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 - 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惊了个奇 > 第500章 不一样的婚礼

第500章 不一样的婚礼

手机阅读
  

  苏惊鸿担忧地看着苏惊律:“哥那你和一奇先待一会儿,有事就喊我。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com”

  说完,与众人都离开了卧室,苏惊律六神无主地抱着祁一奇,脑中全是祁一奇的音容相貌,好像祁一奇并没有离开一样。

  天色渐渐明亮。

  苏建文是第一个敲门的人,推开木门,苏惊律还抱着祁一奇,两个人靠着床沿,苏惊律身体已经麻痹到抽筋,可是他已经没有心思去关心自己的感觉。

  “律儿?”

  苏建文见其没有反应,走到了床边,伸出手将东西递了过去:“以前我总以为你是在和我开玩笑,想着以为年轻人能有什么大情大爱,可是我现在明白了,他为了你甘愿九死一生,放弃所有活下去的机会,这个收下吧。”

  苏建文将一颗玉石塞到了苏惊律的手心中,苏惊律眼眸才微微有了反应。

  “这是……金玉蝉?”

  “是的,金玉蝉之前出现在狄梁大会,被风卓天高价收购,”苏建文转身踏出房间,留下了一句,“作为你父亲,我自然不希望你过多留恋已故人,能随风而散也不免是一种造化,可是我也知道,律儿你也很喜欢一奇,能保留住就保留住他吧,只不过一奇入了祁家的陵墓,日后你就是想见也未必能见到了。”

  “谢谢!”

  见苏惊律终于能说话了,苏建文也安心了不少。

  阳光洒进了别院,此时此刻的祁家张灯结彩,红绸漫天,一派欣欣之景,愉快轻松的音乐也响彻了天目山祁家山庄。

  富丽堂皇的祁家大厅变成了鲜花遍布的婚礼大厅,精美奢华,别有气质。主舞台的墙上,挂起了一块巨大的彩色屏幕,旁边全都是祁一奇的照片,被剪刻成爱心形,这些小爱心又被排成一颗大爱心形,点缀在巨大的屏幕边。

  屏幕中切换着祁一奇的照片,大都是祁一奇一个人在墨西哥的时候,祁寒让风流血衣的杀手保镖偷拍的,也正是苏惊律偷拍的,记录了祁一奇在墨西哥的八年,这也是祁一奇留在世上唯一的照片。

  “大家今天不许哭,知道吗?”风北游看着周围丧气的众人,明明全都穿着精美无比的礼裙和礼服,但看起来一点喜悦之色也没有。

  “好!”

  众人一个个点头。

  门口出现了许多穿着白色衣服和黑色衣服的修行者,正是若白翠和独活那些当初参加了苏惊律生日宴的修行者,不过还来更多的陌生人,例如剑宗剑道至尊亲自率人前来祭拜,逍遥庄不少弟子也来祭拜,清一色的黑色套装或者是白色装扮。

  “怎么回事?”若白翠本来还有些发愣,却看到屋子里全都穿着红色衣服的人。

  “不知道啊,这不像是葬礼吧?”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我们不举办葬礼了,”阿缺迎上前去,“今天是祁少爷和我们少爷的婚礼,欢迎各位到来,若有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阿缺是发自肺腑地替两位少爷开心,这也感染到了祁月等人,那些女孩子们纷纷迎上前来。

  “祁少爷他不是……”任凤舞欲言又止。

  “有什么关系呢,祁少爷到死都没和我们少爷在一起,不如完成他最后的心愿,也挺好的吧?”

  “嗯!”任凤舞几人都有些吃惊,但马上就同意地点了头。

  “各位小姐、少爷,今天应该会来不少人,”阿缺朝苏惊鸿等人拜道,“单靠我们肯定忙不过来,你们也得多帮帮忙,祁少爷可不想婚礼冷冷清清的,二少爷赶紧让场面热闹点起来吧。”

  “好,今天就是大哥和一奇的婚礼,大家都不许哭丧着脸,该招呼客人的招呼客人,该端茶送水的端茶送水,该布置场景的布置场景,该主持现场的主持现场,让一奇他有一个最棒的婚礼。”

  刚等苏惊鸿说完,外面就迎进来了成群结队的修行者,大都是各个世家的修行者,一眼望去除了参与苏家一战的世家之外,还有不少七七八八的散人,将近好几百人,被众人请入厅中。

  下午五点的时候,烟花礼炮响起,五彩缤纷的花瓣从天而降,各种绚丽的灯光从四周亮起,诺大的厅堂和外围都是宴席桌,精致的花艺与高档奢华的酒杯映照着婚礼灯光下,令整个婚礼充满了喜气。

  伴随着音乐声起,苏惊律抱着祁一奇一步一步踏入了大厅,脚下数百米的花绸红毯格外夺目,两个穿着鲜红西装的男孩子仿佛有让时间停止的魔力,看得周围的修行者们全部愣住了,一步步踏上了主舞台,随即一阵烟花声起,片片花瓣落在了两位新郎的身上,这一刻台下都在欢呼。

  苍平痛饮烈酒,不快地看着台上,蒙蚩寻儿担心地盯着苍平,自打祁一奇死后,苍平变得有些沉默寡言,这两日已经喝了不少酒。

  苍平在等,等祁一奇入了陵墓,他将去寻找七宝尸迦楼,不杀尽七宝尸迦楼的人,这件事绝不会罢休。

  张跃峰和沈悦杭并没有进入大厅,两人坐在了对面的房檐上,一人一坛子酒,谁也不和谁说话,谁也不和谁干杯,两个人只顾自个儿喝酒,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已经完全没了原有的洒脱。

  “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苏惊律的声音响起,音乐声渐渐停止,所有欢腾的人也都止住不再说话。

  “今天的婚礼有点仓促,我们没有准备得很好,”苏惊律的眼神全注视在祁一奇的身上,“一奇,你不会怪我吧?你如果能怪我……该有多好……”

  “……”

  全场寂静一片。

  “张跃峰,人世无常,”沈悦杭重重地喘着气,“及时行乐啊!”

  “小杭,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总那么没心没肺。”

  “你羡慕我干吗呢,我还经常羡慕苏惊律,凭什么一奇会那么喜欢他,就因为小时候说要和他结婚,然后就守诺了一生?我才不相信呢,也就比我早遇到一奇半年而已,本来一奇都是我的了。”

  “就你?你哪点比得上苏惊律,连我都不如。”张跃峰苦笑一声。

  “切,你不过是运气好,得了高人指点,苏惊律也就是出生好,有个上乘界的爷爷,而我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活该不如你们吗?”

  “说什么浑话呢,我们是朋友,还是生死与共的朋友,只不过少了一个小一奇……”

  张跃峰端着酒坛递到了沈悦杭面前,沈悦杭瞥瞥眼将自己的酒坛撞了一声,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湿润了脖子里一大片的领口。


  惊了个奇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