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剑起云华 > 第一百三十六章:登徒浪子

第一百三十六章:登徒浪子

手机阅读
  就在几人谈话间,站在另一边的朱雀却是很少说话,想她那一向娇媚而傲气的面容,可不知为何,这时却带几分黯然失色,竟然是没有了以往那种凛然果决的气息。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在她平静的外表下,也难以掩藏一股忧心之色浮现于脸庞。

  此刻,一向观察入微的青龙发现了朱雀的不对劲,随即问道“朱雀,你没事吧”

  “我没事”朱雀冷冷一答,她把头扭向别处去,两手背在后背,继而转过身,望向了远方

  朱雀今日的异常,就连其他的几个人也都有所发觉,想是大概心情不好吧这种事,他们也管不了,于是都自顾自的继续聊起了天儿。

  青龙听到朱雀的回答后,没有再问些什么,只是心里觉得自从弥荒森林一役后,她就变得和以前不大一样了,时常是沉默不言,像是心里装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她郁郁寡欢。不管怎样,青龙还是做好分内的事吧这个人的私事还是自己处理的才好,外人插手反倒徒增添乱。

  微风渐起,朱雀青丝飞扬,临风而立,一袭朱红衣衫在那山头上尤显红艳,更是众人中的一道亮丽景色。

  朱雀抬眼望向那高耸入云的云华山,巍峨险峻得似乎难以攀临。那个人,她心里住着的人,就在那山上,也不知他现在过得怎样,有没有想起过她。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也许,他已把她忘记了吧毕竟,她是个恶迹昭著的妖女,怎能会让他产生一丝好感这样也好,反正以后都不可能有交际,有的只是对立和仇恨

  今日,他们就要见面了,正与邪两方交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朱雀心里纵然有千万个不愿意,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只是,她很担心他,担心他的安危和处境,只希望他能逃过这一劫,朱雀越想越心神不宁,以至于动了恻隐之心,料想她与他不过是几次的相逢而已,怎奈一颗心就此沦陷下去,难以自拔。

  这时候,正当朱雀怔怔出神之时,她不知道的是,在那山头上的另一边,有一双淫邪的眼神正直勾勾的盯着她看,那人不是袁广又是谁

  打从朱雀这一来,袁广只见眼前的女子楚腰卫鬓,仙姿佚貌,于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到了朱雀身上,目光更是在她的腰身上下游移着,心里连连暗叹道,真乃天生尤物,让人欲罢不能

  想那袁广一向是喜好女色,一见到朱雀这等绝艳之女子,自然是忍不住心中动了邪念。

  这一刻,朱雀伤感失落的情绪渐渐有所好转,不经意间,她瞥见了袁广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目光邪恶。随即,朱雀眼中闪过一抹冷色,射向了对面的袁广。那袁广见状,立刻如遭受电击,身体竟颤动了一下,面对着这尴尬的一幕,袁广只得厚着脸皮向着朱雀点了点头,“嘿嘿”的干笑几声。

  朱雀只看那袁广长着一张丑陋的面貌,贼眉鼠眼,一脸的奸邪之色显露无疑,让人顿生憎厌,一看就是心术不正之人。她自然知道袁广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于是,朱雀恢复了以往她那妖媚面容,向着袁广使了一个魅惑的眼色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其间让人浮想联翩。而对面的袁广,一看之下,更是心花怒放,意乱情迷。

  他那里知道,朱雀娇媚动人的外表下,实则杀机暗藏,恨不得要把袁广一刀给宰了,只是这大局当前,朱雀暂且先行放他一马。

  这会儿,山头上众人中的神秘男人对青龙说道“这时间已过了好一会儿,为何不见北野教主前来,不知他几时才能到”

  “噢”青龙应了一声,回道“还请诸位稍安勿躁,我教教主说了,只等着攻上云华山那刻起,他必然会到来,你们就放心吧”

  “原来如此”神秘男人微有思索,轻点着头说道。

  随着,雷霆谷这边的几人听后,都是面有疑色,但不知那北野墨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非要等大战在即,他才能现身。虽是如此,他们也不便再多问,反正天暝圣教大批势力已到,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又再想那北野墨乃是一教之主,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自然也要摆摆架子什么的。

  于是,神秘男人为了能够尽快攻上山,而山上的情况还不太了解,便是派出了关宏盛与袁广师徒二人,前去打探一番,以作攻山的准备。

  关宏盛与袁广二人,不多时就来到一处山腰上,两人一起远望那白云缥缈的云华山顶,不时还有着紫色霞光冲天弥散,恍若仙境。

  两人这时谈起了话来,那袁广一脸的迷魂淫魄,邪恶地道“师父,你注意到那叫朱雀的女子没有,可真是美得不像话,人间尤物啊现在想想直让人心脏狂跳。”

  关宏盛一听,不免嗤之以鼻,还以为他要说些什么事,原来是这徒弟又想拈花惹草了。关宏盛冷道“哼你小子又在打什么主意”

  袁广本想着趁此机会给他师父提一下的,兴许还能帮助他抱得美人归,可没想到他这师父倒变得很是不屑起来。虽是如此,袁广还是摆出一副恬不知耻的模样,“呵呵”地笑道“师父,徒儿的心思,您自然知晓,我就不多表明了。”

  他说完后,随即又是自言自语一番,感叹道“哎多美的人啊要是能一亲芳泽,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愿呐”

  关宏盛如今才见识到,他这弟子的脸皮之厚,无人能及啊针都扎不透的。他“嘿嘿”一笑,对其说道“想那朱雀在江湖中颇有名气,据说还是北野墨身边的大红人,身份地位自不必说,那种眼高于顶的女人,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袁广这一听,显得就不大高兴了,他有些不悦地道“师父,瞧您说的弟子倒是觉得那朱雀姑娘好像对我有意思,说不定已经对我芳心暗许了。”

  关宏盛眼见着袁广不听劝告,看着他那丑脸一副迷醉不可自拔的样子,不禁觉得好气又好笑,道“广儿啊你也不瞧瞧你那样儿,给人家提鞋还差不多。”

  他伸出一只手指向袁广,又道“为师可告诉你少去招惹那女人,她既是圣教四大圣使之一,必定有过人之处,功法修为自然也不弱。你到时遭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殃,可别怪为师没有提醒过你。”

  袁广闻言,仍是不听劝告,他解释着道“师父您不是因为人家有个圣使的身份嘛没啥大不了的,弟子倒不这么认为。”

  他继续道“就在刚才刚才她看我的时候,那笑得是风情万种啊弟子能从她眼中看出,她肯定对我有意思,不然怎么会对我笑呢现在想想真是回味无穷”说罢袁广“嘿嘿”地笑出了声。

  这时,关宏盛冷眼嘲讽道“广儿,你还真是自信呐你且说说看你有什么资格配得上人家。”

  袁广听后,想了想,随即眼中闪出了光彩,他高兴地道“师父,就凭我是黑木坛的坛主,这下与她身份平等了吧”

  关宏盛老脸一黑,差点被他这蠢徒弟给气到了,也不知那朱雀是用了什么妖法,竟让袁广如此鬼迷心窍,连智商也下滑了。

  关宏盛有些恼怒,斥道“不知好歹的东西,不听我言,到时只怕你连后悔都来不及,为师一向识人无数,岂能会看错那朱雀是个狠辣女人,就是连为师也要敬她三分,你真是胆大包天。”

  面对关宏盛的呵斥,袁广知道他师父应该是生气了,便不敢再多言,只得道“行行行师父您说得是,我不招惹她就是了。”

  袁广连着叹息几声,脸上露出了可惜的神色。他虽是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哪能轻易的放弃,于是只得等往后另做打算,继续做他春秋大梦。

  这会儿,关宏盛与袁广两人在山腰上站立了许久,忽然从云雾中飞下一只通身红色的奇鸟,在太阳的光辉下显得格外耀目,亮丽姣美,原来,那只奇鸟是先前出现过的胜婴之鸟。

  只见那只胜婴鸟拍打着翅膀,很快的就飞到了关宏盛的手中。随即,关宏盛从胜婴鸟喙hui中取下一只竹筒,打开指头长短的竹筒从中扯出一小块布条。

  关宏盛看了一眼布条上的内容,立刻把它揉成了一团塞进了胸前的衣物中。袁广在一旁看着,笑嘻嘻地问道“师父,里面说的是什么”

  关宏盛扭头看向袁广,板着一张脸没好气地道“里面写的什么,你就不必知道,等下你只需要跟着为师杀上山去就是了。”

  袁广听着关宏盛这一说,便是小声地嘀咕道“不说就不说呗我才懒得知道”

  “你说什么”关宏盛瞧见袁广的神情不对,于是厉声问道。

  袁广吓得一个激灵,赶紧道“没没什么,师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尔后,关宏盛转过了身,他望着手中的胜婴鸟,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嘿嘿”地笑着道“你这小东西,不愧是灵鸟,看来老夫这些年来没有白养你,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

  他说完后,那胜婴鸟就像是能听得懂人言,便是用弯曲的喙hui轻啄了几下关宏盛的手掌,发出了鹿鸣般的叫声,然后拍打了几下翅膀,向着远处飞去,不见了身影。

  本章完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