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拔剑一怒 > 第60章 寻机

第60章 寻机

手机阅读
  ——好可怕的刀。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la

  ——好可怕的入魔。

  ——山岁老人已经心智入魔。

  何九看得出。

  洛寄予也想得到。

  这样的人更加难缠。

  洛寄予此时救了何九,撞着山岁老人,身上贴着山岁老人的“岁寒刀”。

  他更危险。

  刀锋反转之际,就是他命丧之时。

  他要截刀。

  必须截刀

  截掉山岁老人手里的刀,或者杀了山岁老人。

  山岁老人此时不躲不避,正是击中他最好的时机,也是最危险的时机。

  最好与最危险同时存在。

  洛寄予必然可以一击击中他,却也会被他一击击中。

  这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是是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伤敌八百,自损八百。

  这时谁要杀山岁老人,就必然也被山岁老人所杀。

  洛寄予来不及细想,果断出手。

  手中无剑,以掌作剑,掌剑切向山岁老人的右手肘关节。

  他当然不会用掌切向“岁寒刀”。

  掌是肉掌,刀是寒刀。

  肉掌可断不了寒刀,寒刀却能切了肉掌。

  这时,洛寄予的掌剑刚切到山岁老人的肘关节,“岁寒刀”的刀锋已经反转。

  刀光愈寒了。

  寒冷的刀光里飞来一道剑光。

  剑光如梦。

  剑光与刀光相接,剑光即碎。

  ——梦碎。

  飞来的是“碎梦剑”。

  掷剑的人却不是明月心,而是方惊梦。

  明月心本就是佯装离去,一直在等待时机。

  她并不清楚山岁老人的来历,但对这样一个不知来历的人,而这个人又以方惊梦的身份作要挟,明月心怎么会安心离去。

  她要伺机杀了山岁老人,这样才能确保方惊梦假死的消息不会传到“三更门”里。

  但她看得出何九与山岁老人两人怕是要动手,便从中抽身,作收渔翁之利。

  所以,她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直到洛寄予现身,她才恍然一惊。

  何九佯装被她收买,本身就是一个局。

  山岁老人给洛寄予设了局,洛寄予反设了局,唯有饮冰真人一事是洛寄予没有料到的。

  明月心也入了局。

  她心底暗恨。

  可她恨的是方惊梦,却不是洛寄予。

  明月心的恨是从洛寄予掌剑击向山岁老人,“岁寒刀”反转时,方惊梦这时出现了在她身边,夺了她手里的“碎梦剑”飞掷了出去时顿起的。

  方惊梦用碎梦的剑光,破了“岁寒刀”的寒光。

  明月心忽然明白,方才方惊梦与洛寄予斗了四剑,却是演戏给她看。

  方惊梦、何九和洛寄予演这出戏是为了引出岁山老人,再加上另外一个人。

  这另外一个人没人知道是什么,但方惊梦觉得他就在暗处。

  所有人都在明处,唯有另外一个人在暗处。

  他是敌非友。

  而且是置身事外却洞若观火的一个人,所有的算计都躲不过他的眼。

  因此,方惊梦三人演的那出戏其实是给另外一个人看的,就是为了迷惑他,令他不会搅局。

  直到目前这另外一个人即没有现身,好像也的确唯有搅局。

  但在顾家的废墟里,何九与洛寄予早就到了,由何九现身问及山岁老人的目的,而方惊梦却是在洛寄予与山岁老人激斗时到的。

  有个人见了他一面,所以他耽搁了一段时间。

  方惊梦之所以能够夺了明月心的“碎梦剑”,不过是因为明月心对他的气息极为熟悉,完全不会设防,这才看着他夺了自己手里的剑。

  方惊梦也立即感觉她眼中的恨意。

  但他没有解释。

  ——他的确和别人设局骗了她。

  他更没有时间解释。

  ——他虽破了刀光,山岁老人却依然和洛寄予在激斗。

  山岁老人的“岁寒刀”更寒了,简直寒气逼人。

  寒气逼到了别人,也逼到了他自己。

  他的眉毛结了冰霜。

  他的脸色起了白色的霜务。

  他连连出了十七刀,刀刀落在洛寄予的身影上。

  幸亏洛寄予身法了得,贴身与他缠斗,双掌作剑,接连击打在山岁老人的手臂关节,制约了山岁老人的的刀式,令他施展不开。

  原本洛寄予并非不想去拿“碎梦剑”,若是有剑在手,他也不必如此狼狈。但山岁老人攻势凛冽,他没有拿剑的时机。

  何九在一旁也没有旁观。

  他打出了手中所有的花瓣,山岁老人避也不避,也只是受了伤,动作缓了一缓。

  何九有机会取了山岁老人的命,但当他聚力时,身处刀光里的洛寄予却对他摇了下头。

  但他这分身的瞬间,刀光已经撕裂他的衣摆。

  何九这时打出去的花瓣才收了力,只为阻挠山岁老人,却没有取他性命的杀机。

  洛寄予仍在危局中。

  若是他不对何九示意,何九收了杀机,也许山岁老人即使不死,何九也能解了他的危局。

  洛寄予自愿面对这危局。

  山岁老人毕竟是司徒空空的唯一传人,而且他此时又心智入魔,洛寄予不忍心杀了他,让司徒空空这一脉就此断绝。

  此时,以何九的功力,与山岁老人近身相搏,怕是应对不了他疯狂的一刀。

  所以,花瓣没了,何九就捡起废墟里的石头,频频发出,击打着山岁老人,即要阻挠他的招式,又不能伤他太重,还要在洛寄予与他相斗的间隙里寻找击发石头的时机。

  何九一边寻机,一边发暗器,呼吸之间就击发了七颗石头。

  方惊梦没有即可搅入战局。

  山岁老人此时刀刀充满杀气,丝毫好不设防,不防备,与洛寄予斗的正是激烈。

  方惊梦一旦突然入局,未必能够解了洛寄予的危局,反而会让他陷入死局。

  他也不得不寻机。

  两人身影在废墟里翻飞,动作极快,哪里是轻易能够寻机的。

  时间若是久了,山岁老人必然气力不支,洛寄予怕也是内息耗尽,再也躲不过刀光。

  幸亏洛寄予武功身后,又与山岁老人同本同源,虽然司徒空空的武功和洛隐的大不相同,却也相似,对洛寄予来说,总能把握住一点半刻的脉络,更加轻松的和山岁老人相搏。

  但也只是相比之下轻松一点而已。

  洛寄予实质上并不轻松。

  他既要躲避夺命的刀光,又要想办法止住山岁老人,两者加在一起,就变得难上加难。

  他也在寻机。

  寻一个为方惊梦加入战局的时机,合力止住山岁老人。

  但这个时机远不是一般的难寻。

  他发觉想要寻到这个时机,就必须先和山岁老人游走激斗,消耗山岁老人的气力。

  可他消耗了山岁的气力,山岁老人也反之消耗了他的内息。

  况且,他以掌相搏,比起山岁老人更加吃力,内息消耗更快。

  他暗道不妥。

  不妙。

  不好。

  拔剑一怒



  拔剑一怒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