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兵将卡牌系统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你这是欺负人啊

第七百六十二章 你这是欺负人啊

手机阅读
  苏路收到情报的时候,正跟董成研究北地的布防图。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紫色常袍的苏忆从大殿门口进来,手里握着一份文册,脸颊上满是昂扬。

  按着布防图一角的董成,笑着向正低头看布防图的苏路说着:

  “爷,公主殿下年轻有为,越来越有你年轻时候的风采了。”

  苏路抬头看了苏忆一眼,笑着说道:

  “她啊,也不年轻了,都是大人了,做事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过来找我,又遇上什么事儿了?”

  言语间,颇有子女有出息,老父亲高兴的舒心。

  苏忆把手上的文册递给苏路:

  “父亲,参谋府已经翻译了一部分上次你在落京山派缴获的文件,这些是其中最重要的,送过来给您过目。”

  苏路接过,扫了一眼,笑呵呵的递给旁边的董成。

  “尚书大人也瞧瞧,如何?”

  董成接过,仔细看了之后,摇了摇头,语气里满是揶揄:

  “区区雪蛮,想来是不入王爷眼的,前次北征,已经让他们付出了足够的代价,这次找到这样的文件,想来雪蛮还是要出点血啊。”

  苏路摇了摇头:

  “雪蛮既然敢在我汉国腹心埋下暗探,这落京山派又甘为之用,这中间,必然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苏忆在旁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何必这么费心,直接把雪族族长招来,问问他,凭着什么东西,敢在我汉国境内埋下暗探,是钱财太多用不完还是脑袋太多砍不掉。”

  董成抚掌大笑:

  “大都督此言大善,这雪蛮族长与钱谦益走的颇近,我倒要看看,老贼这次怎么为他来开脱。”

  禁卫动作起来,没多长时间,就把雪蛮族长给招来了。

  高大的蛮族汉子单膝点地,跪在苏路面前:

  “外臣雪族族长胡尔哈赤见过王爷,见过诸位大人。”

  苏忆站在案前,声音里满是玩味:

  “胡尔哈赤,知道这次为何叫你来吗?”

  “知道。”

  胡尔哈赤跪在地上,声音响亮。

  苏路跟董成对望一眼,看样子这个雪族真有问题啊。

  胡尔哈赤没等苏忆继续问,就开口说着:

  “自公主殿下归京之后,外臣一直没能寻到机会觐见,殿下这是问罪来了。”

  “放肆”

  旁边的王小六怒喝一声。

  “你是什么东西,值得殿下因为这点儿小事问罪,胆子不小。”

  胡尔哈赤不卑不亢:

  “除此之外,外臣实在是不明白,公主殿下召臣来,所为何事。”

  苏忆看了胡尔哈赤一眼,眼中精光闪烁:

  “行了,我问你,你雪族为何要与落京山派勾结,残害我汉国百姓?”

  胡尔哈赤脸上的异色一闪而逝,急忙开口喊冤了说着:

  “殿下明鉴,王爷明鉴,我雪族对汉国忠心耿耿,对陛下,对王爷忠心耿耿。”

  “外臣对天发誓,我雪族绝对不敢对汉国有半分不敬。”

  苏路突然开口:

  “落京山派发现了贵族的通信文书,这该当何解?”

  努尔哈赤急忙摇头:

  “外臣不知,王爷恕罪,外臣确实不知。”

  苏忆勃然大怒:

  “拉出去,给他长长记性。”

  几个如狼似虎的禁卫冲了上来,提溜着胡尔哈赤就出去了。

  董成脸上满是笑容,劝谏着苏路:

  “胡尔哈赤好歹也是番邦首领,如此处置,似乎不大好吧。”

  “若是因此恶了雪蛮,北疆再起纷争,张鲁又该朝我要粮要钱了。”

  苏忆端起案几上的茶盏,仰头一口喝干,语气里满是不屑:

  “小小雪蛮,天兵到处,随时都能踏平。”

  很快,胡尔哈赤被打了一顿,拖了回来,已经站不起来了,趴在地上,但是声音依旧硬朗。

  “外臣不知,王爷就是打死臣,臣也是不知的。”

  苏路摆了摆手:

  “那就接着打,想不起来,就直接打死。”

  苏忆大踏步的出了宫殿,语气里满是凛冽: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你的命硬。”

  董成脸上有些愕然,问着苏路:

  “王爷,这是外臣,打死了,须不好交代。”

  “传闻钱谦益跟这雪族族长走的颇近,若是真打死了,怕是明日弹劾您的奏章,就会堆满陛下的案头。”

  苏路满不在乎的说了:

  “这个钱谦易啊,真是被迷了眼,区区一个雪蛮,可成不了他钱谦益进位三公的依仗。”

  董成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宫门口,苏忆指着金水桥。

  “打,给我拉到那儿打。”

  禁卫们把胡尔哈赤按在了桥上,手里的鞭子扬了起来,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很快,金水桥前就围满了人群,看到被打的是雪族族长,一个个叫起好来。

  “嘿,这是外族的族长,打死算求,敢触怒殿下。”

  “这孙子骨头还挺硬,打了这会子,哼都没哼一下。”

  “好汉子啊,这样的好汉子,必须打死。”

  卧槽,憋着一口气的胡尔哈赤差点儿把胸中凝的一口气都给散了。

  尼玛,汉国民众都是些什么人啊,前一句还夸老子呢,下一句就必须打死了。

  奇葩,跟特么的苏路一样,一群奇葩。

  娘的,钱谦益怎么还不来,老子喂了他那么多的金银珠宝,一点儿都不回报,可说不过去。

  有禁卫拉来了软塌,苏忆在软塌上坐下,眯着眼,吩咐着说了:

  “这蛮子武功颇高,一时半刻也打不死,若是他不招,你们就不必叫我了。”

  王小六嘿嘿笑着:

  “殿下,若是打死了,兄弟们可吃罪不起啊。”

  苏忆摆了摆手:

  “怎么拿捏手段,还用我教你们不成。”

  王小六苦了脸,跟几个属下抵着头商量了几句,就有禁卫提了鞭子,上去接替了打人的。

  噼里啪啦,鞭子又抽了下去。

  钱谦益赶到宫门口的时候,正是这样一副景象。

  引路的雪族汉子窝阔台满脸焦急:

  “钱大人,求你救救我家族长啊,这样打下去,会死人的。”

  钱谦益下了车,想要过去,奈何看热闹的人太多,挤不过去。

  “让让”

  钱谦益的侍卫推搡着看热闹的人群。

  一个腰间悬着长剑的年轻男子转过头,冷笑着看向那侍卫:

  “怎么,欺负人啊?”

  侍卫有些懵逼,以前替大人开路,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蛮横的吃瓜群众啊。

  侍卫也是蛮横惯了,牛眼一瞪:

  “老子让你让让,我家大人有要事要办,你挡在这儿,是妨碍办差。”

  年轻男子冷笑一声:

  “妨碍办差?这里站了没有八百也有六百人,你偏偏来推老子,不是欺负老子是哪个?”

  “对,你还推了老子,不是欺负老子是哪个?”

  旁边同样被推了一把的中年斗笠汉子,抱着一把大刀,也转过身来,面对着侍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