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品书网-最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 末世灵战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深入(二)

第六百九十一章 深入(二)

手机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声大吼,果然跳出另外一个带着面具的身影,他甫一出林,便向青年扑了过来,势若猛虎……他的攻击技巧也向虎,手脚齐来像是用四爪进攻,以空前猛烈的声势扑上了,爪攻脚踹快速绝伦,罡风呼呼,劲气袭人,每一记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真像一头发疯的猛虎。品书网 https://wWw.Vodtw.la

  张嘉玥冷静地应付,躲闪腾挪一一摆脱令人眼花撩乱的狂攻,不时乘隙切入以更快的速度反击,迅速地瓦解对方狂野的攻势,逐渐贴身了……对方没有用剑,她也以拳脚相对,攻击速度和力量犹有过之。

  别一边,龙牙一根狼牙棒主宰了局,把对手逼得八方游走,飞腾的棒影追逐八方如影附形,险象横生,对方已经不敢硬接他的狼牙棒了。

  激斗中传出一声冷叱,一声暴响,第二道身影的右后肩挨了一记重击,疾冲出数米之外。

  张嘉玥如影附形旋身跟到,又一掌按在对方的左后肩上。

  第二个面具人顿时支撑不住了,冲倒在数米外再向前滚翻,猛地斜纵而起,居然能一跃四、五米,发出一声呼哨,向木栅墙围住的木楼飞掠而走。

  被龙牙击败岌岌可危的面具人,听到叫声后疾退丈外,折向飞奔,间不容发地避开龙牙跟踪追袭的一棒,去势如电射星飞。

  “这两个人是精通古武的进化者。”龙牙收起狼牙棒说道,“里面不知是否有份量更重的高手。大人!要不要进去。”

  “非进去不可。”张嘉玥耸耸肩,“反正他们招惹我们在先,已经有登门问罪的借口了。”

  小楼四周,突然升起淡淡的青色烟雾。

  栅门大开,里面像一座小院子,中间是一栋木造楼房,大门却是紧闭的。

  淡淡的青色烟雾,是从楼房四周的地面升起的,没有风,烟雾不易飘散,时间一久,很可能愈来愈浓。空气中可嗅到有点刺鼻的怪味,烟雾一定另有作用。

  张嘉玥目光微凝,取出解毒丹服下,顺手也给龙牙和青秀月两颗。

  “不要往里闯。”张嘉玥拉住了龙牙,“机关陷阱不可不防,犯不着用性命和死的机关埋伏游戏,不让他们笑我们愚蠢,他们就眼巴巴等我们闯进去。”

  “他们没有人露脸,不进去行吗?难道就这样罢了不成,他们不能打了就走而不受惩罚。”龙牙大声说,“他们不是打,而是杀呢!”

  “我有办法要他们出来。”

  “什么办法?”

  “你砍树枝,我找干草。”

  “这……”

  “扎火把,放火。”

  “哎呀!如果形成山火……”

  “不会,这楼建得不错,你,这楼的四周本来就是防火的空地,就算是烧了也不会引出山火”

  “那……冲进去放火?”

  “不,你忘了我的战魂能力了。”

  “好的,我懂了,我去砍树枝。”龙牙欣然说,“青秀月去割草……”

  “对,风一动愈烧愈旺,而且,必要时用更妙的玩意让他们魂飞胆落。”

  “好,我去砍树枝……”

  两人一弹一唱,用火攻木楼,相当毒。烧起来就不得了。

  里面的人不能不出来了,还真怕用火攻。

  出来了四个人,两个中年夫妇,一个青年,一个少女。青年与少女,已除去了面具,但衣服没换,长剑在手。

  亚裔?

  张嘉玥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你们真敢用火攻?”中年人用英语厉声喝问,大踏步通过院子,出了栅门。

  “要不要试试?”张嘉玥冷笑,“你们都敢动手,我为什么不敢?”

  “大胆。”

  “不大胆敢向安杰里科教堂的老巢里闯?你们两个人袭击我们,是何居心?”

  “我们是何居心?这话问反了吧?你们的样子,一就知道不是好人。”青年大声说,“这一带不可能有普通人出没,出没的一定不是好路数。”

  别说,三个人的样子也确实可疑,穿着迷彩的作战服,身上带着枪械,子弹,手雷,头上带着草环,脸上涂着油彩。

  “你说的不错,所以你们更不是好路数,你们得还我公道。”张嘉玥嗓门清脆。

  “我来还你公道,用剑还。”中年人咬牙说,迈步上前徐徐升剑,“说出来意,我可以斟酌如何处置你们。这附近不许外人涉足,来的人必定有所图谋。”

  “那就用不着废话了,剑上见真章。”

  张嘉玥右手在左手纳物戒指上轻抚,取出金莲剑迎上,“刚才那位小姑娘的剑术很不错,居然能在我这同伴的逼攻下,支持了百十招,仅气势稍弱而已,可知阁下必定是剑术大师级的人物。我倒是对剑法颇有所好,还不知道是否胜得了你呢?阁下最好不要有所保留,不然凶多吉少。我进招了,得罪!”

  一拉马步立下门户,剑向前徐伸,蓦地一声轻叱,剑化虹疾射,剑气迸发有如龙吟。

  与人交手,张嘉玥向来出手便力以赴,尤其是从刚才那少女与龙牙的战斗中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中年人绝对是一位精通剑强者,任何虚招诱着皆可能失去机先,陷入挨打困境,所以豪勇地力发挥。

  中年人哼了一声,剑影蓦闪,以攻还攻,谁能取得中宫长驱直入。

  张嘉玥的剑虹一沉一旋,蓦地风雷乍起,剑虹幻化为一朵朵莲花,从四面八方贯入。

  没听到双剑的触击声,剑花一闪即没,重新幻现时,两人已换了方位。

  一声惊呼,中年人身形向侧方飘出两、三米远。右大腿外侧裤管裂了一条小缝,有血沁出。

  张嘉玥占住了中年人的位置,剑尖遥指惊骇变色的中年人,冷静从容,并没乘胜追袭,亮晶晶的双眼中神光似电,盯着中年人冷冷一笑,用眼神捕捉对方的神情变比,强猛的慑人气势,已吸住了对方的神意变化。

  “你……你一剑便……便伤了我?”中年人大骇,似乎仍然无法接受服前的事实。

  “下一剑,你不会如此幸运了。”张嘉玥冷笑,徐徐向前逼进。

  一声轻啸,中年人的身影倏然而至,吐出第一道闪电,似乎剑的实体已经消失了。

  好快!真的像一道闪电,幻射出一刹那的眩目光华,异鸣声摄人心魄。

  似乎在同一瞬间,侧方有另一个人影,有另一道闪电,电光与异鸣声也相同。

  第三道闪电,第三处方位……

  似乎在瞬间,不可思议地出现了幻象,共有八处不同的方位,出现八道闪电、八个如虚似幻的人影、八处发生慑人心魄的异鸣。

  罡风大作,剑气漫天。

  张嘉玥也变了,身形犹如急流中的飘萍,冉冉升起的剑花,如风中飘絮,挡住了八道闪电。

  封、遮、挡、托……八种封招手法,在一刹那间完成,与闪电纠缠,满天花雨电芒惊心动魄。

  一朵剑花最后迸射而出,追逐横空的流星,远出十余米外。

  可怕的剑气与闪电划空啸声仍然在耳,神奇的纠缠解开了。

  中年人远出十余米外,像电光流逝,突然折向而飞,又偏射出三丈。

  剑花倏敛,张嘉玥站在中年人折向的位置。

  假使中年人折向的身法慢一刹那,很可能被她击中。

  张嘉玥的这一记神来之剑,竟然落空了。也许,中年人的幸运仍在。

  这瞬间,中年妇女到了,剑光如匹练,要抢救中年人,情急拼命,长剑攻向身形刚刚站稳的张嘉玥。

  龙牙同时从斜刺里冲出,狼牙棒轰然挥出。

  铮!

  剑棒斜交,中年妇女的剑上扬,人急速飞退。

  龙牙如影附形闪到,狼牙棒继续一挥而出。

  “住手!”

  少女和青年同时扬剑冲了上来。

  “你们才要住手!”

  青秀月蓦然喊了一声,摘下突击步枪,‘啪’的一声,子弟在青年脚前留下一个孔洞,吓得他不由得停顿了一下,旋即怒声道“你以为这种武器能伤得了我?!”

  “这是特制的穿甲弹,连开启了基因锁的变异生物都挡不住,你又能强多少?”青秀月冷冷地说道。

  “你是华夏人?”旁边的少女本来扬剑要去给中年妇女解围的,听到青秀月说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向青秀月。

  青秀月出自大荒世界,说话属于方言……能与普通话交流,但口音很重,这几年自然也学会了普通话,可外语……那就算了。所以她说话的时候是华夏语,而那青年依然说的是英语,两个当事人居然都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旁边这个少女注意到了。

  “当然是华夏人,你们的华夏语不错,也是华夏人?”

  张嘉玥身形一闪,后退数步道。

  “我们当然是华夏人。”

  中年人沉声道,他的脸色有些难,大汗淋漓,用华夏语“那么,你不是安杰里科教堂搜山的人了。”

  “在下是向安杰里科教堂兴师问罪的人,迷失了方向。”

  “哎呀!”

  “你怎么啦!”

  “我们侦伺安杰里科教堂一年多的时间了,可惜毫无机会行险一击。”

  “你是……”

  “我姓沈,沈世安。安杰里科教堂的人一年前杀了我岳父家,我两位姨侄女嚼舌自戕,尸骸仍被他们分尸,我……”

  张嘉玥吃了一惊,杀气消融。

  “龙牙,退。”他向远处高叫。

  龙牙的身法快得不可思议,狼牙棒狂野无双,把中年妇女逼得八方飞掠,失去反击的任何机会,青年与少女急得在后面惶乱地奔窜,插不上手。

  闻声棒影乍敛,龙牙及时收回致命的一棒。

  中年妇女有力竭的现象,满头大汗脸色泛灰。

  “你……你也是华夏人?”中年妇女脱力地用华夏语问道。

  “是。”龙牙仍然保持警惕。

  “龙牙,秀月,都过来一下。”

  “来啦!”龙牙和青秀月一掠即至“大人!怎么啦?”

  “这位大叔姓沈。”张嘉玥说,

  “他与安杰里科教堂的人有深仇大恨,一家子潜伏这里一年。我想,他的话可信,你们认为……”

  “这位小姐!请相信我的话。”

  沈世安收剑,他对张嘉玥的‘大人’称呼有些好奇,知道这三个人不是普通的同伴关系,但他没有多问,而是很诚恳地说道,“三位可否至舍下小座片刻?如果你们志在安杰里科教堂,也许用得着我们,毕竟人多力量大,我们都是华夏人嘛。”

  “这……”张嘉玥心中一动。

  “凭三位的实力,应该说天下大可去得,但安杰里科教堂的进化者很多,人多咬死象,贸然前往,成功的希望不大。”

  “我们大人是华夏特种部队的将军,战力更是华夏第一,那些进化者何足道哉?”

  青秀月笑吟吟地说,“如果我们不是志在救陷身安杰里科教堂的被掳华夏女人,我们早就堂而皇之杀进去了。”

  “什么?你……你们是来自华夏的特种兵?”中年妇女已经过来了,意似不信惊问道。

  “千真万确。”

  张嘉玥点点头说道“我和华夏军事委员会的梁老率领华夏代表团来美国参加进化者交流大赛,同时也是想知道海外华人的生存状况,无意中知道了安杰里科教堂对华人犯下的恶行,所以想摧毁它们。”

  “苍天有眼!”沈世安喜极大叫,“我还以为今生报仇无望,三位真可算是及时雨,请至舍下接受我夫妇款待,请!”

  龙牙等人跟在身后,旁边的少女眼睛亮晶晶的,着他颇有不服气的感觉,龙牙偶一对上她的目光,颇有些心虚的感觉。

  “我叫沈英,你呢?”少女露出一付‘我很凶’的模样。

  “呃,龙牙。”龙牙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你为什么不叫她‘将军’,叫‘大人’?华夏现在连称呼都复古了吗?”少女沈英迫近一步又问道。

  “你管得着吗?”龙牙撇撇嘴道。

  “好,我不管。不过,你们大人叫什么名字?”

  “张嘉玥。”

  龙牙瞪着她“你要对我们大人恭敬一些!”

  “你瞪什么眼睛?我问问她的名字就不恭敬了?”沉英回瞪龙牙。

  “呃……”龙牙挠挠脑袋,随即大步追上张嘉玥,他觉得还是别跟女人斗嘴好……十斗九输啊。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