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豪门危情,女人乖乖就范 > 第167章 杀了我啊

第167章 杀了我啊

手机阅读

“VIVIAN……”童钺夜面色有些难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夏桐却轻笑起来,“既然大家都是中国人,现在也回国了,就别再一口一个临时的英文名了。重新认识一下吧,童先生,我叫夏桐。”

她停顿了下,接着补充道:“我的未婚夫是阙耀城。”

“我如今已经是有未婚夫的人了,如果还跟其他男性去咖啡馆,他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像童先生这样情商高的人,应该能够理解吧。”

童钺夜嘴角扯开一抹邪魅的笑意,他点了点头,道:“巧舌如簧,果然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人。”

“既然如此,就让我永远留在你的记忆中吧。”

夏桐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童钺夜的声音——

“夏桐,我是不会放弃的!三年前,我能够让你在众多留学生当中注意到我,喜欢上我,三年后,我同样也可以做到!我要跟他公平竞争!”

夏桐脚下步子迈得更加快了。

上了车,夏桐立刻发动油门离开。

她无意再跟过去的那些人和事有任何关联,她的生命中,有阙耀城就足够了!

车在下一个路口停住。

红绿灯。

夏桐想了想,掏出手机给阙耀城打了一个电话。

“阙耀城,你今天工作忙吗?”

“桐桐这么快就想我了吗?”

阙耀城语调宠溺,听在夏桐耳朵里,只觉得心头都暖洋洋的,她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抹笑意,轻声道:“是呀,想你了。”

“今天我早点下班回去陪你。”

“我今天休息。这样吧,我给你做饭团,中午送到你公司去好吗?”夏桐突然很想为阙耀城做点什么。

“好啊。我在办公室等你。”

挂了电话之后,夏桐只觉得身心舒畅。

她抬手,打开了音乐电台,舒缓的音乐在车间弥漫开来。

夏桐去超市采购完成后,回到宫殿,屏退众人,进了厨房,一颗心都跟着怦怦乱跳起来。

这不是她第一次为阙耀城下厨,但是那种“洗手为君作羹汤”的情愫,依然让她心情激动。

天曜集团。

阙耀城正伏案工作,前台小姐突然接进电话,“总裁您好,有一位夏梧小姐想要见您。”

夏梧?

阙耀城一怔,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

放下手中的签字笔,阙耀城轻轻捏了捏眉心,点头道:“让她上来吧。记住,别乱说话。”

“是,总裁。”

前台小姐挂了电话之后,微笑看向夏梧,礼貌地道:“夏小姐请跟我这边走。”

夏梧点了点头。

天曜公司,她不是第一次来。

她也曾经为这家公司流过汗,洒过泪,付出过感情。

但是,此刻她出现在这里,竟然还比不过区区一个前台小姐。

站在阙耀城办公室门口,夏梧看向前台小姐,道:“我自己来敲门就行了,你下去吧。”

她虽然许久不做领导人,但是身上却自有一番凌厉的气势,前台小姐被夏梧这么一看,心中竟然生出一抹怯意,当下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夏梧站在阙耀城的办公室门前,却并未立即进去。

她抬头,怔怔地望着这道门。

曾几何时,她在深夜陪着阙耀城一起做方案,两人就着浓咖啡,能够清醒得看见这个城市的每一个凌晨点的天空。

也是在那时,她知道原来黑夜竟然也是层次分明。

那时候,她不是在用身体工作,也不是在用心工作,她是在用生命工作,用她全部的灵魂在工作,怀着满腔的爱意在工作!

门突然开了。

阙耀城站在门内,眸光淡淡看着夏梧,语气也是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

明明是一句问话,经过他冷淡的语气说出来,却更像是一句陈述。

夏梧没有解释,她就这样站在原地,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站在门内的阙耀城。

她与他,有多久没有这样近距离地接触过了呢?

他的眉眼,依然如同多年前就刻在她心口一般英俊逼人。

时光的打磨,非但无损他分毫,反而使他愈发成熟,愈发令人心动,令她、心动。

“我一会还有个会议。”阙耀城言简意赅提醒道。

夏梧木然而又凄凉的脸,终于生动起来,她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天过来,自然是有要事。”

她踩着十寸高跟鞋,婀娜多姿地走进了办公室。

阙耀城将门彻底打开,走回到办公椅上坐下,深邃的黑眸平静地望着夏梧。

夏梧在沙发上坐下,嫣然笑道:“怎么,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阙少,如今竟然连沙发都不敢让我坐了吗?就这样避我如蛇蝎?”

“唉……”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幽怨,“我那个傻妹妹,还一心想着要让我原谅你们,想着我们一家人和睦相处。你说,如果她知道,不是我不愿意原谅你们,而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原谅过我,一直恨着我。你说,我那个妹妹,会怎么想呢?”

“有话直说吧。”阙耀城预感到夏梧这次来,肯定是没有好事的。

如果不是因为夏桐,他断然不会再让夏梧踏入天曜公司半步。

他从来,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夏梧。

“行,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夏梧打开自己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走到阙耀城办公桌前。

不过,她并没有立即将信封推到阙耀城跟前,而是轻轻扬了扬,笑道:“阙耀城,我早说过,你不适合小桐。如今,适合小桐的那个人回来了。”

阙耀城眉心拧紧,脸色蓦地沉了几分,却没有开口说话。

夏梧拆开信封,将一叠照片递给阙耀城,道:“看看吧,这才是属于阳光下的幸福。”

照片上,童钺夜拉着夏桐的胳膊,童钺夜眸光中的爱意与深情,是隔着过塑的照片,依然能够清晰渗透出来的。

“其实,小桐也是喜欢他的。小桐之所以没有跟你摊牌,是因为善良。毕竟,不管怎么说,你们之间都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可是,阙耀城,你扪心自问,那个孩子,当真来得光明磊落,让你心里半分罪恶都没有吗?”

夏梧语气越来越低沉婉转,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仿若是长了脚一般,试图慢慢的、慢慢的,钻进阙耀城的心里。

空气都仿佛忘了流动。

阙耀城的眸光越来越暗,危险的气息,自他周身蔓延。

夏梧却恍若不觉,依然笑容妖冶,严格控制着自己的语调变化,“阙耀城,放手吧,放开小桐吧。承认吧,其实你跟我一样,我们都是生长在暗处的人。像我们这样的人,只能相拥取暖,而不能靠近光明。”

她绕过办公桌,走到阙耀城身后,伸出手搭上阙耀城的肩头,她的心跳得很厉害,语调却越发蛊惑人心,“阿城,这么多年,我的心,一直都没有变过。我始终都是那个夏梧,那个一心爱着你,愿意为你付出所有,愿意为你死后下地狱的夏梧。阿城,回到我身边吧,我会视阙久为己出,我会好好爱……啊……啊……”

夏梧的脖子,被阙耀城掐住了。

阙耀城双眸赤红,额上青筋暴露,他嘶哑着嗓音,警告道:“夏梧,我早提醒过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挑战我的耐性!”

“阿……城……”夏梧此时呼吸都困难,但是她脸上却非但没有惧怕的神色,反而像是在叫嚣,“阿城,你……你……杀了……我……啊!”

生命于她来说,本来就是一场闹剧。

若是能够死在他手上,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杀了你,呵……”阙耀城嗤笑一声,掐着她的劲道却减少了几分。

向来沉稳的他,此刻只觉得心头怒火像是被浇灌了汽油,燃烧得滋滋作响,冒着浓烈的油烟,然而,他却不能释放心中的怒火。

他黑眸冰火交加地盯住夏梧,语调克制,“夏梧,你那么喜欢下地狱,你自己下就好!不要试图拖任何人下水!”

他想要松开手,杀了她,只会脏了他的手。

然而夏梧却仿佛魔怔了一般,突然抬起双手,死死地抓住他的手,声嘶力竭得哭喊道:“啊……啊……啊啊啊……救……我……”

“夏梧,你不要逼我!”阙耀城用劲想要抽出手。

然而夏梧拼劲全身的力气,死死地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脖颈上,她面孔已经涨红,眼珠都仿佛要暴了出来。

阙耀城终于预感到不妙,他后背顿时生凉。

而这刹那,夏桐已经冲到了他跟前,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将他推到了一边,犹如母鸡护小鸡一样,将夏梧护在自己身后。

她胸口剧烈得起伏,面孔涨红,惊惧交加地质问道:“阙耀城,你在做什么?!”

“我……”

事发突然,阙耀城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而这时候,夏梧伸出手,搭上夏桐的肩头,气若游丝地道:“小桐,别……别生他气,是姐姐不对,是姐姐……咳咳咳……”

她说到这里,身子突然往后一栽,整个人晕厥了过去。

“姐!”夏桐惊叫一声,忙将夏梧搀扶住。

她力气小,差点跟着夏梧一起栽倒在地。

阙耀城上前想要帮忙,却被夏桐用力一瞪,“你别过来!”

“桐桐,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阙耀城只觉得脑袋里乱糟糟,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夏桐,急切得想要解释。

夏桐却是红着眼睛,流着泪道:“阙耀城,我都看到了,你还想怎么解释?”

她拼尽全力,将夏梧半架着往外走去。

望着她踉跄着步伐,阙耀城心如刀割。

可是他也清楚,方才的情景,对于夏桐来说,冲击力有多大,倘若他此刻强行解释,只怕是夏桐的情绪承受不住。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将眼里的泪敛去,掏出手机给救助中心打电话。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38/38323/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