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狼行三国 > 相逢故旧言尽欢

相逢故旧言尽欢

手机阅读

见到刘毅甘宁赵云三人同时出现,祁老六这六个老兵嘴角嗫嚅眼圈发红激动的话都不会说了,想行礼也不敢,此时还是刘毅首先迎了上来一个个的握住双手,像几十年前一样拍打他们的肩膀,语音还是铿锵有力。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老六我看了,你现在不错啊,儿孙满堂,还能为乡亲们做主,为朝廷出力,好,不愧是我刘毅的老兄弟。”

“吴林,当年你是要饭要到军营来的,兴霸发现你的时候那个脏啊!光是洗澡就是三盆黑水,那味道差点没把老子薰昏过去。”

“丁全,你跟随我时间最长,历经大小战役,最后也绝对是条汉子!”

“……”一个个握过去,一个个说起当年的过往,刘毅的描述是丝毫不差,六名老兵连连点头,那泪水也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终于又见到将军了,他还和以前一样那么硬朗,还和当年一样记得清楚每一个人的姓名。

“哈哈哈哈哈,常人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不对,应该是只是未到动情时,无情未必真豪杰,这都是英雄泪,真情流露。我说你们怎么见了我都不会说话了?老六,我们这肚子还饿着了。”刘毅一阵大笑言道,他也是偶尔得知祁老六孙子过周这才快马先赶了过来。

“是是是,将军说的是,老六和兄弟们见到将军就像是做梦一样,将军快坐,二将军三将军请,我这就去安排酒菜,将军,今日怎么喝?”祁老六反应过来急忙将刘毅往首座上让,甘宁赵云分别坐在两旁,管亥和暗一一如既往的站在刘毅身后,祁老六跑出去几步之后却又回头问道。

“都坐下,怎么喝,咱不连兴霸啊,敞开喝。”刘毅招呼几名老兵坐下之后豪爽的道,能看见这些数十年之前的老部下他亦是极为开怀。

“将军放心,我这屋里就有酒窖,肯定能尽兴。”祁老六躬身一礼立刻就去门口安排,很快就有十几个家丁将一个个酒坛抬了进来,在空地上堆得如同小山一般,人人心中好奇却是不敢发问,主家的脾气上来可是很可怕的!没见到三位少主都不敢往这院来,谁敢去嚼这个舌头根子?

“子平,你也坐下吧,咱现在是多年老友不是主从好吗,快坐快坐,你站着我这可吃不下去。”刘毅又对身后的管亥言道,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个老习惯,一边说他干脆用手,直接将子平按在坐上,刘毅这一身最危险的一次就是王越的刺杀,若是没有管亥当日就算不死也要残废。

“呵呵,管将军,你这坐下我们也轻松多了。”六人之中又以吴林最为能说会道,见管亥坐下之后方才言道,众人闻言也是莞尔。

“将军,二将军三将军身体可好?”此时祁老六有回到桌前坐下,便开口问道,毕竟陛下此时也不年轻了,传言之中他又是日理万机。

“好的很,不是跟你们吹啊,来只老虎我也能打,大家也不用拘束,记得当年我们在军中是如何吃饭的嘛?就照那时候来。”刘毅一笑自信的言道,看着众人有些拘谨也不忘出言,军中岁月是何等痛快?

不过众人的拘谨在几杯酒下肚之后便立刻好了很多,一起说起当年的岁月,详述离别的过往却是酣畅淋漓,听见老兵们现在过得都很好他是十分欣慰,眼前的大汉江山都是他们流血流汗打出来的,也应该能有今日的生活,六十岁,在汉末而言倒也足以能称得上一句高寿了。

“主家,郡守到。”这边正在谈兴正浓酒兴十足之时门外却是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随即祁老六的三儿子祁忠就领着一个全身官服之人走了进来,看样子有三十几岁年级,倒也生的是十分英俊,通身亦是儒雅之气。

“你,不是说过不让任何人来内院的嘛?”祁老六迎了上去先是对郡守勉强一笑,随即一脚就踢在三儿子股上口中厉声言道,看样子祁老六以往也是如此“教育”儿子的,都是军营里训练士卒之时带出来的毛病。

“爹,这不是刘郡守前来我才带来的嘛?”祁忠很是委屈的说道,今天就是他的儿子周岁,老爹的话他虽然奇怪却是不敢不听,可在他看来刘郡守是不在此列的,那可是燕郡最大的官,今日能来此也是祁家天大的面子,说完话他还很是歉意的看向郡守,方才自己老爹的口气也太不对了。

“陛,侄儿拜见叔父,见过两位叔父。”让祁忠意外的是刘郡守在见了坐上几名陌生男子之后竟是客客气气的深深躬身为礼口中言道。

“伯玉既然来了就一块坐吧,老六,这是三儿子?”刘郡守正是上党刘氏宗族后一辈中最为出色的年青人刘永,如今已然官居一郡之守,见到刘毅他在初始的震惊之后立刻恢复冷静并以叔父称之,这让朗生很是满意,当下也是招呼刘永坐下,看看一脸惊诧的祁忠又对祁老六问道。

“将军,今日便是犬子长子周岁之日,你愣着干什么?这是爹的老长官,还不去拜见,问将军好。”祁老六说完之后又是踢了祁忠一脚。

“祁忠拜见将军。”祁忠闻言倒是很听话的给刘毅跪下磕头,心中暗道原来是我爹的老长官,那如今至少是一军之首,怪不得刘郡守对他也是如此尊敬口称叔父,他虽然也当过兵但只是驻守的郡国并未上战场,再言很多之后的新兵也没见过刘毅,至于那画像吗画师可不敢画的太像。

“起来,既然赶上了也不能白让你磕头,这个金锁就送给孩子吧。”刘毅说完从腰间取出一个镶嵌了绿玉的金锁,知道祁老六孙子周岁他自然要有所准备,这也是蔡琰心细知道他放不下过去的老兵都要准备一些。

“爹,这……”看见那个金锁祁忠立刻心中一动,这可是极为名贵的东西,恐怕有钱都没地方去买,做工更是精细之极,一时不敢接眼光看了过去。

“将军,将军给你你就拿着,快出去招待客人吧,记得再不要领任何人来内院。”祁老六犹豫了一下立刻言道,祁忠这才收了又施一礼去了。

“伯玉今日怎会到此?”刘毅淡淡一笑又对刘永问道,此时祁老六等人亦是心中好奇,大汉刘姓极多,没想到刘郡守竟是陛下的子侄,不过想想倒也合情合理,陛下从不会让自己的儿女有什么特殊,从太子到二皇子,再到五皇子六日皇子,那一个不是军中或是书院扎扎实实出来的?

“叔父,今日前来一是为贺祁老之喜,二来今年那水道之事还要仰仗各位。”刘永是知道天子南下封禅泰山之时的,但见到刘毅的那一刻他却想通了很多事情,微服私访天子以前就曾有过,南巡之时还处置了一位刘家宗族子弟,不过他素来公正廉明,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面对天子他依旧是从容有礼,很显然叔父是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的。

“呵呵,伯玉能够心系百姓相当不错,不过官府也要阻止足够的力量,百姓若是自愿参加一定要有报酬,亦不得强逼。”刘毅一笑正色言道,他当然知道刘永的用意,似祁老六这般极有威望的里正不比官府威望差。由他们来发动百姓往往事半功倍,但也怕官府以此为借口滥用民力。

华夏历来讲究德治人治而非法治,即使各个朝代都有明确的立法可在民间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宗法,刘毅已经在努力作出改变,但这会是一个颇为漫长的过程,要让大家慢慢接受,事关社会根本是绝不能激进的。

“叔父放心,一旦有额外使用民力之处,侄儿自当奉大汉律法行事不敢有违。”刘永很是坦诚的说道,他口中的大汉律法已然是经过刘毅联合一众大才精心修改的了,各种分类较之从前也更加细致,尤其是户律和婚律,刘毅才此中加入了很多对普通百姓有利之处,官府亦不得违背。

“将军,刘郡守自到任以来一直是尽忠职守,如今各处通渠已然完备皆是郡守之功,百姓对之亦是尊敬有加,今年之事乃对农事有大利,我等出力亦是天经地义,将军放心。”一旁的祁老六亦是接着言道,对郡守他还是心存佩服的,不要看刘永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除了治理地方拿手之外更是个破案高手,到任之后还解决了不少地方上的悬案,官声极好。

“嗯,老六从来不会瞒我,他既然如此说伯玉做的确是不差,只是还要时时勉之,一切以民为本。”刘毅点点头欣然道,其实对于这个族侄他也是极为欣赏的,不用祁老六说他亦有消息来源之处,否则也不会让他担任这燕郡郡守了,要知道作为刘毅的起家之处燕郡在大汉也有着重要的地位,往往能够在此处做上一任郡守,便十之八九就要高升!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book/html/7/7082/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