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江湖多风雨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第四百三十一章

手机阅读
  陈奇清清嗓子,慢慢说来。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la

  “记得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一日,我来到一个名叫沙眉河的地方,在一个酒楼吃饭,当日酒楼的生意特别好,我吃完饭,本是急着赶路,可这时候,从外面走进几个人,第一个就是金三闲,当时我便心中奇怪:堂堂金银山使者怎么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便有心停下听他们在谈些什么。而跟在金三闲身后的是金银山两大使毒高手,孟令侠和云梦宗。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似乎在谈论一个孩子,好像那孩子是血轩剑庄的遗孤。我当时听得一知半解,而对方似有察觉,便没有久留,起身离去。可自那起没过几日,便感到浑身乏困,每当提气之时,丹田绞痛。我自知不好,知道肯定是中了不祥之物,好在我对医术还略懂一二,每日服用草药,这样才控制住了毒性的扩散。五年前,我有幸遇到袁林深老前辈,袁老前辈悲天悯人,告诉我所中之毒为心炎散,世上根本没有立时解药。不过前辈却送了我一本内功心法,让我日夜练习,可慢慢化解身上毒素。到现在毒性虽然偶尔还会发作,只是间隔时日较长。在那以后我再一次去沙眉河的时候,发现那里已是废墟一片,到处是白骨。后来我才知道,金银山为了扫除五大剑庄的残余势力,研制出心炎散,此物无色无味,能让人不知不觉中毒。我第一次去沙眉河的时候,正好碰到有人告知金银山说血轩剑庄的后人隐藏在沙眉河,金银山竟派人将心炎散投放在沙眉河的河水中,可怜沙眉河一带的几百条人命无一生还。”陈奇说着连连摇头,惋惜不已。听者也都唏嘘感叹。

  忽然贾议叫道:“杜少侠不见了!”就在众人专心致志的听着陈奇讲心炎散的事情的时候,杜明锦走了。他喜欢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去面对江湖,这是他的习惯。

  这时杨左成也醒了过来。众人吃些烤鱼,便说要分开。神符五杰要回到神符帮,柳千枫和陆哑巴要回天华山壁水山庄。傅悦琳似乎不知自己要去哪里。便说道;“我到处逛逛。”

  众人从枯井中出来,贾议看着井中的灵蟾恋恋不舍,一走一叹息,三步一回头。十娘拍拍贾议的脑袋,示意他赶快离开。

  黄龙剑庄此时一片寂静,这里像是一座尘封多年的古刹,了无人烟,和之前热闹的场景大相径庭。

  ……

  贾议此时脸色苍白,漆黑的夜,遍地的死人,鲜血遍地,就算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壮汉此时见了都会接受不了,何况是一个刚涉世不久的少年。贾议比兔子跑的还快,灵蟾这时也早抛在脑后,忘记的一干二净。

  回到客栈,贾议还心神不宁,坐在床沿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窗外,风呼呼的刮着,树枝在风中如群魔般乱舞,贾议站在窗口,望着屋外,他突然好想找个人聊聊天,就像心中有很多话要说却说不出来堵在胸口。贾议发现,四姐石琼的房间和少帮主杨左成房间的灯烛还闪动着光芒。“噔噔噔。”贾议敲响了石琼的房门。

  石琼正在对着灯火发呆,她自己也不明白,无缘无故难以入眠。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又看到了杨左成还是今天看到了柳千枫或者杜明锦。总之,她感到在自己的脑海中,有一个身影不断的闪现。一个人难以进入梦乡,或许是因为另外一个人,也许是一个人太过孤单。

  “四姐,我有事情跟你说。”贾议站在门口说道。石琼猛地从沉思中惊醒,心中奇怪,这么晚了五弟不去睡觉,怎么还来我这里。想着石琼给贾议打开房门,贾议跌跌撞撞的进了屋内,见着石琼就像见着救星一般,一把抓住石琼的手,口中说道:“四姐,可吓死我了,妈呀,吓死我了。”石琼倒被贾议吓了一跳,还以为贾议梦魇,用力的怕了拍贾议的脑袋问道;“你出来梦游呀。”贾议用手挡格住石琼的手臂,说道;“四姐,我没有梦游,我真的有事情告诉你!”石琼看见贾议一脸的严肃,不像平日那般诙谐不正经,便问道;“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非急着晚上告诉我。”贾议说道;“这事把我吓死了,我不说出来,我心中堵得慌。”石琼见贾议哭丧个脸,心中思道:“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这么晚了还跑过来告知我。“什么事情,你快说,别耽搁我睡觉。”石琼说道。贾议便把自己为什么去黄龙剑庄,怎么看见满地的死人一一清楚的告诉石琼。石琼看着贾议笑道;“谁让你不好好睡觉,又跑回去找那些灵蟾。”贾议哼了几声,没有说话。

  “四妹,五弟。”门外响起了李十娘的声音,贾议赶紧跑过去打开房门。李十娘走进屋内问道;“三更半夜的不睡觉,你们兄妹两人有什么话不能明天说,我正在房中休息,就听见你们这里有动静,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贾议嘴快,把今晚去黄龙剑庄的事情又叙述一遍给李十娘听。李十娘听完,眉头紧锁,口中说道;“不好,大哥,二哥还在剑庄内。”贾议问道;“大哥,二哥去剑庄干什么?”李十娘说道;“我们神符帮有一个死敌。名叫关二鬼,几十年前,他曾杀我神符帮百余帮众,我们神符帮帮众大多也都曾立过毒誓,只要见到关二鬼,必将其诛之,若不能胜之,必与其同归于尽,否则愿受天打雷劈,千刀万剐。关二鬼已十多年未在江湖走动,可大哥在成金大会上见到了他的一个徒弟叫做毒公子,人称阴毒鬼手。大哥二哥就是为此,夜晚又回到黄龙剑庄,不知现在处境好坏,你们两人随我去一趟黄龙剑庄,察看一下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还有,不要惊扰了少帮主。”李十娘说完,三人静悄悄的离开了客栈。

  贾议回到客栈的时候,柳千枫看个正着,心中纳闷,怎么这么快就返回?见他行迹匆忙,似乎发生了什么状况。

  柳千枫想去问个究竟,可心中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还是赶紧回家,看望家中娘亲。

  柳千枫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半睡半醒之间,忽然听闻有人有人从自己房门前经过,听脚步声,似乎有两三人。柳千枫不由精神一振,心中好奇。究竟是何人夜不入眠要去何地。

  柳千枫穿上衣衫,悄悄尾随过去,见到前面不远处三人急匆匆的赶路,夜色模糊,看不见三人的样子,只看到其中一人很像贾议,头上的小辫摆动着。

  不大片刻,李十娘三人匆匆赶到黄龙剑庄,石琼一看,果然如贾议所说,遍地都是尸体,血流汇成小溪。十娘对石琼和贾议说道:“你们两个去东边,我去西边看看,有什么情况我们便发暗号。”

  贾议和石琼听从李十娘的安排,两人从东边寻找大哥二哥的踪迹。贾议把火折子点着,两人靠着身子往前走着,仔细地看着周围有没有大哥二哥留下的暗号。平日嬉皮笑脸的贾议这时紧绷着脸,一言不发,这倒把石琼给逗乐了。贾议知道石琼在笑自己胆小,也不申辩,挨着四姐继续前行。

  穿过花园,来到一座凉亭,凉亭内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两人坐下。贾议说道;“四姐,大哥二哥会不会离开了黄龙剑庄,去追那个什么狗屁毒公子去了。”石琼点点头,说道:“不知道,不过我们既然来了,还是仔细看看好了。”贾议问道;“四姐你说那个毒公子厉害不厉害,大哥二哥打的过他吗。”石琼说道;“我也不知道,我都没听说过这号人,不过以我看,既然大哥二哥一起去的,看来这人不怎么好对付。”贾议手撑着脑袋瓜不再言语。两人休息片刻,继续前行,可在离开凉亭的时候,石琼忽然发现了一个四角梅花的标记,心中大喜,将走在前面的贾议一把拽了回来,口中说道;“看,大哥留的标记。”贾议兴奋的大叫起来,连忙从口袋中拿出一柄小笛子吹响,来告知李十娘。两人高兴一阵,石琼说道;“我们再去别处看看,看看还有没其他记号。”

  两人离开凉亭,左拐来到会客大厅。大厅中散发着一种迷人的花香。贾议叫道:“蝴蝶霉!”石琼也有嗅到,急忙运气抵御毒气入侵。贾议笑道:“没事,四姐,我这有解药。”贾议从口袋中拿出两个红色药丸,两人各吃一颗。

  “哈哈。”本来漆黑无比的大厅忽然亮起了灯火。本来安静无比的大厅忽然有人哈哈大笑。贾议吓了一跳,手中的火折子也掉落地上。石琼望着哈哈大笑之人,只见那人长得丑陋无比,不是别人,正是荣大头。

  荣大头当日在小酒楼遇到杜明锦,杜明锦告知他天玑匣藏于黄龙剑庄。荣大头离开小酒楼,就直奔黄龙剑庄。在苗家客栈,荣大头遇到杜明锦剑杀邓小龙和邓小虎两个恶贼。

  成金大会之日,荣大头进入黄龙剑庄,未走正门,而是从后院翻墙入内,正巧落在后院的茅坑内。里面正有一仆人方便,见有人从天而降,吓了一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荣大头,荣大头看着那仆人,两人大眼瞪着小眼。仆人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来上厕所还是?”荣大头没有回答,手捂着鼻子,口中叫道;“臭死了,臭死了。”

  荣大头离开茅坑,往前走没多远,来到一座小花园。花园中有一座凉亭,凉亭里有一女子和几个丫鬟。那女子面容姣好,一直手半空中拿着一个茶杯,眼睛空洞的望着远处,像是在走神,想着某些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想的问题。荣大头心中想到:这女子应该就是黄元圣的千金黄一曼。

  荣大头小心翼翼的绕过花园,生怕有人发现。往前右拐,进入了一个小院子,院子中长着一棵枝叶茂密的杨树,树下放着一把藤椅,藤椅上放着一本书。往正房看去,房门上面挂着一块匾,匾上刻着“识字楼”二字。荣大头心想:这应该就是黄元圣的书房了吧。

  识字楼门未上锁,轻轻一推便开了,荣大头进入识字楼内又将门轻轻掩上。

  识字楼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周围放着三个大书架,中间放着一张书桌,书桌上搁置着文房四宝。似乎刚有人出去不久,书桌上写着一行字,而字迹还未干透。

  荣大头在识字楼内东瞧瞧西看看,也没发现什么线索,自己坐在书桌上,看桌上放着一杯茶,便顺手拿起喝了一口。荣大头忽然发现,茶杯下面竟有一张金银山的金银山令,圆圆的,正好被茶杯所覆盖。金银山有三种颜色的生死令,红色令牌为免死,黑色为必杀,黄色令牌为囚禁。荣大头发现的那张令牌竟为红色。

  荣大头心中嘀咕:黄元圣和金银山究竟是什么关系,这里怎么会有金银山的生死令。可又自己转念一想,他们就算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也跟我没有丝毫关系,找到了天玑匣,我就回我的黎州塞外,任这边纷乱四起,天天争斗的你死我活。荣大头在识字楼内来回踱步,心中思考这天玑匣究竟放在何处呢。

  这时屋外响起了脚步声,荣大头左瞧瞧又看看,发现房内空挡的毫无遮掩之地,便蹭的一声,飞身上了房梁。

  “吱呀”一声,有人推开识字楼的房门,荣大头往下看着,就见有一仆人走进了识字楼,手中拿着一把扫帚,看来是要清扫识字楼。荣大头心中一动,从房梁上下来,一把摁住那仆人,仆人吓了一跳,等看清荣大头的模样,竟大声叫起来。荣大头连忙捂住仆人的嘴,口中恐吓道:“你再出声,我就要你的命。”仆人惊恐的点点头。荣大头将手从仆人嘴上拿开,问道:“你们庄主平时放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都是放在什么地方呀,老实回答,否则你的命还是要丢!”

  江湖多风雨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