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对手 > 第2347章没这个本事

第2347章没这个本事

手机阅读

但现在的情形有些不同了,傅华今天讲的意思似乎是很明确的知道段勇新已经被杀,而且话里话外还暗示说是他杀了段勇新的。品书网 www.vodtw.com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说他看到了自己杀掉段勇新的过程了吗?这是不可能的啊,当时现场没别人的,难道自己漏了什么?

李凯在脑海里拼命地回想他杀段勇新的那天晚发生的事情,一个一个细节的在脑海里过滤,忽然他想起来了,在他杀掉段勇新的时候,仓库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响了一声的,难道说,当时是有人在现场看到了他杀段勇新,被吓到不小心碰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有那声响声的吗?

如果是那样子的话,他可惨了,只要这个看到的人举报他,然后带着人去找到段勇新和秦宇升的尸体,那他可完蛋了。这个人搞不好是傅华安排的人,所以傅华才会知道他杀了段勇新了。

李凯的心马揪禁了,傅华可不宁慧,宁慧他忽悠几句,能稳住她。而傅华这家伙既狡猾,又难斗,他真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恐怕他可是凶多吉少了。

这时李凯又想到了那封说知道他干了什么的信了,到现在他也没搞清楚这封信是谁写的,是谁在背后看到了发生的这一切的。会不会这封信也是傅华写的啊?那样子可太可怕了,傅华可能已经完全掌握了他犯罪的全部事实了。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子的话,傅华跟他之间的恩怨来讲,可能早向相关部门举报他了。不会这么没有任何行动的。再说了,那天听到那一声响之后,自己也是过去查看过的,那响声并不是有人弄出来的。

再是,秦宇升只是跟段勇新单线联系的,傅华没有理由知道秦宇升的,因此那封信应该并不是傅华所写的才对的,所以傅华应该并不知道整个过程的才对的。

在整个的路程,李凯一会儿怀疑傅华已经知道了他的犯罪事实了,一会儿又推翻了他对傅华的怀疑,认为傅华在宁慧病房所说的那些话只是一种臆测,他并不了解事情的真相的。

在这个翻来覆去的过程,李凯失去了他这几天一直保有的镇静了,他的心开始恐惧了起来,他感觉冥冥之似乎有只眼睛在一直注视着他,这让他后背一阵阵的冒凉气。

在李凯心处于一种高度恐惧的时候,他的手机猛地响了起来,吓得李凯浑身哆嗦了一下,他看了看号码,是章丹丽打来的,此刻的李凯哪有心情去理会章丹丽啊,很不高兴的按了拒绝接听键,心里还骂了一句,妈的,老子想用你的时候你不在北京,这个时候去跑出来吓唬老子,真不是个东西。

好在章丹丽倒也识趣,也没有再打过来。李凯把手机放在了一边,继续在脑海里翻来覆去的思索着傅华知不知道他的犯罪事实这件事情。

巧的是李凯在想着傅华的时候,傅华也在想着李凯。此时傅华已经汇到了驻京办他的办公室,他在想的是要不要给李凯一点小小的警告啊。傅华在病房看到宁慧的那个情形,知道宁慧又有些被李凯忽悠的心动了,他担心宁慧会不会在出国之前偷着再跟李凯见次面么?

对此傅华并不敢能确保宁慧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如果宁慧真的这么做了,她有危险了。傅华虽然也气宁慧这个女人的贪婪,但是宁慧毕竟是冷子乔的阿姨,他对此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的。

不过傅华能说的,能劝的,都已经说了劝了,他已经没有什么招数能够确保宁慧不去这么做了。眼下最好的办法是从李凯那边想办法阻止李凯去骗宁慧见面的。

傅华想说再写一封信给李凯,别的内容也不用写,写我知道你对段勇新做了什么行了,估计李凯看到这封信一定会被吓得半死,到那个时候恐怕他也没心情再去骗宁慧当了。

不过傅华对要不要这么做是心有疑虑的,他再写信过去,会不会让李凯察觉到些什么啊?他今天在病房说那番话的时候,李凯的眼神已经对他有了怀疑了,紧接着再给他写这封信,他会不会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啊?

傅华觉得现在还不是跟李凯揭开底牌的时候,因此最好还是不要去惹李凯较好。至于宁慧这边,只好让冷子乔和宁馨盯紧一点,不要给她机会去单独跟李凯见面是了。

直到车子抵达国资委,李凯还是一脑门子的官司,他到底也没想清楚傅华究竟知不知道他和段勇新秦宇升之间的这些事情。这个时候的李凯心里面已经是彻底的乱了。

下午三点,国资委党委召开了关于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学习贯彻落实纪委二次全会会议精神。在会,国资委主任、党委书记黄俊逸指出,要深入学习贯彻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央纪委二次全会精神,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

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持续深入地抓好学习贯彻落实,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央的部署和要求来,扎实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推动国资委党风政风持续好转。

在会议的最后,黄俊逸强调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是我们党目前的工作的重之重,大家要务必引起充分的重视,从思想和行为跟党央保持高度的一致。”

“在这里我要提醒同志们,有些同志过去已经有了的腐败行为要尽快地向组织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切不可心存侥幸,以为组织不知道你都做过什么,实际你的一切行为组织都是看在眼的,如果你不主动向组织交代的话,你一定会受到组织的严惩的。”

在说到受到组织的严惩的时候,为了强化语气,黄俊逸用手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黄俊逸讲这些话其实也没特定的指向谁,他拍桌子也不是说他此刻特别的生气,而是想要引起在座的这些人的重视而已。

但这些老生常谈,听在脑海里一直在琢磨是不是有人知道了他杀了段勇新的李凯心,却是别有一番意味的,他总觉得黄俊逸讲这些话是讲给他听的。而最后黄俊逸拍桌子那一下,更是把精神已经高度紧绷的李凯吓得控制不住的浑身颤抖了一下,把放在他手边的一直陶瓷水杯碰到了地,啪的一声摔碎了。

坐在李凯旁边的黄俊逸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纳闷的问道:“诶,老李啊,你这是怎么了?”

李凯掩饰的笑了一下,说:“没什么了,昨晚受了点风寒,感冒了,这头疼得要死。”

黄俊逸说:“不舒服别撑着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李凯也确实有些撑不住了,说道:“那好,主任,我今天先早退一会吧。”

李凯离开了国资委,坐车回家。他的专车刚刚离开国资委,他的手机响了,看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李凯按了拒绝键,他现在没心情跟别人讲话的。但是那个号码却并没有此罢休,而是再次打了过来。

李凯有些无奈,只好接通了,他说:“我李凯,哪位找我?”

电话里面一个沙哑的女声讲到:“李凯,我知道你对段勇新做了什么的。”

李凯不由得心头大骇,刚想问对方是什么人,却胸口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海川大厦,傅华办公室,傅华已经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了,这时他接到了彭雪恩的电话,彭雪恩笑着说:“傅董啊,您是不是会算命啊?”

傅华愣了一下,诧异的说:“我不会啊,怎么了?”

彭雪恩笑了笑说:“您前两天刚说李凯蹦跶不几天了,这不李凯生病住院了,简直是神了。”

傅华笑了笑说:“诶,他的病可不是我算出来的,我只是觉得他做事的方法不长久,所以才会那么说的。诶,他什么病啊?”

彭雪恩说:“突发心脏病,据说是当时他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然后突然发病了。要不是司机发现的及时,恐怕这一刻他已经一命呜呼了。不过虽然他被抢救过来了,但也需要在住院治疗一段时间的。傅董啊,这件事情真的与您无关吗?”

彭雪恩是很乐见这种情况的,起码在住院治疗的这段时间之内,李凯是无法再来骚扰她的了。

傅华笑了笑说:“为什么您会觉得与我有关啊?我又没做什么的。”

彭雪恩笑了笑说:“难道说这个怪的电话不是您安排人打的吗?”

傅华笑了笑说:“这还真不是,我可没这个本事的,一个电话能让他心脏病发作的。”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html/book/35/35141/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