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银狐 > 第五十五章生死仇敌

第五十五章生死仇敌

手机阅读

第五十五章生死仇敌

如果穆辛就是九天上的神灵,那么,古尔丹就是神灵手里的长鞭。品书网 www.voDtw.com

智慧之王可以看透世间人情,民心功利,尔虞我诈,却不能亲自去实施。

智慧之王需要继续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继续保持超然物外的神人形象,有些肮脏的,污秽的,下作的,血腥的事情就不能碰,需要找一个非常忠心的人去执行。

原本,这个人选应该是阿丹。

只可惜阿丹太聪明,太聪明的人一般都不愿意给别人当狗去咬人。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咬完了人,这头恶犬的最终结果就是被主人打杀。

古尔丹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他粗鲁,凶狠,无知,恶毒且忠心耿耿。

这样的人活着是在恶心别人,死掉了也会大快人心,无论他生死,对穆辛来说都不用太在意。

在他活着的时候可以尽情的把所有自己不能做的事情派他去做,一旦有需要,他也能把古尔丹推出去接受所有人的怒火,自己可以继续当自己的智慧之王。

阿丹不愿意让古尔丹见到阿伊莎,他认为这是对阿伊莎的冒犯。

他非常憎恶古尔丹看阿伊莎那种满是疯狂情欲的目光。

阿伊莎哈哈笑着拍拍阿丹的面庞道:“你出现,古尔丹会怀疑,我出现,他只会快快的打开大门。”

“他多看你一眼都是对你的亵渎。”

阿伊莎轻轻地在阿丹的脸庞上啄了一口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把我看得如此圣洁。

却不知道我在飞鹰山上看到过更加淫猥,更加恶毒的场面,阿丹啊,过了今天,你可以随时来我的帐房。”

阿丹的心神一抖,正要一口答应,忽然想起自己因为快速瘦下来而产生的那一层肚皮,他就非常的尴尬。

阿伊莎吃吃笑了起来,抚摸着阿丹的肚皮道:“你从湖水里走出来的样子我看见了……”

这句话让阿丹又是尴尬,又是欢喜,手足无措的抓耳挠腮,很快,他就把阿伊莎死死的搂进怀里。

铠甲上刚刚凝固的血迹沾染了阿伊莎的白色衣裙,他不管这些,只是把头埋在阿伊莎的颈项间用力的呼吸。

古尔丹从早上就站在神庙外面,凝视西方,扎素应该在今天到来。

他在石壁上用刀子已经刻了整整四十道痕迹,这不会错,每天一道,一道一天。

古尔丹不喜欢这座神庙,这里面除了干尸和黄沙之外,就只剩下两百五十名守卫,和一个尊贵的囚徒。

在坚守了四十天之后,古尔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散发着腐臭气息的地牢。

人在寂寞的时候就总会胡思乱想,有时候古尔丹甚至有一种被王抛弃的感觉。

屋子里的沙漏和外面被风吹动的黄沙一样,都慢的令人烦躁。

海市蜃楼经常出现在这里,每到这样的奇景出现,古尔丹都会静静的观赏,他甚至能从那些美丽的楼阁里面,看到正在跳舞的舞娘。

一想到龟兹的大屁股舞娘,古尔丹就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处升起,最后流遍全身,让他变得更加狂躁。

一个胡须里面爬满了虱子的黄牙武士从黑洞洞的大门里出来,对古尔丹抱怨道:“扎素该来了,再不来我们就要喝西北风。”

古尔丹摩挲着自己黑黝黝的光头道:“该来了,我已经闻到扎素身上的臭味了。”

果然,过了不长时间,一队黑骑兵就出现在地平线上,黄牙武士高兴地大叫一声,就钻回大门,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这个鬼地方。

古尔丹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在一队黑甲武士群里看到了一个白衣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人是沿着来路,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古尔丹早就准备战斗了。

即便如此,古尔丹也让人拿来了他的战锤,那面足足有一人高的巨盾也同样插在他的面前。

他很想看看,来的那个白衣人到底是谁。

黑骑兵在距离古尔丹五十步之外停下了马蹄,古尔丹没有从人群里找到扎素,也没有找到熟悉的骑士。

就举起巨盾,缓缓地后退,他总觉得这群人的来意不对劲。

阿伊莎掀开面纱,冷冷的看着古尔丹大声道:“古尔丹,见了我你竟然不跪拜!”

女人的声音?

古尔丹愣了一下,转过头仔细的看看对面的阿伊莎,阳光太刺眼,他看不清楚。

阿伊莎催动战马来到古尔丹的面前,将那面令牌丢在了地上,再次冷声道:“快滚!”

古尔丹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女人,张开大嘴笑道:“圣女冕下,怎么会是您?”

阿伊莎将面纱遮上,不理睬古尔丹,挥挥手,身后的骑士就要进入太阳神庙。

古尔丹纵身一跃,站在门前举着战锤道:“圣女冕下,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阿伊莎从怀里掏出一张羊皮卷丢在古尔丹的身上讥笑道:“你认识字吗?”

古尔丹将羊皮卷放在鼻子跟前,深深地嗅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瞅着阿伊莎,他觉得阿伊莎很香。

却不由自主的侧过身子,让开了道路。

古尔丹看文书,从来都不是用来看的,那张羊皮卷上也没有写一个字,上面只有穆辛和古尔丹才能明白的曼陀罗花汁液的味道,即便羊皮卷上已经沾染了阿伊莎的体香,依旧无法覆盖曼陀罗花的味道。

阿伊莎跳下战马,施施然的走进太阳神墓,身后的骑士同样跟随阿伊莎的脚步走了进来。

一个红鼻子伙夫从马车上卸下来很多的食物,古尔丹用力的抽抽鼻子,这里面竟然有酒。

酒是个好东西,可是,按照教规,穆斯林是不喝酒的。可是,古尔丹喝!

酒是好酒,这一点辨认能力古尔丹还是有的,一把握住装酒的皮口袋对阿伊莎道:“圣女冕下,把这些魔鬼才要的东西生赐给古尔丹吧。”

说完话不等阿伊莎发话,拎着酒口袋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红鼻子伙夫诡异的笑一下,就和别的伙夫一起去准备晚饭。

阿伊莎拿着令牌进了太阳神墓,从进来的那一刻起,守卫这里就已经是阿伊莎的责任了,至少古尔丹是这样认为的。

他不在乎是谁来接手,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与死人做伴的地方。

阿伊莎没有忙着去看博克图汗,而是一本正经的在古尔丹副手带领下,参观了整个太阳神墓。

她没有料到,这座神墓居然会如此的巨大。

沿着甬道走了半个时辰,才算是看完了最上面一层,据古尔丹的副手说,地下还有三层。

红鼻子伙夫禀告说饭食做好了,请阿伊莎去吃饭。那个肮脏的武士眼中更是有掩饰不住的欢乐。

他知道,今天的晚饭非常的丰盛。

吩咐那个武士去吃饭,阿伊莎就背着手继续在甬道里闲逛,红鼻子伙夫气咻咻的抱怨道:“把他们一刀杀了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这样麻烦。”

阿伊莎笑道:“阿丹,现在军队都在穆辛的控制之下,我们身边只有区区的六千人。

这点人手肯定什么都做不来,只有等你拿到了博克图的手书,我们才有机会从穆辛那里攫取一些兵权。

我以为,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控制这里,并且等待穆辛与铁心源作战,只有到了穆辛无暇顾及后背的时候发动,我们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阿丹拉着阿伊莎的手道:“我不想帮助铁心源。”

“我也不想帮助,从哈密离开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萨迦活佛出动了自己的力量帮助我们离开的。

回来之后,我仔细地回想了一边你被救出来的过程,结果我发现,这很可能是铁心源安排的一场用来骗我们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不是敌人。

不得不说,铁心源算的很准,他认为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和穆辛共处下去了,所以,把我们放掉,符合哈密国的利益,因为,我们回来之后会不顾一切的向穆辛讨债。”

阿丹摇头道:“不对,我恨铁心源超过恨穆辛,即便阻挠了穆辛入侵哈密国,我以后一定会重新和他大战一场的,不死不休。”

阿伊莎擦掉阿丹染红的鼻子笑道:“你都说以后了,难道还不明白,铁心源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时间多过一年,他的哈密国就强大一分,而我们却因为和穆辛,博克图的缘故,喀喇汗国的实力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退步。

一增一减,哈密国将会更加的强大。”

阿丹拥抱一下阿伊莎道:“我会比他更加强大的!”

阿伊莎叹口气道:“如果可能,阿丹,我想让你忘记铁心源这个人,全力经营喀喇汗国,等我父亲老迈之后,你将得到更多。

如果你能成为阿拉穆特山之王,那个时候,才是你东征找铁心源算账的时候。

阿丹,苦心经营十年,打败飞鹰山的人,阿拉穆特山的人,你将成为真正的雄鹰王,你的领地将囊括万里,这才是你应该争取的目标。”

阿丹咬着牙道:“铁心源不死,我即便成为神灵,也感受不到丝毫的荣光!”(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book/html/32/32104/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