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权柄 > 237、市长千金的心事

237、市长千金的心事

手机阅读

市长火了,语气变得严厉起来:“我们政府的工作,是给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春水,你在这方面做的是不到位的,你必须全力抓维稳安保,提高维护社会政治稳定的水平。品书网 www.vOdtw.com”

春水知道市长这次来者不善,沉默不语了。

市长又说:“我给你一段时间,把方面工作抓来。如果到时工作还是没有起色,别怪我不客气。”

他丢下一句话,带着一干人走了。晚,陈来老板将要一场盛大的晚宴招待他。

春水的心里窝着火。几个副局长看着他,想听他发表一番意见,计划下一步的工作,春水哪里还想说话,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他挥了挥手,把所有人都支开了。

政委高兴都来不及呢,还以为春水的后头有多硬,今天终于现原形了,市长都骂门了,看来春水的仕途岌岌可危。春水出事了,他们有机会了,几个副局长也在准备午去喝几杯。

春水想着对策。

不做局长不要紧,万恶的化工厂没有关停他实在不甘心。今天,只是得到个警告,并没有把他的局长一职给撤下来,还有时间,虽然时间不多了。

他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想做点事,怎么这么难呢?既然下了决心,不能犹豫彷徨,不用去考虑值不值得。他想着已经做的工作,搜集到的证据,是不是到了摊牌的时候。

明天,丽梅将去陈来老板的化工厂,如果能有所收获,抓住他的把柄,也许会有转机。

****************

市长的前脚刚走,春水接到一个电话,又一个人要来了。

一个他不得不见的人。

她是爱君。她在电话里说好久没见到春水了,挺想念他的,问他最近怎样,工作还好吧。春水刚被她的父亲痛批了一顿,心里没好气,这父女俩演得是哪一出呀,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对她说最近很不好。她说怎么了,他说问你爸。

她听说她父亲也来了,挺好,这老爷子,来艾城也不说一声,她对春水说她不知道这事,是不是工作出了什么差错让她爸逮着了。春水不想与她细说了,说没什么事的话他要挂了,这下把她惹恼了,做了个局长人都认不到了,摆什么谱,她提高音量,说是不是不想理她了,忘恩负义的东西。

春水不想与她吵。见她生气了,语气缓了下来,两人好久没联系了,得问问人家过得好不好。

她没接他的话,说她下午来艾城。

这下把春水吓得不轻。他问她来是公干还是私事。

她同样没接他的话,问他,她来了,他怎么安排。

这话把他问倒了,他忙得焦头烂额的,这会确实没什么闲心思去会女人,但她身份特殊,又不得不见。

他的犹豫再次把她惹毛了。

“你不想见,是吧?”她责问。

他灵机一动,何不往好处想呢,这女人不坏,在市里时,经常在关键时刻帮他出主意,解决问题。从刚才的对话看来,市长的到来,她并不知情,把一通气往她身洒没有情由。再说,他当了局长这么久了,人家第一次找门来,不招待说不过去。说不定见了面,他面临的僵局会有转机。

他嘻嘻笑了,连忙陪不是,说不是不想见,是想着怎么隆重地接待她。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春水几下化解了僵持的气氛。

爱君名义老公也在艾城,他在税务部门任职。但爱君从来没有为了老公来艾城。这是没有内容的婚姻,见面不如分居,彼此都达成了默契。

自从春水回到艾城后,她时不时地想起他,这是爱情吗?她否认了这种想法。爱情在这个年代,已经成了一种理想,在现实并不存在,她认为是这样。孩子的出生,占去了她太多的精力,她做女孩子时,是个任性,可以说是胡作非为的人,没有她做不到,只有她想不到的事。她母亲经常叹气,说她以后做了妈妈怎么办呀。事实证明,这种忧虑是不必要的,她是个好母亲,孩子照顾得极好,无微不至,事事亲为,怕请来的保姆不心。这种爱的转移,使她对男人不那么急迫了。

也有心血来潮的时候。这样的时刻,她的身体在热烈地向往男人。她会想起春水来。春水是她唯一可以让回忆美好的男人。

她想着打电话给他。可身为公主,市长的千金,这样做有失身份。她想看看,春水是不是真的一去不回头了。

没有她的帮助,他的仕途肯定会困难重重,这一点,她非常肯定。官场有官场的游戏规则,春水并不谙熟游戏规则,如果失去她的庇护,注定是失败的命运。但她也知道春水的脾气,挺倔的人,他选定的路,算输,他也会走到底。他并不会低三下气的求人。

她在等待着,充满了矛盾,既希望他顺利,又希望他有问题来找她。

可几个月过去了,他并没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甚至连问候的电话也没有一个。

太过分了。

她坐不住了,决定到艾城走一趟。当然,她也希望能与春水重温旧梦,重拾美好。

她没想到老爷子也来了。这纯属巧合。

既然是巧合,她也没有给老父子打电话。各人有各人的事,互不干扰。

老公的电话是必须打的。她告诉他,她来了,因为工作。他说,晚一起吃饭吧。她说,不必了,已有安排。晚如果有时间,她会去看他。他说好的,挂了电话。

爱君在艾城有许多熟悉的人,她在这里念过书,同学不少。因为她的身份,许多人都以认识她为荣。如果她公布行程的话,受到的欢迎程度与招待规格并不亚于她的父亲。

她必须低调。官场的前呼后拥她并不喜欢。女人嘛,与男人,特别是意的男人一起,才是幸福的时刻。

她对春水说,要到他办公的地方看看。

春水不同意,太张扬了,还是低调点好。她说她只是作为一名朋友来看看,不会让人注意的。春水还是不同意,在非常时期,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办公的地方她不是没看过,为她的一时兴起去冒险,不值得。

她问,准备怎么个隆重接待法。

春水想,她在城里,什么好玩的都尝过了,也许乡下对她更有吸引力。

他说,带她去乡下。

她果然高兴,说你家在乡下,是不是要带我去你家玩呀。

这可不行。父母见春水又带个女人回来,一定会发愁的。当初儿子找不到老婆发愁,女人太多了他们同样发愁呀。老婆只要一个。

春水说到时知道了。

她自己开车过来的。春水驾着警车去接她,她下了自己的车,坐春水的车,说坐警车威风。

确实威风,警车开起来,一路绿灯。

半年不见,她说春水瘦了。能不瘦吗,整天操心,睡不好,吃不好。春水向她诉苦。她笑了,这样还千方百计求当官?春水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那时他实在不知道当官是这般滋味。她让他别酸了,当官的好处怎么不说,在公安局里人们都巴结他,讨好他,这不是他追求的吗。

这下说到春水的心坎去了。

他正色道,他做官,并不仅仅为这些。

她不想与他讨论这种酸不溜秋的东西,向他打听起认识的人,发生的事,并详细问起她父亲的这次来邀财的目的。

春水说这事还想问她呢。市长来得突然,似乎专门为他而来,只视察了公安局,并没有去其它部门。他让她回去弄清楚这事的来龙去脉。

他在求她。她看着他,笑盈盈的,没有说话。春水说这样看着人怪寒渗的。她说这事可以答应,不过她想听听他怎么感谢法。

他说不是带她出来玩了吗。

七月的天气,闷热得可以,她看着外面白得发亮的阳光,问他这么晒,如何玩法。

他说到了山,枝繁叶茂,绿荫一片,空调更舒适。

她似乎等不到山,看到他,有些动情了,手老往春水身伸。他提醒她,开车呢,注意点。她说又不是她开车,要注意的是他。这才能逻辑,春水只好由着她,自己专心开车。

春水问她孩子好不好。她一脸的骄傲,说能不好吗,也不看是谁的孩子,谁带的孩子。说起孩子,两人间的气场一下温馨了。

孩子长大后想让他做什么。春水问她,他好,这样的人家,孩子肯定会接受良好的教育。虽然孩子有他的基因,但孩子的未来他没什么发言权。她说让孩子自己选择吧,做父母的,只能建议,不能决定。春水想,他的一群孩子里,哪一个会是最有出息的?他们很多是官二代,富二代,生活肯定不成问题,但这样的家庭出身,既是他们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泡在蜜水里,吃不了苦。

他突然很想与哪个女人有个孩子,自己亲自抚养,一天一天地看着他长大,这是一件幸福的事。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41/41545/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