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社稷图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

第八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

手机阅读
  当然,那是杵尊与伏剑主施展,若是换了修炼了道法与道神识剑的道者,自又是另一番境界,不可同日而语。

  须弥尊者三人退走,萧子申也不敢停留,急忙持剑避远,寻了一隐蔽处稍事调息,疗复伤势。

  约莫一刻间,萧子申见内伤稳住,为了在大营乱时寻到别海棠,也不停留,随之施展身法回纵,又来到该是将领居处。

  萧子申依葫芦画瓢,接连偷入数座大帐,均不见将领,又见营中士兵不住往东去,已明白三教众人在津阳闹大了。

  萧子申寻了多时,好不容易见了一帐内有将,萧子申出手之下,加上有兵士来救,竟战了三十余招才伤了将领,随之擒下了他。

  萧子申见这将领本领高强,不惊反喜,问了两句不出言,随之去寻了一重伤未死的兵士,拷问之下,果然是大将。

  萧子申抬指点晕了兵士,为他稍微治伤后,随之持剑在手,一指将领腿间,道:“这位将军,道爷没有时间与你瞎磨,识相的就告诉道爷,弑斗魁擒来的姑娘在哪里,否则道爷就送你去管狐身边做个副总管,伺候你家神皇。”

  将领吓得双腿一紧,颤声道:“不知公子问的是哪位姑娘?我等跟随大将军连日战杀,捉了不少姑娘!”说着,就往帐内床上瞟去。

  萧子申一疑,随之持剑小心翼翼的挑起薄被,却见床上躺了一个标致美人,看她仍沉睡,看来定是穴道被制。

  萧子申嘿嘿一笑,持剑一收,薄被就盖了回去,随之走回将领身旁,道:“你一把年纪了,还喜欢年轻姑娘,那就好说。我问的是伏海名鉴的小姐别姑娘,说吧,弑斗魁把她囚了何处?若不老实交代,以后见了美人儿,就只能流流口水干瞪眼,那滋味想想就不好受,将军说是也不是?”

  将领见萧子申又把神兵往腿间伸来,轻轻一划,袴裳已破,忙道:“我说,我说,请公子住手!”

  萧子申把剑一收,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是个真汉子!”心里却想:“看来就这一手最管用,什么酷刑,拷问个文弱书生还不一定能成!”随之又嘿嘿一笑,只吓得将领双腿又一紧,急道:“别姑娘被大将军关押在帅帐东北方的第三座营帐内。”

  萧子申一听,抬脚就将将领踢了床上去,随之也用薄被一起盖了,道:“小老头,道爷就去瞧瞧,若是真的,你照样享福;若是假的,就等着入宫吧,只要那御凰权不嫌弃你老。”

  营中兵士东去支援后,将领营帐附近兵少,来救时已被萧子申清理干净,萧子申为了行事方便,就脱了一小校的盔甲穿了,又搜了将领腰牌出来,问了姓甚名谁后,抬手就点了哑穴。

  萧子申转身一出营帐,就寻了块木牌子立在帐门,随之用剑刻道:“春意暖帐,勿近勿扰!”随之哈哈大笑,转身大摇大摆的往将领指明的弑斗魁营帐方向去。

  待走近后,萧子申又捉了一兵士拷问,确定了弑斗魁营帐位置后,抬掌打晕了兵士,抬脚就走向东北方第三座营帐。

  萧子申走近后,见那帐内黢黑,又无兵士看守,一时暗暗皱眉,已觉不对。帐内无光倒可以解释,却怎么没人看守别海棠?

  萧子申想着,纵身一入,燃起火折子一看,哪里有人!心里一怒,正想回头去寻那将领算账,却闻帐外远处一人轻咦道:“那关押美人儿的帐内我刚熄了火,怎么却有光了?”

  又听一人笑道:“你小子多半是看美人儿傻了眼,自忘了吧!”

  萧子申见被发现了火光,已不敢熄灭,否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又听二人提起美人儿,虽不一定是别海棠,但总有希望,就小心翼翼的将火折子立在一旁案上,自己则纵身到了帐帘处的电脑端:

  又听之前出声之人嘿嘿道:“想是我记错了,刚才带美人儿离开时,一直眼迷神醉,想来真是忘了。”

  另一人又道:“你还别说,就那美人儿,我就看了一眼,浑身都酥了,连脚也挪不动,若是……嘿嘿……立马死了也甘愿!”

  之前之人道:“说起来,你说巴将军请了美人儿去饮酒,会不会……嘿嘿……”

  萧子申心惊刚起,又闻另一人道:“你有所不知,那美人儿是神州高手与大将军吩咐了暂时不能动的,巴将军占占手口便宜或许敢,真要玩真格的,怕是没胆子!”

  之前那人忙嘘道:“你小声点,别被人听了去,若传入巴将军耳朵里,岂有我们的好果子吃!”

  另一人哼道:“我听人说,昨儿有高手杀入营内,触之即伤,碰之则死,来去自如,连大将军他们也奈何不了,还不知能活到几时呢!依我看,反正美人儿也不在帐中,有什么可守的,不如回去看美人儿饮酒快活,趁活着时多瞧几眼,死了也值。”

  之前那人道:“也好,待我去帐内熄了火就过去吧,别第一日轮值来看守就把大帐烧了,那可死的冤枉。”

  二人说着,掀了帘子就走入帐内,见了燃起的火折子,哪还不明白不对,伸手拔刀刚欲呼喊,已双双被降身下来的萧子申制住了穴道。

  萧子申看了色变的两人一眼,抬步过去拿起火折子,随之照在二人脸上,道:“告诉我,那美人儿可是唤作别海棠?巴将军又在何处与美人儿饮酒?”

  只一息,萧子申见无一人出言,抬剑就斩下了一人左臂,冷声道:“这次是手臂,或许下次就是脑袋,只不知会是谁的!”

  二人见萧子申又持剑而起,竟异口同声道:“我说,我说!”见萧子申只持剑缓缓靠近脖子,那人吓得慌忙道:“那美人儿据说是伏海名鉴的小姐,至于是不是唤作别海棠,小的也不大清楚。巴将军就在西面一里外的帐中,内外都是吃酒将士,公子一观便知!”

  萧子申收剑点了点头,道:“若是谎言,你们二人就等着被收尸吧!”说完,抬指点了哑穴,晃身就离开,大帐瞬入黑暗。div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