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超级汉朝 > 第325章 班师幽州凯歌还

第325章 班师幽州凯歌还

手机阅读
  左将军楚月率汉军在西盖马一战击破高句丽军,高句丽国主死于战阵之中,余军皆降,楚月便率军夺取西盖马,收降众军,又遣军平定上殿台。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la

  前者汉军进军西盖马之时,东胡肃慎、扶余等部皆在观望之中,若见汉军胜,便来投诚归顺,若见高句丽军胜,便又相助高句丽拒命汉朝。只不过数日之间,见汉军便击破高句丽,国主兵败身死,东胡诸国俱各自震惊,以为汉军威武,不可抵挡也,于是便纷纷派出使者通款汉军,表示愿意归顺汉朝。

  领英在辽阳城得报楚月平定西盖马,尽收取玄菟郡各地,辽东诸胡纷纷归降,大喜,于是再传令各部汉军,可接受东胡等来降,令军安定各地。又恢复汉四郡设置,划定各自疆域,设置官署管辖。传谕辽东诸国各安疆界,勿得侵犯。

  领英见辽东已平,遂决议班师,令纵横率兵从东部都尉撤回幽州。纵横遂留部将王横领三千兵驻守东部都尉,便率军马回至辽阳。入城与领英相见,领英在辽阳城大设宴席,犒劳三军。

  席间,领英对纵横道:“我军此番征伐辽东,历时近半年,赖三军将士英勇用命,幸得成此大功。今番若无海师相助,平定辽东者,恐需费时数年不可也。吾所叹者,诸葛笑峰此时未能在座也。”言罢,黯然伤神。

  纵横亦为之扼腕,叹道:“诸葛征南人中之杰,军中之龙也。此番上天不眷,功成身陨,为天之所妒,令人闻知恻然。”遂举酒一杯,遥祝诸葛笑峰于泉下。

  酒酣之时,领英又对纵横道:“今辽东已定,吾意在汉四郡留军驻守,东胡诸国疆域,汉不留兵,王骠骑意下如何?”

  纵横道:“然也,辽东诸胡苦寒之地,丞相如果留军,供应辎重不便。且东胡诸国忌惮畏惧汉朝,若留兵于其地,反为不美。丞相即可效法当年诸葛武侯平定南中之例,不留兵,不置官署,令其自治,按岁纳贡献赋即可。丞相如忧虑其再反叛,便可令一大将屯兵于幽州以震慑之,辽东当可保安定也。”

  领英闻言沉吟,遂举酒而饮,对纵横道:“当今四海已平,陛下欲要治理九州,安定万民。王骠骑久在疆场,多负辛劳,今番又立有不世之功。陛下若召王骠骑回朝为官,王骠骑意下当如何?”

  纵横闻言,心下惶恐,遂离席避座对领英道:“腾不过北边一武夫耳,幸得陛下与丞相接纳,才略有微功于天下。古语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腾不过虚名而已,今平定辽东者,乃陛下天威,丞相英明之功也,腾焉敢居功?如陛下相召,腾自然从命。如丞相欲要再用腾,腾当不避嫌疑,出生入死再为大汉效命也。”

  领英闻言遂大笑,便请纵横入席,对其道:

  “辽东诸胡,其心不定。吾只恐王师撤后,其再有变乱之举,需得一资深上将在幽州弹压之。然纵观诸将,唯只有王骠骑可当此任。吾回朝之后,当向陛下保奏,仍以王骠骑领军镇守幽州,还望王骠骑不要卸甲,再为大汉镇守北疆。”

  纵横称谢,自此心知领英相知之意,于是更加钦服丞相。

  领英遂在辽阳与纵横商议辽东防务事项,前者领英上书朝廷,华武帝得奏,闻知辽东已经平定,大喜,于是下敕令嘉赏丞相,并诏命辽东、幽州等战后事务,丞相皆可自主酌情处理之。

  于是领英决定仍用骠骑大将军王腾领军驻守幽州,兼领幽州刺史,节制幽、冀两州以及辽东等地军马十万人,上书朝廷,请加纵横太尉。以度辽将军习甲领八千兵驻守乐浪、带方,以大将军陈功之子镇军将军陈业领军万人驻守辽阳,将军管奉率兵三千驻守新昌。纵横麾下将领麻准、张牧等,仍各自领幽州兵马,驻守幽州各处。纵横与赵如霜、令狐申等率军驻幽州蓟城。其余汉军诸将以及燕军降将,皆随丞相班师。

  东胡各国皆前来辽阳觐见汉相,进献珍奇贡礼,以示归诚之心。领英一一抚慰,遂令其等退居国内,勿要再起战乱,如有纷争难以解之,可请驻地汉军做主为裁决。如驻地汉军不能决之,可请幽州刺史为裁决,乃至请朝廷决之,汉朝必然公正处之。

  高句丽国主已经兵败身死,领英命以礼安葬之。便以其子李秀为高句丽国主,哈古、答里花招等人,仍然辅佐李秀,相治高句丽。高句丽此战之后,势力大损,被迫奉还汉地,退居玄菟郡东北而居。汉军本可以灭高句丽,然领英为顾全大局,兼顾辽东各国,仍然存留其国。

  乌桓狼主归诚汉朝,此番助战有功,领英便上表请朝廷册封乌桓狼主为乌桓单于号,其子桑哥为横野将军,赐汉地之物甚丰。乌桓狼主等皆心满意足,便向汉朝称臣,愿时代作大汉东北之藩属。

  辽东已平,领英处理余下事物完毕,便传令汉军班师。领英自四月从长安出师,九月班师,历时将近半年。汉军此番平定辽东,共投入兵力十五万,其中幽州军十万。剿灭伪燕,收得伪燕降军共六七万人,其中一半遣回为农,一半补充汉军。此战耗费赋税军资甚巨,皆以冀州、青州与扬州等提供军资辎重粮草。汉军战死者二万余人,伤五万,伪燕与东胡各国共战死五万余人,伤者无数,各地城池财物毁坏者亦不计其数,辽东一时流民又起,领英深感战事刀兵之祸,于是调拨粮草,以赈济幽州以及辽东各国。裁撤军马,令军屯垦,并免去幽州赋税三年。并严令辽东各国勿要再挑起战事,如再起刀兵,汉军到时,必然

  不留其国。

  昌武三年秋九月,汉军自辽东班师。前者伪燕公孙贵等降臣二十余人,行至新昌待命。领英遂令代理海师统帅王节,用海师战船运载伪燕君臣,运至青州登岸,再经陆路前往长安。因辽东海上尚有海贼未清,领英遂命海师大将张宠领军八千人驻扎辽东海上,一面清剿海贼,一面相助纵横镇守幽州。余下海师,令王节统领班师扬州,仍驻扎长江口。

  领英便带领左将军楚月、右将军展鸿、后将军左超、鹰扬将军卢飞等汉军将领,并军马三万人从幽州班师长安,汉军十余万,大部皆还得驻扎幽州。汉军班师至蓟城,领英停驻二日,又调整安排幽州军马部署以及官吏人员任用等。纵横在蓟城设宴,为丞相践行。

  奋威将军北泽箭伤渐愈,已经能骑马行走,此番班师,也随军来至蓟城。北泽见诸将皆有任用,唯独自己闲置,心中不服,于是在酒宴之间,前来见纵横道:“今众将都有任用,唯独落下末将,末将箭伤已愈,还请王骠骑以任相授末将!”

  纵横道:“非不欲用你也。你今伤情稍稍恢复,还需得半年养息,方可领军。现战事已毕,你可再相养伤。”

  北泽见纵横不肯应允,于是便又前来领英座旁请求领英道:“末将惯于鞍马,今久不在军中,恐行伍生疏、刀枪生锈。王骠骑是吾上司,吾不敢违其令,还请丞相为末将开言,准予末将回军中领兵。”

  领英见之大笑道:“北将军乃王骠骑爱将,今王骠骑不给北将军领军,乃是爱惜奋威将军也。将军何不知王骠骑用心如此乎?”

  北泽道:“末将伤情已无大碍,已经能乘马,今辽东正缺将领,吾岂能安闲之?”

  领英道:“将军箭疮方复,还未痊愈,得数月之后方可再领军。如不休养足时,恐军中驰骋,将箭伤复发,便误将军大事也。前番吾在襄平之时叮嘱将军之言,将军今忘之乎?为将者当知怯也,若只一味持勇,不过一介武夫耳,何足道哉!有勇不如有学,王骠骑当年为奋威将军时,鞍马之余,常夜读兵书,手不释卷。才得以成就当今名将。”

  北泽闻言惭愧,便不再坚持,于是领受教诲,谢过领英与纵横,退居帐中研读兵书并诸子之书,半年之后,学问大进,其急躁之心得以抑制,其后多学,颇有儒将之风,后终成为汉朝一代名将。

  伪燕降将姬超、钟方、盖班、史燎、焦勇等人,领英皆一一妥善安置留用军中,并令其跟随入长安面圣。而伪燕丞相归海卫,自东部都尉降汉之后,便卸去所有军权,并不问事,领英欲要为其请封汉朝官职,授以军师之位,归海卫婉拒道:“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亡国之大夫,不可以图存

  。吾身为大燕股肱之臣,然以全军降敌,已经为世人所笑。吾今老矣,无意于世事功名,只愿求得一清净之所,潜身图存以终余生足矣。何敢再领官职乎?”

  领英见归海卫如此,乃知其心仍忠于伪燕,然念其东部都尉降军之功,仍厚礼优待之。归海卫并不有喜悦悲戚之色,小心谨慎,并不与人言语,每日只在帐中读书。领英见此,遂不强之,令军送其至蓟城安住。今番班师蓟城,归海卫前来拜贺,领英遂请其入长安面圣。

  (本章完)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