,眨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呼……”目睹商飞离去,吕小布才堪堪松了口气,这个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刚刚他要是突然发难,那吕小布怕是要直接开启女装变身才能挡下。

  “该出现的家伙都差不多了,咱们也不能落在了后面,走!”吕小布朝叶无心招呼了一声,拉着对方跳下了房梁,随即向城门口摸去。

  此时的城门各处都爆发了争斗,长风卫的数量又少,这座城门基本上已经处于不设防的状态了,所以吕小布轻而易举的便穿过了城门,带着叶无心向山顶疾驰而去。

  ……

  话分两头。

  城内,火场非但没得到控制,反而扩大了不少,将附近的商铺民房全部点燃,让这片街区彻底变成了汹涌的火海。

  在那火海之中,几乎所有一流掌门级以下的武林人士都全部挂掉了,他们这些功夫不到家的,或是被大火烧死,或是互相残杀至死。总之,火海内,无数性命断送,俨然已是人间地狱之景。

  雷君,叶随风,还有一个身着锦衣的中年男人,这位,乃是龙家的代表,龙烨。此时此刻,这三个三大家的代表还活着,但各自受了一些伤,其中,雷君的伤势是最重的。

  “云烈,云刑,没想到,你们居然跟魔教有勾结!”雷君怒道,他身上的伤势就是因为云烈和云刑的偷袭所致,要不是叶随风及时出手,恐怕他就要折在这里了。

  “魔教?”云烈冷哼一声,“世间何来正邪?只有胜负”。

  “没错!”云刑也在一旁附和道,“对错,正邪,这些都是由胜利者说了算的”。

  “歪理邪说,一派胡言!”雷君怒道。

  对于雷君的愤怒,云刑不以为然,只见他负手而立,杀意内敛,冷笑道,“堂堂狂雷天君,难道只剩下了嘴上功夫吗?”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说那些道理没用,先打过再说!

  “受死!”雷君愤怒出手,脚下地板轰然崩碎,他身形拔高十丈,一拳轰向了下方的云刑。

  轰隆!

  紫色的拳罡犹如惊雷,将沉重的夜幕撕裂,直轰向云刑的头顶。

  “如果到现在你还有所保留的话”反击的瞬间,云刑还神色淡然的说着话,只见他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拔剑,挥出,归鞘。

  叱嘤——

  清脆的剑鸣,无形的锋芒!

  “那可是会死人的!”云刑接着说完了他的下半句话,随即便见半空中,紫色拳罡骤然分成了对称的两半,然后溃散如烟,而那半空的雷君身躯猛地一颤,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

  啪嗒!

  这是肉体从高处摔到地面的声音,虽然只有一声,但却有两半。

  三大家族之一,雷家的二当家,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先出手的情况下,被人一剑斩成了两半。

  这事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叶随风和龙烨是不会相信的,就算是三家的家主,恐怕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而眼下,云刑做到了,虽然雷君有轻敌的行为,但硬实力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

  “你……你这是什么武功?”龙烨惊道,飞云城城主云霜的飞鸿剑法他是见过的,绝不是云刑先前所使用的剑法。

  “这个问题…”云刑说着,突然露出狞笑,“你去地狱里问吧”。

  唰!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云刑手中长剑出鞘,无形剑气再绽锋芒。

  叶随风亲眼目睹了雷君的惨死,自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早在云刑出手之前他就有所防备,当即便脚尖一点,施展出叶家的绝世轻功,叶落无痕,迅速闪到了一旁,堪堪躲过了云刑这必杀一剑。

  另一边,云烈冰冷的目光落到了龙烨身上,一战,再所难免!

  ……

  火海的另一处。

  三宗七门的掌门俱在,且一个个状态完好,还有一些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顶尖散人也都在场。

  只不过这些人中,不包含顾辰武。

  这位北武门的掌门,此刻正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掐住脖子,举在了半空中动弹不得,而四周那些掌门高手,皆不敢轻举妄动。

  “俊…俊鸿,你…”顾辰武梗着脖子断断续续的说着,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个天资卓越的弟子会是魔教中人。

  “住口!”中年男子咆哮道,抬手在脸上一撕,将一张人皮面具撕扯下来。

  “少城主,云鸿!”看清中年的真正相貌后,众人皆是一惊,飞云城城主云霜有个儿子,叫云鸿,正是眼前这位了。

  可能他们还不知道的是,云霜早已是名存实亡,目前飞云城真正意义的城主是眼前这位,大家都知道的云霜的后人云鸿,然……

  “什么俊鸿云鸿的,一群无知鼠辈,也敢妄议本座名字”,云鸿怒斥一声,转过头又看向了顾辰武,狞笑道,“那个什么余俊鸿看到了不敢看的东西,死有余辜,本座只不过是借势施为罢了”。

  “桀桀”他阴笑道,“看你们自相残杀的样子,本座真是感到很畅快啊!”他流露出一个很享受的表情,神色又突然变得狰狞可怖,继续道,“不过现在本座戏也看完了,没什么兴趣跟你们墨迹了,准备这就送你们所有人上路了”。

  说罢,他翻手一拧,咔嚓一声,顾辰武的头猛地偏向了一边,一条大好性命就这么断送了。

  啪嗒!

  云鸿随意将顾辰武丢进了火海之中,充满邪气和杀意的目光扫视过在场众人,冷笑道,“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一听这话,九位掌门面面相觑,神色皆是有了几分畏惧,但他们毕竟是一门之掌,也不是吓大的,胆色还是有的。

  “云鸿小儿,拿命来!”谢狂澜怒吼一声,率先出手,只见他双手握刀举过头顶,以劈山断岳之势猛地斩下。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对付这个“云鸿”,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和侥幸。

  狂澜刀法,怒海狂浪!

  哗!

  真气凝聚的白色刀芒似怒海狂涛一般卷向了云鸿,势不可挡。

  “雕虫小技!”云鸿不屑的冷哼一声,背后长剑骤然出鞘!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