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归墟 > 第77章 月玲仙舞,尘梦碎弦

第77章 月玲仙舞,尘梦碎弦

手机阅读

月影萱长发飘飘,盘膝而坐,而她的身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古琴,古琴琴身本为深褐色,可是却随着月影萱十指轻动,在音符飘响不断闪烁着如玉般的晶莹色彩。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那宛转悠扬,悦耳灵动的琴声,也立刻打破了此地先前那种悲意萦绕的气氛。

姬武面色一变,随即不再有半点的犹豫,猛然一拳向着罗云捣去,可是他终归是慢了一步……几乎在他出拳的同时,罗云也同样一掌印出,尽管他的双目的迷离神色还未曾彻底的消散,可是身为强者那种潜在的本能,却让他的身体立刻做出了反击。

“轰”

巨响过后,所有人彻底恢复了清明。

与此同时,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那琴痴的琴弦……竟是断了。他面色一红,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随即气息略显萎靡,他死死盯向月影萱手的古琴,目光显得有些呆滞,片刻后声音沙哑的说道:“月玲仙舞……不可能,这不可能,月玲仙舞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在那神神叨叨的低估了半天,忽然仰面朝天,如同着了魔一般,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看到这一幕,众人目光怪异,月影萱也是眉头微皱,可是她不知对方是否有诈,十指不敢停顿,琴声依旧连绵不绝……只是这琴声到了现在却不似开始时的欢快灵动,反倒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婉转凄凉。

忽然间,琴痴喃喃开口道:“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听到这里,月影萱的双手一震轻颤……甚至有一个音符都偏掉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是一口道出了自己正在弹奏曲子里的词,要知道,这曲子乃是她得自道陵的天音月宗……这琴痴如何能够知道?

可是更加令人震惊的是,琴痴的眼竟是忽然留下了两行清泪……他此时双目无神,面色呆滞,口则是呆呆的说道:

“玄依,玄依……你是一直在生我的气吗?”

众人目露古怪,可是风烈却趁着这个机会,猛然向着琴痴一剑刺去……

下一刻

“噗”

长剑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对方的胸膛,不但众人愣住了,连始作俑者的风烈也愣住了。

对方……竟然根本没有出手抵挡,甚至连躲都没躲一下……风烈微愣之后,猛地咬牙将长剑抽出,那喷薄而出的鲜血立刻染红了琴痴的衣衫。

可是他似乎对此一无所查一般……依旧呆呆的看着身前的地面,片刻后嘴角甚至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他伸出右手,放在了自己左胸那鲜血不断涌出的伤口之……

不过却不是为了止血,只是为了让鲜血染满他的手……随即,他将那只满是鲜血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近前,盯了半响,喃喃的开口道:

“好刺鼻的味道……玄依,原来……你是怪我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啊……”

他忽然间艰难的从地站了起来,身形有些踉跄。他将古琴紧紧的抱在怀,那情形如同一个怕别人抢去心爱玩具的孩童。

他忽然仰首朝天,轻声吟唱道: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呵呵,月玲仙舞,尘梦碎弦……挺好的……”

说完这句话,他猛然看向月影萱,似是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说道:“月殿主……谢谢……谢谢……”

待到最后一个字落下,那声音已是微不可闻……

他嘴角是一抹满足的微笑,目光静静的看着远方,可是浑身却再无半点的气息,

至此,琴痴陨。

众人目光复杂的看着那抱琴痴望的男子,片刻后,数声轻叹在云雾峰飘扬……

或许是受到了琴痴之死的影响,姬武也猛然被罗云一掌印在了肩头,踉跄退出老远。

他一手抚肩,目光复杂的看了琴痴一眼,随即咬牙向着其余神墟峡谷众人大喝道:“走!”

话声刚落,身形已经腾空而起,向着山道之掠去。

不知为何,罗云没有继续追击,任由对方离去。

可是忽然之间,天空之有一道威严的声音如惊雷炸响:“走?往哪走?”

话声刚落,众人立刻看到身在半空的姬武身形猛然一滞,随即似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打击一般,竟是猛地倒飞而回,砰的一声,重重的跌回了云雾峰。

一个威严的身影自天空浮现,下一瞬间,便已来到众人的面前。

正是去而复返的西皇。

此时的西皇,头戴玄龙紫金冠,身披异兽祥云袍,脚蹬九爪雪蟒靴……在加他本身流露而出的威严之气,和方才抬手间将姬武击落山顶的气势……当真看去如同九天仙神一般。

只是,他那灰白的头发和暗淡无光的面容,却给这种仙神之姿平添了一丝怪异的气氛。

“掌教!”

看到西皇到来,云雾峰顶的西皇山众人军心大振,齐声高喝。

林鸿轩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目光随即向着四周扫了一圈……片刻后,他沉声说道:“很好,非常好,没想到我西皇山,也有成为江湖争斗场所的一天。”

听到这句话,众人微微低下了头。

西皇的声音忽冷:“你们,是不是欠我一个交代?”

他的目光率先落在了云姬等人的身,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云姬,此时的面色不由一僵,片刻后硬着头皮挤出一抹笑容道:

“您出关了?想来幼龄试逢凶化吉了,呵呵,真是可惜可贺啊……我天圣宫这次前来的意图,相您是清楚的,我们只是……呵呵……那婚约……”

西皇忽然沉声说道:“婚约?玄真人的记性还真是不好,数月之前我们不是已将那婚约解除了吗?”

玄姬的面色变得极不自然,依旧硬着头皮说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不是……”

西皇猛然打断了她的话:“笑话,难道你当老夫做过的决定乃是戏言不成?”

玄姬再次愣住,有些不知如何应对,在这时,她身后的长恨天忽然淡淡的说道:“西皇如此强烈的反对这门婚事,莫不是想把沐雪儿许配给你孙子?”

“哼,别怪我没提醒你,沐雪儿可是你名义的孙女,是要叫你一声爷爷的。怎么?你想要让你孙子孙女成婚?造一段轰动江湖的不伦之恋?”

听到这句话,西皇的眼皮忽然剧烈的颤抖了几下,而本来见到他出现已经隐隐猜到殷墨或许平安而目露狂喜的沐雪儿,也是娇躯一僵,如遭雷击一般矗立当场。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并且以她对西皇的了解,她完全猜得到对方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

果真,西皇陷入了沉默之,目光一阵变幻……

人群的余真经历了初始之时的呆滞之后,忽然轻笑道:“真是好笑,这算个什么事?又不是亲孙女,宣告天下,解除关系不成了,多简单的事!”

说完之后一阵得意,似是为自己的机智暗自喝彩……可是紧接着,他觉察到了周围目光的古怪,他面色一僵……不确定的说道:

“我是不是……想太简单了?”

墨旬微闭着眼睛,一副虚弱之极的样子,可为了自己的徒弟,还是艰难的开口道:“你既然心已经知道了答案,又何必再问呢?虽然有些后知后觉,可是也不错了”

余真沉默了下来……

月影萱有些感慨的开口道:“若是在殷墨被救之前,他或许还会答应这件事情,可是如今……却未必了。”

林修沉声道:“不是未必,是肯定不会了,他……太看重脸面了。”

听到这些话,众人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可是青鸾却一头雾水的说道:“你们说的我怎么一点都不懂啊?为什么之前会,现在不会了,这有什么区别吗?”

闭目的蒙尘也缓缓睁开了眼睛,轻声说道:

“人心复杂,很多人在面对即将失去的重要之物时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挽留,甚至可以发誓彻底抛弃利益,抛弃脸面……可是当真正留住了之后……呵呵,那些脸面和利益……又将慢慢成为他再次追逐的东西……”

“所以才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因为一旦得到了……或许不会那么珍惜了,即便是失而复得,这种心态的变化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听到这句话,青鸾喃喃的说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吗?”

众人微微点头,可是片刻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不由为之一僵……

余真更是猛然回头看向青鸾,一脸急切的说道:“那什么……我外公说的是有些人……不是所有人,你听事情要把握住重点啊!”

看到余真脸略显紧张的神情,众人眼有笑意浮现,可是在这时,西皇那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

“哼,这种事情何须你来提醒?再说了,我何时说过要让雪儿和幼龄成婚来着?”

听到这句话,沐雪儿再次瘫坐地面,脸一片黯淡

……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44/44313/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