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品书网 > 官场局中局 > 454‘大牌’云集(三)

454‘大牌’云集(三)

手机阅读

这边两人钩子一甩,就往椅子里一靠,一边休息,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悄悄的说上几句闲话。品书网 wWw.Vodtw.com

那边蔡根和潘时良则是认认真真地钓鱼。潘时良双目盯着湖面,聚精会神的。蔡根时不时地看下手机。没多久,潘时良就说话了:“工作很忙?”

蔡根听得潘时良跟他说话,立即放下手机,回答:“也还好。只不过,最近有点烦心的事情。”

潘时良忽然目光一动,飘向了已经到了湖中心的项部长和刘开云二人。忽然低声说道:“项老今天这安排,你怎么看?”

蔡根跟着他,目光也往湖中心的方向飘了飘,沉默了半响后才回答:“不管怎么看,他终究是提携过我的。”

潘时良听了这话,忽然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道:“听说,他退休的事情是他自己要求的,本来中央打算让他再往上走走的。”

蔡根从湖中心收回目光,道:“走不走,年纪都在那了。”

潘时良朝他看了一眼,道:“再待个三五年,你最起码也是市委书记了。政治局委员,那前景就不一样了。”

蔡根也回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道:“我向来不贪心,现在这个位置,已经不错了。”

潘时良笑了笑,不说话了。蔡根也不说话了。过了会,蔡根站起来,拿着手机走开了。

他刚走开没多久,林工忽然从原先位置上站起来,从潘时良背后走过,路过蔡根的位置上,忽然低呼一声:“哎呀,好像在动。”

潘时良回过神,去看蔡根的鱼竿,确实在动,两人赶紧收杆,一会儿,一条两个巴掌长的瘦条形鱼跃出水面。

潘时良看着林工手法娴熟地将鱼从鱼钩上摘下,笑问:“看你动作,好像很娴熟,经常钓鱼?”

林工不好意思地笑笑,道:“也不是很经常,一个月钓个一两回。”

潘时良道:“这频率已经很高了。”

“以前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个星期一回,现在事情多,加上没伴,出来的次数就少了。”林工说道。

潘时良听完就说:“是吗?我也挺喜欢钓鱼的,下次可以一起。”

林工一听,顿时大为惊喜,连忙应下。

两人这么一来一往的几句一聊,林工就在蔡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大约十来分钟后,蔡根回来,看到林工坐在这个位置上,脸色微微有些异样。但也没说什么,刚要在旁边坐下,林工却站了起来,跟蔡根道歉:“不好意思蔡市长,刚才你这里有鱼上钩了,我就收了下线。你看,鱼在水箱里,是条赤眼鳟。”

蔡根往水箱里瞧了一眼,然后道:“林秘书长好像对鱼挺了解的。”

林工又不好意思地笑笑,道:“略有了解而已。”

蔡根没接话,林工看了眼旁边专心钓鱼的潘时良,道:“蔡市长您坐,我到旁边。”

蔡根刚要说不必,还没出口,忽然潘时良插进话来:“小蔡,林工钓鱼的技术比你要好。”

蔡根一听,脸上快速掠过一丝愠怒,不过只是一闪而逝,然后立即微微笑着说道:“我就是弄着玩玩的。林工刚才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什么鱼,想必平时经常钓鱼吧。”

林工将之前回答潘时良的那句‘一个月一两回’的话又说了一遍。

蔡根也同潘时良一样地回答了一句。说完,他就转身在旁边的空位子上坐下了。这个位子左边,隔了一个位子就是梁健和姜仕焕。

林工见蔡根坐下了,他也慢慢地坐了下来。

蔡根坐下后,也不钓鱼,往后一靠靠进椅子里就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其实,刚才潘时良在那个点上,忽然插这么一句话进来,用意十分明显。

之前,关于项部长的话题,潘时良和蔡根相谈不欢,潘时良这是不想让蔡根坐边上。而且,潘时良称呼蔡根为小蔡。

论职位,潘时良还低蔡根半级,但两人位置不一样。潘时良在中组部,中组部副部长的权力要比蔡根这个市长要大。

而且,在项老没退位之前,蔡根最大的靠山是项老。这一点,有些人可能不清楚,但在项老手下已经干了七八年的潘时良还是清楚的。如今项老退位,蔡根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要往上爬,没有大牛拉一把,还是有些吃力的。

所以,潘时良这一声小蔡,多多少少也有些奚落的意思。

而林工,此刻坐在潘时良的旁边,心里也喜滋滋的。刚才潘时良说那句话,他或许没能琢磨透,但多少还是能琢磨到一些的。

林工虽然位列常委,但秘书长的身份,说穿了就是给市委书记,市委副书记服务的一个高级秘书而已。

林工在秘书长的位置上,也有些年头了,最近他总在想,怎么样给自己动一动,甚至做梦都能梦到这个问题。

如今,北京市的市委书记郭铭泰已经连任两期,还有一年就满十年了。再连任的可能性不大,郭铭泰一走,新任的市委书记未必会买他的帐。所以,他越发的想动了。

正好,这个时候,搭上了潘时良这条线,虽然是个副部长,但是中组部的副部长,含金量那是不一样的。有人总比没人好。

林工越想,就越觉得老天都在眷顾他。他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怎么样才能抓紧这个机会,为自己好好谋算谋算。

他在想着这些的时候,梁健那边,和姜仕焕两人,虽然时不时地聊上一句,但心思都要分一分留意着这边。

蔡根和林工的对话声音不算小,潘时良那句话声音也不小。

梁健和姜仕焕都听到了,两人相视一眼,眼里都是同样的意思。

看来,这几个人虽然被项老叫到了一起,却未必和谐。

而项老和刘开云两人却已经在湖中心坐成了雕塑,除了偶尔收个杆,其余时候一动都不动。

梁健以前从来不知道项老还这么会钓鱼,刚开始惊讶过后,后面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跟姜仕焕聊了半个多小时后,两人都觉得有些累,靠着靠着就眯上了眼,没多久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梁健是被姜仕焕推醒的。梁健睁开朦胧的眼,姜仕焕凑在跟前,朝他轻声地说:“项老他们在过来了。”

梁健愣了一下,大脑还没跟着眼睛一起醒过来,一时没明白姜仕焕的意思。姜仕焕朝湖心方向努了努嘴,梁健这才反应过来,起身一看,船已经走了一半距离了。

梁健转头去看蔡根他们三人。潘时良已经站起来了,林工在收渔具。可是,蔡根却还躺在躺椅里,似乎还在睡觉。

梁健皱了下眉头,看了下林工和潘时良,这两人似乎没有喊醒他的意思,便忙站了起来,走过去,将蔡根推醒了。

蔡根醒了后,梁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工却抢着说道:“蔡市长,首长们在过来了。”

蔡根看了他一眼,又看看梁健。梁健朝他扯出个笑容,没说什么,转身回到姜仕焕那边,开始收鱼竿。

鱼线收回来的时候,梁健看到,鱼线上,已经没鱼饵了,鱼钩都断了。再看姜仕焕的,也差不多,只是鱼钩还在,鱼饵也没了。

梁健笑了笑,对姜仕焕说道:“看来我们还真没钓鱼的天赋。”

姜仕焕也跟着笑了起来。

刚收拾好渔具,项老和刘开云就上了岸。两人的收获不少,一个鱼箱都装满了。项老和刘开云两人似乎情绪不错,梁健去帮忙搬鱼箱的时候,刘开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好好干,别辜负你老丈人对你的期望。”

梁健看了看项老,他也在看着他,目光慈和的背后,却有一些梁健看不太懂的复杂。

梁健像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认真地回答了刘开云的话。没说几句,刘开云就先离开了。鱼他一条也没拿走。

项老让梁健装了几条小的好看的鱼,说带回去给唐力和霓裳玩,其他的都送给了没有鱼的蔡根和姜仕焕。至于潘时良和林工,两人自己也钓到了不少。

此时时间已经是四点多了,太阳已落西山,山谷里已经开始黑下来了。项老没有留几位吃晚饭的意思,几位都是聪明人,就各自速速离开了。

姜仕焕还和他们坐一辆车回去,到了家,杨秀梅和项瑾已经在家了。霓裳和那位杨凡小同志玩得不亦乐乎,很是开心。唐力在睡午觉还没醒来。

众人见三人回来,项瑾迎上来问收获如何,项瑾笑着回答:“我们两个加起来都没爸爸一个人钓的多。”

项部长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们两个哪里是钓鱼,那是去睡觉的。”

梁健嘿嘿地笑,姜仕焕有些不好意思。

说了一会话后,姜仕焕提出要走,项瑾开口留他们吃晚饭。姜仕焕有些不好意思,后来项部长也开口了,姜仕焕一家也就留了下来。

吃晚饭的时候,项部长对姜仕焕说:“小姜啊,梁健他刚来北京,这里也没啥朋友。工作上,你在市里,他在环保局,今后还得麻烦你多照顾照顾。”

姜仕焕受宠若惊,忙道:“项老您客气了。梁健做事灵活,哪里需要我照顾。而且,环保局对于他来说,太委屈了。今后,还得他多照顾照顾我呢!”

项老似乎也挺喜欢姜仕焕,听了这话,哈哈地笑了起来,然后道:“今后相互照顾就是了。”

“那是肯定的。”姜仕焕道。

梁健在一旁听着两人对话,心里是有些震撼的。他没想到,项部长会对姜仕焕说这话。他看向项部长,眼眶忽然有些湿。

这么多年过来,他终究还是在一步步地接受他,从一开始的看不上他,到如今,也开始主动地替他做一些事,像一个真正的亲人。

再看项瑾,她也正在看着他,微微笑着,眼神温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http://www.vodtw.com/book/html/12/12219/index.html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