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重生之最强大亨 > 第819章 一顿骚操作将其按在地上

第819章 一顿骚操作将其按在地上

手机阅读
  罗兰士·嘉道理目光冷厉地看着季炜,冷笑着说道:“想要我的股权,你就是在做梦,即使你夺走了公司的经营权,也别想拿走我的股权。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说完,罗兰士·嘉道理看向梁中豪,与其对视片刻,语气莫名地说道:“梁先生,对于你们家族的选择,我深表遗憾,希望你们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梁中豪生硬地笑了笑,说道:“嘉道理先生,商业上的事,本就很难说清楚,既然做了决定,我们当然不会后悔。”

  “不过嘉道理先生,我建议你还是把股权转让给季先生,总比再产生其他斗争来得好。”

  季炜笑着劝道:“嘉道理先生,梁先生的话很中肯,做大事者从来不会意气用事,只会选择最有利的方向行事。”

  罗兰士·嘉道理不由大笑,心中怒火中烧。

  两个小年轻在他面前给他讲大道理,简直大可笑了!

  明明他才是受害者,而眼前的获利者还虚伪地一副为他好的嘴脸,实在恶心到他了。

  他冷哼一声,起身准备走人,态度坚决地说道:“我的股权即使卖给任何人,都不会卖给你们,你们休想得到!”

  说完,罗兰士·嘉道理拂袖而去。

  就在罗兰士·嘉道理快要走出会议室大门时,他身后响起了季炜幽幽地话语:“嘉道理先生,何必呢,即使你不同意,董事会还是可以批准定向增发股票,你抵抗不了的!”

  听到这话,罗兰士·嘉道理一股热血就往头上涌,脸上青筋暴起。

  他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内心的暴怒,头也不回地离去,消失在季炜和梁中豪来两人的视野中。

  “看来罗兰士·嘉道理是选择硬抗了,季生,我们梁家已经尽力了。”梁中豪遗憾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在为自己没能帮到季炜而感到自责。

  季炜微笑着说道:“梁生不必介怀,你们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这个人情我们记住了,我会想董事长汇报。”

  听到此,梁中豪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这都收入季炜的眼底,他暗暗一笑,为自己的背景感到自豪,然后接着说道:“梁生,接下来还需要你帮忙,将公司完成私有化,定向增发股票也需要你的帮忙。”

  梁中豪连忙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事不宜迟,我们今天就拿出一个方案来,明天就再次召开董事会?”

  “这样最好不过了!”季炜笑道。

  甭管罗兰士·嘉道理持有的股权卖不卖,掌控了董事会之后,有的是办法对付他,最简单的便是定向增发了,只要董事会半数票通过,就可以执行。

  到时候只需要定向增发给九鼎酒店管理集团,他拿钱低价收购就行。

  增发了股票,罗兰士·嘉道理的股权比例自然会被稀释降低。

  当然其他人也也会被稀释。

  不过梁家已经与夏禹签订秘密协议,股权多少都不要紧,反正最后私有化后,都是按照资产拆分公司,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拆分后,还是需要九鼎酒店管理集团出资补足。

  先补后补都一样,反正梁家都不会有损失,还能够帮到夏禹的忙,又降低罗兰士·嘉道理反扑的意外风险,何乐而不为呢!

  ……

  上午在香江上沪大酒店集团里面发生的事情,不可避免地还是传了出去,听到消息的人都傻眼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半岛酒店是香江上沪大酒店集团的明珠,也是世界十大酒店之一,影响力巨大,从1890年起就一直被嘉道理家族经营。

  即使嘉道理家族持股比例不高,但是外界一直将其看作是嘉道理家族王冠上的钻石,象征着嘉道理家族的荣誉。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公司,竟然在一个上午就彻底变天,在外界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冒出来的九鼎酒店管理集团夺走了管理权,老江湖罗兰士·嘉道理从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上被轻易赶了下来,这简直是今天最大的笑话!

  如何不让外界一片惊愕?

  不管是各路大佬还是吃瓜群众,都对此感到梦幻。

  反应最大的,除了嘉道理家族外,当属诺曼·施雅怀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久久不能平静,在对罗兰士·嘉道理感到悲哀时,内心的警惕也提到了顶峰。

  接着,他立马打了个电话到嘉道理家族,约见罗兰士·嘉道理,想要了解具体情况。

  罗兰士·嘉道理正好也想要寻求帮助,接到诺曼·施雅怀的电话后,二话不说就动身。

  二人谈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夏禹也不感兴趣。

  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小伎俩都没有用处!

  听完了季炜的汇报之后,夏禹当即吩咐季炜持着他的命令,让财团旗下能够出力的公司帮忙,针对性收购那些小股东的股权,同时协助香江上沪大酒店集团私有化。

  如果说之前,那些小股东是不愿意卖股权的。

  但是在今天经历了改天换地的一幕后,这些小股东已经知道大势难违,选择拿钱走人逃离漩涡是最好的办法。

  因此当季炜委托的几个公司找上那几个小股东后,轻易就拿下了股权。

  截止到下午下班前,四个小股东被拿下,合计百分之九点七的股权收购到手。

  九鼎酒店管理集团的持股比例一举飙升到了百分之二十九点九。

  如果算上还未暴露立场的渣打银行持有的百分之五点七的股权,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实际上已经换人。

  且九鼎财团这方与两家联合持股比例达到了百分之六十六点六,只差百分之零点一的股权,就能达到三分之二,谁也无法阻挡九鼎财团的意志了,哪怕一点也不能!

  翌日一早,香江上沪大酒店集团门口媒体云集,里面正在召开新的董事会。

  很可惜这次罗兰士·嘉道理直接拒绝参会。

  但是没关系,只要到场三分之二以上就ok。

  会上,新任董事长季炜拿出一个定向增发股票的协议,自然毫无悬念地通过了。

  集团原股本一亿股,再次定向增发两千万股,指定增发对象为九鼎银行,以每股十二元,低于十四元股价的价格增发,一次性募资二点四亿港币,用于公司的扩张。

  至此,集团总股本扩为一亿两千万股,九鼎酒店管理集团持股两千九百九十万股,持股比例降为百分之二十四点九。

  梁家持股三千一百万股,占公司股权比例为百分之二十五点八三,依旧是第一大股东。

  第三大股东则为九鼎银行,持股比例为百分之十六点六七。

  原本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百分之十六点七的嘉道理家族,股权比例降为百分之十三点九,成为第四大股东。

  其他小股东的股权比例同样被稀释,而且是毫无抵抗之力,只能被动接受。

  如此一来,即使不算渣打银行,光是九鼎酒店管理集团、九鼎银行和梁家,三方的持股比例合在一起为百分之六十七点四,占到公司股票的三分之二以上。

  到了这种地步,季炜趁胜追击,在下午又召开董事会,提议公司退市分拆,提议再次通过。

  随后便以公司的名义向交易所申请停牌退市,并且为下一步的分拆做准备,标准会计师事务所进驻,开始核算资产。

  这一套骚操作连贯地执行,看得外界的吃瓜群众是目瞪口呆。

  随之而来的,就是对嘉道理家族报以可怜之情。

  嘉道理家族完全是毫无还手之力,任人揉捏,好歹是香江数得上号的英资大家族,这么久如此轻易就被收拾了?

  明眼人已经看得出来,嘉道理家族没有任何退路了,虽然目前持股比例在百分之十三点九,但是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又降呢?

  董事会被九鼎财团控制了,还上市时就增发股票稀释股权,私有化了后那还得了,九鼎银行这个大财主完全可以一次次出头稀释股权,反正这钱就是从一个账户转到另一个账户,只要香江上沪大酒店集团不用,这钱都在九鼎银行里面放着。

  一次次下来,只要嘉道理家族的持股比例降到百分之十以下,那么九鼎财团完全可以发动强制性收购措施,嘉道理家族持有的股权是不卖也得卖了!区别只是在于嘉道理家族找谁接盘吸引仇恨。

  但是可以想象的是,到了那个时候,应该没人敢冒着得罪九鼎财团的风险去接手,即使是太古财团也不会这么干,因为接手了也只是再多挣扎一下而已。

  罗兰士·嘉道理虽然没有参加董事会,一直在施雅怀家族,但却一直密切关注着,当得知消息后,他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脸色潮红,大骂季炜和梁中豪等人无耻。

  骂过之后便瘫坐在凳子上,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罗兰士,事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看来你只能妥协了。”

  坐于一旁的诺曼·施雅怀叹了口气,安慰地说道。

  罗兰士·嘉道理缓缓抬起头看向诺曼·施雅怀,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诺曼,事情发生到这种地步,原因是香江电话公司的股权,因为这个,我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你说怎么办?”

  说完,罗兰士·嘉道理目光死死地盯着诺曼·施雅怀。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