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一代帝姬:绝世毒妃 > 第五百八十三章 这么好的演技他差点就信了

第五百八十三章 这么好的演技他差点就信了

手机阅读

如此说来,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有问题,而且现在龙清歌也让他多留意这个人,难道说龙清歌也怀疑了么?

一个人怀疑也许只是巧合,可是两个人同时怀疑那就是真的有问题了。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龙清歌还说什么了?”

“她说按兵不动。”

“按照她说的做。”

“是。”

花月梨轻轻的推开身上的风流,本来还想要和风流好好的打情骂俏,可是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了。

“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

“好,需要我一块儿跟着么?”

“不需要。”

花月梨说完,拿起衣服就离开了。看着自家盟主离开的背影,风流的心里竟然有一点失落。

什么人吗,明明是先撩他的,可是这合格时候却又不见了踪影,想到这里,心里就一阵气愤。

不过很快风流的心里面就平衡了,他家盟主是堂堂的武林盟主,又不可能真的成为他一个人的。

他在爱上这个人的时候,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

花月梨从花满楼里出来,早就已经看不见那个人的踪影了,朝着四周看了一眼,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明明才离开没有多久的时间,可是就已经看不见任何踪迹了,真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

如果这个时候的花月梨能够仔细一点朝着花满楼的房顶看去,他就能够看见上面坐着一个人,一个他要找的人。

坐在房顶上,看着下方的人群,眼神里出现的除了惆怅,剩下的也就只有惆怅了。

花月梨说过的话,还一直在他的脑子里回旋,龙清歌失去了记忆,忘记了竹渊曾经来过她的世界里。

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这一切都给忘记了,那么痛苦甜蜜的回忆,在龙清歌的脑子里早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可是,他还记得啊!

没错,他就是竹渊。

当初被推下湍急的河流,本以为必死无疑了,可是没想到却被世外高人所救,还解了他身上的毒。

可是他的容貌却被湍急的河流冲到了礁石上,已经变得彻底的面目全非了。

他痊愈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来找龙清歌,可是这事情的发展已经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的了。

有人冒充他成为了九州帝尊,现在还要迎娶他的女人,可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已经不是以前的竹渊了。

这一副容貌不是,就算是被别人对峙起来,也没有人愿意相信他的,况且他也不希望自己的这个样子被龙清歌看见。

这一段时间除了暗地里调查背后的人,他还时时刻刻的观察着龙清歌的情况,可是现在的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才好了。

还有一天的时间,龙清歌就要成为帝后了,嫁给那个假冒着他的人。

花月梨说龙清歌已经失去了记忆,所以即便是他现在出现在了龙清歌的面前,那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只会打草惊蛇,给敌人多了一个机会。

犹豫了许久,竹渊从位置上起身,他虽然不能阻止龙清歌嫁给这个假的帝尊,可是他却可以让龙清歌想起那些记忆。

他一定会努力的。

……

皇宫里,龙清歌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画像,看着是一幅山水画,可是只要撒上一些水,就可以看到那是一张属于竹渊的画像。

妖姬端着药从门外走进来,看到龙清歌又是这幅样子,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了,龙清歌虽然从来不在面上表露自己的感情,可是实际上,心里却一直都是很在乎的。

竹渊虽然已经不在了,可是龙清歌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喜欢竹渊的这一份心思。

“阁主,该吃药了。”

“今日就不吃了。”

“那怎么行?”妖姬态度有些强硬:“别看你现在什么事情没有,但是如果不加以调理的话,你真的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的。”

“是么?”龙清歌苦笑着。

如果真的可以走火入魔那就好了,这样的话,她就会成为一个疯子,到那时候就不用想这么多没有用的事情了。

因为想的再多,也没有什么卵用。

转过身,看着妖姬,力气缓缓的说道:“对了,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出马,难道还有什么问题么?”妖姬说着,把手里的药递了过来“听话,喝了药才说。”

“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明白我们谁才是主子。”龙清歌有些无奈的接过了妖姬手里的药碗。

明明她才是主子,可是却好像一直都是受制于别人,也只有她的手底下的人才会这么的大胆了。

她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冷酷无情的血玫瑰了,因为爱上了竹渊,所以她就等于是接受了温暖。

任何人的温暖她都来之不拒,最终失去了自己的残忍和血腥。

喝了药,龙清歌把手里的药碗重新递给妖姬,擦了擦嘴,拿起了旁边的蜜饯吃了一口。

果然自己真的是越来越矫情了,居然会害怕苦涩的味道。

“这下你满意了?”

“我这是为了你好,别不情愿。”妖姬闷闷的说道。

她之前的时候把过龙清歌的脉搏,所以最清楚龙清歌现在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如果真的不好好调理的话,那么走火入魔都是轻的,很有可能会严重到丢到生命的,不过如果真的是那样,也许是称了龙清歌的心意了。

从竹渊出事以后,龙清歌的求生希望就一直都很弱,当初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所以才会被她匕首刺中的。

不然就凭龙清歌的本事,她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阁主,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你现在活着的意思不仅仅是为了你自己。”

“我知道,还有那些死去的人。”

龙清歌越是不想要提起这些事情,可是这些事情就像是伤疤一样,一直都在隐隐作痛的提醒她接下来该做什么。

当她的身上背上第一条人命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的命已经不再是她自己的了。

“这样的事情,你不用一遍又一遍的去提醒我,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应该做什么,答应你的事情,我也一定可以做到的。”

“有了阁主的这句话,那么妖姬说什么都可以放心了。”

的确是安心了不少,因为龙清歌是一诺千金的人,一旦承诺出口,那么就一定会做到的。

所以,她只需要等待就行了。

其实看着龙清歌这么的难受,她的心里面也会不好受的,可是她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够,这件事情只有龙清歌才可以完成。

所以,她不得不去麻烦龙清歌。

“帝尊驾到!”太监尖细的嗓音在苇影宫外响了起来。

妖姬看了一眼龙清歌,转过身离开了苇影宫,她现在越来越不擅长演戏了,只要看到那一张和竹渊一样的脸,她的心里面就觉得很恶心。

血狐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擦身而过的妖姬,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今日的妖姬看上去似乎哪里不太一样,见到他居然跟没看见一样。

走进里殿,看着躺在卧榻上的龙清歌,再看看桌子上的药碗,心中一紧,快步走上前去。

“你是生病了么?”

“没有。”

“那你为什要喝药呢?”

“不过就是一些滋补的药罢了。”龙清歌冷冷的说道。

意识到眼前的人的身份是假的,她连伪装都懒得去敷衍了。

“不知道帝尊驾到有什么事情么?”

“你和我就非要这么说话么?”血狐的心里一痛。

原本以为龙清歌失忆了,那么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龙清歌永远都不会因为失忆而重新爱上他的,不管他是不是用的竹渊的身份。

对一个人的厌恶如果到了极致,即便是这个人化成一堆灰,她都会觉得这一堆灰的存在很是碍眼。

“你即将成为我的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真心待我呢?”

“真心?呵呵。”龙清歌冷笑一声。

她的真心只会给一个人,而那个人已经不再了,所以这个世上任何一个人,或者是像他的人,她都不会再付出自己的真心了。

“我一个连记忆都没有的人,哪里来的真心,帝尊可真会开玩笑。”

“清歌,难道我们就不能重新开始么?”

“很多事情不是重新开始就可以回到原地的。”

龙清歌从卧榻上起身,走到画像前站着,她永远都没有办法把竹渊彻底的从记忆里面抹去。

有的时候,她都有些恨自己,明明就已经失去记忆了,为什么还要把这一切想起来呢,想起来这一切的代价只会是徒增伤感而已。

血狐走过来,顺着龙清歌的目光看去,看到上面的画像,身体分明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他清楚龙清歌,就像是清楚他自己一样,这一副画像虽然看着不过就是一幅山水画,可是实际上却是大有问题。

这样的手法,他一起的时候经常会用。

他们都是同一个地方来的人,又怎么会不明白这背后的一切呢?

“清歌,你早点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好。”

“你……”血狐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转过身离开了苇影宫,每走一步他曾经的希望就破灭一分。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在自以为是,他以为可以和龙清歌重新开始,可是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龙清歌的演技太过高明,所以就连他这么了解龙清歌的人,都相信了这一切。

相信了龙清歌的表演,也把自己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走出苇影宫,血狐抬头看着天空。

“龙清歌,因为是你,所以我选择相信,哪怕知道你是骗我的,我也相信,不顾一切的相信你。”

就算最后相信的结果是万劫不复,魂飞魄散,我亦会如此。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book/html/37/37222/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