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大国重工 > 第四百四十三章 韩姑娘的八卦

第四百四十三章 韩姑娘的八卦

手机阅读

“爸,妈,我回来了!”

明州省会金钦市,省经委主任李惠东的家门被钥匙捅开了,一个风风火火的姑娘出现在门口,肩背着一个的双肩背包,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旅行袋,大声地对着正在饭厅里吃晚饭的李惠东夫妇嚷嚷道。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小月,你怎么回来了!哟,这么多东西,你是怎么拿回来的?”

“怎么没提前招呼一声,我也好派车去车站接你。”

李惠东和夫人韩芝琳扔下饭碗,迎前去,七手八脚地帮女儿接过行李和外衣、手套之类,又是欢喜又是心疼地询问着。

韩江月任凭着父母忙碌,自己一屁股坐在饭桌边,伸手便拈了一块肉塞进了嘴里。

“手都没洗,脏不脏啊!”韩芝琳嗔怪地骂着,早把一块湿毛巾递到了女儿的手,那头李惠东则把一双筷子递过来了。这个小女儿,在外面显得挺独立、挺干练的,回到家里也是被宠成小公主的。

“我饿死了!那个大包里是我给你们买的港岛出的皮夹克,一人一件,特别新潮,哎呀,是太沉了,累死我了!”韩江月一边在菜盘里挑自己爱吃的菜往嘴里送,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

“谁让你往家里带东西了?还有,你要回家,怎么不提前说呢,你爸派个车去接你又不违反规定。”韩芝琳说道。

在这个年代,一个省经委主任派辆小车去车站接自己的女儿,实际也是违反规定的,但这是太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以至于大家都觉得合情合理。以往,远赴鹏城打工的韩江月回金钦时,都会提前发个电报告诉家里车次日期,让父亲派车去接站,这一回倒算是破例了。

“我自己也要锻炼锻炼嘛,老是蹭公家的油水多不合适。人家港岛有廉政公署的,像我们这种公车私用,都要被处分的。”韩江月给自己找着理由说道,同时脑海里浮出了一个胖纸的形象。

如果不是那个死胖纸非要和自己坐同一趟车,还说是什么顺路换乘,韩江月才没这么高的觉悟,要和父母谈什么廉政呢。死胖纸一直把她送到了离家只有一站远的地方,才在她的呵斥下返回火车站去签票继续北,这个场景如果让父母看到,那岂不是要出大事了?

不过,如果一开始答应了让死胖纸跟她一起回家,是不是也可以呢……韩江月的心有点乱了。

两年前,在冯啸辰的怂恿下,韩江月辞了公职,南下鹏城,进了一家港资企业,依然做自己的老本行装配钳工。由于技术过硬,加为人聪颖而且敬业,她迅速受到了老板的青睐,由普通工人被提升为车间主管,去年更是担任了公司的副总,全面负责生产和销售事务,月薪也达到了2000港币的水平,她那个当省经委主任的父亲高出了七八倍。

在事业取得成功的同时,丘特的神箭也在密集地向她投射。在她身边,向她献殷勤的小白脸、高富帅简直能够编出一个加强连,她对这些成功人士一向嗤之以鼻,却不料陷入了一个死胖纸编织的情,如今已然是难以自拔了。

这个死胖纸是原冷水矿待业青年宁默,因为不满足于在冷水矿石材厂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他与同伴赵阳一起,承包了石材厂边角料内销的业务,带着发财的梦想来到了鹏城。同样是在冯啸辰的点拔下,宁默悟出了销售的真谛,原来压价甩卖都难以卖出去的边角料,几经包装居然成了鹏城乃至港岛建筑市场的香饽饽,销量大到让石材厂不得不另开了一条面向内销的生产线,价格则更是离谱到让厂长怀疑宁默他们是在南方干起了抢钱的生意。

仅仅一年多时间,宁默和赵阳都已经有了百万级别的身家。人有了钱会动各种歪心思,即使是一个死胖纸,心里也是有着一片春天的。宁默心里的春天,是他在街偶遇的那位女钳工韩江月。

宁默以一个大器晚成的销售天才的丰富技巧,向韩江月发起了爱情攻势。一开始,韩江月仅仅是因为觉得宁默也是内地人,又是厂矿子弟,为人忠厚,所以偶尔会接受他的邀请,出来与他一起喝喝茶,吃顿便饭啥的。慢慢地,她终于感觉到了宁默那灼人的热情,于是与一切女孩一样,经历了惶恐、矜持、回避、半推半的历程,如今已经走到能够默许宁默送她回金钦过年的程度了。当然,对于宁默要求去她家面见李主任的要求,她是断然拒绝了的,理由是:还太早了点吧……

还太早了点……这是说,未来一定有机会的!宁默用他那不到75的智商也能听出姑娘的潜台词了,于是欢天喜地地回火车站签票去了。至于回程的时候坐过了站,不得不蹭了一辆拉矿石的大货车回了家,这不足为外人道了。

“小月,想啥呢?”

当母亲的敏感地注意到了女儿眼神的游离,试探着问道。

韩江月一怔,旋即掩饰着应道:“没事,累了。”

“累了?那赶紧把面条吃了,洗个澡早点睡觉吧。”韩芝琳把一碗刚煮好的面条放在韩江月面前,柔声地说道。她才不相信女儿的胡扯呢,她是过来人,知道那种眼神出现在一个24岁的女孩子眼睛里,绝对不是因为旅途劳累,而因为另外一件事,那是这丫头恋爱了!

“你是说,小月有对象了?”

把韩江月打发去卧室睡觉之后,老两口躲进自己屋子里,开始分析起这个重要情报来。

“我觉得是。”韩芝琳道,“小月说她是坐公交车回来的,进门的时候,她把车票给你了,是不是这样?”

“是啊。”李惠东说道,机关干部都要攒车票的,一张公交车票虽然只要一毛钱,但家里的孩子们还是养成了逢票必交的习惯。至于攒车票干什么,只能呵呵了,大家都懂的。

韩芝琳继续道:“她交了几张车票?”

“一张啊。”

“这对了。”

“怎么对了?”

“她提了这么多行李,那个旅行袋超过体积了,为什么没有额外买票?”

“……”

李惠东看着妻子,有些愕然,这个老婆不去当福尔摩斯真是屈才了,这么一个小细节,居然都能够发现。

可不是吗,女儿既然是坐公交车回来的,行李超标肯定是要多买一张票的。而女儿只交了一张车票,这意味着有人与女儿一同坐车,帮她把行李一直送到了门口。如果这个人与女儿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女儿肯定要说出这件事情,而不会一味地叫累。韩江月是当钳工的,的确有把子力气,但拎着这么重的行李下下还是挺辛苦的。韩江月嘴叫着累,看起来却并没有那么回事,这其的奥妙,值得品味了。

“老李,你说,小月不会是跟那个什么小冯处长又遇了吧?”韩芝琳带着几分忐忑地问道。

韩江月在几年前邂逅了京城来的小处长冯啸辰,心生暗恋,这事肯定瞒不过父母。后来韩江月毅然下海去鹏城,也是发生在冯啸辰去乐城市与韩江月见面之后,李惠东夫妇如何能够不产生出一些联想。如果女儿真的能够和冯啸辰这种京城的处长走到一起去,韩芝琳当然是举双手支持的,但问题在于,二人似乎又没有这样的缘分,韩芝琳不能不感到忧虑了。

李惠东皱着眉头道:“我估计不是。我个月去京城开会,专门从侧面打听过冯啸辰的事情,听说他已经有个对象了,两个人虽然还没结婚,但已经住到同一个院子里去了。”

“怎么能这样!这不是生活作风有问题吗!”韩芝琳愤愤道,“幸好咱们小月没和他好,这样道德败坏的人,我可不欢迎。”

“道德方面倒不好说,不过他的确有些轻浮,少年得志嘛,也是难免的。次在乐城,他把乐城的干部们得罪得很厉害,如果不是最后帮乐城拿到了电视机厂的批件,乐城的老贾他们不会跟他善罢干休的。”李惠东不着边际地评价了冯啸辰两句,然后回到原来的话题,说道:“我估计小月不会和他来往,小月也是心气很高的人,知道他有对象,不可能再跟他来往的。”

“我觉得也是,他也是个小处长嘛,有啥了不起的。”韩芝琳道,随后又开始想入非非起来:“老李,你说小月不会找了个港商吧?听说港岛的富商可喜欢找咱们内地的女孩子了。不过,我可不希望小月嫁个港商,那些港商岁数都太大了,如果是个有钱的港商家里的孩子,还差不多……”

“别瞎想了,如果是港商,会跑到金钦来帮小月拎行李吗,而且连门都不进。我估计,可能是小月过去的同学啥的,明天你找机会打听一下……”

“放心吧,这种事情,她还能瞒得过她老娘?也不看看老娘年轻时候是干什么的。”

“你年轻的时候,不是厂里的会计吗?”

“对啊,会计讲究的是明察秋毫啊,一分钱的账都不会错。”

“呃,你赢了……”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38/38118/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