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汉天子 > 第三百零五章 更始登基

第三百零五章 更始登基

手机阅读

“阿秀、阿稷,放下剑。品书网手机端 m.vodtW.com”刘縯看着王匡,一字一顿地说道。

“大哥……”刘秀和刘稷依旧紧紧握着剑柄,齐齐看向刘縯。

“放、下、剑!”刘縯一字一顿地说道。

绿林系的人敢赌,敢于拿汉军的生死存亡来做这场豪赌,但刘縯不敢。

从他起事的那一天起,保护刘氏宗亲是他的责任之一,他不能拿着全体宗亲的性命去冒险。

刘縯转头,深深看了一眼刘秀,再什么话也没有多说,提起笔来,在那卷竹简签下自己的名字。

刘稷见状,忍不住狠狠跺了跺脚,大声说道:“大哥——”

刘縯签完字,将笔向桌一扔,站起身形,转身向外走去。

看到刘縯签了名,王匡长松口气,在场的绿林将领们长松口气,不少的刘氏宗亲也都长松口气。

刘秀明白大哥为何要签这份书,大哥没有考虑他自己,而是在顾全所有的刘氏宗亲,在顾全整个汉军。

他看着一个个喜笑颜开,仿佛刚刚打赢了一场大胜仗的王匡等人,刘秀也笑了,嘲笑。

他拿起大哥刚用过的那支笔,边签下自己的名字,边冷幽幽说道:“选一位明主,能带着你们飞黄腾达,选一庸人,只会把你们带入深渊,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王匡闻言,哈哈大笑,说道:“叔将军,成王败寇,你现在说这话,未免太有失风度了吧?”

刘秀看都没看王匡,和刘縯一样,将笔向桌一丢,转身离去。

此时,根本没有人把刘秀的话当回事,只以为他是心有不甘,在说气话,可谁能想到,他今日所言,日后竟一语成谶。

随着刘縯、刘秀等刘氏宗亲在这份书也签了字,推举刘玄为皇帝,便成了板钉钉之事。

地黄四年,二月初一,汉军于棘阳附近的沘水之滨,搭建坛场,拜祭天地和汉高祖刘邦,刘玄正式登基为帝,成为了被汉军推举出来的汉皇帝。

因定年号为更始,故刘玄史称更始帝。

刘玄称帝,这让南阳的士族、人无不大感震惊,谁能想到,在南阳起家并发展壮大起来的汉军,最后却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刘玄做了皇位。

刘玄之所以能成为最大的赢家,坐的皇位,这完全是汉军内部,绿林系和柱天系内斗所造成的结果。登基做皇帝,这本来是件天大的事,但刘玄这么在两个派系的夹缝当被硬挤了皇位,这看起来很荒谬,可是在这个群雄并举,战火纷飞的年代,这类的荒唐事数不

胜数。

汉军这边的更始帝刘玄,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推选出来的,而赤眉军那边的皇帝,则是靠抓阄抓出来的,当然,这是后话。

对于刘玄这个皇帝,绿林系没放在眼里,柱天系也同样没放在眼里,而且刘玄本身也的确是个摆不台面的人。

二月初一,刘玄正式登基的那一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的坛场。

站于坛场之,接受群臣朝拜,看着下面跪到一大片的众人,刘玄汗如雨下,腿都是哆嗦的,这么大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此时此刻,刘玄的脑袋都是懵的,恐怕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这个被绿林系和柱天系争来争去的帝位,最后怎么落到自己的头了?

台下跪拜的众人,也没有很认真,人们抬头向望,看到刘玄身子抖得像筛糠似的,无不在暗暗摇头,这么一个废物,竟然成了真命天子,也真的荒诞可笑。

刘玄在坛场念着朱鲔、张卬等人帮他起草的登基台词,声音颤抖,估计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他到底在念些什么。

坛场下面的众人更听不清楚了,此时众人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赶快结束这场闹剧吧!

跪在刘縯身旁的刘稷,嗤笑出声,说道:“这么个酒囊饭袋,他也配做换皇帝?”

听闻他的话,刘縯也笑出声来。别看刘玄做了皇帝,但是,谁掌兵,谁才有权,只要自己控制着兵权,刘玄也只不过是个傀儡皇帝罢了,并不足为虑。

他高兴了,叫他一声陛下,他若哪天不高兴了,一脚能把他踢下皇位。

坛场的刘玄终于把台词念完,接下来是重头戏,对有功之臣的封赏。

这回刘玄的声音倒是洪亮了不少,起码下面的人能听清楚了。

首先受封的是刘良,被封为了国三老。国三老,这个名头听起来可不小,似乎都能弹劾皇帝了,实际,这是个虚名,主要的职责是管教化的。

刘良之后,受封是王匡、王凤。刘玄当然没忘记是谁给自己推皇位的,对绿林系这边的人,一律给予了大封。

王匡被封为定国公,王凤被封为成国公。

汉代没有品级制度,如果按照品级算的话,公要在正一品之,属超品。

接下来封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也是所谓的三公。

朱鲔,这位不遗余力,力举刘玄登记的大功臣,刘玄当然不能亏待于他,封朱鲔为大司马。用现代的话讲,相当于国防部部长兼海陆空三军总司令。

陈牧被封为大司空。用现代的话讲,大司空相当于监察部长。

当然了,刘玄也不好意思把三公的职位都让给绿林系的人来做,对于刘氏宗亲这边,他也得顾及一下。

所以大司徒的职位,落到了刘縯的头。用现代的讲话,大司徒是国家总理。

刘玄封三公,这里面也是有门道的,明显是在为绿林系夺兵权,同时又在削刘縯的兵权。刘縯被封为大司徒,主管的是内政,领兵打仗,并不属于他的职权范围。

再往后,是封王常为廷尉,张卬为卫尉,廖湛为执金吾,胡殷为尚书,刘赐为光禄勋,成丹为水衡大将军,连李轶,都被封为了郎将。

这里要顺便提一下李轶。

柱天军和绿林军合并之后,李轶一直与绿林系将领走得很近,尤其是和朱鲔的关系,可谓是私交甚密,朱鲔推刘玄为帝这件事,李轶也没少在后面出谋划策。

虽说李轶还身在柱天系这边,实际,他已经和绿林系走到了一起。

通过这些封赏,可以看得出来,刘玄是一脚把刘氏宗亲给狠狠踩了下去。

在这一系列的要职当,刘氏宗亲里,只有刘赐被封了个光禄勋,顾忌刘赐能得到这个官职,主要还因为他是刘玄的亲叔叔。

至于柱天系的第二号人物,刘秀,刘玄也是给了封赏的,太常偏将军。

这个太常偏将军究竟是多大的官呢,这么说吧,在太常偏将军之的有,大将军、卫将军、前后左右四将军、四征将军等等,以及所有的杂号将军。

只要是挂个将军头衔的,不管是正牌的还是杂牌的,它一定在偏将军之。

刘秀是被封了这么个官。

当然了,你可以说这个官太小,与刘秀的功绩不相匹配,但这却是刘秀这一生,第一个正式受封的官职。

其实通过刘秀被封为偏将军这一点,也能看得出来,刘玄这个人心胸极小。

以前他妒忌刘秀,感觉刘秀所拥有的一切都在自己之,现在他做了皇帝,自然也要让刘秀体验一下他当初的感受。

当然了,刘秀并不孤单,和他一样被封为偏将军的还有刘嘉、刘稷等人。这些在柱天系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到了刘玄这里,都被排挤出了权力心。

绿林系对于这样的结果,自然是非常满意,认为己方当初推举刘玄做皇帝这一步,走得太对了。

可是他们都没有想过一点,刘玄对自己的本族宗亲都能如此狠心,真到了他得势的那一天,绿林系的人还能好得了吗?

现在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绿林系众人,自然不会想那么长远,算他们没有被冲昏头脑,也不会想得那么长远。

不管刘秀对于自己被封为太常偏将军是满意或是不满意,在他的脸,完全看不出来喜怒。

登基大典结束之后,刘玄这位新皇帝,被一干大臣们送进棘阳城,棘阳城内最大的一座宅邸,被充当了刘玄的临时行宫。

接下来的事,根本不用刘玄安排,绿林系的人便在宅邸张罗起来,大摆宴席,庆祝新君登基。

宴席,许多的汉室宗亲都是阴沉着脸,等到酒席到一半的时候,人们便纷纷起身告辞了,绿林系的人倒是很尽兴,在宴席当,大吃大喝,谈笑风生。

刘縯、刘秀也是酒席过半走了,出了这座所谓的行宫,在回府的路,刘秀提醒道:“大哥要小心,刘玄背后的绿林系,在一心图谋着夺走大哥的兵权!”

大司徒这个官职,的确是不小了,按照品级算的话,那是正一品大员,但大司徒是管内政的,说白了,是个虚职,还是那句话,当今的世道,谁掌兵谁有权。

刘縯冷笑出声,扬起嘴角,说道:“想夺我的兵权,他们是在做梦!”

他麾下的将士,大多是柱天系出身,这些人都是他的死忠,完全以他马首是瞻,再者说,现在除了他刘縯,绿林系无一人敢去打宛城,他的兵权,谁又能夺的走?

看到大哥满脸的不以为然,刘秀面色凝重地说道:“大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绿林系的人,我们想象要难缠得多!”

不是绿林系的人有多狡诈,而是他们真敢干啊!

通过绿林系强推刘玄这件事,让刘秀也有了深刻的体会,这些人做事的原则,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为达目的,哪怕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大哥手握柱天系的兵权,绿林系想夺走,的确很困难,刘秀不怕他们玩明的,也不怕他们玩阴的,但怕他们玩不要命的,这些绿林系的人,什么事都敢干,向大哥突下

杀手这种事,他们也不是干不出来。刘秀的顾忌,刘縯明白,他眯缝起眼睛,阴狠狠地说道:“倘若绿林系的人真要来找死,我也不介意成全他们!”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47/47616/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