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神医鬼妃:君上,本宫不约 > 第四百九十六章 女子

第四百九十六章 女子

手机阅读

凤染尘跟在赵玉笙的身后,脸的热度还没有消散下去,十分乖巧的被赵玉笙拉着。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远远的看去,两个人十分的和谐,好像任何人都插不进去一样,但是看到这一幕的人,却是用一种十分恶毒的眼神看着凤染尘。

“主子怎么会看他那样的人,明明是我,明明从一开始是我的,怎么可以,不可以,这次一定是被他们骗了,要不然的话主子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主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去触碰一个那么肮脏的人。”女子说话的声音十分的尖锐,听起来让人觉得满是杀意。

“虞若何,你现在的反应太激烈了,主子本来不是你可以主宰的,无论他做什么,他都是对的难道你不怕,如果要是被他知道之后,到时候你面临的会是什么吗?”站在虞若何不远处的一个人,语气十分的平静,看着虞若何满脸的妒嫉,很明显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但是却不说破,只是委婉的提示道:“如果你们之间要是有可能的,何必会等到现在?”

“不对,如果主子真的要是没有那个意思的话,他怎么会把我留到现在?”虞若何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在她看来,什么都不赵玉笙了。

“对了,主子现在的名字叫做赵玉笙,我也不要叫他主子了。”虞若何的脸又满是痴迷。

“虞若何,你真的要越界了。”后面的那个男子警告道:“如果你做的这些事情,要是真的被主子知道的话……”

“闭嘴。”虞若何十分的生气,“凭那个人的那个样子,还能够让赵玉笙对她神魂颠倒,那么我不相信他会看不到我,再说了,我也不傻,我怎么可能那么直接撞去,我要让赵玉笙知道他的身份地位,赵玉笙才会知道究竟是谁才是他真正的人,究竟谁才更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虞若何似乎是十分自信,眼的狂妄,让她根本听不进去任何的话。

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似乎知道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回转的余地了,索性也不再劝说她了。

“这件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明白吗?”那个男子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虞若何自然是清楚的,不是说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情,她都没有掺合在其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荣华富贵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的,等着有朝一日,她站在了赵玉笙的旁边,到时候一定要把这些以前看不起她的人统统都处理掉。

“你可千万不要后悔。”虞若何说道。

后悔吗?这怎么可能,男子笑着转身离开了,到现在大约也只有这个女子才会觉得这么想了,如果真的要是这么容易的话,当初那么多的人又怎么可能会频频失手,而且等到赵玉笙成真正的恢复了他全部的记忆之后,到时候那才是一场血雨腥风。

要是能去后悔的话,他还真的是有一件后悔的事情,那是在当初赵玉笙失去记忆的时候,赵玉笙还依旧被困在那个暗无天日的赵家的时候,在那个时候,他应该解决掉赵玉笙。

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的被赵玉笙离开了,既然这样的话,在做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必要了,因为以前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到了现在,他只能够祈祷,祈祷赵玉笙并会记得那些事情,只有这样,只有这样他才能够逃过一劫。

而像这个女子眼的贪婪,简直是在把她自己推向死路,他们本来以前没有太多的交集,而到现在,他能够出言提醒她,那也是因为顾念着以前的旧情,算得是仁至义尽,可是她既然完全都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的话,那又何必再去自讨没趣了。

男子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得到虞若何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里毕竟见不到任何一个,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站在原地。

“你可千万要记得,到时候,我可再也不会顾忌什么了。”虞若何恶狠狠的说的,仿佛她现在已经站到了赵玉笙的旁边一样,好像她现在已经掌握了很多人的生杀大权,好像她已经站到了那个至高无的地位一样。

可是,实际她依旧还站在原地。

不知道为什么,赵玉笙总觉得今天的天气似乎是有些不太一样,面的天空也不再是灰蒙蒙的了,好像是压了一块很重的石头一样,让所有人都觉得胸闷难受。

不管是谁都是一样的,连赵玉笙几乎都快要支撑不住了,更不用提凤染尘了。

凤染尘几乎都快要昏过去了,有好几次跌跌撞撞的,如果不是因为赵玉笙扶着的话,会直接摔倒在地的。

“我们不能够在继续待在外面了。”赵玉笙凑进了凤染尘的耳边,低声的说道,但事实是凤染尘现在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所以赵玉笙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凤染尘基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赵玉笙知道事不宜迟,他必须要赶紧找到一个地方,要不然的话,凤染尘的身体是绝对撑不住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巧合,还是因为其他,在赵玉笙这么想过之后,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茅草屋。

在这个地方竟然会出现这种东西,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可是现在赵玉笙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打横抱起凤染尘,走到了那间茅草屋的面前。

茅草屋的房门只是轻轻地合,只需要一推打开了,赵玉笙并没有犹豫,直接推开了门。

本来想找一位,在这屋子里不会有人的,可是当他进去之后才发现,有一个人正背对着他,坐在椅子。

“来者何人?所为何事?”

赵玉笙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愣了一下,停下了脚步,低声回答道:“一个过路人,想要找一个栖身之地罢了。”

背对着赵玉笙的那个人继续说道:“你手的那个女子是谁?”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42/42961/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