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老司机历险记 > 第465章 不许你们打这个老头

第465章 不许你们打这个老头

手机阅读

465

从望北村离开后的刘星皓,走没多远,便发现自己身后跟了一个“小尾巴”。品書網(w W W . V o Dtw . c o M)

有个小家伙一直躲在附近的树林里,悄悄地跟着刘星皓。每当发现刘星皓意欲转身之时,他便跳进一旁的草丛灌木躲避身影。只可惜他的道行还太浅,脚下发出的脚步声与刘星皓的脚步声并不能完美的重合。

“你到底要跟我多久啊?小聪?”听着那细碎的脚步声,刘星皓已经猜到了后面跟来的,肯定是个小孩子。刚才其他的小朋友们都跟刘星皓告了别,只有小聪一直没有露面。现在想想,他一定是偷偷地躲在了村外面的森林里,一直在等着自己呢。

“你怎么知道是我啊?老师……”小聪从旁边一棵大树的后面露出了半个脑袋,一脸尴尬的笑着。

“不是你还能是谁啊,我一猜是你。快点回去吧,送老师到这里行了。”刘星皓冲他摆了摆手,劝他赶紧回村子去。

“老师,我真得不舍得让你走。要不然我带你去隔壁村我姥姥家吧。我姥爷人特别特别的好,他一定会愿意留下你的。”小聪说得特别认真,年纪还小的他,通过这段时间以来的学习,认得了不少的汉字,对刘星皓这位为人谦和又会功夫的老师也是特别的崇拜,他还指望着刘星皓能教一教自己那门叫做“跆拳道”的功夫呢。

“哈哈,谢谢你的好意。可老师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老师要去寻找一位同伴,他不知流落在这大森林里的哪一处,不管他是死是活,我一定要带他回家去才行。你能明白老师的,对吗?”刘星皓从来未曾放弃过寻找余耀海的机会,现在离开望北村,或许也是一个契机,正好能让他专心致志的在这片大森林里好好地搜寻一番。

“好吧,老师和我阿爹说过的话都一样,男人不光要为了自己,还要为了同伴,为了自己的家人做出奉献。希望你能尽快找到你的那位同伴,到时候,你还会回我们望北村来看看我们嘛?”小聪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的光芒。

“嗯……我想……应该会回来的。”刘星皓淡淡地笑了笑,冲小聪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好,一言为定哦,老师!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在村口的大槐树下迎接你!”小聪得到了刘星皓肯定的承诺,终于心满意足地回村去了。

其实刘星皓心里也清楚,到底能不能找到余耀海,跟在大海里能不能捞到一枚针一样,困难极大。他之所以现在答应了小聪,当是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吧。要不然,眼前这个执拗的孩子一定还是不肯此回头。

…………

眼看着离望北村越来越远,刘星皓重新回到了大森林当。

很快,郁郁葱葱的树木便把东西南北都给搅浑了。遮天蔽日的树冠,把闷热的阳光也给遮去了大半。

刘星皓照着霍叔曾经教过的法子,以树冠的稠密稀疏来区分南北,这是森林里天然具备的指南针,只要多看几眼,便可掌握其的窍门。

辨别了东西南北之后,刘星皓决定要往东北方向走,先去找到那条河,然后再顺着河流的方向,往下游更远的地方去找一找。

一次他初来乍到不识方向,在这片森林里来来回回地兜了几天的圈子,一直走不出这片密林。其实只要寻对了方向,在心对大致的方位有所估算,想要找到那条河,倒也不难。

刘星皓这么一直走了大概四五个钟头,耳边依稀听见了河水流淌的潺潺之声。眼看自己辛辛苦苦走了半天总算没有白费,刘星皓心大喜,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没过多时,便找到了那条带着他“偷渡”来到越南境内的河。

“想不到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我又回到了这里……”

刘星皓扑到河边,先捧起一把冰凉的河水灌进了嘴里。这河水带着丝丝清甜的口感,甘醇凌冽,入腹冰凉。刘星皓不敢贪多,只是喝了两口,便即罢了。

他寻了一块大青石坐了去,取下肩望北村孩子们临别之时送给他的干粮。干粮袋里装着些烤炙的小饼,还有些炒米之类的。

刘星皓拿起一块小饼干嚼了起来,这干巴巴的小饼,竟让他格外怀念母亲过年时才会做的那种糖饼了。那种糖饼也是这般如巴掌一样的大小,烙得两面焦黄。趁热时拿一块在手里,先咬下一个角,让糖饼里的热气冒出来,若是大口囫囵咬下去的话,只怕舌头嘴唇都要给烫化了。

“也不知道母亲现在怎么样了,家里还好不好……”离开了家这么久,刘星皓难免有些想家了。

背井离乡的人儿,最怕的是想念起家里的亲人。那种抓心挠肝的思念,是朝夕相处的人永远也无法理解的一种痛。如果现在能让刘星皓回到老家,见一见父母的话,是让他加刑十年,只怕他也肯答应下来。

想起母亲做的那种糖饼,再吃这干巴巴的小饼,全都不是滋味了。刘星皓囫囵几口吞了下去,又捧了些河水喝了两口,今天的午饭,也算这么打发了。

眼下他身带着的干粮,凑凑合合吃个三五七天,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若是这些干粮吃完了之后,还是没有寻到余耀海的踪迹,苦无后勤补给的刘星皓,只怕终将要选择放弃,或者是,迷失在这片丛林当……

“余大叔啊余大叔,你可别跟我玩躲猫猫了,赶紧让我找到你吧……”

收拾好干粮袋,刘星皓往肩一背,便再次开拔往河流的下游走去。他可不敢在这里耽搁太久,这片原始丛林里啥玩意没有?若是再遇个什么毒蛇猛兽之类的,他可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了。

林各种鸟兽蝉鸣的声音不绝于耳,这在刘星皓听来,无疑是一种最天然的音乐了。伴随着音乐的旋律,他的步伐也在不知不觉加快了几分。

随着日头慢慢的西斜,刘星皓终于转过了这道河湾来。

继续往前刚走了没几步,刘星皓突然眼前一亮!只见前方不远处的湿地,一个新鲜的脚印赫然印在那里!

刘星皓飞快地冲了过去,当初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伦布还要激动!

他俯身在那枚脚印旁仔细观察了半天,眉头忽而皱起,忽而又舒展了开来。

皱起眉头,说明他是有些失望的。这枚脚印虽然是新鲜的,可它的尺码太小,明显和余耀海的鞋码对不。

可他继而又想到,有脚印的地方,肯定会有人。有人的地方,附近八成会有个村子。这枚脚印虽然不是余耀海的,可他搞不好也和自己一样,发现了这枚脚印,继而遇了一个好心的人,说不定还被那好心人带回了村子呢。

想到这里,刘星皓突然间感得信心大增,冥冥觉得余耀海余大叔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

像刘星皓这种善良的人,自然会把其他的人也想象成与他一样的善良,可现实情况呢?

嘿,余耀海还真是吉人自有天相。

最起码,他在罂粟村里有吃有喝的,还没被活活的饿死。

只不过每天干不完的苦力活,让他快有些受不了了。

此时的他,才刚把厨房的锅碗瓢盆刷完,现在正蹲在木盆前“吭哧吭哧”的洗衣服呢。

木盆里扔了十几件那些半大小子们的脏衣服脏裤子,这些没人愿意干的苦力活,现在都甩给了余耀海。

“阿嚏!”一个响亮的喷嚏,自余耀海的鼻孔喷出。他拿起身边的脏衣服揩了揩鼻涕,没头没脑的骂了句:“草他姥姥的,这他么又是谁在想我呢吧?”

在这罂粟村里呆了这么多天,也没有个能用汉语交流的人。余耀海闲的没事会骂个几句,反正也没人能听得懂,正好可以排解一下心里的寂寞和烦躁。

他的脚一天二十四个小时的带着一副铁镣铐,当初南云省第七监狱的那副镣铐稍微宽松了那么一点点。迈腿的时候虽然走不了大步,但正常的步伐还是能走的。

这是查波特意为他备下的“礼物”,他可不舍得让这个老头子再偷偷地跑咯。没事的时候,查波偶尔还会来罂粟村里找余耀海聊聊天,了解一下大陆那边的各种风土人情什么的。

对查波这个人,余耀海是真的完全看不透。他曾提出要给查波钱买自己的自由,可查波连余耀海能提供的价码都不问,给断然回绝了。想想也是,一个种植罂粟的大毒枭,他怎么可能会缺钱呢。

余耀海还试过跟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企图打感情牌让查波释放他。可查波却好似有着一副铁石心肠一般,对余耀海的肺腑之言只是听听而已,也罢了。释放?不可能的。查波只不过对那些半大小子们提了一句:“不许你们打这个老头。”仅此而已……

余耀海仔细的想过:“自己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既不懂越南话,又没有什么利用价值,真不知道这个天杀的查波非要留自己在这里做什么?”

其实“利用价值”,余耀海身还是有的,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s://www.vodtw.com/html/book/39/39258/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