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 > 医院偶遇

医院偶遇

手机阅读
  从天君面前逃了以后,闵御尘将第五念带到了距离海边不远处昏倒的高瘦男人,“他是盛鱼宴的老板”

  “具体身份还需要警方确认,我已经联系了陈慕君了,他们会先联系当地警察,我们需要在这里等一会儿。品书网手机端 https://m.vodtW.la”

  “好。”

  冬夜海边的风有些凉,第五念刚刚烘干的衣服又被打透了。

  冷的有点哆嗦,闵御尘马上脱下自己的外套,却被第五的念拦了下来。

  “听话,别感冒了。”

  “你感冒了我一样会心疼。”

  被媳妇儿关心的闵御尘只觉得世界都在变暖,“我没事儿,皮糙肉厚的,抗冻。”

  第五念拉开他的大衣,然后扎进了他的怀里,双手环住她的腰,感受到他身体的温热,“还不快把大衣裹紧了,你想冻死我”

  闵御尘哑然失笑,搂紧怀中的第五念,另一只手拉紧大衣,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衣服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等当地警察来的时候,只看见一男一女抱的十分亲密,不禁感慨到底是年轻啊,随便抱一抱就特别的粉红。

  陈慕君急匆匆赶来的时候,还有人私下询问,是不是新婚

  听了异地警察的形容,当他们急匆匆赶去的时候,两人抱的就像是连体婴儿似的,时不时还贴贴脸,亲亲额头什么的,陈慕君不得不承认自己酸了。

  有了媳妇儿的冷面活阎王真的是毫无底线,坚决不承认自己认识他们。

  “虽然一个大院的,但是不怎么太熟。”陈慕君心塞,从现在开始嫉妒这些不管他们单身狗死活的人。

  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两个人抱着一起睡的喷香,他觉得自己就是来找虐的,明明有人会将盛鱼宴的老板带回京城,为毛他非要跑过来受虐呢

  这两个人大睡特睡,他倒是成了开车小弟。

  天色渐亮,进入了京城地段,闵御尘睁开了眼睛,“昨天于小姐受伤了,我让小乔送去医院了,正好你录个口供。”

  陈慕君瘪了瘪嘴,“好。”

  赶上了早上上班的高峰期,又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巧看见了勿念和徐欢言结伴来做检查。

  双方一碰面,徐欢言难过的就想要哭。

  一把甩开了顾南,“老大,这是真的吗”虽然心里已经相信了勿念的说辞,可是这个时候还是希望她能告诉自己真是假的。

  第五念自然知道她指的是哪件事情,“是真的。”

  徐欢言的希望彻底的幻灭了,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毫无血色了,干呕了好几下。

  第五念不得不提醒,“欢言,快带上口罩,好歹也是公众人物。”

  徐欢言立马拉上了口罩,捂着嘴又忍不住干呕了几下,顾南也没忍住,一边拍着徐欢言的后背安抚着,一边干呕,勿念更是跑到一旁吐了。

  第五念和闵御尘面面相觑,徐欢言倒是有情可原,毕竟她吃的最多,勿念是不是就有点太夸张了就吃了一口值得你吐成那个鬼样子

  闵御尘轻咳了两声,“顾南,我记得你没去那家鱼店吃过吧”

  顾南脸色也不太好,安慰了一夜徐欢言,顺便脑补了一下吃尸体的鱼有没有可能变成欢言炖在锅里的那条,虽然明知道不太可能,但是他现在对鱼已经有了阴影。

  “可我昨天晚上喝的鱼汤。”所以,他是有权利吐的。

  陈慕君停好了车子以后走了过来,“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顾南有气无力的说道,“陪我女朋友来检查身体。”

  看了一眼一直在旁边干呕的徐欢言,陈慕君又酸了,瞧瞧人家,才有女朋友不过一个月,这下子连孩子都有了,而他依旧是个单身狗。

  “嫂子,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徐欢言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别胡说八道,我没有。”

  顾南一巴掌将这个臭小子拍走,“吃了有问题的鱼”

  陈慕君是接手这个案子的人,立刻脸色大变,“嫂子,你吃了那个盛鱼宴的鱼”

  呕

  看她吐成这样准是没跑了,陈慕君怜悯的看了她一眼,“嫂子,祝你好运。”

  本来也是为了求个心里安慰,可是听到陈慕君这么说,徐欢言吓哭了,总觉得自己可能要得绝症了。

  顾南见不得女朋友受委屈,挥手驱赶,“臭小子,你是诚心的吧,快走快走。”

  “有异性没人性。”

  陈慕君被打发去了于蓝的病房,然后录了口供,至于后续问题就全部都交给了警方,第五念也没有再出面的道理了。

  危险解除,大佬被第五念踹进了十八层地狱,盛鱼宴的老板也被警方带走了,具体事宜也不是他们能插手的了。

  于蓝见第五念和闵御尘来了,身上穿的还是昨天那套衣服,想来应该是还没回家,然后便来这里看她了,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这次真的是太谢谢你们了。”

  “别客气。”

  “对了,解决这件案子具体多少钱用微信和我说一声,到时候转给你。”

  “不必了,你和阿暖是朋友,帮朋友解决个麻烦而已。”

  “那怎么行”

  “阿暖和我说过了,若是我收你的钱,她可是会生气的,那是你们朋友之间的事情,我就不跟着参和了。”

  话说到这份上了,于蓝也明白,他们肯定是不会收自己的钱,也并不在乎她的那点小钱。

  她也只能道谢,将感激的心情转移到阿暖身上,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位朋友。

  “你好好养伤,到时候我们有空了再来看你。”忙了一夜,第五念已经困的眼睛睁不开了,哪怕是在车上睡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有点困。

  “谢谢你们。”

  自始至终闵御尘没有说过一句话,也只是在最后朝着于蓝点了点头,望着他们夫妻二人的背影,于蓝不禁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能遇见一个对媳妇儿好的男人

  从于蓝的病房离开后,第五念又去看了徐欢言,听说这家伙苦水都吐出来,具体的结果要过几天才能出来。

  倒是勿念,看着一夜就瘦了一大圈。

  看见第五念那一刻,勿念委屈的撇了撇嘴,“老大,从此以后我可能要吃素了”

  第五念挑了挑眉,“你是和尚,早就应该吃素了。”

  “老大,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

  “有啊,晚上请你吃水煮鱼好了。”

  “呕”太坏了,勿念捂着自己的嘴,“闵御尘,你就不能管管你媳妇儿”

  闵御尘摸了摸鼻子,“要不然酸菜鱼”

  “呕”果然是两口子,他就不该对他们夫妻有所期待。

  警察耗时了三天将有关盛鱼宴的一切调查清楚。

  这件事情还要追踪于盛鱼宴老板的爷爷那辈,当时的盛鱼宴实在是太大了,也招惹了不少人的嫉妒。

  其中就有一个盛鱼宴的死对头,名字叫何三。

  不管他怎么做,请了多少的厨子,做出来的鱼就是不如盛鱼宴的好吃。

  后来就起了歹毒的心思,花钱买通了人,举报盛鱼宴的食材不好,为了让鱼的口感更好,添置了不过关的食用化学物品。

  那个年代,哪里懂得什么食用不食用的,光是一个化学物品就要吓死人了,已经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天天都有人砸店,导致盛鱼宴根本开不下去。

  何三为了逼走盛鱼宴,在某一日黑夜单枪匹马去谈判了。

  却没有想到那晚命丧黄泉,被气不过的盛鱼宴老板的爷爷失手杀害了。

  生怕自己做的事情败露了,老板的爷爷竟然将尸体藏在了鱼苗缸里,反正他们李家能做出好吃的鱼,也是用尸体喂食的鱼苗,鱼肉才能那么鲜美。

  由于当初何三去找盛鱼宴麻烦,连家人都没告诉,所以后来何三失踪了,大家也仅仅只是怀疑李家,却没有任何的证据。

  后来盛鱼宴关闭了一阵子,这事儿就不了了之。

  但是盛鱼宴老板永远都没想到,因为何三的怨气,最后会养出鱼母这样可怕的东西。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