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校园修仙武神 > 第二百四十章:我这招叫鹰击长空

第二百四十章:我这招叫鹰击长空

手机阅读

张辉龙本来以为陆遥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韩出云今天已经在自己面前栽了一个不小的跟头,应该没有心思为一个小角色出头,但是没想到韩出云竟然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更可气的是陆遥这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是可忍熟不可忍。品书网手机端 m.vodtW.com

“真不知道是哪家的长辈调教出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东西,以我张辉龙在西北武林的辈分而言,你师傅见了我估计都要叫一声前辈,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口小儿竟敢如此放肆,今天让我替你的师傅好好教育教育你,什么叫做尊师重教,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张辉龙是一个在江湖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人,虽然心里十分的气愤陆遥的话和韩出云的做法,但是他却依旧是满口的仁义道德和尊师重教。

陆遥听到张辉龙那句“你师傅见了我都要叫一声前辈”的时候心里真的是笑翻了天,开什么玩笑,离疆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个纪元了,张辉龙叫他祖师爷都有点不够格,对方却说自己的师傅要叫他前辈,这是天大的玩笑。

不过这些陆遥并没有说出口,不光是因为这是自己的秘密,更因为武林人都是实力为尊,自己只有战胜了张辉龙,自己才有足够的资格去说话,否则一切都是白搭,像一直活了百年的王八在一头不足一岁的猛虎面前依旧是狗屁不是,这是一个道理,此时自己要做那头猛虎,而要让张辉龙变成那只虚度光阴的王八。

“口说无用,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你若赢了,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若赢了,从此以后你快刀门人见了我都给我滚远一点,否则我见一个打一个,见一双打一双。你可听清楚了。”陆遥说话的时候面色变得很严肃,而且声音有一种十足的穿透力,在场还未离去的那些乾坤武馆的徒弟们实力低一点的甚至觉得陆遥的声音刺得他们耳膜生疼,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双耳。

“小杂种,这是你自己找死,今天不让你血溅当场,我张辉龙退出西北武林,从此绝不再露面。”张辉龙将之前一直拿在手的茶碗重重的摔在地,玻璃渣子四溅,脸色也是气的有些发青了。

只不过碍于之前两人的那个看似不起眼的约定,张辉龙当着韩出云的面也不好直接痛下杀手,便有说了一句:“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暗器,你那便真的是【燕子归巢】我也不怕!”

“好,所有人退到一边,韩老前辈做个见证,今天我让你张什么龙的开看眼界。”陆遥也是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陆遥本来也没打算这么强势的,但是不知道靳玉龙是出于什么考虑,在刚才再次以传音入密的方式告诉自己,放自己放开了手脚,将这个张辉龙好好的教训一番,虽然没有说原因,但是陆遥还是选择无条件的按照靳玉龙说的去做了,毕竟他们两个人才算是真的相互彼此了解自己。

“小靳,你带来的这个小娃娃行不行,不要逞强,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在我乾坤武馆,我韩出云说话还是管用的,即便张辉龙再怎么样,他还是要给我两份薄面的。”一旁的韩出云看看陆遥的架势,也只当他是一个没有被师长们带出来见过世面的小娃娃,一脸担心的对靳玉龙说道。

韩出云认识靳玉龙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对于靳玉龙的事情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靳玉龙带着两个年轻人来到自己的乾坤武馆是拜会自己的,如果在这里出了点什么事,传出去也是有损他的颜面的,他必须要保其周全。

靳玉龙看到韩出云的样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只不过这个眼神内容丰富,韩出云一时之间倒也是没了主意。

这边挺着急的想要劝架,那边陆遥和张辉龙却已经是迎面而站,战斗一触即发。

原本那些已经离开的乾坤武馆的徒弟们也是纷纷回来,连已经被人搀扶着回去的向绍龙也是咬牙坚持在两个平日里关系要好一些的师弟的搀扶下再一次回来了,他们也是想见证一下,今天究竟有没有迹发生,毕竟武林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做这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了。

“小杂种,放马过来,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张辉龙吹胡子瞪眼的朝着陆遥骂道。

陆遥对于张辉龙的这些话并不以为意,慢腾腾的整理着自己的东西,他将自己的外套小心的脱下来,叠整齐后交给了一旁的一脸微笑的乔龙,然后将随身带的两个装满了银针的木盒拿出来,从其个拿出五枚精致的银针,嘴里还语气平缓的说道:“我喊三二一,然后出手,你的本事最好能够和你的脾气成正,否则从今天往后,西北武林再无张辉龙这么一号狂妄之徒。”

“你!”张辉龙被陆遥的这番话已经是气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发飙了/

“三。”

“二。”

“一。”

陆遥根本不去理会张辉龙的表情,他慢慢地数了三个数,当那个“一”字刚脱口而出的时候,众人只见眼前一花,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有些凝固的意思,原本还是秋老虎肆虐的季节,众人只觉得空气骤然变得冰冷刺骨。

韩出云作为见惯了大场面的武林前辈,已经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过这种的气氛了,自从他凭借一双铁掌在西北武林将自己的名号打响之后从没来没有在经历过这种场面了,更别说他那些徒弟们了,韩出云压根没有想过一个看起来好不起眼的少年身会散发出这种气势,他觉得自己平日里教导徒弟们如何如何的,哪怕他说千百遍也赶不此时身临其境的感受一次,韩出云早已忘记了张辉龙的事情,气十足的喊了一句:“所有人用心感受,这种场面你们千载难逢,能领悟多少全凭你们个人造化。”

韩出云说完这些后,自己也是紧闭双眼,盘腿做了下来,用心的感受着着周围空气和气流的变化,这些年来,他已经困在玄阶巅峰太久太久了,他那颗原本炙热的心已经渐渐的冰冷起来,这一次之所以答应日方代表团的试要求,也是想要得到对方所谓的战利品,想要借助其借来乾坤玉秀图的秘密,一举冲击地阶初期或者更高的境界,他明白,如果自己有生之年不能突破的话,乾坤武馆很有可能将在自己的手没落。

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去九泉之下面见自己的列祖列宗,面见那些虽然不姓韩,但是为乾坤武馆呕心沥血耗尽毕生心血的前辈们,这一次是他殊死一搏的时候,要不然他也不会答应什么和日方的试,更不会今天让所有的弟子都回来观看这一场快刀门的挑衅。

乾坤武馆犹如沉睡的雄狮,只不过这头雄狮不是假寐,而是真的有些快要睡着了,连快刀门这种以前在乾坤武馆面前望而生畏的小门派也敢前来挑战了。

韩出云有这种感觉,张辉龙此时的感觉是更加的不好受,陆遥的气息完全锁定了他,他突然之间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从尾椎骨一直到天灵盖,都觉得冷,刺骨的冷,他突然有点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乾坤武馆面前耀武扬威一把之后还要去招惹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娃娃。

可是这个世界那里又有后悔药呢,如果有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坏人、恶人和出家人呢,如果这个世界有后悔药,那么又怎么可能会有人说死不瞑目呢?

张辉龙心悔,但是整个人却是前所未有的警觉,当他看到陆遥出手的那一刻,全身下隐藏在各个角落里的暗器全部一股脑地爆射出去,自己精通的也好,传授徒弟的也好,藏私的也好,所有的手法尽出,即便是这样他仍然觉得有些不够稳妥,他没有从陆遥手下逃生的希望一般。

全下一百二十八枚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暗器尽皆使出,将最后一枚暗器暴射而出之后张辉龙用了一种很没有面子的功法——滚地龙,朝着他自己认为陆遥的暗器无法覆盖的范围翻滚出去。

陆遥这一次本来是打算小露一手的,但是经过靳玉龙的那番话后,他举定一鸣惊人,他将十枚银针以【摘叶手法】的他所掌握的最高境界暴射而出,而且将体内渐渐形成的仙气也是灌注到每一枚银针之,他紧紧地锁定了张辉龙的气息,他虽然不想置张辉龙于死地,但是绝对会让他终身难忘。

所有的动作电光火石之间便已经完成了,陆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张辉龙那边也是一个滚地龙之后安然无恙。

所有围观的人,包括韩出云,包括乔龙,也包括靳玉龙,都在紧张的关注着场的两个人,一切犹如白驹过隙一般,即便是靳玉龙也没有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时间足足静止了半分钟左右,随着张辉龙一声闷哼,然后仰面倒地,然后浑身不断地抽搐,众人的心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尤其是那些张辉龙的爱徒们,张辉龙仰面倒下的那一刻,他们心目的神也是随着轰然倒塌了。

“你记住了,我这招不叫【燕子归巢】,不过从今天起,我给他命名【鹰击长空】。”陆遥说完后头也不会的朝着乔龙走了过去,接过他手抱着的自己的衣服,然后朝着刚刚起身的韩出云走了过去。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49/49527/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