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 > 玄虚

玄虚

手机阅读
  楚倾是在翌日傍晚到的楚府。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这不是寻常省亲, 身为元君这样被赶回家显不风光。于是楚家也没有如何迎接,只楚薄差了几个家仆来恭请他进去,整个宅子都安静得异样。

  进了自己的住处, 楚倾见到了楚枚。楚枚紧锁着眉头, 看着他叹气“我就说圣宠靠不住……”

  楚倾笑笑, 也不多说什么, 楚休先前被他叮嘱过,亦知道不能同家人多言实情, 一语不发地做出一脸颓丧状。

  楚枚看他们这个样子,觉得楚倾大概想自己静静,很快就离开了。楚休颠簸了一天一夜也很是劳累, 亦回了房去。楚倾盥洗后躺仰面躺在床上怔怔出神,心绪是甜是苦难以辨清。

  在给虞锦出这主意的时候, 他以为自己半点也不会在意做这一场戏。他毕竟是真正被她厌恶过的人,那时都熬过来了, 现下知道一切都是假的,更没什么可在意。

  可真做起来,他却发现并不是这样。

  在这四个月里, 宫里因为两个人的争执议论纷纷, 宫人们见风使舵难以避免,这些他倒不太在意。

  但他想她了。

  他们都已习惯了有趣事便要同对方说, 习惯了夜里偶尔醒来总要往对方那边靠一靠再睡。这些习惯在潜移默化间养成,不知不觉已根深蒂固, 突然做不得了, 总会突然而然地让人心里一空。

  他也想小了。一转眼的工夫她已有八个月大, 这该是小孩子长得最快的时候,他却不能看到她一天天都有什么变化。

  有些时候, 他也会被噩梦纠缠。梦境没有道理,会将从前和如今纠缠,虚虚实实之间常让他有些恍惚,辨不清眼下的“失宠”是不是真的。

  如此醒来时他总会失神半晌,变得疑神疑鬼、患得患失,有时会怕她假戏真做真不喜欢他了,有时有想她翻牌子时会不会真的临幸了谁、又喜欢了哪一个。

  初时他还能理智地劝住自己,后来这样的情绪愈演愈烈,就劝也劝不住了。

  他只能跟自己说,就算弄假成真也得把事情办完,除安王是大事,结果如何关乎家国天下,儿女情长不可与之相较。

  “喵。”轻细的猫叫打断思绪,楚倾偏头,姜糖正在椅子边伸懒腰。

  他不禁失笑“没心没肺地吃吃睡睡一整路,可算醒了?”

  “喵――”听到他说话,姜糖跳上床。十分霸道地蹲在他胸口舔爪子洗脸,收拾舒服才迈着猫步走下去,在最内侧盘了个团儿,闭眼接着睡。

  “阿――”

  清凉殿里,女皇一溜烟地跑进寝殿,弯腰一把将刚爬进寝殿的皇长女抱了起来。

  阿是前几天刚学会的爬,几日下来已能爬得很快。她又很有好奇心,这两天她因不知抓了什么东西扭头就迅速爬走已被抓到过三回。

  这回虞锦把她抱起来,她还正要把东西往嘴巴里塞。虞锦赶紧夺下来一看,是一枚小小的玉印。

  “你怎么什么都想吃!”板着脸轻打一下她的小手,虞锦抱着她进了寝殿,坐到案前。

  阿咯咯地笑着,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往着她。她在她额上亲了亲“乖哦,母皇再给你画张画!”

  她最近常给她画画,一天至少有一张,常是画一件刚发生的趣事。然后让她按个小手掌的印再踩个小脚印,让宫人妥善收起来。

  宫人们私下都说她是慈母之心,要将皇长女的一举一动都记下来,其实是也不全是――她最初动这个念头,其实是想画给楚倾看的。

  她知道楚倾有多疼这孩子,小孩子长得又飞快,他几个月看不到她的成长过程太可惜了。

  若这年代有网络,她会恨不能给他开个直播。但别说直播,照相录像都办不到,只能用画来尽量弥补缺憾。

  作画的时间不短,阿没事干,不多时就打起了哈欠,然后在她怀里一靠就睡了。

  虞锦笑笑,让乳母将她抱去东侧殿好好睡,画完才又找过去,悄悄在她脚底手上染上墨,再按到画上。

  画好后她亲手将它挂到西侧殿,这样的画已经挂了一大排,按顺序看下来,能清楚地看到手印脚印在一点点变大。

  唉……事情快点了了吧!

  楚倾不在,她连个能放开了说笑的人都没有。隔三差五翻牌子也只能下棋看书,她身心都很寂寞啊……

  而且也没人叫她锦宝宝了!

  这个称呼虽然被叫出来总觉得很恶心肉麻,每每他提完两个人都要一起打哆嗦,但长久没人这么叫她,她还真有点想。

  人啊,总是这样贱得慌。

  不多时,尚寝局的人进了殿,又到了翻牌子的时候。虞锦看着牌子毫无兴趣,想着已有四五天没翻了,才又翻了顾文凌。

  玉致殿,顾文凌已被一位宋中侍拖着连下了三盘棋。尚寝局的人一来,他简直如获大赦,当即撂了刚执起来的棋子“不能让陛下多等,看来是下不完了,中侍慢走。”

  宋中侍在这里坐了两个多时辰,什么也没问出,心下懊恼。圣旨当前却也只能告退,起身一揖“臣告退。”

  顾文凌噙着笑目送他离开,待他走远,吁着气摇头累死人了。

  一连两个时辰,宋中侍不住地旁敲侧击,一会儿说陛下政务繁忙,问他觉不觉得陛下近来精神有点虚;一会儿又说不知陛下到底喜欢怎样的人,自己不知该如何侍奉陛下。

  顾文凌一早就听出来了,他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套他的话,探一探陛下可曾真的临幸过他。

  后宫众人应该都有这种疑惑吧……

  顾文凌初时也很忐忑,觉得陛下是不是独独看不上他。但日子拖得越久他愈发确信了,后宫这几位近来虽都常被翻牌子,但陛下大概是谁都没碰过。

  这种事又不好问。一是床笫之事原就难以启齿,二是谁在忐忑之中都会怕问起来反倒得知陛下独独不喜欢自己。众人便在无形中构建了一种默契,都一副红光满面的样子,好像自己最近真的圣眷正浓。

  顾文凌不清楚陛下为何如此,但求这意味着元君的失宠也是假的。

  元君专宠的那些时日,后宫很太平。宫权交到他手里,他也不会让任何一个不得宠的过得不好,安稳日子谁不喜欢?

  况且,他对陛下原也说不上喜欢。所以相较于应付那些尔虞我诈,他更愿意这样清清静静地活着。

  若不是进了宫,他大概会想办法拿一笔钱离开家、离开京城,云游四方去。

  几日后,马车在清晨的薄雾中悄悄离开楚家,驶去安王府。车中之人头戴斗笠,压得很低,刻意遮着面容。在府门前没有多停半刻,便闪入府中。

  府中侍从引着他一路疾行,很快进了正厅。安王正立在窗前想着事,闻声转过头来。

  她早已知晓来者是谁,但见他摘下斗笠真的出现了,目中还是透出了几许狐疑的玩味“元君究竟有何贵干?”

  楚倾笑一声“殿下坐。”

  说着他自己便先行落了座,安王轻挑着眉头打量他,坐到了他对面,又说“听闻元君近来境遇不佳,为何在这个时候倒有心情见本王?”

  他们并不相熟,就是从前没事的时候也并未见过几面。

  却听楚倾笑道“为了保命。”

  安王一怔,转而显出好笑“皇姐要杀元君?”

  跟着又自顾自摇头“那本王怕是帮不上忙。宫中之事本王如何能插手?倒是元君,何不借着往日的情分为自己说说情,本王看皇姐也并非铁石心肠。”

  “不是铁石心肠,也是喜怒无常。”楚倾轻笑,眼底淡淡沁着冷意,“君心难测,我也累了。”

  语中一顿,他抬眸望向安王“所以我想劝说殿下,早日登基。”

  安王一愕,拍案而起“你胡说什么!本王可没有反心,何来登基之说?”

  “没有么?”楚倾你目不转睛,气定神闲,“可是一年之后,殿下便登基了。”

  “……你说什么?”安王眼中惑色深深,不解其意。

  “我活过一次了,殿下。”楚倾睇着她。

  一瞬里,她如料看见安王眼中溢满讶色,就像在看一个怪物。紧接着,这讶色又化作不信与嘲笑,她道“元君与我装神弄鬼什么?”

  楚倾摇摇头“我知道殿下不会信,我身在宫中,也不清楚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殿下生出反心,但殿下一年之后确是登基了。”

  他一壁说着一壁站起身,一步步踱向安王,顿时带来几分压迫感“可又过一年,殿下便被推下了皇位,我母亲亲手将殿下刺死在了鸾政殿里。”

  “那时我已然死了,是虞锦杀了我。我的魂魄看到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安王有些慌神。

  她告诉自己这是无稽之谈,可他目光那般坚定,看着不像假的。

  他又说“这回,若殿下愿意,我会想办法让虞锦死得悄无声息、将小假死送走,自此远离朝堂。殿下的继位便会顺理成章,我母亲也说不得什么。”

  “只要殿下肯早些继位,赶在她赐我一死之前。”

  皇位的诱惑来得太大,虞绣一时有点恍惚了,又很快定住了心神“想不到元君这样会编故事。”“殿下不信。”楚倾垂眸,了然而笑,“不急,殿下且等着看。”

  “两个月后殿下的孩子会平安降生,赐名虞玖。孩子出生没几日,乳母突然得了急病暴毙而亡。殿下紧张,唯恐孩子也染病,进宫请旨,让太医们在安王府守了几天几夜,确保孩子无虞。”

  “哦……殿下还要注意件事――殿下近来偏宠侧君,生产时正君便会找侧君的麻烦。殿下生完孩子身心皆虚无暇顾及,可那侧君家中也不一般,会为此请陛下主持公道,一时闹得朝中鸡犬不宁、京中人尽皆知,人人都会知道殿下后宅不宁,殿下要为此头疼许久。”

  他将事情说得太细,安王边是觉得他故弄玄虚,边又有些禁不住地信了。

  楚倾眼看着她眼底的慌乱愈发分明,垂眸淡笑,落座回去“殿下且可以等这些都验证了再拿主意。保我一命也保自己一命,何乐而不为?”

  其实他哪里知道这些事,是虞锦和楚休一起回忆着,拼拼凑凑给他想出来的。

  可安王不知道啊。

  楚倾抿着淡笑品茶,不动声色地探她的心事,探到她前后矛盾,左右为难。

  终于,她犹疑不定地开了口“她什么时候会赐死你?”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