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 第290章 要听故事得有酒

第290章 要听故事得有酒

手机阅读

肯定是这样的!

张小北恍然大悟。品书网手机端 m.vodtW.com

尼玛,秦晋什么出身?

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什么时候该示弱,什么时候该逞强,那分的猴子还精。

要不然,她能攀那个关系?

那是下手稳准狠。

她凭什么说出“每天交一页纸”这个话来?

一个连字根都不懂的人,敢这样说话,那是要命的。

没几个小时,他打得出来吗?

除非用特大号字,打一个字。

但秦晋是这样的煞笔吗?她不知道这是个机会吗?

“艹!逗老子玩儿呢!”张小北想到这里,又抓起电话。

“秦晋,你给我过来!”张小北这下可是没客气。

不过楼道里传来的高跟鞋声,依然是那么淡定。

“站那儿,我需要一个解释。”张小北有点怒。

“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秦晋说道,但依然那么淡定。

“重新汇报一下你的学历。”张小北这是诈唬呢。

“Bachelor of Economics, University of Oxford,do you understand me?”秦晋居然甩了这么一句。

张小北倒吸一口凉气。

英语也是过了好几级的人,这么简单的对话要是听不懂。

张小北活该一头撞死。

“可以啊,隐藏的够深啊,牛筋大学的经济学学士。”嗯,是牛筋,一头牛,一根筋的主儿。

“今天午,我有红酒,你有故事吗?”张小北问道。

“啪!”一个响指,秦晋扭头出去了。

艹,是跟老外那一套较像啊。

不过张小北怎么也把这几个词语联系不起来呢。

牛筋,经济,学士,会所,妹子。

这得多大的脑洞啊!

不行,张小北明显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如果左丹娅在的话,也许可以解释。

但张小北的脑子,不在这条线。

不过,毕竟张总了么,淡定还是有一些的。

本来办公室说说也无妨,但是!

劳子要等到午,话说你现在想说,我现在还未必想听。

其实是真想听啊,这不是硬憋着呢嘛。

领导么,得有点儿定力。

不过,一个牛筋大学学经济的,怎么会委身在这个小小的金盛集团呢?

海龟可还热着呢。

不行,这个事情不能想,一想是脑细胞各种断档。

张小北说自己有红酒,那也是临时起意。

好像老经跟自己吹过牛逼,说自己有一箱多好多好的红酒。

当然,不是什么拉菲之类的。

而是国产货。

而且是省产。

当然不是滨州产了。

是张小北的母校,唐省林业大学的一个实习基地产的。

那里的土壤条件据说是很干净,无污染。

2003年的时候,那一年的气候养出来的葡萄据说品质是好的没治了。

那一年,那个基地产了这么一批好酒。

而且是专门从法国重金请来的酿酒师酿造的。

当然,唐省林业大学没有那个实力。

那是当地一个焦炭生意做的很大的老板给搞的。

唐省林业大学的学生,只是每年可以参观实习。

人家的酒,据说是只给自己内部高层管理人员使用。

在人家企业内部,那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市场根本没有。

不行5条烟换一瓶酒?

想到这里,张小北赶快打开了电脑的件夹,给经六福“拼凑”开先进事迹来。

这都十点了,争取1个小时结束战斗。

……

11点整,张小北敲响了经六福办公室的门。

进去的时候,经六福的大脑袋居然稀罕地戴了一副老花镜,靠在老板椅看书呢!

书名是《时间的管理》。

“经哥,东西我是搞出来了,不过我变卦了!”张小北把《事迹材料》捏的死死的。

“我艹,你不讲诚信啊!”经六福一听,放下了书。

“你看,五条华我不要了!”张小北很大方地说道,然后顺手把材料递了过去。

“行啊,关键时候看兄弟,够意思。”经六福哈哈大笑,伸手来接。

“但是你得拿别的东西来换!”张小北又把材料抽回来了。

这特么是挠痒痒呢啊,经六福这个难受劲儿。

“快放你的洋屁。”经六福已经快疯了。

“一瓶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张小北无所谓地说道。

“我当是什么呢!成交。”经六福根本不假思索,你说张小北这号的说话,您能轻易相信吗?

“一瓶台园。”张小北可是盯着老经的脸说的。

“哈哈,我还以为是啥呢!我特么早拆开喝了三瓶了,苦不拉几的,你要是要,都给你。”正愁没地方处理呢。

人老经喜欢夺命五十三。

不过老经啊,你特么暴殄天物啊。

张小北一下子索然无味了。

本来以为的讹诈,对于人家来说是个鸡肋。

看来再好的东西,你得识货的行家才懂得欣赏啊。

人老经喜欢浓妆艳抹这号的。

清纯一点的,根本没兴趣。

“我午要喝。”张小北冷冷地说道。

没有看到经六福更加肉疼的表情,似乎没有达到目的。

“我给你嫂子打电话,马送到。”话说了,找个黑色塑料袋,装来了。

多大个事儿似的。

“张小北,劳子刚才看了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要留出时间,和你的朋友分享快乐。”

经六福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书里说的?”难道老经还真的看书了?

“不是,是劳子刚才从你那龌龊的内心里看到的。”我艹,会拐着玩儿骂人了啊!

有长进啊!

“你手里拿着的,是让你的朋友快乐的事情,别说分享了,应该无私地奉献给你的朋友。”经六福笑呵呵地说道。

好吧,装高深。

“少废话,一手交酒,一手交货!”别跟我张小北唱空城计,不见兔子不撒鹰,这才是我张小北。

“小家子气样儿。”经六福笑呵呵地说完,又拿起桌子的书了。

明显是送客了。

“那我在办公室等着。”张小北抬起屁股走。

不过出门的时候,张小北似乎听到经六福嘟囔了一句话。

“原来情绪真的可以控制……说不生气不生气。”

我艹,拿我张小北做实验呢啊!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48/48055/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