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锦衣血途 > 第518章 孕育地

第518章 孕育地

手机阅读
  得了消息之后,陈啸庭也不多耽搁时间,立即便往周文柱处赶去。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而在另一边,周文柱已经在自己大堂一侧书房做好,此时正有校尉替他端上热茶。

  待这校尉离开后,周文柱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喃喃道:“何兴宏这厮,还是不死心啊!”

  随即他在脑中便思索起来,下一步该怎么走实际上他也没什么头绪,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但就在这时,只听大堂外进来一人,来人正是陈啸庭。

  走到周文柱面前后,陈啸庭才大礼参拜道:“卑职参见大人!”

  周文柱赶紧让陈啸庭起身,他二人虽是上下级关系,但其实更多的是盟友。

  便听周文柱道:“今天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一共商量了两件事!”

  陈啸庭站在一旁,只等着周文柱接着说下去。

  这时周文柱便道:“乡试的时间快要到了,考题将从京城送来,咱千户所的任务就是,保证考题不做泄露!”

  只听这一句,陈啸庭就感到难度极大。

  考题是否泄漏,其实不光保管的问题,这里面可做文章的地方太多,想做文章的人也有很多。

  偏偏雍西这地方,科考舞弊现象时有发生,到时候若再有考题泄露之事发生,那可就是千户所这边的责任。

  “大人,这事儿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咱可万万不能接!”陈啸庭沉声道。

  这时周文柱却道:“我何尝不知如此,但有些事情……却不是你我能拒绝得掉的!”

  听到这话,陈啸庭脸色为之一变,这话的意思就是说,这活儿还真被周文柱给接下来了。

  这时只听周文柱道:“刘世安说他已经接下了护送胡人使团差事,直截了当拒绝了这新差事……”

  刘世安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岳梦豪,此时正被胡人收拾得惨,所以他们不接这个任务也有一定理由。

  但此时周文柱表情凝重道:“但让本官担忧的是,何兴宏对此事的态度,他这次直接站在了刘世安一方说话!”

  “也正是何兴宏直接下令,再有刘世安在一旁逼迫,这烫手的差事咱不接都不行!”

  陈啸庭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何兴宏虽然被架空了,但如果他完全倒向刘世安一方,那对周文柱这一系的人可不是好消息。

  这时周文柱问道:“啸庭你说,这何兴宏会不会是,已经和刘世安勾结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就要早做打算,否则之后会越来越被动。

  陈啸庭想了想后,才道:“卑职以为,何千户来卢阳还没多久,不太可能直接倒向刘世安一方……”

  “为何?”周文柱问道。

  陈啸庭答道:“一个是时间太短,他们之间很难建立起信任……”

  “再有一个便是,何千户应当知道,大人和刘世安之间斗争意味着什么,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慎重站队,毕竟当年的刘千户,不也是如此吗?”

  这话比较有说服力,但周文柱接着问道:“那你说,何兴宏这番表态为的是什么?”

  陈啸庭只能猜测道:“依卑职猜测,何大人此番帮刘世安说话,可能是为了维持千户所内平衡,我看他对权力还是有想法的!”

  周文柱点了点头,沉声道:“还真有可能是这样,也难怪今日他会提那要求了!”

  陈啸庭心中不解,便问道:“不知是何要求?”

  周文柱再度端起茶杯道:“何兴宏今日提议,五日之后召集所有百户到卢阳来,说是要和大家伙儿见个面!”

  “这些天来,本官和刘世安都以各百户公务繁忙,所以一直没让何兴宏和诸百户见面!”

  在这一点上,周文柱和刘世安之间有共同利益,所以他俩才会齐心与何兴宏对抗。

  可偏偏,何兴宏作为正儿八经的千户,如果舍去面皮强行下令,他俩也只能的遵令而行。

  这时周文柱便道:“护卫考题的事还早,暂时不用理会,但五日之后的升堂,咱们可得做好准备!”

  “下面诸位百户,你和咱们的人要打好招呼,不要中了何兴宏的离间之计!”

  可以说,雍人西千户所十个百户中,所有人都已是站了队的,所以周文柱才要笼络住自己这边的人。

  “卑职明白,大人放心就是!”陈啸庭笃定道。

  他当然是笃定的,下面诸百户都是多年的交情,又岂会轻松被何兴宏扒拉去了。

  周文柱点了点头,放下茶杯后郑重道:“啸庭,你还年轻……好好干,日后沈大人在镇抚司,可就缺你这样的得力干将!”

  陈啸庭心中平静无比,但还是对周文柱行礼道:“多谢大人提携!”

  …………

  而在另一边,在结束了今日的议事后,千户何兴宏也回到了自己府邸中。

  他来千户所一个多月,到如今真正号令得动的力量,却只有直属于自己的一个小旗的人。

  对此何兴宏当然窝火不已,所以这些天他都在蓄势,所以今日才才能一举逼迫周刘二人,让他们同意自己和诸百户见面。

  他何兴宏不奢望彻底掌握千户所大权,但手里总得有些权力,才对得起他身上这官服才是。

  从自己老爹处接过官帽后,何友源便笑道:“父亲今日压制周刘二人,可真是大快人心!”

  相比于何友源的乐观,何兴宏却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周刘二人也不是真的被我压制了,只不过是各退一步罢了!”

  说道这里,何兴宏表情凝重道:“即便接下来和诸百户见了面,也只能是初步建立威严,但要号令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实际上,这些道理何友源心里也明白,他方才那些话也是为了开导自己父亲。

  从婢女手中接过茶杯,何友源小心递给老爹后,说道:“父亲,儿子倒是有个想法!”

  “千户所三位百户,掌刑百户刘思勤未有倾向,咱们何不从他这里打开缺口?”

  “如何打开缺口?”何兴宏问道。

  偏偏这个问题,何友源一时没有答案,因为这只是他突然冒出的想法。

  却是何兴宏看得明白,只听他道:“雍西不比闽南,这里的人都是杀出来的,不会那么容易被收买!”

  “镇抚司的那些大人,都曾在雍西、凉州、江浙之地任职过,你可知道这是为何?”何兴宏问道。

  何友源摇了摇头,这些情况他都未了解过。

  只听何兴宏道:“只是因为,这三地要么有胡人,要么有倭寇,最是锻炼手腕能力!”

  “所以,咱们毫无根基,想要在雍西这等地方掌握权力,可不是一般的艰难!”

  为什么?因为这地方是镇抚司那些大人的培育地,谁若是能轻易在此立足,岂不是说也能进镇抚司了?

  大明朝锦衣卫千户这么多?镇抚司才几把椅子?

  锦衣血途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