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汉冠 > 第二十二章 言明

第二十二章 言明

手机阅读
  后宫妃嫔宫殿之中,司马遹静静跪伏在坐垫,身后妃子轻轻的给他按压肩膀,熟络筋骨。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不是说将貌美者直接送到朕这边来吗?如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还是说这选秀,什么都没选出来?”

  从皇帝的语气中,大内官自然是听出了皇帝心中的怒气。

  “启禀陛下,好像是给皇后留住了,皇后滇西啊说要给陛下亲自选拔秀女。”

  是吗?

  司马遹眉头皱了皱,他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望着窗外,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司马遹一件深红色镶金边袍子,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觉。

  大内官看着皇帝皇帝的背影,这件事关乎到皇后,他是能不说话,那就最好不说话的。

  在这种问题,话说得太多,不是一件好事。

  “皇后要选,便让她选取罢。”

  大内官听出皇帝说出这句话的怒气,连忙说道:“皇后殿下也是担心这秀女之中,有居心拨测,或者是混入些歪瓜裂枣的,辱没了陛下的血脉。”

  “莫要说了。”

  皇帝却是摆了摆手。

  “你去看看那些秀女,将最好看的那几个,今夜送到朕的寝宫来。”

  “诺。”

  大内官连忙领命而去。

  大内官走了之后,司马遹才重重冷哼一声。

  皇后,朕的事情,你当真是全部都要管呢!

  次日清晨。

  王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初春,清晨还显得有些寒冷。

  王生简单的更衣之后走出房间,这种感觉便更加明显了。

  屋外的世界,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淡淡乳白色的雾,不过这淡淡的白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消减。

  因为太阳升起来了。

  王生抬头看向天空,东方的天有了点红光,旁边的云,也被染了微微的粉红,慢慢的太阳探出了头,一点点的露出来,紧接这是一片白白的鱼肚皮,在后来变成了一块切了一半的大红橙子,终于,太阳升出来了。

  当白雾散尽时,空气里的缕缕寒气已越来越淡,淡得让人快要感觉不到了。

  今日的天气当真是不错。

  王生旋即打了一套全国中小学广播体操。

  高台锻炼身体,也将整个金谷园的景色尽收眼里。

  远处雾气中的高大的树木在王生眼里,还是只有满树褐色的枝条,像一幅素雅、静寂的水墨画一样。

  春日的树木,每一条枝条都布满了饱满而强壮的苞芽,它们在汲取着春日的能量,爆发出蕴藏了整个冬日的寂寥。

  花儿,不久便会在这个大地开满了。

  当真是有生命力的季节啊!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这春日的万物一般,茁壮成长呢?

  王生感慨一声,也结束今日的晨练。

  只是简单的动了几下,自然是没有出汗的。

  吃了一顿丰富的早餐,刘勇便将昨夜影楼送来的信件递过来了。

  王生接过信件。

  拆开来简单看了一下。

  昨日,洛阳发生最大的事情,就是皇帝选秀。

  有接近五十家朝廷大员、世家都送女子入宫。

  但皇宫最后只挑选了二十位进去。

  不出王生预料,羊献容是在这二十人中间。

  毕竟以这家伙的心志与容貌,进不去,才算是一件怪事。

  就不知道这个羊献容能讨得皇帝几分欢心了。

  王生轻轻摇头。

  这种东西,就相当于长期投资了。

  他今日也是要进宫的,宫里面的消息,他这次进去,恐怕也可以了解得更多。

  “出发罢。”

  “诺。”

  刘勇连忙下去准备车队。

  而王生则是径直出府。

  这个时代的人都有早起的习惯。

  或许说太阳升起来之后,在他们看来,也不算是早起了。

  就譬如囡囡,此时已经被张氏辇出来,看书识字了。

  早晨,是记忆力最好的时候,也是学习最好的时间段。

  不过囡囡这小丫头,撅着嘴的模样,倒是十分惹人心疼。

  当然,学习是一件好事,掌握知识,远离愚昧,不管是对男人来说,还是对女人来说,都是有十足好处的。

  王生走到内院中的车辇前,了马车之中。

  车马在金谷园的鹅卵石小道缓缓前行,还不算是十分颠簸,接着,便入了城外官道。

  半个时辰后。

  王生的马车已经是到了宫门前了。

  皇宫的模样一如往日,并没有因为皇帝选秀就张灯结彩。

  入宫。

  批阅奏章那些事情,现在还早。

  尚书令王衍要先处理了尚书台的事情,才会过来批阅奏章。

  而中书监燕王司马彤也是要先将中书省的事情做好,才会到太极殿来。

  王生是这三个人中最闲的那一个,当然是无所事事的了。

  他们三个人,就是三道程序,缺一不可。

  尤其王衍与司马彤是前面的几道工序。

  王生做的是最后面的一道工序,没有前面两位,他的工作也进行不下去。

  到皇宫如此早,王生自然是想要借着这个时间来见皇帝的。

  王生到太极殿,禀明来意,先见到了大内官。

  大内官脸一如往日的带着笑容,见大内官来了,王生对他轻轻行了一礼。

  后者连忙对着王生还了一礼。

  “广元侯客气了,不必向我这种残废行礼了,让外面的人见到了,对君侯的名声可不好。”

  宦官在十常侍之后,一直是被世人摒弃的存在。

  世家尤其鄙视。

  这个原因,恐怕还可以推及到东汉的党锢之争。

  宦官不能干政,也是从那个时候便确立起来的。

  是故大内官虽然是皇帝身边最亲近的宦官,但地位也绝对不高。

  便是尚书令王衍,燕王司马彤一类的人,对他也是不假颜色的。

  仿佛不瞪一眼,就失了身份一般。

  见得多了,大内官也就适应了。

  反正不开心的时候,在皇帝面前说他们几句坏话,这不就报复回来了吗?

  “此言差矣。”

  王生却是摇头。

  “大内官在陛下身边侍奉,侍奉圣人,如何无功?本侯对大内官见礼,也是应有之举。”

  对皇帝身边的人,王生当然是不能得罪的,不仅不能得罪,还要拉拢。

  王生深知皇帝身边人话语的力量。

  枕边风,吹得可是飞起的。

  这也是王生为何想要在皇帝身边安插人的原因。

  毕竟蒋俊蒋美人,可是不吃她这一套的。

  在王生眼中,皇帝的妃嫔之中,可能是蒋俊是最有心机的,至于王惠风。

  聪明当然是聪明的,但是世家大族出身,有一身良好的素养,反而是不会做那些下三滥的事情,要做事,便一直想要正大光明。

  在皇宫之中,这种想法,原本就落了下乘。

  与人争锋,便天生输了一截。

  不知道这选秀进去的人,对后宫有什么影响。

  “广元侯真是客气了。”

  人是社会性动物,渴求的就是被别人看得起,尊重。

  大内官见广元侯如此尊重他这个残废,心中自然是开心的,话语,也是比平时见别人的时候多了一些。

  “实不相瞒,我今日如此早过来,是为了趁着这一会的空挡,见见陛下的。”

  大内官脸却是露出难为之色。

  “我知晓君侯时间宝贵,但昨日陛下连御三女,恐怕今日是早起不成了。”

  连御三女

  那皇帝的兴致倒是不错。

  王生眼中一亮,他倒是想要问问这三家秀女都是谁家的,不过这话到嘴边,王生却是没有问出来。

  这是皇帝的家事,可不是他这个臣子想要问,便能问的。

  “如此的话,那便可惜了。”

  就在王生以为今日只得是深夜见皇帝的时候,却是有一个内监小碎步走到大内官身边耳语了。

  这内监说话的声音很低,王生自然是听不清的。

  但他看来大内官脸的笑容,知道这绝对是好事。

  “君侯,好消息,陛下出殿了。”

  连御三女还能早起,那皇帝的身体倒是倍棒。

  “那太好了,还请大内官代为通传。”

  “这是当然的。”

  大内官刚要下去,王生却是说话先让大内官稍等片刻了。

  “大内官,本侯在城外购置了一个庄园,大内官若是有亲戚家人,便可安置到此处,至于年幼者读书识字,年长的安度晚年,以本侯的财力,自然是绰绰有余的。”

  听到王生这句话,大内官果然顿住了。

  “君侯是如何知道在下的事情的?”

  人不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自然是有亲戚朋友的,这一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大内官亦是如此。

  做了宦官之后,这些太监最想要的,当然是给自己留个后。

  大内官还算是幸运的,入宫之前,便留了种,不至于真的绝后。

  但他在宫里,宫外的事情却是鞭长莫测。

  宫中,宗王与世家重臣,自然不屑与他这个宦官交流。

  而且他在皇宫之中,即便是得到了银钱,也很难送出去。

  是故他虽然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內官,反而家里人在宫外生活却不如意。

  虽然不至于饿死,但是自己的孙子已经是到了蒙学的年纪了,却不了私塾。

  读不了书,莫非日后也入宫不成?

  “之前大内官托华统领,却被他拒绝了,我与华统领也有些交情,酒后之余,他与我说的。”

  一听到华恒的名字,大内官脸便显出怒气来。

  前面他去求华恒,不想这家伙根本不想给他面子。

  “如此的话,倒是麻烦君侯了,一应花费,在下会亲自承担,不需要君侯费心,倒是找个私塾夫子,便麻烦君侯了。”

  他在宫里大半辈子,积累自然是有的。

  在这种事情,他可不想欠王生太多人情。

  一个就够了,两个就太多了。

  王生自然明白大内官的意思。

  “如此的话,当然可以。”

  看着大内官的背影,王生眼神闪烁不定。

  要想影响皇帝,就得先收买皇帝身边的人。

  原本王生是想要影响皇后的,但是因为琅琊王氏的原因,皇帝有些冷落皇后。

  便是王生影响了皇后,也是没有多少用处的。

  比起妃嫔,大内官陪在皇帝的时间,毫无疑问是更多的。

  在太极殿中等待少顷,王生很快便见到皇帝了。

  “臣王生,拜见陛下。”

  见到司马遹,首先便是行礼。

  皇帝司马遹看起来精神不错,昨夜是睡了一个好觉的。

  “广元侯,你今日早早入朝,可有要事?”

  王生轻轻点头。

  “确有要事。”

  司马遹跪坐在主位之,对着身侧内监挥手道:“给广元侯赐座。”

  “臣,谢陛下。”

  跪坐在鹿皮坐垫,王生的话也是说出来。

  “这事情,还是臣下估计不足,臣下原本以为,在洛阳的寒门士子不计其数,简单招贤之后,不说治国之才,三郡屯田的官吏,总是能够凑齐的,但前些日子臣下考校这些寒门士子,千人中,只有不到十个人是有真本事的。”

  王生说的算不是很委婉了。

  “你的意思是说,人手不够?”

  王生轻轻点头。

  “莫说是屯田三郡,便是屯田一郡,人手也是有些缺缺。”

  “只是,朕手下也没有可以给你用的人了。”

  这是实话。

  皇帝在罢免了半朝官员之后,朝廷原本的官员就不多了。

  很多还是他从地方提拔过来的。

  要给王生屯田的人,皇帝怕是做不到。

  “寒门无人,只怕臣下只得去招世家之人了。”

  明说了。

  现在明说,不至于后面产生误会。

  王生这句话说出来,司马遹果然沉默起来了。

  “看来,这世家的人,朕不用不行,广元侯也是不用不行。”

  在这个时候,王生其实有冲动要向皇帝献策科举制的。

  但是想了一下,还是算了。

  且不说皇帝会不会实行科举制,他说了这句话之后,说不定就被世家记恨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寒门之中,有才之士实在不多,他们无书可读,连字都不认识,如何成才?”

  “那你要选哪家的士子?”

  司马遹静静的看着王生。

  “臣下全靠陛下定夺。”

  先探一探皇帝的口风再说。

  “琅琊王氏在朝中担任官职已经够多了,不必选琅琊王氏的,其余,任选之。”

  皇帝果真是在担心琅琊王氏尾大不掉了。

  “臣下明白了。”

  得到皇帝的这个答复,王生便好操作得多了。

  就在王生准备退下的时候,皇帝却是出口挽留王生了。

  “你今日来得也好,朕有件事情,要问问你。”

  王生愣了一下,旋即止步。

  同时心里也在想,皇帝要问他的问题,是什么呢?div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