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来自亿万光年的男人 > 第495章 无耻小金刚

第495章 无耻小金刚

手机阅读
  回公寓后,向日初和向日葵上了楼顶。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两人都是修行者,炼体最巅峰的存在,这冬日的寒冷对他们而言没什么意义,但向日葵还是穿上了向日初给她买的羽绒服。

  向日葵青春无敌,但还是太瘦了,向日初俯瞰校园,心中倏然有些感慨,抬头看了一眼无尽的苍穹,也不知道何时才能重回星空。

  向日葵站在楼顶,乌黑的秀发随风舞动,她张开双臂,拥抱黑暗。

  因为风烈,她的身形被吹得有些晃动。

  微微蹙眉道:“小葵,你得多吃点,长些肉才好,这样干瘪瘪的跟一柴火妞儿似的,一阵风都要把你吹飞了。”

  本来向日初给她买了羽绒服小妮子挺开心的,听了他这话可就不乐意了:“我吃的还少么,你家那口子吃一个礼拜都没有我一顿吃得多,你还是多操心苏秦吧,她才是柴火妞儿,都二十了,胸还那么小,我再过两年肯定比她大!”

  虽然早就习惯了向日葵语不惊人死不休,但还是被这话呛到了:“咳咳,小葵你胡说八道什么?”

  向日葵斜睨了向日初一眼:“我说的事实啊,你不会没看过吧?”

  向日初就像一只被踩了脖子的鸭子,顿时跳了起来:“当然没看过!”

  向日葵撇了撇嘴:“那可惜了,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挺漂亮的,以后你看到就知道了。”

  向日初表示这话题有些扛不住,他咳嗽两声道:“厉害啊,小葵,才三天不见,你居然修炼到五品低阶境了,这还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果然是和我一样的修炼天才。”

  向日葵眨了眨美眸:“向日初,你这话题转得有些硬啊,你不会没摸过吧?我摸过,手感可好了。”

  向日初板着脸教育向日葵道:“小葵,你还是个小姑娘,说这种话可不好,你不是想喝酒么,来,哥哥陪你一醉方休。”

  说着,神帝神念一动,几十红酒出现在向日葵面前。

  这些红酒都是之前向日初在皇朝会所的地下酒窖里拿的,因为那次事件,楚云飞在楚家地位一落千丈,不再受宠。

  向日葵根本不怕向日初,笑嘻嘻的说:“哟,向日初,你脸红了呢?”

  向日初一本正经道:“我脸红是酒精的作用。”

  向日葵表示不信:“是么?我怎么觉得你是因为害羞呢?”

  向日初:“害羞?开玩笑!老哥我如今脱胎换骨,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内向文弱的少年了,我脸皮厚若城墙,学校谁不知道我的最新绰号——无耻小金刚。”

  向日葵拿起一红酒,用一把精致的匕首起开木塞,咕咚咕咚喝了半:“虽然现在的你很无耻,但是挺好的,至少老妈不用担心,我也不用太担心。不过下次再有打架的事儿不带着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向日初叹息道:“不带着你是因为太过凶险,敌人太过强大和危险,你境界太低,跟我去了只会白白送死。”

  向日葵道:“我宁愿陪着你去死,也不想一个人担心的要死!这几天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还会做噩梦,在梦里,你都花样死掉几百次了。如果你有事,我怎么跟老妈交代,她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你,说你别看现在变得很乐观,其实都是假象。”

  向日初哭笑不得,又有些感动,他想一辈子都瞒着凌雪,不让她知道,她的儿子向日初其实已经死了。

  “好吧,以后有什么事儿我都带你去,不过你要努力修炼,因为我有很多敌人,他们阴险狡诈残忍可怕,实力比现在的我高了太多,和我一起去面对,大概率会粉身碎骨,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向日初觉得有必要提醒向日葵,所以这话说的很严肃。

  向日葵毫不犹豫道:“我不怕,我相信你会保护我的。”

  向日初揉了揉向日葵的秀发,豪气陡生:“当然,如果遇到危险,我会用性命来保护你,谁要杀你,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向日葵鼻子一酸,眼圈红红的,心想:“如果你不是我亲哥该多好。”

  她灿然一笑,美得就像这寒夜的精灵:“向日初,你一定不会死的,因为祸害遗千年。”

  向日初笑道:“哈哈,谢谢夸奖。”

  ……

  这一晚,向日初和向日葵两兄妹喝掉了二十红酒,加上之前在那年春喝的,向日初一个人白的红的喝了起码小二十。

  因为没有任何防备,所以,向日初是真的醉了。

  第二天,向日初睁开惺忪的睡眼时,已经十点半了,向日葵和苏秦都是上课了。

  向日初伸了个懒腰,他已经许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

  给唐润丰打电话询问曹恒志曹恒书两兄弟的情况,得知两人冰释前嫌,抱在一起老泪纵横向日初大感欣慰。

  因为有看病人要中午之前的说法,向日初冲了个凉水澡,随便穿了身运动装便开着路虎揽胜去了云渺别墅。

  到了别墅已经是十一点半,向日初一看距离十二点还有时间,便去超市买了个水果篮,又在旁边的鲜花店买了一束鲜花,这才去看陈妍之。

  礼貌的按了门铃,过了大概一分钟也没人来看门。

  陈妍之给向日初打来电话:“这门又拦不住你,家里没别人,他们都去公司了,你直接进来吧。”

  向日初故作矜持:“家里没别人,就你一个人在家,我这么私闯民宅,跟你孤男寡女的不太好吧,要不,我改天再来看你?”

  陈妍之没好气道:“装什么正人君子,赶紧上来,有事和你说。”

  向日初煞有介事道:“你不会趁机逆推了我吧?”

  陈妍之无语了:“你想多了,我现在是个伤者,推得动你么?人家都说女生第一次叫献身,我现在这身子骨要和你……那真是名副其实的献身——命都得没了。”

  向日初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无视大门阻拦,一步跨了进去,紧接着身形一晃,直接出现在陈妍之的房间,把她吓了一跳。

  陈妍之嗔道:“刚才不是挺有礼貌么,大门外面还知道按门铃,怎么进女人闺房这么直接,不敲门就进来了。”

  向日初把鲜花和过来放在茶几上,看了陈妍之一眼:“你又不是没穿衣服。虽然穿的睡衣不厚,对我而言跟光着没啥区别,但你放心,我不会对你透视的。”

  陈妍之俏脸一红:“你说不会就不会么,我总觉得不踏实呢。”

  向日初拿出菜刀给陈妍之削了一个苹果,拿到塌边递给陈妍之道:“你就放宽心好了,我是正人君子,不用透视异能来干龌龊的事情。你想啊,你现在虚弱的跟林妹妹似的,我还用透视看你么?扒光了看岂不是简单粗暴?你又没有力气反抗。”

  陈妍之结果苹果啃了一口,又脆又甜,她羞恼的瞪了向日初一眼:“看把你能耐的,还想简单粗暴,有本事你给我脱一个看看?刚在大门外还担心我逆推你呢,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是吧,反正我现在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反抗不了,你就来呗。”

  向日初咳嗽一声:“开个小玩笑,总裁别介意。对了,你叫我上来有啥事啊?”div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